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六一二章 三泰宗主
    “三泰宗一万六千道军,已经赶至。此宗宗主陶梦然,说是想要亲自晋见督帅大人。”

    “知道了,可以引他过来。嗯,还请郑馗上师出面,亲自去接待这位陶宗主。”

    张信若有所思的说着:“按照老规矩,将三泰宗的这些道军,安置在我们右翼,必须与本阵间距一百里以上。”

    三泰宗并非是日月玄宗的附庸宗派,而是巨蒙山脉内,一家已存在三万四千年之久的独立宗派。以往既不愿从属于日月玄宗,也未曾尝试过加入北地仙盟。

    所以张信是很惊讶的,他之前可不曾将这三泰宗,算入进来。也因此故,他对这位三泰宗的宗主,也很给面子,让一位法域圣灵出面接待。

    需知先前赶来汇合的几家,他也只是让元杰暮知秋,还有凌海王磊等人出面应付。

    “陶宗主在天东素有贤名,是一诺千金的君子,三泰宗也底蕴极厚,确不可慢待。”

    坐于张信下手位置的法域圣灵郑馗,立时长身立起,同时提醒:“稍后见面,还请摘星使大人稍稍收敛一二。”

    他是怕张信的张狂做派,把那位三泰宗的宗主给吓到。

    而等到郑馗的身影飞空而去,章农就若有所思的问道:“真是奇怪,这三泰宗居然也来了。”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应该说,这位陶宗主才是真正的聪明人!”

    元杰剑眉微扬:“此战之后,我日月玄宗怎还会容巨蒙山水系,在外人的掌控之下?”

    一旦削平了天东四院,镇压了北地仙盟。那么日月玄宗,对巨蒙山的肃清,就必将提上日程。

    那个时候,难免也要清除异己,扫平不臣。

    三泰宗这个时候靠过来,无疑是很聪明的举动。如果拖到这天东之战了结之后,三泰宗的处境,就很尴尬了

    “确实是极有远见。”

    原空碧也微微颔首,同时提醒张信:“我听说这位陶宗主,在巨蒙一代,极受各大宗派推崇,很得人心。执掌三泰宗这三百年内,曾数次大败邪魔侵袭,号称是巨蒙山西的定海神针,可见其人望如何。”

    “我知道的,据说此人的用兵之能,确实很不弱。”

    张信闻言,亦微一颔首,他知在巨蒙山脉,大致是人类灵师的实力占据上风。可因这边地形复杂,各宗之间的势力犬牙交错,常有内斗,所以邪魔之类,在这边也有很大的生存空间。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风格类似于黑杀谷的宗派,不但功法残忍毒辣,也毫不惮于勾结妖邪。所以这边的环境,也很严酷。

    可在这陶梦然的统领下,三泰宗的实力,却一直都在茁壮成长。可出奇的是,这三百年来,三泰宗与其他宗派,很少会有冲突。这就使陶梦然,在巨蒙山脉的西麓声望崇高。

    “所以这次见过之后,如果合适,我会请他就任右附军的督帅。”

    就在这短短不到半日时间里,张信麾下的大军,就已壮大了不少。

    总数有九家宗门,七万道军,赶来与他的讨逆军汇合。再加上三泰宗的话,就是八万六千。

    张信准备将之分为左右附军,置于自己的本阵,间距则是百里。

    这是因时间有限,他并不打算在这里停顿下来,整顿自己的附从军。而如将未经整训的道军混杂入自己的本阵,对己方非但毫无裨益,反而是累赘隐患。

    所以张信才将这些附从军,与本阵遥遥隔开。

    “至于左附军,就由洛河宗灵阳子主掌。”

    不过这次张信的语音方落,外情司派驻到他座前的那位紫衣神师,就出言道:“摘星使大人,左附从军的五家宗派,在此之前,都曾与北地仙盟的使者,有过接触。这灵阳子,也曾与一位不明身份之人,密议了一刻时间。这些人,不可轻信。”

    “我明白!”

    张信微一挥袖,面透冷讽笑意:“不过无需担心,在我军显露出败像之前,这些家伙还没胆背后插刀。本座也不会给他们背叛的机会。”

    原空碧闻言,也微微颔首。确实,北地仙盟要让这些宗派故意拖延些时间,可能他们还有些胆量。可要他们临阵倒戈,却还是差了些本钱。

    尤其是在这日月玄宗声威大阵,张信横扫天东,连斩两大天域之际。只要张信还在,这些宗派就不敢有太大的动作。录剑山殷鉴不远,如无必要,谁敢再步其后尘。

    也在这时,远处蓦然有一道流光,穿空落在了独霸号的甲板上。

    “禀督帅大人,已经有了确凿消息,敌方已经在三百七十里外结阵!”

    张信神色微动:“结阵?在什么方位?有多少军力?”

    “北地仙盟似乎陆续有增援到来,全军有大概十八万,一千六百艘战舰。”

    那位紫衣神师答到此处时,又眉头一蹙:“至于具体的方位,我们至今还未察知。对方施展术法,以雾霾弥漫四百里空域,让人难知究竟。”

    这话看似矛盾,可当张信望了一眼前方,不知何时开始弥漫的大雾之后,只一转念,就明白了究竟。

    关于北地仙盟聚集的道军实力,应该是来自于北地仙盟的内部。

    如今双方形势逆转,日月玄宗只要愿意,就可以在北地仙盟的内部,获得无数的内应。

    可白帝子显然对这情况早有预料,并严加防备。这一场大雾,不但遮蔽住了他们的视线,也将自己人都一并瞒过。

    他可以断定,那家伙在自身道军周围,都布置有强大的幻术,用以迷惑自家道军中的内鬼。

    “有意思,不愧是白帝子!”

    原空碧一声赞叹:“这个家伙,是要准备近身缠斗?这倒也是一个方法。”

    张信的摘星术,在天东固然是无有敌手,可同样也有一个弱点,那就是敌我不分!

    一旦那群星降落,带起的冲击波,可不管这附近是北地仙盟,还是日月玄宗的人马。

    所以他们双方,一旦接近到一百里范围内,那么张信的摘星术,就没有施展的余地了。除非张信辣手无情,将麾下的六万道军,也视如无物。

    “不止如此!”

    凌海笑了起来,看向了船栏之外,那诸多直插云天的石柱:“如果非是摘星使大人进军果决,并未耽误时间。那么我军现在,只怕是要被迫在此处决战。”

    他仔细注意过这里的地势地形,算是比较复杂的。尤其这成千上万的参天巨柱,那看似是石质,其实里面都一些极其坚硬的天然金属块,很难将之折断。

    而一旦在此发生战事,他们的道军,就根本无法发挥出整体阵型上的优势。

    那时的结果,要么是冒着巨大的风险,强行与对方决战,要么是被逼退后绕道。

    可如今能通往小雷音山方向的,就只有这么一条路。其余的途径,要么是在北地仙盟的掌握中,要么则是被那些妖邪占据。

    而暂时的退却,虽不会对整个天东战局构成影响,可也会一定程度上,打击日月玄宗气吞万里如虎的气势。

    “这些废话不说了!他们要战,那么我军就奉陪!”

    张信长身站起,开始发号施令:“传命全军,全速突进,离开这边石柱区域之后,即刻组建乾元都天大风阵。召集人手,施展暴风术!尽力把这些雾气吹开。”

    除此之外,他也没忘记了让人在独霸号上,搭建阵坛。

    除了金神与雷神之外,他还掌握了‘风神’,以及二门附带的超杀伤术法。

    尽管张信,这次并不打算依靠自己的灵术破敌,可这多多少少也是一个威慑。

    也就在这时,三泰宗的宗主陶梦然,以及郑馗,并肩登上了张信的旗舰。

    不过此时,张信已无瑕与陶梦然闲叙。

    “大敌当前,你我二宗之事稍后再说。本座有请陶宗主,担任右附军的督帅,不知宗主意下如何?”

    陶梦然的神色微动,随后并未立时拒绝,而是好奇问道:“敢问这一职位,有何权限?”

    “右附军的督帅,统领右附军五殿兵马,合共五万二千道军。一应战守进退之策,赏功罚罪,都有全权。”

    张信笑了笑,语声慨然道:“本座并不要求你等冲锋陷阵,也不要求你等接近作战,可你们船上的那些弩箭与阳炎镜,冰魄镜等等,本座却需用到。”

    陶梦然闻言,只略略思忖,就明白了张信的意思。他的眼中,不禁浮起了一丝佩服之意。

    张信将附拥军如此使用,或是有担忧他们最终会影响讨逆军本阵的因素,可也足见其宽容了。

    当下陶梦然也再不迟疑,朝张信抱了抱拳:“能得督帅大人如此信重,是陶某荣幸。这右附军督帅,陶某就接下了,必定不会让督帅大人失望。”

    他的语声,极尽恭敬。

    尽管对面这少年,年仅二十左右,只有八级灵师的修为。而他陶梦然,不但贵为法域,且德高望重。

    可陶梦然却心知,他们双方间的地位对比,其实恰恰相反,且差距巨大。他绝不能将眼前这位,当成寻常的少年与八阶灵师对待,应该将之视为日月玄宗的坚壁干城,擎天巨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