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280 解体
    从义体高川身上泄露出来的资讯有问题。桃乐丝不得不这么想。在她的视野范围内,除了近江之外,每一个检查数据的人都出现了极大的不自然。设备的运转也十分不正常,但更多是因为控制设备的人出现异常。受到数据影响的人们,无法自行摆脱这种影响,将数据显示关闭。在唯一不受到影响的近江终于关闭数据显示之后,众人仿佛从噩梦中浑浑噩噩地醒来,即便如此,他们仍旧反应迟钝,无法对眼下的状态做出合格的判断。

    他们面面相觑,过了半晌,神情怪异,猛然打了一个激灵。然而,在桃乐丝和他们对视的时候,桃乐丝仍旧感受到他们眼中深处的迷惘,就像是他们的思维尚无法摆脱某个“幽灵”的影响。桃乐丝不知道他们所受到的影响,到底是以怎样的方式体现,但却十分清楚,他们此时此刻已经不能继续工作了。

    现场的氛围,充斥着浓浓的怪异味道。没人可以确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却能肯定,一定发生了什么,而且,罪魁祸首就是那些从义体高川身上流出的资讯。

    “潜意识攻击……”一名专家突然说:“我们被攻击了?可是,没道理啊,这里可是中继器内部,所有的资讯在产生的同时,就会进行过滤。”

    在他们的认知中,中继器就是目前为止所找到的,人类于集体潜意识最强的武器,也是最巩固的堡垒,理论上,现有在记录中,可以从集体潜意识层面产生的变化,都能被中继器隔离。当人们藏身在中继器内部。几乎不可能有什么东西,可以从中继器外部发起有效的攻击。

    然而,这种安全性似乎在这一天宣告被破解。经由义体高川的大脑爆发的资讯,哪怕转化为数据后,也不那么单纯,而具备着某种神秘的力量。

    “你们看到了什么?”桃乐丝问。

    但是回答的人吞吞吐吐。只因为其本身也不确定:“不是看到了什么……而是一些疯狂的想法,我过去从来都没有产生过的想法。像是一种灵感,但又像是一种……诅咒。”他斟酌着用词,最后用了“诅咒”这么一个充满神秘学风格的词汇。

    “你们还记得自己到底想到了什么吗?”桃乐丝进一步问到。

    然而,除了近江和桃乐丝之外,其他人都只是摇头,无奈又恐惧。他们的心中,还残留着陷入那种思维时,所产生的。因为思考所带来的恐惧感,除了这种感受之外,别无更具体的内容。他们如今也不确定,当时的自己到底想到了什么,但是,那一定不是什么好的想法,尽管他们很想知道自己到底想到了什么,却又因为当时那种强烈的恐惧感而犹豫。

    “真相。”一名专家浮现笑容。在其他人眼中,这个笑容十分诡异。但他自己似乎没有察觉。他突然又收回这个笑容,痛苦地抓住头发,说:“我明明抓住了真相,可现在我忘记了。为什么会忘记呢?”

    “真相?”桃乐丝咀嚼着这个词汇,她回想起自己之前的思维。和其他人不一样,她仍旧记得自己想到了什么。以及当时整个思考过程,以及所得出的结论。然而,在当时如此思索的时候,她就十分敏感地认为,这绝对不是正常的思维过程。

    那种灵光一闪的感觉。带来的并非是突破困局的方法,而是更深层的绝望和恐惧,让自己的内心变得像是一块脆弱的玻璃。桃乐丝下意识拒绝了那样的思维,她不认为那是“真相”,反而,她觉得这些数据所带来的影响,正是“病毒”进一步活跃所带来的影响。这样的认知,从她侦测到义体高川体内的资讯爆发之后,就已经有所猜测。而之后观测数据时,所产生的种种异常,更让她确信这一点。

    然而,要解释“江”和“病毒”的事情,却是一件麻烦事。只在末日幻境中生存和活动的人们,是很难对“病院现实”观测下的“病毒”有深刻认知的。对他们来说,反而是近江的解释更好理解——敌人通过集体潜意识发动了对义体高川的袭击,而自己等人不过是殃及池鱼罢了。那些从义体高川身上爆发的资讯,被强行分流到设备中,而自己毫无防备地去观测了,所以才会遭到影响。

    “抱歉,桃乐丝,虽然很想为高川先生再进行一次检查。出现了这样的事情,说不定会对高川先生的情况,造成看不见的恶劣影响,但是……”一名专家苦笑了一下,说:“现在我的状态,大概不适合再继续工作了。”

    其他专家也纷纷意识到了自己的无力,他们的精神状态变得极为敏感、脆弱又负面,但是,他们仍旧可以认知到自己的状态,而不是继续陷入思维的混乱中。每个人都感受到,自己急需的是休息,而不是继续工作。没有一个良好的精神状态,任何脑力活动都将事半功倍。况且,思维的混乱和迟钝,也是如此就能清晰地自我感受到。

    “明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桃乐丝看了一眼近江,见到对方没有任何表示,一个人摆弄着终端上的数据,便独自下令道:“把这里的情况告诉走火,另外,我认为你们需要进行一次意识检定。”

    意识检定是非常富有网络球特色的检查,顾名思义,是针对精神层面上的问题进行诊断和修复,过去常用于针对那些最擅长在精神层面进行侵入的意识行走者,如今有了中继器,进行意识检定的次数,已经大幅度下降了。

    大家一直都认为中继器是这个世界上最坚固的堡垒,然而此时此刻,神话破灭,更让人对潜在敌人的手段不寒而栗。没有人知道自己要面对的,是何种强大可怕的东西,但他们足以从蛛丝马迹中。去推测敌人的强大和可怕。至于这一次的异常情况,是不是来自于老对手末日真理教的攻击,其实在大多数人心目中,都是持肯定态度的。因为,几乎想不出,还有什么人或组织。可以做到这样的事情。

    除此之外,桃乐丝也观察到,离开的专家们有一部分,对义体高川的情况仍旧抱有疑惑。这次突然爆发,波及了整个实验室的冲击,是从义体高川身上流出的。这除了意味着,需要考虑义体高川为什么会遭到攻击之外,还需要考虑,义体高川到底是如何承受住这种冲击的。桃乐丝也觉得。这种怀疑的起源,有一部分正是因为他们检查了那些数据,因此受到了数据的影响,让他们的思维方向,产生了一种诡异的转向。

    正如之前的那名专家说的一样,接触了这些数据,让他觉得自己正在靠近“真相”,哪怕这种雾里看花的“真相”很残酷。但追寻真相的渴望,也由此贯彻在他的每一个细胞。每一个神经中。他不可遏止要看到更多的数据,也不可遏止地要沿着那样的,宛如灵光一闪而产生的思路继续思考下去。在突然转醒后,也有一种让他也感到吃惊的,自我强迫性,迫使自己这么做下去——可另一方面。他又明白,自己过去不是这个样子的,也不认为,这是对自己有益的,更能理智地判断。这个思路有可能是错误的,所谓的“真相”不过是一个假象。

    然而,就是不知不觉,情不自禁地去那么想,那么做。“就好似上瘾了一样。”他这么形容,“所有的渴求,所有的思绪爆发,都无法让人感受到任何征兆,当回过神来时,就已经结束了。”

    很显然,在义体高川的研究报告中,其本人也有类似的情况。这让桃乐丝越发确定,此时所发生的异常,一定和“江”,和“病毒”有关。

    专家们身心疲惫,脸色苍白,在和桃乐丝告辞后,纷纷走出实验室。桃乐丝则通过实验室内的监视器,分批监视着这些专家的归程。桃乐丝发现,这些人果然在路上,不自不觉又陷入那种思索的状态,而且,就像是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不时浮现出绝望而恐惧的神色,之后,又猛然清醒过来,对自己之前的状态感到震惊、疑惑、不解和担忧。几乎每个人都已经清楚认识到,自己此时的状态,和平时相比,是何等不同。

    正因为不知道自己身上,具体发生了哪些变化,又是何种程度的变化,所以,才更让人感到不安。

    有可能,这些人都不能使用,也不能信任了。桃乐丝沉默地想着,将目光转回近江身上。正因几乎所有人都受到了影响,所以,唯独没有任何变化的近江,更显得鹤立鸡群,也同时让人感受到她区别于其他人的特殊。这种特殊性,和她过去展现了多少研究天份毫无关系,而和她自身的存在密切关联——明明全身上下每一处地方,都和人类没有物种上的差别,却仍旧让人深深觉得,她是一个和人类毫无关系的异类。

    “有什么发现吗?”桃乐丝问到。其他专家都下意识有些排斥近江,这个女人就像是披着人皮的怪物,而让人感到恐惧,但桃乐丝却没有这样的感觉。在网络球里,可以和近江平视对话的人可不多。

    “太零散了。不过,和我想的一样,这是一种潜意识攻击,能够引发思维上的波动,而且,是有趋向性的引导。”近江不慌不忙地说,她操控着控制台,显得对分析这些数据有些乐在其中。

    在确认自己的精神状态之前,桃乐丝也只能对这些数据表示忌惮。那种可怕的感染力,让桃乐丝感到万分棘手,而不得不将全部的解析工作,都交给近江本人。可即便如此,她也能感受到,过去的思维方式和现在的思维方式,存在一些隔阂,而这种隔阂,滋生了一些对自己、对他人的不信任感,尤其是在对待近江的态度上。

    桃乐丝意识到,自己总是下意识怀疑近江,进而怀疑她所做的一切。并且,这种怀疑并不处于任何善意,而是充满了恶意的负面心理,让自己无法始终保持一种逻辑化的理性。

    她当然清楚,过去的自己。和现在的自己,在对待同一个事物上,态度和思维走向的差别有多大。

    仅仅是观测了数据,就会被影响吗?桃乐丝突然有些心惊肉跳的感觉。

    这时,近江的声音将她从不自然的思索中拉回来:“桃乐丝,我觉得你最好也去做一次意识检定。”桃乐丝有些恍惚。她看到近江朝自己转过身来,但她的身影有些模糊。桃乐丝不由得按住自己的额头,只听到近江的声音也有些飘渺:“对阿川的调整需要的是默契和信任,而我觉得,你现在的情况,和离开的那些人一样,不再值得信任。如果你不主动申请意识检测,我会亲自跟走火说说。另外,如果你被判断出了问题。那么,桃乐丝计划将需要回归原点……”

    “回归原点?”桃乐丝觉得这样的用词不太对味,也明显感觉到,自己此时的状态,绝对不是之前数据影响的后遗症。近江对自己做了什么?

    “简单来说,就是回炉重造。”近江的声音遥远而平静,“我会用最彻底的方式,重新塑造一个桃乐丝。”

    “你……背叛……”桃乐丝只觉得双膝一软。不由得跪倒在地上。她的意识有些模糊,但思维却仍旧在转动。可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出,拥有“最终兵器”模板的自己,到底是如何被近江做手脚的。在理论上,自己于末日幻境中不存在任何弱点。过去的末日幻境中,自己也曾经身为网络球复制“最终兵器”的产物,不断进行调整。最终才在这个末日幻境,完成这么一具足以抗衡任何一个“最终兵器”的身体。她自信,哪怕是面对过去的末日幻境中,曾经出现的那些人形“江”,自己也绝对不会在落于下风。

    可讽刺的是。在面对突如其来的资讯冲击后,自己竟然不知不觉,就着了“近江”的道。

    “不存在背叛。”她听到近江说:“从一开始,桃乐丝计划就刻意设计成这样,为的就是能在万一的情况下,对你进行调整乃至于重塑。一个绝对完美的作品,同样也是脆弱的,一旦崩溃,就无法阻止。所以,为了拥有更大的潜力,和更好的保险,你一开始,就不完美。”

    “怎,怎么可能……剧本……的设计……不是这样……”桃乐丝用力甩着头,但她清楚,自己即将昏厥。

    “剧本?什么剧本?从一开始,就没有任何剧本。”近江说:“你自认为的那些,不过是提前录入的数据罢了。”

    在昏迷之前,桃乐丝最后想到:果然,病院现实中的任何情况,包括剧本在内,于末日幻境中,都有基于自身的另一种解释吗?对自己来说,近江的诞生,是剧本的一环,是自己和系色的伏笔,但对于近江来说,自己这样的想法,也不过是桃乐丝计划的一部分而已。在自己的认知中,近江就是近江陷阱,但在近江看来,自己也只是一个基于神秘而制造出来的“最终兵器”。

    近江注视着桃乐丝栽倒于地,确认其昏迷后,这才从自己的位置上站起来。与此同时,实验室的空气中浮现走火的全息影像,他也在注视桃乐丝,半晌后说到:“我们没有找到资讯爆发的源头,中继器没有捕捉到其他中继器的活动,这种精细的针对性打击,不可能全然没有线索。除非,它本来就是从我们内部爆发的。我觉得,高川先生有问题。在很早之前,我就对他的情况有所疑问,不过,高川先生自己似乎也不太明白,所以一直都在故弄玄虚。”

    “阿川的情况不需要担心。”近江说:“他不是敌人,一直都不是。”

    “我不怀疑高川先生本人的立场问题,只是,他有一个可能连他自己都不清楚的秘密,而这个秘密有可能会伤害其他人,我觉得,高川先生自己也不希望出现这样的事情。例如现在的情况。”这么说着,在走火的身边,出现了“玛索”。

    玛索走上前,将昏迷的桃乐丝抱起来。

    “阿川的问题,我会解决。”近江说:“计划不需要变动。”

    沉默了片刻,走火说:“那就交给你了。希望你真的可以解决。对了,虽然也许无意识的,但是,如果最后真的证明。是高川先生自己的问题,波及到了其他人……”

    “放心吧,阿川会自己负起责任。”这么说着,近江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只要你们不后悔就好。”

    走火深深看了近江一眼,和抱着桃乐丝的玛索一同消失在空气中。

    过了半晌。近江重新将手放回控制台上,上面的数据显示,义体高川已经重新陷入沉眠之中。

    “那么,就让我看看吧,被阿川你隐藏在最深处的秘密……那个潜意识深处的怪物。让我看看,那到底是什么东西,而阿川你,又是什么东西?”近江舔了舔屏幕上义体高川的脸蛋。

    周遭的设备一件件消失,又一件件浮现。不消片刻,实验室内的格局就已经完成重组。新的设备组件,无论形状还是用途上,都和旧有的存在巨大的差别。当这些设备运作起来的时候,调整仓中浸泡着义体高川的液体,开始变得粘稠,又渐渐变成了血色。与此同时,义体高川的身体开始解体。每一部分,都没入这些浓稠的血色液体中。再也无法直接用肉眼看到。

    “攻击的源头,的确不来自于这个中继器之外的任何一个潜意识坐标。”近江仿佛自言自语般说着:“但也不是阿川自己释放出来的,虽然看起来产生自阿川的大脑中,却有一些奇怪的数据……让我追索一下,真正的源头在哪里。”

    在近江的眼前,数据流不断在屏幕中滚动。她仅仅通过这些数据,而并非更直观的图案,去理解义体高川的意识深处,正在产生的变化。虽然拥有脑硬体、义体和更多设备的分流,但哪怕是分流出的一部分数据。就能带来异常反应,而直接承受这种资讯爆发的义体高川,哪怕外表看起来,没有任何问题,其内部也必然产生了某种变化。近江追寻着这种变化的蛛丝马迹,依靠不科学的设备,以不科学的方式,去解读一定存在的秘密。

    义体高川是特殊的,这一点在近江第一次看到这个男人时,那种由心而发的独特悸动,就让她直觉确认了这一点。只是,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即便是近江,也无法探究这种特殊性。而经过这一段时间的准备,包括对义体高川的调整过程中,进行额外的私人的秘密调整,以及各种数据的收集,都让她确认,时机已到。

    这次突然的资讯爆发,说起来也并不完全出乎近江的预料,因为,在她的观测和检测中,会出现异变,完全是可以确定的事情。只是无法估计到,这种异变会是以眼下这种资讯爆发的方式出现。不过,没有问题,对她而言,这不过是一次发令枪的枪鸣而已,无论是发出怎样的声音,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发出了声音。

    近江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义体高川需要在后天参与授勋,然后返回亚洲,而自己将会在这段时间内失去他。所以,无论自己想做什么,都必须在两天内完成。

    注视着屏幕上的数据流,近江渐渐露出惊讶的表情,之后又若有所思,渐渐变得玩味,就像是看到什么让人惊讶,但又觉得兴意盎然的东西。

    “病院现实,病毒,剧本,近江陷阱,超级高川……”近江解读着这些词汇,“原来,我被以这样的方式观测吗?还有,这是……真相?”近江皱起眉头,她唯独对这个以资讯爆发的方式,出现在义体高川意识深处的所谓的“真相”有些犹豫。也正是这部分“真相”,让她觉得,于义体高川意识中突然爆发的这些资讯,开始变得连自己都有些不理解的诡异。

    “等等,这里的资讯并不完全!”近江突然察觉到什么,开始调整设备,“竟然会是这样,潜意识连系一直是开放的吗?另一部分,在另一个阿川那里……不,阿川和另一个阿川,合起来才是完整的,是这样的意思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