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六一六章 力挽狂澜
    “第一殿回报,因奉督帅之命,及时解散阵型,他们并无太大损失。如今全殿轻伤一百七十二人,有二十四艘战舰的符文轻微损毁。在二百忽之内,就可完全恢复,不影响作战。”

    “第二殿轻伤二百三十四人,十七艘战舰受损,同样不影响战力。”

    “第二殿轻伤二百九十七人,三十四艘战舰受损”

    “第四殿轻伤四百二十四人,重伤九人,四十九艘战舰轻微损伤,”

    随着各殿统计的结果,陆续汇拢到独霸号。张信的心中,也不禁长舒了一口气。

    这损失虽重,却比他预料中的要好了不少。

    不过当第五殿的伤亡详情,也回报过来的时候,还是让张信的脸色青了青。

    “第五殿轻伤九百一十一人,重伤四十九人,有十二人灵能暴乱身死,战舰有三艘损毁,十二艘有较重损伤预计在正式接战之前,能恢复七成战力。”

    “这力非天,真是该死!”

    章农不由怒声大骂:“临战之时,居然敢抗命不遵!这十二位同门之死,他当负全责!”

    可张信的反应,倒很是平静。

    真正说来,这其实也怪不得力非天,自己的军令,的确是有些荒唐。换成任何一个正常人,在那种情势下,都会犹豫迟疑的。

    他麾下六位殿主,有五人能果断执行他的命令,其实已让人惊喜。

    “当务之急,并不是追究责任,而是如何应战对面的敌军!传信力非天,让他戴罪立功,迅速整顿阵形!无论如何,我军右翼我绝不能崩溃。否则本座必定治罪于他!”

    他长身而起,目光冰冷的看向对面:“独霸号前进三百丈,直抵前军阵列!并告知诸部将士,此战无需慌乱,坚持即可!我张信向他们保证,今日我军必胜无败!也将在此,与诸位同门共进退,同生死!”

    元杰闻言,不禁心神一振。张信的担保,还是极有份量的。之前的数战数捷,无往不胜,就使得这位摘星使,在北路讨逆军弟子中建立了极大声望。而方才张信出人意料,做出准确预判,则令其威望更加崇高。

    如今有张信此言,定可使诸部灵师军心大定。而独霸号进入前军阵列之举,也必将令所有同门,都奋战至死!

    即便是紫玉天,此时亦是满眼的赞叹之色。心想这就是上官玄昊,日月玄宗曾经所向无敌,战无不胜的第四天柱!

    白帝子啊白帝子,这位即便不依靠他那些千奇百怪的能力,只凭其在战场上的决断与能为,却也不会逊色于你。

    你如以为这样就能获胜,那就未免太天真了,这场大战,如今才刚刚开始而已。

    ※※※※

    “竟然是‘天罗雷鼓’?”

    同一时间,右附军三泰宗的旗舰,沈朝阳不禁眼现不可思议之色:“一直都没听说过‘天罗雷鼓’这件神宝,有了主人。且我听说,此物自炼成之后,就只经历了一位器主而已。之后天罗宗的历代强者,都无法得其认可,甚至将之降服都做不到。”

    ‘天罗雷鼓’是由第七代天罗宗主炼制,在那个时代,此物几乎成为了天东诸教的噩梦。在战场之上,‘天罗雷鼓’也如张信的摘星术一般近乎无解。使得天罗宗战无不胜,在天东开拓出一块极大疆域,亦令此器,在天东之地威名赫赫。

    即便是日月玄宗,也深深忌惮。曾经为此器,开发出了一套‘乾元都天守元阵’,目的就是为了在战阵之中,应对这‘天罗雷鼓’。

    “此器确实无人能够降服。”

    陶梦然面色复杂:“不过我听说那位天罗宗的第七代宗主,早有预料。所以在临死之前,留下了一门秘法,使他的后辈门人,依然能够利用此器。而这位的办法,是器虽不愿择主,却可由主就器。”

    沈朝阳神色不解:“由主就器?这是什么意思?”

    “也就是为‘天罗雷鼓’,量身打造,或者说是炼制出一个器主出来。”

    陶梦然说到这里,又微显异样之色:“其实我觉得,将之说成是器奴,可能更准确。”

    “还有这种方法?”

    沈朝阳再次吃了一惊:“可即便是炼制出的器奴,其天赋应该也很不低,至少该有天柱级的灵体,这岂非是得不偿失?还有师尊您,又是如何知道的这件事?这该当是天罗宗最核心的机密才是。”

    “这器奴的天赋如何,是否得不偿失,我是不知道的。至于我是怎么知道此事究竟,那是因天罗宗,本就有借天罗雷鼓此物震慑天东诸教之意,他们可从没将这件事当成机密。”

    此时陶梦然的语声,又再次一顿:“其实相较于这天罗雷鼓,我们真正该惊讶的,应该是那边才对。”

    他的目光注视之处,正是日月玄宗的大军阵列。

    之前见日月玄宗一方突兀的解散阵型,让他们这些观战之人一头雾水。可到了此时,才发现这是日月玄宗道军统帅的英明之举。

    正是这个军令,免去了日月玄宗的灭顶之灾,也为这场决定天东未来数百年大势的决战,保留了一定悬念。

    尤其让陶梦然激赏的,是那位摘星使接下来的军令与举措。那无不都是迅速果决,且深合他意。

    不得不说,这位督帅的决断与气魄,确实非同凡俗,使人惊艳!

    “那边?”

    沈朝阳也顺着陶梦然的视线看了过去,随后苦笑着微一摇头:“日后如果再有人在我面前说,日月玄宗的这位狂甲星君,是一个狂妄自大,莽撞无脑的蠢货,我一定会扇他几个巴掌!”

    因小见大,他到这个时候,如果还看不出张信此子的本质,那就是痴愚了。

    在战场之上,这位摘星使即便没有摘星术与诸般超杀伤灵术等等手段,也依然有着成为一个英明统帅的才能。

    这日月玄宗气运,可真让人艳羡!门中那十二位天域不说,近年亦是英才辈出。

    尤其这个狂甲星君,一身天赋实力,无不凌驾于天柱之上,便是其韬略智计,只怕亦是远超常人。此番更是凭其一己之力,力挽狂澜,

    有这样的人物支撑门庭,未来的日月玄宗,只怕又将进入雷神简无敌在世时的盛世。

    这对天东与巨蒙山的各大宗派而言,可真不是什么好消息。

    “这是气运!”

    陶梦然也微微一叹,不过随后,他就把注意力转向了眼前。此时他们的军阵,距离北地仙盟道军的左翼,已经不到三十里。

    “传命全军,开始射击,目标以敌右翼三显宗所部战舰为主!”

    如果方才日月玄宗的讨逆大军,被那天罗雷鼓一举重创,或者张信应对失误。那么他会选择观望,或者撤离。

    可此时日月玄宗实力仍存,统帅则英明果决,他这边就必须尽力不可。不能让那位狂甲星君以为,他这个三泰宗主在战场上虚应故事,不愿尽力。

    ※※※※

    战场正面,北地仙盟与日月玄宗双方的道军,早已经进入到了互射阶段,

    虽说因整体的阵型崩解,日月玄宗一方的那些灵弩与阳炎神镜等等,都失去了法阵加持,威力大减。可日月玄宗一方在对射之中,却并不吃亏。

    这一是因双方的兵力相当,一方十五万人,一千四百艘战舰,一方则是十八万人,一千六百艘战舰。

    北地仙盟一方的人数,虽然更多一些,可日月玄宗在神师的数量上,却更占优势。双方在整体战力上,确实是旗鼓相当的状态。

    二则是日月玄宗一方的装备精良,六万五千弟子,几乎人手都有一到两件灵装,此外那灵弩,阳炎神镜与冰魄神镜等等,日月玄宗的讨逆军,在历经数次缴获之后,各舰几乎都是武器超载的状态。

    至于神脉石,以及丹药等等,亦有着大量的储备。前次录剑山,虽然被张信的流星火雨砸毁。

    可因录剑宗的法域圣灵谢梓庆被擒获,此人携带的录剑宗大半储藏,都被日月玄宗缴获。其中有大量的神脉石,提炼石,以及高品质的丹药与符无数。

    所以这一战,张信早有军令,此战无需顾惜丹药与神脉石损耗,各殿各师的后勤司,也必须敞开供应。

    三则是因阵型,张信的旗舰,前进三百丈的举措,加上他的威望,使得日月玄宗全军上下的士气,未减反增。各部灵师在亢奋的状态下,几乎是以他们所能达到的最高效率,来重组战阵。

    短短的五十里间距,日月玄宗的道军,确实是无法完成整体阵型。可却做到了在短短不到一百忽的时间之内,以一个师为单位,重组阵型。

    当进入三十里可以互射的范围时,张信麾下六殿一师,总共十九个师级单位,已经重新组建好了十九座乾元都天阳符阵。

    尽管这只是日月玄宗,两种最简单的阵型之一,可威力却也很是不弱。对面的北地仙盟道军,各宗舰队的阵型体量,也就在一千到万人之间。

    这也意味着,双方在战场上,再次进入到了对日月玄宗一方更有利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