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六一零章 巧舌如簧
    随后皇极,又从张信身上收回目光,转而看向了随在其身后的紫玉天。

    就是此女,今日连斩了北地仙盟与神教两大天域!

    尽管这都是依靠张信的助力,谷天老人之死,是因张信的奇怪术法,使其身体失控,难以协调;而九明老人,则是逃走的时候,被张信以天元**阻扰镇压。

    如非张信之助,紫玉天断无可能能在数位天域的环伺之下,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诛杀天域。可此女本身的实力,也仍旧让皇极深感忌惮。

    这个张信,在一个魔奴身上,居然投入了这么多的资源!他真就不担心这曾经的北海第七太子,对他反噬吗?

    紫玉天似也感应到了他的目光,淡然回望,眼中漠无表情,亦无任何的心绪波动。

    片刻之后,张信安然回归到了旗舰。当他收起了思绪,发现这里的诸人,都无不眼神异样的注目着他。

    张信能够猜知缘由,却只做不知,直接下达军令:“派人去收拾一下那边,尤其是那边两个天域的尸体,我有用处。”

    他准备将这二人的尸体,也让人带去给诸宗展示。这是极有效的立威之法,可以进一步,使天东所有的附庸宗派及墙头草,明白他们接下来该如何站队。

    而随着张信,又语声一凝“传令全军,各部进入战备状态,做好随时转变作战阵型的准备。并扩大侦查的范围,配合灵感师,监控周围三百里地域所有异动。”

    原空碧皱了皱眉头,也暂时收起了杂念:“师弟的意思,是接下来,很可能会遭遇战斗?”

    此时她自己都未察觉,自己的言语,与往日已经有了不同。那是亲近之外,又含着极大敬重的语气。

    这是因今日这场突如其来的变故,结局过于震撼。

    当张信被人强行以阵法摄走,她当时就以为张信,多半是凶多吉少。可结果恰恰相反,她的师弟毫发无伤,反倒是这次联手刺杀的六位天域,陨落两人。

    这家伙炼制出的‘太上神卫’,竟有此等奇能。

    于是原空碧也突然发现,自己的这个小师弟,不但是攻伐阵战的本领,已经凌驾于她原空碧之上,在个人实力方面,竟亦有了与她平起平坐的资格。

    她与龙丹,苏我辰,司空道这些人,都号称天柱。

    可原空碧却感觉,眼前的张信,此时却更配得上‘天柱’这一称号。

    “这不是理所当然吗?”

    张信冷笑,注目着前方:“棋盘之外已做过努力了,那他们也就只能在棋盘之内,再与我分个胜负。师姐你说,他们会选在何时何地,与我日月玄宗决战?”

    原空碧心想也对,今日六天域围杀之战,足以使对手的幻想破灭。张信这里,绝非是他们可以针对的弱点。

    而随后她只稍加凝思,就冷声说道:“今日之内,我军攻至小雷音山之前。”

    原空碧心想如把白帝子换成自己,那是绝不可能在张信拿下小雷音山之后,再与之决战的。

    如今张信已号令各方附庸云集参战,而最多一日之内,张信麾下大军,就可膨胀到十五万。此时整个天东的形势,也将随之逆转。

    再如张信,成功拿下了小雷音山,那么这讨逆大军的声威声势,就更不可阻挡。

    现在的北地仙盟与神教,唯一能够击败张信的机会,却是就在今日之内,日月玄宗大军至小雷音山前八百里内的时候。

    “英雄所见略同,本座也是这么想的”

    张信的脸上,微现嘲讽之意:“我还猜白帝子现在,多半就在小雷音山。就不知这家伙,是否能说服雷音斋那群蠢货”

    ※※※※

    小雷音山之上,白帝子神色肃然镇静,面对着雷音斋的诸多顶级神师,以及三位圣灵斋主昂龙,圣灵长老葛英,以及同为圣灵长老的李洛灵。

    “事至如今,还有什么好说的?”

    上首处的李洛灵苦笑着:“六位天域刺杀,都拿狂甲星君无可奈何。而日月玄宗的大军,转眼将至!”

    “如今之计,只能拒敌于小雷音山外!”

    白帝子微一欠身:“只需一场决战,就可使雷音斋转危为安”

    只是他的语音未落,旁边就传来了一声冷笑:“决战?我们现在还能拿什么去决战?录剑山一战,张信招下五千群星,轻而易举,就将录剑山彻底夷平,覆灭了你们北地仙盟与录剑宗十万道军。如今再战上一场,又有什么用?他现在,只要再召下一些星辰就可以了。”

    “再次决战?说得容易!人家随便几十颗星星,我们就无可奈何。”

    “不错!问题是现在,我们找不到任何击败这位狂甲星君的方法。不想出破解天灾火雨的办法,再怎么都赢不了的。”

    “当初就不该相信他!说是现在的日月玄宗,一推即倒。可现在怎样,我雷音斋反倒已陷入生死危亡之际。”

    “已经坑了我们一次,还准备坑第二次吗?这是要把我们雷音斋,当成消灾挡祸的替死鬼?”

    “斋主,长老,现在已经不能再拖了!一直要拖到我宗,也落到录剑宗那样的下场?”

    “之前聚兵二十余万,又有灵山为依仗,都被打到落花流水。现在这些残兵败将,就能够赢了吗?”

    “狂甲星君自担任北征军主帅以来,一路都是横扫之势。这又是一个雷神简无敌啊,我们雷音斋如今要做的,就是隐忍。”

    白帝子却完全不理周围众人的指责议论,眸光清明,注目着雷音斋主昂龙。

    “雷音斋于水源投毒,这已触及日月玄宗的底线,转身投靠,只怕为时已晚。”

    他的语声不大,却含着一种让人信服的力量:“如果在张信遇袭之前,雷音斋果断降服,那还是有一线生机的,可是现在,那位摘星使大人又会怎么看你们雷音斋?我猜张信那边,定已磨刀霍霍,只等斋主率门中所有四级以上神师自缚晋见,自投罗网。”

    他这句话,却召来周围诸多神师,更大的谩骂声。

    “胡说!日月玄宗的信誉,一向都很不错。”

    “你这些话,是想要威胁我宗么?”

    “也不想想,我宗现在的处境,又到底是谁害的?两个时辰前,有人信誓旦旦,说定能诛灭此獠。让我雷音斋,不要急于降服。”

    “我猜这次日月玄宗,或有重惩,可雷音斋的传承,还是可保全的。”

    更有人语声悠悠,饱含凉意:“要获得摘星使大人的谅解,其实也很简单。现在我们的面前,不是还有一个见面礼吗?我猜日月玄宗的诸位上师,会很乐意见到这个礼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