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292 交谈者
    我的头脑有点儿不清晰,庞大、复杂而矛盾的思维在我的脑海中涌动。我在质疑自己的所想,这一点都不正常,我十分清楚,自己的精神病态已经变得比原来更加严重。和过去记忆中的自己对比,这种病态的恶化十分显著。阮黎医生一直都在试图找出病因,以及根治的方法,但她从来都没有找到过源头。我自认为的病因源头,那种可怕的“病毒”,却不被阮黎医生认可。我所视为“可能为真实”的一切,在阮黎医生眼中都是精神病态所导致的幻想和幻觉,本身就是精神病态的体现。而她视为真实的一切,在我的眼中,也同样有着虚幻的成份。

    我们无法说服彼此,但相对于阮黎医生的坚持,我自身不断处于质疑的状态。起初,我对世界的真相抱以质疑,进而对他人的想法抱以质疑,如今,我更是连“自己的想法”都抱以质疑。这种质疑从常识来看是病态的,从非常识来看,是由“病毒”对人格精神的侵蚀所引发的,但无论哪一种,对于一个有独立思想的智人来说,都是致命的。

    在我看来,倘若我如今的情况,是一种病情的恶化,那么,这种精神状态上的恶化,要比生理状态上的恶化更加可怕。科幻电影中总是会出现一些描述生物病毒对人们的摧残的故事,然而,最终表现出来的,最让人感到恐惧的,并非是人体的变异,环境的恶化,乃至于一种人吃人的末日氛围的渲染,而是深藏在这些变异、恶化和渲染中,由那些伤害了人们情感和道德的所表达出来的,人类精神上的摧毁。

    如今的情况。就像是将这种精神上的摧毁,以一种更直接的方式呈现于我的认知中。

    我很害怕。

    并不是害怕自己的身体变成其他的某种丑陋的东西,亦或者失去生理性的身体,乃至于物理性上的身体,也并不是害怕有什么东西,从我自身中孕育出来。又如同残忍的蜘蛛一般,转头就将我吃掉。

    我甚至不是特别害怕死亡。无论是身体上的死亡,亦或者是灵魂上的死亡。

    让我感到害怕的,正是如今让我明确感受到的,这种精神上一步步的摧毁。当我开始质疑自己的想法是不是自己真正的想法,而又无法证明,到底是自己多疑,亦或者真的确有其事,进而对“思考”本身感到迟疑的时候。自己却毫无解决的方法。

    如果连“思考”本身都被剥夺其正确性,那么,作为一个只能用“思考”去认知事物,去解决问题的人,又该如何生存,如何去面对眼下的重重困难呢?反过来看,开始思考“思考本身的正确性”,就已经是一种灾难了。

    “喂。你没事吧?”有人叫醒我,我猛然回过神来。被人拍了拍肩膀,“你看起来脸色不太好。高川先生?”

    我又一次意识到,自己又陷入无法控制的思维中。这的确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失神,而是一种病态。我看向四周,自己站在有些陌生的房间中,不过。这种陌生正在迅速褪去。在我发病的时候,自身所经历的事情,化作记忆重新在脑海中变得鲜明起来:我、网络球的接头人、三级魔纹使者少年、火炬之光的特纳和安娜,在突破了怪异的第一次包围圈后,碰到了nog在这个噩梦中的行动人员。

    尽管是第一次在这个噩梦中。碰到神秘组织的成员,过去明明知道,他们就在这里,却一次都没有遇到过。对我来说,这些人不算陌生,但即便是nog的人,也不见得是友好的。不,应该说,我们曾经站在同一条阵线上,但是,那也仅仅是在进入这个中继器世界之前。之后,我和他们发生了冲突,让他们失去了许多同伴,我们的关系急转直下。现在再次和他们相遇,我不觉得,会有什么不计前嫌,以德报怨的事情发生。

    不过,虽然一直都存在罅隙,但是,也并非完全是敌对的状态。

    很难描述我们之间的关系,哪怕有接头人、三级魔纹使者少年和火炬之光的两人作为缓冲带,但是,我们之间的分歧仍旧是存在的。而且,无论从感性还是从理性来说,分歧都十分严重。让人很难相信,于这样的时间地点,碰到他们,得到他们的支援,是一种偶然的,友善的情况。再加上安娜的偏差性指引,会导致恶性的发展,那么,将和这些人的碰面,视为这种恶性发展的一个环节,也让人抱有深深的警惕。

    也许对本就是nog成员的接头人等几人来说,如今的情况就像是回到了“大家庭”里,但在我的印象中,他们的心态也并非是完全放松的。接头人等几人,似乎对碰到自己的同伴,怀抱有一种深深的戒备感。哪怕nog此时已经出现分裂的征兆,nog的各个成员组织,都有私下的行动,接头人等人毫无疑问,就是这类执行私下行动的人员,但这种戒备感,仍旧让人感到不正常。

    仔细想想吧。

    有太多可疑的地方。

    研讨会的密令,让接头人等几人不得不联合起来自保。他们看起来,就像是失去了组织的支援,而不得不来到我这里,希求阮黎医生的庇护。之后,我们被一群怪物攻击,在逃出病栋后,遭到神秘莫测的攻击,一人死亡,活下来的人转眼间,就进入了这个至深之夜的噩梦中,被怪异包围袭击,又在突围之后,第一时间就遭遇了在这个噩梦中行动的nog人员。

    这样的发展,有太多的巧合,而且,最重要的是,在这短短的时间中,所发生的一切,并没有足够的逻辑性。看起来情况很清楚,就是一个伸出援手和逃跑,然后得到他人伸出援手的故事。然而,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谁对谁伸出了援手,以及是否真的存在援手,是否真的需要援手,是否真的是救助和逃跑。

    在这个故事中,让人感到疑惑的地方太多了。我所了解的背景情况,都是由他人阐述,然后自行联想的,我所观察到的他们的表现,相对于这种追,逃,然后被援助的正统故事,让我感到别扭和矛盾。

    我自己不正常,我所经历的。所观测到的事情的发展,以及事情中每一个人的表现,都十分不正常。

    “有什么问题吗?高川先生。”那人对我说:“有问题的话也没有办法,我们很难进行说明,情况太过复杂,而我们内部也有封口令。现在这种情况下,没什么是可以光明正大的。我这么说,你可以理解吗?”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我审视着这人。实话实说。眼下的情况,的确十分复杂。而这个人却还在对我打马虎眼。我可以理解,他们试图掩饰什么,我所感受到的别扭和矛盾,一定就是在这种多方掩饰,多方小动作的情况下产生的。但是,具体是怎样的掩饰。怎样的想法,抱有怎样的目的和到底做了哪些小动作,则是我完全不了解的。

    而显然,对方哪怕掌握了更多的情报,可以剖析出当下的情况。也不会透露给我。眼前的人在言辞上显得客气,举止也十分礼貌,似乎完全不在乎我过去对nog队伍造成的伤害,但是,客气和礼貌本身,似乎不能代表他内心中真正的态度,而仅仅是一种伪装。我无法从他的行为表现,去猜测他的心理,这是一个十分谨慎,可以很好的藏匿自己真实想法的人。

    如果他不是被特地指派来接待我的,那一定在如今于噩梦中活动的nog人员之中,拥有更好的地位。如果他是被特地指派来的,那么,就可以证明,在上一次交锋之后,nog对我做过更多的调查和研究。

    在这个房间里,除了我和他之外,再没有其他人。接头人、三级魔纹使者少年和火炬之光的两人,都在各种正当的理由下离开了。仿佛一切都自然而然,但这种自然而然,又深深让我感到不正常。就像是有一根丝线,操纵着舞台上的人偶,上演着既定的剧本。仔细追究起来,剧本中的情节漏洞百出,让人感到违和,但却在强大的惯性下,自然而然地上演着。

    这个看似木屋区的地方,是nog队伍和五十一区队伍的临时驻扎点。我们一路进来,没有看到特别多的人员,接头人等几人也表示太清楚这里的情况。唯一让他们确认是友非敌的证据,是他们看到了几个组织内的熟人。

    眼前和我交谈的人也不算得很陌生。虽然我至今仍旧不知道他的名字,但却有一点印象,一种“似乎在nog队伍里见过这个人”的印象。然而,这种印象也是十分淡薄而模糊的。我不太信任这种印象,因为,在心理学中,就有过刻意制造这种模糊印象,让实验者将陌生人看作是过去自己的某个熟人的实验——一旦处于似乎见过,又似乎不见过的印象中,而对方表示见过,加上一些自来熟的动作,就会让实验者自己也认为,的确是见过,乃至于真的曾经存在过,比自己所想的还要更加亲密一些的关系。

    “高川先生,你到底出了什么问题?”眼前的人用疑惑的语气说:“你看起来有些不正常。”

    “是的。我不太正常。”我没有否认,“我觉得,现在不是谈话的时候。”

    “不,高川先生,我们没有时间了。”眼前的人整了整了领带,我这才意识到,他穿着西装,之后他的样子在我的眼前清晰起来,在这之前,我甚至对“这个人长得怎样,穿着如何,外表和气质”等等情况有一个清楚的认知,或者说,根本就没有产生去认知的意识。此时回想起来,在这一刻之前,描述他这个人的所有特征都是模糊的。

    “你是意识行走者?”我问到。之前的模糊,归根结底,都是“意识”方面的问题。

    “是的。”他直言不讳地回答:“我是意识行走者。能够意识到这一点,高川先生不愧是四级魔纹使者。”

    “你对我的意识进行了干涉?”我这么问的时候,心中却没有任何恼怒。因为,对于意识行走者来说,干涉他人意识,在他人意识中行走,就像是正常人吃饭走路一样,理所当然的事情。任何基于这种私隐被侵犯的情况而产生的情绪,除了对自己有影响之外,于对方而言,没有任何意义。就如同正常人不会被人说吃饭走路是不应该的事情,而去和对方辩论。

    用这个比方也许有些偏激,但是,意识行走者基于自身的神秘性,其生存方式、思维模式、道德认知和行为规范,的确是和正常人不一样的。尽管,从生物学的角度来说,他们从基因到细胞,从内脏到外表,也都仍旧是人类。

    “实际情况是,我并没有刻意对高川先生您的意识进行干涉。”这位意识行走者回答道:“一切都是自然发生的,也并不由我的主观所决定。”

    “你无法控制?”我说。

    “按照正常的说法,就是这样。”那人露出无辜的笑容,但却没有半点歉意,“但您知道的,对神秘来说,并不存在控制的说法。因为神秘并非是我们认知范围内的知识,而是未知的东西,而它的意义在于,我们永远无法认知它,神秘是变动的,是相对于已知的未知。”

    “你的力量,无法让人相信你。”我说:“你觉得这样的交谈有意义吗?”

    “有意义。”他说:“因为我们不需要您相信,只需要您知道。任何已知的情报,都会让人做出对应情报的行为。当您知道了一些事情后,就一定会产生相应的行动。”

    “所以,你认为,这次的交谈会让我自发做出你们想要的行动?”我反问。但并不觉得,这是一个可笑的问题。

    “是的。”那人指了指自己,平静、有礼而又确凿地回答:“这就是我的能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