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我的房间有扇任意门 >正文 第六百四十四章:这是我的责任
    被卫子青这一抱,玉漱挣扎着想要逃脱,可是卫子青的手却如同铁钳一般,让玉漱根本无法挣脱。

    她狠狠的朝着卫子青的肩膀咬了下去。

    到了灵虚境界的卫子青,**的力量虽然不能说做到了恐怖无比的阶段,可是哪怕是一架飞机轰炸在他的身上,也不会给他带来一点的伤害。

    所以别说被玉漱咬了,就算是拿着刀剑,也不可能在伤害到他,但这一切都需要建立在拥有这斗仙力保护的基础上。

    而如今,卫子青撤回了斗仙力,没有任何的保护。

    他知道,她需要发泄。

    钻心的疼痛在自己的肩膀上传来,但他没有动,哪怕是鲜血,从他的肩膀上渗透了出来,他也没有动,依旧只是抱着玉漱。

    或许是咬累了,也或许是发现了口中已经传来的血腥味,玉漱的嘴开始松了下来,身体也开始没有了抵抗,她被他抱着,但梨花依旧,只是低声哭泣着。

    “跟我走吧,我带你走!”

    怀中淡淡的馨香,那无骨的柔韧让卫子青的心有些隐隐作疼。

    他没有考虑直接说出了自己觉得自己该说的话。

    在这个世界上,她已经没有任何的亲人了,图安不在,她的家也没有了,唯一的,也就只有自己了!

    带她走,带她离开这个世界,不管是出于自己的心里,还是说出于自己的责任,自己都有必要。

    这个时候,已经不关乎爱于不爱的事情了。

    而是自己肩上的责任。

    就如同虎牙一般。

    她同样是自己的责任。

    还记得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听说过这样的一句话: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担负的,也就更多。

    以前自己懂,也能明白这意思,但当这个时候,自己才算是明白了这一句话真正的意思。

    不管是感情,亲情,还是什么事情,同样都是如此。

    自己不想辜负一个人,却总是在辜负另一个人。

    虎牙也是,凌雅也是,玉漱也是!

    只是不同的是,凌雅的性格不是那种可以将就的存在,以至于,自己和她,虽然知道各自的思,却只能将这和一切放下。

    但玉漱和虎牙不同。

    尤其是玉漱,她的性格虽然坚定,但内心却是柔弱的,带她走,卫子希望,也相信她能明白自己的意思。

    玉漱的娇躯猛地一颤,她缓缓的推开卫子青的身体,抬起头看着她,眼角带着泪花,她紧抿着下唇,目光中带着一丝的愤怒:“你在可怜我?”

    “不,我只是在说着我觉得我该说的话,做我该做的事情…”

    “什么事?”

    玉漱内心是欣喜的,但也是复杂的,她不明白他是真的想要带自己走,还是说在可怜自己。

    可怜自己没有了一切,在这里空等两年。

    “我的责任,你是我的责任,不管是出于男女感情,还是说别的,我都必须带你走!”

    玉漱低着头,没有在说话,许久,缓缓的走到了卫子青的身前,静静的依靠在他的怀中,喃喃自语着:“你知道,等你们这一句话,我已经等了好久了吗?”

    玉漱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喜欢上他的。

    感情这种事情,总是来得如此的突然。

    可能在当初他进入图安,以着霸道不可违抗的命令让自己当上了女帝的那个时候,自己心中就有了他的一席之地了吧。

    也可能是当他为了图安的和平,孤身进入咸阳,和始皇帝谈条件,护佑图安的那一刻吧。

    玉漱不知道,不过她知道,当他离开图安的时候,自己的心,是失落着。

    这几年来,他的身影无时无刻不在自己的脑海中浮现。

    所以,在见到他的时候,在听到他想要带自己走的时候,自己要肯定一些事情。

    自己是爱他,是喜欢他,但她不需要可怜,她要的是真心,因为这些都是他很教导自己的,幸运的是,她终于可以说出了在他离开图安的时候,自己就想要说的话了。

    卫子青紧紧的抱着玉漱,这种感觉很不真实,却也松了口气,他知道,自己不会后悔的。

    天宫虽美,可是这里却太过于死气沉沉,多年不见,两人的确有着很多话要说,自己也有些事情需要告诉玉漱,可是这里并不是地方。

    “我们先出去吧!”

    “听你的!”

    玉漱从他的怀中离开,点了点头,脸颊有些绯红,没有了的刚才的竭斯底里和愤怒,有的更如同是一个害羞的小女孩一样。

    爱情这东西,的确,让人很看不透。

    微微一笑,拉着玉漱的手,刚想要离开这天宫。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咔擦咔擦的声音突然在这寂静的天宫中传了过来,于此同时,整个天宫更是轻微的颤抖了起来,一阵阴风,更是伴随着着咔擦声,在这天宫中传了出来。

    “怎么回事?这天宫怎么会有风?还有,这地震,这声音,是怎么回事?”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玉漱整个脸色顿时变得苍白了起来。

    她在天宫已经整整生活了两年,这里除了她,什么也没有,而且这里是封闭性的,更加不可能有什么风不风,地震不地震的事情!

    这突然的变化也是让卫子青楞了下,但很快的,他就猛地将目光看向天宫虚空中,在那天星正下方的始皇帝棺木上。

    在那里,咔嚓咔嚓的声音正不断的从那里传来。

    玉漱发现了卫子青的目光,可当他看到那棺木的时候,顿时惊恐无比,只见那棺木,在这咔嚓咔嚓声中,竟然缓缓的朝着一旁开启着。

    于此同时,一阵阵的黑色的演烟雾,正不断的从着那开启的棺木裂缝中溢出,如同黑色的墨水一般,不断的从虚空中朝着地下蔓延着。

    恐怖,渗人。

    这棺木中,竟然有东西要出来?

    这怎么可能,这可是始皇帝的棺木啊,里面除了始皇帝的尸体之外,怎么还可能有东西存在着着?

    “子青,这是……”

    玉漱紧紧的抓着卫子青的手。

    卫子青没有说话,只是紧紧的盯着那棺木,许久,脸上露出了冷笑的神色:“原来如此,老道啊老道,始皇帝要是知道,连死了都要被你摆上一道,他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