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六一一章 临战之前
    “要获得摘星使大人的谅解,其实也很简单。现在我们的面前,不是还有一个见面礼吗?我猜日月玄宗的诸位上师,会很乐意见到这个礼物的。”

    当听到这句,不止两位圣灵葛英与李洛灵,眼神异样。雷音斋的斋主昂龙,亦是眼皮微动。

    可白帝子,依旧面色如常:“这句话,或者有些道理。不过我猜即便日月玄宗,最终接受了贵宗的降服,想必也不会容许雷音斋,继续在此传续宗门。无论是这座小雷音山也好,还是其余的五座法域灵山也罢,日月玄宗,都绝不会允许贵宗再持有。我们设身处地,试想贵宗如是日月玄宗,又是否乐见自家的水源命脉,掌握于他人之手?而且这个人,还曾是最关键之时,背后插过自己一刀的叛徒。”

    听到他这话,在场的诸人,就不禁再次变了颜色。几乎所有神师的呼吸,此刻都沉重可闻。

    “张信的摘星术,诚然可怖。可我不认为,他可以接二连三,没有极限的施展此等奇术,也绝不可能毫无代价。当然你们也会想,白某并无确凿证据,万一张信能够施展第二次摘星术了?所以这次白某这次选择的战场,是在小雷音山的八百二十里外。如此一来,胜则雷音斋可化险为夷,败则雷音斋亦有余地。”

    在不知不觉间,白帝子的语声,已变得铿锵有力:“诸位试想,同样是灵山尽弃,被日月玄宗夺取与贵宗自己放弃,有什么区别?一旦战败,雷音斋大可带走门中精华,远走他方,重立将门。想这日月玄宗虽强,可,哪里有时间人力,来追寻贵宗门人的下落?”

    斋主昂龙,终于神色一动:“战场八百二十里外?你准备如何布置?”

    闻得此句,白帝子的神色毫无波动。

    可在他身后,紫刀侯却是微微一喜。知道这位雷音斋主,已被自家主人说动。

    ※※※※

    仅仅一刻时间,白帝子就飞出了小雷音山,匆匆踏上了他停在大军小雷音山外的飞梭。

    紫千瞳在此已等候多时,当见得二人到来之后,就以好奇的目光,注视着紫刀侯。

    只从二人的面色,他就知这次主人的这次谈判,多半还算顺利。可他现在还不知,雷音斋的支持力度,究竟怎样。

    紫刀侯一声冷哼:“雷音斋太小家子气,这都快被日月玄宗灭门了,还是只打算拿出三万道军。”

    紫千瞳却面色微缓,三万道军,那也很不少了。雷音斋的实力,比录剑宗稍强一线,可三万道军也相当于雷音斋的七成军力。

    白帝子则神色凝然的问:“日月玄宗的道军,现在到了何处了?什么位置。”

    “在一千五百里外。”

    紫千瞳颇为忧心的答着:“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

    从小雷音山赶至预定的决战地点,就有八百二十里。

    白帝子果然面色一沉:“我不是吩咐过,要全力以赴拖延他们的进军速度?”

    “我们是在全力阻挠,刺杀,远程灵术轰击,从内部破坏他们的舰船,几乎无所不用其极,可这并没有什么用处!”

    紫千瞳摇着头:“对面的进军,异常坚决”

    当白帝子听到紫千瞳说了‘异常’这二字,就已猜知到大概的情形了。想必那张信,是又做出了准确的判断。

    “看来我们的意图,已被人看穿。对方已猜到了我军,准备在雷音斋附近决战。”

    他随后又语声一顿:“那么现在赶过去汇合的几家道军,也没有用?那位摘星使,就不准备停下来稍加整顿?”

    在录剑山与小雷音山之间,共有着七家宗派。其中有三家是日月玄宗的附庸,其余四家保持独立。可在张信遇袭,却强势反杀,连诛北地仙盟两大天域之后。不但那三家日月玄宗的附庸宗派,都尽起道军,便是其他的几家宗派,也坐不住了。

    可此时估计很少有人知晓,这其实也有他的幕后黑手,在背后促成。

    “作用有限!”紫千瞳还是摇头:“张信并没有整顿友军阵型的的打算,依然在全力行进,他似乎没有任何依靠这些盟友的意愿。”

    白帝子闻言,终于皱起了眉头。心想如果拦不住对方那数万大军的话,那就意味着他们,必须更换决战的地点,这是他最不愿见到的。

    可对方显而易见,是不打算再给他们挑选决战地点的权利。

    “神教承诺的支援了?可已经到位?”

    “已经在半刻之前赶到了,一共两万四千神军,都是精锐。装备精良,训练有素,更在天东四院之上。”

    说到这里,紫千瞳的眼中,不禁又流露出怪异的色泽。

    在今日之前,他可是完全不知道,这支神军的存在。更没想到,神教在天东之地,竟也能在一日之间,聚集起超过两万的精锐大军。

    白帝子的反应,倒是很平淡。神教对他们这几个外人有所保留,实在是再正常不过。

    他可不认为自己现在,真的就是神教上层认可的第一神子。

    “神尊大人他要我转告。”

    忽然一个清冽娇柔的声音,在他们的身后响起。白帝子下意识的回望,只见一个身姿娇小,体态玲珑的美丽少女,毫无预兆的出现在他们的身后。

    而此时这女孩,正一脸天真烂漫的朝着他们笑着:“神尊说我们神教,已经尽其所能了,接下来就要看兄长大人你的本领了。这很可能也是兄长你,最后的机会呢。”

    白帝子心神一凛,可他随后就觉奇怪,心想为何是此女?

    他知道这女孩名唤悦儿,是神教之中的‘天元神女’,曾是那位神尊曾经最信任的一只臂膀,十位神子神女中的第一人。

    可自数年之前,此女败于上官玄昊之手,此后就修为大损,神智不清。

    所以他很惊讶,这次领军前来增援的,怎会是‘天元’。而非是其他人,或是早就潜伏在这里的‘天龙’。

    “神尊大人如此安排,自有用意。”

    这声音来自于‘天元神女’的后方,音质清朗,却漠无感情。

    白帝子心中一动,向声音来处注目了过去,随后果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从舱门之外走入。

    “不过请白兄放心,今次看着指挥这支道军的,是在下!”

    “原来是高兄!”

    白帝子的神色释然,随后笑问:“许久未见,不知高兄近况可好?”

    他的眼前,正是日月玄宗曾经的第四天柱高元德。

    “有天元神女照拂,我这里倒还过得去。”

    那高元德立在二十丈外,淡淡回应:“反倒是白兄这边,似乎近况不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