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六一五章 天罗雷鼓
    “确如卫师弟之言。”

    白帝子微一颔首:“可以如今之局面,我们再不做些什么,只恐军心崩散就在眼前。”

    以如今之局面,即便他有千般智计,也是无法可施。

    卫知云闻言之后,亦一阵哑然,他此刻也想不出任何方法,化解眼前的局面。

    北地仙盟内部,早就军心不稳。如今在临战之时,又面临战阵溃散之险。如不加以应对,不做些处置,那么接下来又何止是军心崩散?只怕立时就有人倒戈相向。

    幸在五十里这个距离,已在这件神宝的打击范围内。尽管效果达不到最佳,却也可在一定程度上,决定这场大战的胜负了。

    思及此处,卫知云便不再坚持,只一声慨叹:“不得不说,对面那个竖子,倒是真有几分能耐。”

    他之前也是没想到,居然会这么早,就被对面逼到不得不使用他们最重要的一张底牌。

    对方仅仅是两个术法,就将自家的道军,逼到近乎崩溃的窘境。

    “你不早该明白了吗?这位狂甲星君外似狂傲莽撞,其实胸中自有丘壑。一个只会口出大言之人,可没法扫平天东。”

    白帝子语声平静:“其实就是现在,我也不敢说我们能够必胜。甚至如无必要,我绝不会在此处与那位决战。”

    可惜的是,他现在别无选择。

    就在他们说话之时,那少女手中的玉鼓,亦在逐渐发亮。随后又有无数的电流,围绕于少女的周身左右,

    紫千瞳与紫刀侯互视了一眼,随后便悄悄后退了数步,远离到这些电流企及的范围之外。他们深知这件神宝的危险,也绝不愿被这神宝的威能波及。

    不过在此刻,正注目看着对面的白帝子,脸上却首次现出错愕惊异之色。

    此时也不止是他,位于对面军阵中的原空碧,也同样是满眼的愕然惊怒。

    “解散阵型?为何要在这时候解散?”

    原空碧仪态尽失,用近乎咆哮的语气,质问着传令官:“他到底想做什么?或者是你这家伙听错了?”

    如非是张信之前,几乎将天东四院与北地仙盟逼入绝境的辉煌战绩。她几乎就以为自己的这个师弟,是对方的内奸。

    那位负责传达军令的紫衣神师,也是一身冷汗:“我不知缘由,不过军令确凿无疑。命全军解散阵型,改组乾元都天阳符阵!说是要各部即刻执行,不得拖延!否则战后,将以军法问罪。”

    原空碧的脸色难看,回望身后。发现中军方位的方阵,已经在崩解之中,各艘战舰,都已脱离了本来的位置。

    “这个家伙”

    原空碧的胸膛起伏了霎那,随后咬着牙道:“回报督帅,我前军会照办无误!不过事后,他最好能给我一个满意的解释!”

    独霸号上,张信的面上,看似是镇静自若,就好似刚才的军令,并非是出自于他张信之口。可在心里面,他却还是忐忑万分的。

    “若儿,你真能确定?”

    “确定无疑哦喵!”叶若语气无比坚定的回应着:“五十里外,确实有大量的电磁力聚集,这多半就是磁暴的前奏了。若儿判断对面,应该是拥有类似电磁脉冲的武器,极其粗糙,可功率异常的强大,可以放射出大量的高能微波!范围应可相当于录剑山那次磁暴的十分之一,威力则不相上下,之前我就与主人说过的,电磁脉冲类的武器,对于灵师的灵能,还有你们的符阵,有着强大的干扰作用。主人这边的电磁结构越复杂,越庞大,造成的后果就越严重”

    叶若才说到这里,张信就不得不分心他顾,此时正有传令官向他回报。

    “第五殿殿主力非天,拒绝执行督帅之令。方才他有回复,说是此为乱命,第五殿绝不接受!”

    “这个蠢货!”

    张信一声冷哼,眼里满是冷冽之色。

    尽管他知此人之所以违抗军令,其实也是一心为了战局,并无任何的私意。可张信依然恼火,这可以视作力非天,对他这个督帅的藐视与挑衅。

    除此之外,张信也担心第五殿诸多同门的性命安危。

    这次他下达这个军令,并非是全因叶若检测的异常,就在刚才,他其实也同样感觉心头肉跳,心血来潮,感觉到了极大的危机感。

    而据他所知,天罗宗就有一件神宝,能够造成类似于叶若所说的效果,

    “再给我传命!限时二十忽之内,第五殿必须解散阵型。如仍不听令,即刻解除力非天职位,由第五殿副殿主皇甫逸,接任其职!”

    不过还没等张信说完,前方几十里外,就发出了‘嗡’的一声爆鸣,随后气浪潮卷。

    张信则在那气浪冲至之时,就已感觉脑仁之内一阵剧痛,浑身上下的灵能,也随之暴乱,几乎完全脱离他的掌控。

    而张信如此,其余战境更低的灵师,就更显不堪。一些修为较低的,已经脸现痛苦之色,更严重些的,则是七窍溢血!

    好在这莫名的灵能冲击,来的也快,去的也快。仅一个呼吸之后,就已完全消失。

    张信倾尽全力,勉强控制住了自身灵能。而当他恢复过来的第一时间,就再次传令。

    “传命全军诸部,在四十里内,必须以各师为单位,尽全力组建乾元都天阳符阵!并即刻统计伤亡!问问他们,各自状况如何,是否还有作战能力?”

    “该死!这是‘天罗雷鼓’,一定是天罗宗的‘天罗雷鼓’。他们的这件神宝,何时有了主人。”

    元杰也已恢复过来,随后就破口大骂。

    此时他往前一眼望去,只见是一片狼藉。原本还部分维持的乾元都天大风阵,已完全崩解。周围各艘战舰,也处于暂时失控的状态,只是依照着惯性往前行进,

    不过最严重的,还是位于第五殿的方向。元杰方才已经看见那边闪现的血光,此外第五殿各艘战舰的船体,也似有轻重不一的损毁。

    这个情景,让他不寒而栗。如果不是张信先一步下达了解散军阵的军令,那么此时他们的损失,只怕远不止此!

    在这‘天罗雷鼓’面前,他们如还维持在结阵状态,将彼此的灵能连结在一起,只会造成更严重的后果。

    那时战舰符阵损毁还是轻的,元杰只怕这里的六万五千道军,至少有十分之一,要爆掉脑袋!

    “应该是这件神宝无疑!这真是万幸”

    同样护持在张信左右的暮知秋,亦心有余悸。他不自禁的斜睨了张信一眼,目光怪异之极。

    方才他也感觉张信军令,简直荒唐到极点。可就是这荒谬的命令,却使他们的大军,免去了一场灭顶之灾。

    就不知这位,到底是基于什么,做出这样的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