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六一八章 雷感风感
    “我的意思,是请前军全力朝赤云宗的方向突击,给本座凿穿他们!”

    张信的剑眉微扬,气势则飞扬跋扈:“这一战就靠师姐你了,如能在一刻之内,击溃赤云宗的战阵,那么此战我军必胜无疑!”

    “要将赤云宗的战阵凿穿?这倒是轻而易举。”

    原空碧说话之时,顺势扫了一眼周围。她麾下这前军两万五千余人,二百余艘战舰,尽管还没完成整体的阵型接驳,可却已初步形成了一个以第一殿的一师,三师以及第六殿的十七与十八师,规模达一万二千人的乾元都天阳符阵。

    以这四个师的整体战力,击破一座数量不到八千人,且整体阵型并不协调的乾天火云阵,可谓是举手之劳。

    可对面的敌阵中军,可不仅仅只有赤云宗而已。

    “问题是,我军将赤云宗的阵型击破之后。这神教的神军,可就在旁边,对方绝不会错过这个机会的。”

    在他们将赤云宗的战阵凿穿之时,他们的腰腹部,也将完全暴露在这支数量仍高达两万四千人的神军眼前。

    可影像中的张信,却浑不以为意:“所以本座的独霸号,会独舰跟随于前军侧后。这支神军,交给本座来应付就可!”

    他的言语,自信之极。可原空碧闻言,却是满脸的不信狐疑之色。心想这是开什么玩笑?哪怕张信的旗舰,拥有顶尖神师近二十人,可要想以这一艘攻山舰,抗衡数目达两万四千人的神教大军,这岂非是痴人说梦?

    不过她随后,就又心中一动,想起了一事。随后也是一笑:“原来如此,这么说来,师姐我倒是可以放心了。赤云宗的战阵,就交给我吧,你的师姐,绝不会让你失望!”

    既然没有后顾之忧,那么对面这区区一座乾天火云阵,又何需一刻?她估计自己,最多只用半刻多一点的时间,就可将之拿下!

    影像中的张信,对此似也没半点担忧。

    “师姐之能,师弟岂有不放心之理?此战我就随于骥尾,坐观原师姐破敌!”

    当语声落时,他就直接结束了与原空碧的通信。

    等到张信的影像消散,在原空碧的身侧,一位紫衣神师,却是眉头大皱。

    “督帅大人之意,难道是打算以一艘战舰,抵挡对面的两万四千神军?主上,这未免太莽撞了,会将我们前军,置于死地!”

    这位劝谏之人,是原空碧的供奉客卿之一,也是后者最信任的一位臂膀。

    可原空碧闻言,却微微一笑:“我敢答应,自然是有原因的。你是不知道,师弟他在战前做过什么准备。上官玄昊死后,对面那些装神弄鬼的家伙,最该担忧害怕的,就应该是师弟了。”

    那紫衣神师闻言,不禁微一愣神。而随即他就想到了‘雷天神寂’。

    神教的大规模神术,比之灵术更畏惧‘雷天神寂’以及类似之术干扰,这并非秘密。

    可问题是,‘雷天神寂’要对神教那些人产生作用,就至少得破开如今神教舰阵之外,那层只以目测,就可知晓极其坚固的外‘壳’

    而此时独霸号上的张信,却在连续向传令官下达军令。

    “转告第五殿殿主力非天,如果他感觉支持不住,可且战且退!我只要第五殿诸部,能够坚守住整体阵型不溃散即可。并且在抵抗之时,保持一定的力度。”

    “再询问第二殿主谢渊玑,能否在二百忽之内,完成结阵?一旦右翼与中军脱节,我希望第二殿,能够在第一时间,就从这缝隙中出击。目标浮山宗与天蝠洞的军阵,让他在最短的时间内,都给我将之击溃!此外本座的直属师,也一并交给他指挥!”

    船上诸多神师闻得此言,都不禁神色一凛。

    元杰也在第一时间,就询问道:“督帅大人,这是不准备保留预备队了?”

    这句话,也有提醒之意。

    因第二殿的成员,绝大多数来自于天芒山,整体的实力,是此处六殿一师中最弱的。所以谢渊玑的第二殿,与张信的直属师一样,都被保留在后军。

    这是他们日月玄宗一方最后的力量,也是唯一的应变资本。可这位摘星使,却早早的将之使用了出去。

    而一旦之后的战局有了什么变故,他们会无能为力。

    张信却浑不以为意的抬起头,目光冷冷的注目前方:“用不着!等得谢渊玑的第二殿出击之时,就是胜负分明之刻,战局不会有什么变化。”

    白帝子善于指挥乱战,一旦双方战阵进入犬牙交错状态,那么他麾下之军即便最后能够成功克敌,也必伤亡惨重,还有被那些附庸宗派背后插刀的风险。

    所以他这次,绝不会给对手这样的机会。

    而此时在他的视界之内,叶若则在好奇的问着:“好奇怪!赤云宗那边的异常,主人你是怎么发现的?若儿这边扫描了好几次都没发觉呢。”

    她不是真的发现不了,而是此刻远离主基地与分基地,运算能力有限。无法从那浩大而繁杂的立体磁场图中,发现那过于微小的异常。

    只因这附近,有高达四十万的电磁源,彼此交错叠合,用‘错综复杂’四字,已难形容。

    所以她现在,尽管有着极为先进的观测系统,可以扫描百里内哪怕最微小的磁场变化,却没有足够的运算能力,去分析它们。

    “没发现么?他们的幻术已经崩溃了。”

    张信老神在在的说着:“我事前就有推断,所以更仔细注意而已。”

    这是实话,当双方近战接触时,对面掩盖全军的幻术,就很难再发挥作用。他也确实认为,这神教的神术与灵能,没可能做到融洽如一。

    不过叶若对他的说辞,却明显不怎么相信的样子:“就只这样而已?”

    “还有雷感术与风感术!”

    张信虚张着手,感应着微风从他的手指间刮过:“我们灵师的灵感之术,虽是能够做到明察秋毫,无微不至。可在眼下这种环境,却也很容易被混淆。而我的雷感与风感之术,虽在感应范围与感应能力上,远不及灵感术。可当这二者结合,却别有奇能。在这几十里范围内,灵能再多再乱,我都可以感应出一个大概出来。且我的风感之术,也有仿罡风的成分,所以与众不同。”

    在五十里外,叶若的观测系统,远比他的风感与雷感更有用。可一旦双方接近,那就是他张信的领域。

    说到这里,他又微微一笑:“这也算是我的一个秘密了,前世我身为上官玄昊之时,也尤其善于乱战。可却不因是我的兵法超绝,反应过人,而是我在短中距离的感应能力,远比对手强大。那个时候,我的感应范围,可远超现在。”

    如果不是现在的情况不适合,他也不愿部下有太多死伤,他倒是很乐于在这方面,与白帝子交手一次的。

    “风感与雷感?原来是这样”

    若儿若有所悟的点了点头,她以前确实听主人说起过,知晓张信前世的时候,在这两种感应灵术上造诣极深。

    “既然胜算已定,那么也就是说,这次不需要再动用天基防御系统了?”

    她感觉蛮遗憾的,毕竟是为此,准备了一年有余。结果这次张信,连一点动用的意思都没有。

    “可能用不上,不过若儿你先备着,这算是我最后的手段了。”

    张信说到这里,就又以意味深长的目光,扫了一眼他身前的三位护阵使与护星使,以及他的诸多供奉客卿。

    如今他的胜负手已经用出,如果不出意外,这一战就再不会有其他的结局。

    那么他眼前的这些人,会作何抉择呢?

    是依然忠心耿耿?还是原形毕露?

    也就在这刻,前方蓦然又是一阵恍如雷鸣般的震响,浩大的灵能潮汐,蓦然间席卷四方。

    张信眺目远望,发现原空碧指挥的前军,已经开始与敌阵正面接触。双方的大阵碰撞,顿时激发出一大片磅礴浩大而又无序的电光,几乎弥漫了半边空际。也使得那个方向的灵能,完全处于暴走状态。

    此时张信,也隐约望见一个赤红色的窈窕身影,蓦然从前方的一艘日型战舰上飞空而起,随后就化为一道红光,直接撞入到了对面的舰阵之内,

    这使他不禁面肌一抽,心想他这师姐,在如此激烈的战场,居然也敢放任谢灵儿一人独自冲阵,

    这位的磨砺,会不会太狠了一些?

    可最终张信还是摇了摇头,强行压下了担忧,开始下达了一连串新的军令。

    “传命九师!接到命令之后,即刻前插二百丈!全力轰击左面之敌”

    “十师第二都,注意在一百忽之后往右发力,目标敌水云宗侧舰船后。告诉他们师主,务必在最短时间内,配合九师,将水云宗舰船为首的三家二十七艘战舰包围剪灭。”

    “命第七师四镇小心左面,建议稍缓前进。”

    他的一系列军令,复杂而又精细,涉及到战阵之中,几乎所有角落。使得在场之人,都不禁惊奇错愕。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几乎所有人的脸上,都显出了惊奇之色。

    除了前军那边,极度让人担忧之外。似乎他们的整体形势,又在急速的好转中。尽管还未能彻底奠定好胜局,可此时处于劣势地位的,绝非是他们日月玄宗一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