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超能名帅 >正文 第684章 下下签
    电视台的导播显然非常善于捕捉噱头,当他在众多的分镜头里看到彼得凯尼恩闭眼的神情时,立即示意把直播镜头切换过去,呈现在全世界观众的面前,也同时出现在梯形会议厅的大屏幕上,让所有人都看到切尔西首席执行官的紧张。

    可所有人却一点都笑不出来。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畏惧高寒一点都不丢人。

    放眼整个欧洲足坛,谁不怕?

    在过去这些年里,高寒就像是所有职业球队的梦魇,不管他带哪一支球队,哪一支球队就能够夺冠,而且他还总能够给这支球队打下无比扎实的根基,让这支球队长期屹立于本国联赛,乃至欧冠联赛之巅。

    马德里竞技、切尔西、国际米兰,如今轮到了拜仁慕尼黑。

    在过去这些年,欧洲足坛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暗地里耻笑着阿布拉莫维奇,因为错过了切尔西最有希望达到顶峰的机遇,甚至他还亲手埋葬了这个机会。

    对于各大豪门球队的名帅们来说,跟高寒较量是一件非常有挑战性的事情,他们无不以此为乐,以击败高寒为目标,以击败高寒为荣。

    可对于各大豪门球队的经营者来说,他们却不得不考虑球队抽中拜仁慕尼黑的代价。

    那可是几千万欧元的损失,换了任何人,谁又愿意接受?

    但在抽签台上,布鲁诺孔蒂却无情地拧开了小球,从中取出了一张纸条,脸上的表情很明显地愕然了一下,接着就用力地喊道:“拜仁慕尼黑。”

    拜仁慕尼黑!

    全场顿时一阵惊呼。

    只看到彼得凯尼恩听到这个名字之后,整个人从座位上一跃而起,不敢相信地站了起来。

    近在眼前的台上,布鲁诺孔蒂翻转了纸条,上面确确实实是印着拜仁慕尼黑。

    彼得凯尼恩整个人无力地坐了回去,摇起了头。

    下下签,这绝对是一支下下签。

    竟然这么倒霉地在欧冠十六强就遇到了拜仁慕尼黑,彼得凯尼恩彻底无语了。

    怎么会这么巧?这么倒霉呢?

    他甚至连剩下的几次抽签都没留意了,整个人心不在焉的。

    最后是巴塞罗那抽中了里昂,罗马抽中了阿森纳,国际米兰抽中了比利亚雷尔,曼联抽中了尤文图斯,马德里竞技抽中了里斯本竞技。

    …………

    …………

    午后,原本应该是午睡的时间。

    阿布拉莫维奇每天都有午休的习惯,往常的这个时候,他应该躺在卧室的床上,就算睡不着,最起码也要闭目养神一会儿。

    但今天,他却反常地坐在客厅里,心不在焉地翻着手中的报纸,咖啡也是喝了一杯又一杯。

    从他时不时地瞄一眼手机,女佣判断,他应该是在等一个非常重要的电话。

    可到底是什么电话,能让阿布拉莫维奇这样的人紧张得睡不着呢?

    “再来一杯咖啡。”

    阿布拉莫维奇放下了手中的报纸,抬起头来喊道。

    佣人立即点头答应,走过去拿起咖啡杯,就在她转身要走开的的那一刻,放在桌台上的手机终于响起来了。

    只看到阿布拉莫维奇像是条件反射地探出手去,抓过了手机,直接按了接听键。

    “喂,嗯,是我,情况怎么样,彼得?”阿布拉莫维奇问道。

    紧接着就看到他整个人霍地从座椅上站了起来,大惊失声道:“什么?怎么会这样?”

    佣人被吓了一跳,害怕地退到了一旁去,奇怪地看着自己的老板,心里纳闷,到底是什么电话?怎么听起来像是把他给吓坏了?

    “我去特么的。”

    只听到阿布拉莫维奇愤愤地骂了一声之后,用力地将手中的手机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啪的一声,哪怕是以牢固耐用著称的手机,也顿时分崩离析。

    “猫腻!这特么绝对是黑幕!”

    “绝对是有人想要作死我们,一定是有人要特么搞死我们!”

    佣人在一旁吓得噤若寒蝉,气都不敢出,只敢躲在那里不敢吭声。

    …………

    …………

    欧冠十六强淘汰赛的抽签结果一出炉,立即在全世界引起了巨大的反响。

    跟往年一样,无数媒体和球迷都认为,这一次的抽签一定有黑幕,否则的话,如何解释第一名最弱的波尔图,会抽中第二名里最弱的帕纳辛奈科斯呢?

    这不是保送一支非四大联赛球队进八强是什么?

    至于其他几场对决,也同样喜忧参半。

    巴塞罗那对阵里昂,西甲豪门无疑处于压倒性的优势,不管是从整体实力,还是从过往战绩来看,巴塞罗那都有理由取胜。

    同样的情况还有马德里竞技对阵里斯本竞技和国际米兰对阵比利亚雷尔,所有人也都基本认为,床单军团和蓝黑军团会顺利晋级。

    反倒是利物浦对阵皇家马德里,这倒是比较有看点。

    皇家马德里近年来状况不佳,连续多年止步于十六强,本赛季又损失了罗比尼奥等虎将,但也有范德法特这样的强援,而且冬歇期还可能会引进亨特拉尔等实力派球星,因此两支球队之间的对决谁能笑到最后,还不清楚。

    罗马队跟阿森纳的对决也同样是难分难解,斯帕莱蒂和温格本赛季都在联赛中遇到了问题,欧冠赛场上能够有所突破,还得看他们的临场发挥。

    而最引人注目的拜仁慕尼黑对阵切尔西的比赛,那更是让全世界球迷都翘首以盼。

    按照赛程,第二名的球队是先主后客,双方首回合比赛,拜仁慕尼黑将做客斯坦福桥,这也是高寒在离开切尔西帅位后,第一次返回斯坦福桥球场。

    到时候,切尔西的球迷会以什么样的方式来迎接他呢?

    切尔西上下又是否能够挑战高寒和拜仁慕尼黑呢?

    这无疑就成为了欧冠十六强淘汰赛最大的悬念。

    …………

    …………

    当外面大肆炒作着切尔西和拜仁慕尼黑的比赛,高寒将重返斯坦福桥球场的消息时,高寒却在慕尼黑的家中,招待着前来做客的坎塔雷罗一家。

    这倒不是在庆祝圣诞节,因为俱乐部的圣诞节早在十二月十四日,球队打完第十七轮,客场二比零击败了斯图加特后,返回慕尼黑的第二天就举行了。

    提前庆祝了圣诞节后,俱乐部也正式开始了冬歇期的休假,一直到明年的一月份才重新开始集训,到时候将集体奔赴温暖的中东。

    此时此刻,慕尼黑外大雪纷飞,屋里开着烘烘的暖气,一群人在餐厅里围成一圈,涮起了牛肉火锅,配上林夏精心准备的几道精致小菜,喝着德国黑啤,倒还真是别有一番滋味。

    “林夏这厨艺是越来越厉害了,难怪最近把你喂胖了。”几杯啤酒下肚,坎塔雷罗就开起了高寒和林夏的玩笑。

    他可是跟随高寒多年的老助手了,从高寒跟林夏开始交往,看着他们步入婚姻殿堂,再到现在,连孩子都快出生了,关系别提有多亲近了。

    听到坎塔雷罗的话后,高寒侧过头去,看了一眼身后在厨房里准备着小菜的林夏,小腹已经隆起得非常明显,再过三四个月,小孩儿就要呱呱坠地了,他这个当父亲的也是倍感骄傲。

    或许是感受到了高寒的眼神,林夏也抬起头,跟高寒四目相对,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又笑着低头继续准备着小菜。

    “卡洛斯,我有件事想跟你商量一下。”高寒说道。

    “什么事?”坎塔雷罗问道。

    “你有没有考虑往其他方向去发展?”

    坎塔雷罗一听,有些讶异,“什么意思?”

    不仅是他,他的妻子也都觉得很奇怪,高寒这没头没脑的一个问题,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例如当技术总监。”

    “技术总监?”坎塔雷罗这下就真的是大吃一惊了,紧接着就爆笑着摇头,“就我?当技术总监?你觉得靠谱吗?”

    说完,他自己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可笑过之后再看,高寒还是很认真地点头,“靠谱,很靠谱。”

    这下坎塔雷罗和家人都笑不出声来了,“我说,你是认真的?”

    “嗯。”高寒点头。

    “为什么?”

    “正如你自己曾经说过的,你不大适合担任一线的主教练,但你很擅长于规划,训练球员是你的强项,最重要的是,你是我最最信任的人。”

    高寒这话让坎塔雷罗甚是感动。

    他是从二零零年开始追随高寒的,稍微算了一下,也八年了。

    在过去的这八年里,他们两人可谓是并肩作战,知根知底,在高寒的教练团队里面,资格最老的就是坎塔雷罗和塞尔吉奥加西亚。

    而后者现在也逐渐有些脱离团队了,因为他更多负责数据搜集分析,没必要时刻跟随团队出战,同时还要兼顾中国城队那边的事务。

    所以,整个教练班子里,就属坎塔雷罗资历最老。

    高寒很了解自己的这位同事,经过多年的一线历练,他提升得很快,战术素养很高,长期跟随在高寒身边,对高寒的理念,以及先进的战术趋势把握得很准,善于训练球员又练就了他不俗的挖掘年轻球员的能力。

    更重要的是,作为高寒的得力助手,坎塔雷罗这些年来在欧洲足坛也积累了不少的人脉关系,再加上高寒对他推心置腹,所以,从高寒决定在中国城队设立技术总监开始,坎塔雷罗就一直是他心中的不二人选。

    当听说高寒决定要改革中国城队的管理系统时,坎塔雷罗是百分之百赞成的,因为他自己也见识过拜仁慕尼黑的管理体制的效率,也同样经历过国际米兰前期和切尔西时期的拖拉,所以他也很清楚,改革管理体制是必须的。

    可担任中国城队的技术总监……

    “相信我,你一定可以的。”高寒倒是对他信心十足,“你应该知道,这支球队花费了我大量的心血,我绝不会拿你和它去冒险,对吧?”

    这倒还真是。

    坎塔雷罗对高寒已经有了一种近乎盲目的信任。

    “阿曼多马科斯和波切蒂诺那边,我都已经沟通好了,趁着冬歇期的这一段时间,我会亲自到马德里坐镇,改革这支球队的管理体制,而你这个技术总监也要立即上任。”

    坎塔雷罗听完后,呵呵一笑,“行,反正不管做什么,我都得听你的,你说干什么就干什么,不过,我走了,你的团队怎么办?”

    “这个你不需要担心,有图赫尔在,不会有问题,反倒是你,上任后第一件事情可不好办。”

    “什么事?”

    “挖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