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六一七章 乱战王者
    “主上,他们已经在尝试接驳阵型。”

    当双方的弩箭与冰炎光束,遮蔽天际之时,紫刀侯在白帝子身后,小声提醒着:“左翼那边,似乎也快撑不住了。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

    在他看来,此时的形势对于北地仙盟,无疑是很不利的。日月玄宗的战舰,在接近三十里距离之后,就开始停顿不前。

    这显然似欲在近距离接战之前,继续重组大阵。就他目视的结果,那十七座乾元都天阳符阵之间,已经在开始接驳。可能只需半刻,就会出现更大规模的乾元都天阳符阵。

    此外双方的对射,北地仙盟也渐渐的处于下风。日月玄宗的道军,以及两翼附从的打击,固然集中而有效。可北地仙盟一方,在初时也不逊色。

    可问题是,他们承受伤亡的能力却不相同。

    时至此刻,已经有七家宗派的战舰道军,在对面的灵弩与阳炎神镜的打击下,近乎全灭。

    这使大军阵列中的其他宗派道军,都大为震恐,都不愿进入前军阵列,成为日月玄宗一方的优先打击对象。

    即便在白帝子的军令之下,勉强遵从,也都是畏首畏尾,诸多忌惮。十成战力,发挥不到八成。故而当对射开始仅仅小半刻之后,北地仙盟一方的伤亡,就已远超对手。

    尽管他们的军阵,也借此时机,重新调整了阵型。可再这样下去,北地仙盟必败无疑。

    白帝子沉冷着脸,似陷入沉思,未曾说话,紫千瞳则是眉头大皱:“我真不知那个家伙,他是怎么发觉的。”

    竟然能在最关键的时候,解散了之前的乾元都天大风阵,避过了‘天罗雷鼓’的打击。明明他们,都已胜券在握的

    思及此处,紫千瞳又不仅看了一眼,那个手持玉鼓,已经跌坐在地的白衣少女。此女的脸上,与尸体已经没有什么两样,气机虚弱不堪,显然是没有办法,施展第二次‘雷鼓灵暴’了。

    “现在说这些,已经无济于事。”

    卫知云急声催促:“总督帅!所谓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这个时候,可迟疑不得!”

    他不知道,白帝子究竟在犹豫些什么。尽管北地仙盟一方,在对射中处于劣势,可他相信,一旦双方进入到近战,他们还是能很轻易的扭转战局。

    白帝子是他们北地仙盟这百年来最优秀的一位统帅,号称北地第一兵家。且这位,尤其擅长指挥乱战。

    在这方面能够胜过白帝子一筹的,可能就只有那个死去的上官玄昊

    至于对面军中,那不过是一个黄口孺子而已。尽管之前的举措,确实让人惊艳,可此人在战阵上的经验,依旧等同于零。

    还有战阵,北地仙盟固然人心散漫。可是此刻,神教两万四千神军,还有仙盟内八宗的道军,大多都还完整无损,战意高昂!这八家,可都是有着六千人以上的军阵!

    所以卫知云坚信双方一番正面交锋,他们绝不会输给对手。

    “我知道!”

    白帝子虽是这般说着,可他的眼眸中,依然少见的流露出了一丝迟疑。

    不知是否错觉,他从对面的那位狂甲星君的应对举措中,察觉到了一丝熟悉且危险的味道。竟让他对接下来的近战,生出了几分恐惧之感,

    不过他随后,还是将这念头强行压下。正如卫知云之言,战场之上,犹豫不得。

    “传令诸军,往前加速行进!浮山宗与天蝠洞,天竹宗,空剑宗四部道军前突,以钳型阵列,攻击敌军右翼阵列,限他们在一刻之内,将之击溃!告诉他们,接战之后需全力以赴,不得有任何保留。左面日月玄宗的那些附庸道军,都暂时无需理会!”

    当这军令下达,卫知云不禁眼现意外之色。心想对那些附庸军,完全置之不理,是否太过冒险。

    不过他却终是未发一言,坚信白帝子的判断,不会有误。

    而就在白帝子的军令下达的片刻之后,这一群数目庞大,浮于万丈高空中的战舰,就似蜂群一般,蓦然往前汹涌澎拜。

    ※※※※

    “十六师第三镇与一师二镇,符阵接驳完成!”

    “二师第一镇与十八师第一镇,符阵接驳完成”

    “二师三镇与十七师第一镇,符阵接驳完成”

    原空碧的旗舰之上,无数来自前军各师各镇的信息,正逐一汇报到了原空碧的耳内。

    而这位日月玄宗的第七天柱,正眼神幽冷的看着对面。

    “传我军令,命第一殿二师所部,向右侧方稍稍靠拢!让墨婷也跟过去。”

    对面北地仙盟的意图显而易见,是欲从之前损失惨重的第五殿方向主攻,以打开局面。

    至于墨婷,此女的‘玄武神卫’,尽管在数十万人规模的交战中,显得极其藐小。可在战场局部,依然是一个极大的威慑力。

    只需此女出现在右翼阵列,对方就不能不做出针对性的防备。

    也就在这刻,原空碧的身前,蓦然有一道剑符穿梭而至。

    “张信?”

    当那剑符投影出了影像,原空碧不禁眉眼一挑:“这个时候亲自与我通信,是有何事吩咐?”

    她现在对这位师弟的感观,真的是很复杂。一方面是敬佩,一方面则是好奇。

    就在刚才,她如有半点的迟疑,这前军就要面临伤亡近两成的局面。可她仍不解这个家伙,到底是怎么判断出,对方会使用‘天罗雷鼓’的,就只凭直觉么?

    不过如今她对张信的决断与军令,倒是信服已极,

    “看到对面赤云宗的战阵了吗?”

    影像中的张信毫不废话,直入正题:“在他们的左面下方,位于第三列的那艘攻山舰,师姐你可仔细注意看看!”

    “赤云宗?看到了”

    原空碧初时不解,可仅仅片刻,她的眼眸中就流露出了异色:“你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发现的?师弟的意思,难道是?”

    那边赤云宗乾天火云阵的左面,此时赫然有一丝丝的细小火光。

    原空碧猜测是与赤云宗旁边的神军阵列有关,频率不同的灵能与神力之间互相干涉,导致赤云宗传承已有数万年历史的乾天火云阵,出现了一些不该有的不谐与破绽。

    可问题是,战场之上的灵能源成千上万,无比的复杂。对方又有幻术遮蔽大阵,此时便是军中的那几位灵感师,也没能察觉这一异像。

    且那些火光,也太过细小,也太不引人注目了。只怕对面,自己都未曾察觉

    “我的意思,是请前军全力朝赤云宗的方向突击,给本座凿穿他们!”

    张信的剑眉微扬,气势则飞扬跋扈:“这一战就靠师姐你了,如能击溃赤云宗的战阵,此战我军必胜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