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六零九章 量子变速
    洞窟中的寂静只是霎那,可随后玄星神使,就一声怒啸,身后蓦然展现出了一尊巨大的神尊影像。

    这使得玄星神使的剑芒,瞬时更锐烈十倍!更有一股强横域场,强行镇压住了张信的雷天神寂,使那寒冰之力弥漫百丈,仿佛能够冻结一切。

    旁边的四位天域,亦是全力爆发,剑影针潮漫卷,更有数道‘秘传’级的极招,在这狭小不到二百丈方圆的空间施展,如涛似海。

    一时之间,张信的身周,充满了剑光针影,还有各种样的术法。只是向他打来的七十五级冰魄神光,就有着整整四次。

    “你等还是不明白”

    张信立身在两个半球形的巨盾之后,依旧神色悠然:“如果今次你等,就只有这点能耐,那就真是连本座的毫毛也碰不到。”

    那万千针潮击打在巨盾之上,依旧是无功而返,不能动摇这巨盾分毫,甚至此时,连火花都无法溅起。

    而剑光斩于其上,也无法在那光滑的盾面上,留下一线划痕。

    只有那冰魄神光,能够将这巨盾冻结。不过在寒气弥漫到张信躯体之前,外面的冰层,就已冰消瓦解,粉碎开来,

    相变装甲,是一种将动能转化为热能的技术。可相应的,相变装甲本身也能发出巨大的热能。而简无敌留下的九绝雷符,也能为太上神卫,提供近乎无穷无尽的电力,

    而利用太上神卫的这两面相变盾,张信可以无视绝大部分灵兵法宝,以及灵术。无需躲避,也无需任何变化,也不用损耗太多法力,只需要立在原地,把盾牌撑起来就可以。

    面对这些战境高强的天域,与之比拼灵术剑器,那无疑是寻死。

    而此时他的周身,更已是覆盖上了二型‘斗战圣甲’,周围也开启了天元霸体。

    即便有什么意外发生,也一样有着应变的余地。

    不过张信随即就感应到了,自己的巨盾之外,不知何时已覆盖上了一层莫名的黑色水珠。

    “腐蚀?”

    只是一瞬,张信就知这是对方,配合冰魄神光施展的手段。以冰魄神光,掩护这些含有剧毒的腐蚀液体。

    当他的相变装甲,将外覆的冰层蒸发震散的时候。这些剧毒的腐蚀液体,也依附在了这巨盾之上。

    这策略无疑高明,可惜他上官玄昊身经百战,什么样的斗战手段没有见过?

    此时那巨盾外层雷光一炸,就将这些的黑色的液体,烧成了青烟。他又双手结印,使那外层的蚀痕,又迅速恢复如初。

    见得此景,外面的几位天域,都不禁头皮一阵发麻。他们一生之中,真没有见过这么棘手的灵师。

    简直就是一个硬核桃,啃不烂,砸不碎,让他们用尽了诸般手段,也仍无可奈何。

    玄星神使亦倒吸了一口寒气,知道此刻,已不能再指望自己的四个同伴。

    下位天域,如果单论实力,无疑是极强的。其中实力最强的一人,已经将雷系术法,推升到了八十一层。

    可由于晋升天域之时,他们放弃了自身部分根基,如今论到灵术与手段的多变,却是远不及他们还是顶尖神师,以及法域之时。

    要想攻破这面巨盾,只能另寻他策

    只是玄星神使才刚思及此处,他就感觉到身边有异。

    “雷山月平潮!”

    玄星眸色微变,随后他的身影,就化为一团雷电,闪逝到了三十丈之后。也就在这一霎那,他原本立身之所,蓦然传出了一声巨震。

    无数细碎的金银流光,向四面八方喷发溅射。

    便是紫玉天,也不敢将之无视,骨甲伸展,瞬间就在身前,构造出了骨盾。可依旧被那些金银二色的流光,连破数层,几乎将她身上的骨甲,也一并击穿。

    而在一百余丈外,又有另一声爆震发生。那边的天竹宗九明道人,则瞬时手臂震碎,整个躯体,被打到千疮百孔。

    紧随其后,又有数十上百的剑光,刺入到了迷雾之内。

    玄星只看一眼,就知是赤月剑仙皇极到来。他顿时再无恋战之意,极其果决的一声大喝:“事不可为,各自撤离!”

    随后他就捏碎手中的乾坤神符,身影一闪,直接就消失在了原地。

    而其余四人,也走得干脆利落。慕沧浪,血云台,以及那另一位黑衣灵修,也都陆续消失在了原地。

    九明重伤在身,可也同样动作迅速无比,几乎是与这三人一起,捏碎了他手中的乾坤神符。

    可就在他周身的黑幕,开始笼罩周身之后。张信的方向,却蓦然响起了一声寒笑:“既知本座身拥天元霸体,你如何还敢在本座面前,用这乾坤神符?”

    随着这笑声,那巨盾之后也蓦然射出了一条黑线,竟遥遥将九明道人身周的黑幕,强行镇住。

    而紫玉天亦紧随而至,那两把隙鲸刀,轻而易举的就将九明体外,那等同于天元霸体一般的黑幕,强行斩开!并将九明的身躯,一挥三段。

    也在这一瞬,九明的头亦蓦然爆炸,血液与脑浆四溅。不过却有不少的金银流光,混杂在内。

    紫玉天的脸色铁青,身躯以极限的速度,瞬闪挪移,最后干脆躲到了张信的身后。

    张信的合金相变盾,可以令六位天域束手无策。可当面对这些金银流光,却仿佛是纸糊的一般,一瞬之间,就被撕开了巨大的裂口。

    张信也不敢再待在原地了,忙身影一闪,退出二十丈。后方的那尊‘太上神卫’,则接二连三,在他的身前,埋下了五面厚达一尺的三型合金相变盾。

    这才将那金银二色流光,全数遮挡了下来。

    而张信此时,也抹了一把冷汗,眼神忌惮万分的,看了南方某处一眼。

    “这位雷山月平潮,倒是个很有意思的人。”

    下一须臾,皇极的身影,也出现在了张信的身侧。他也同样看着张信目视之处,眼含笑意:“金系无上**天崩地坏,果然了得!摘星使大人,可莫要小视了天下英雄。”

    刚才九明的头颅爆开,可非是自爆,而是中了月平潮无上神通‘天崩地坏’的效果。

    至于此术,为何会波及如此之广,险些将张信与紫玉天逼到绝境,很显然是此人故意为之。

    这位天东第一散修,多半也是看不惯张信的猖狂,所以略施手段,稍加警示。他那两面盾牌,确实很强,可也绝非无敌

    所以皇极,对这月平潮是好感激增,他很早就想教训自己这狂到近乎无法无天的师侄了,可一直都找不到机会。

    “看来也不过如此”

    张信‘嘁’了一声,眼神颇不服气。可随后他却立时御空而起,直往自家旗舰方向飞去。

    原本他是还打算在战后,再发表一番狂言的,不过却被这月平潮,搅扰了兴致。

    而同时间,叶若也在他的视界内,啧啧赞叹。

    “这个月平潮,看来也好厉害的,刚才那是量子变速吧?”

    “量子变速?”张信的眼神微凝。

    “这是若儿个人对这种能力的描述,刚才那个月平潮,是以金属为原料,在维持重力子数量的基础上,大幅提高速度,然后瞬间往四周扩散,产生强烈的爆炸。”

    叶若解释道:“简而言之,这就是一种将金属当成炸弹的能力。刚才的那些金银光线,其实是金属爆炸后喷发出的高能粒子流。跟主人你打出的伪罡风差不多,不过强度超过主人的罡风很多倍。不过刚才主人,如果动用太上神卫的3型力场盾,配合相变盾,应该还是能够勉强挡住,或者将之偏移的。问题是,近距离的爆炸,他应该有能力,直接引爆主人的相变盾。”

    “原来如此,是操纵重力子啊”

    张信若有所悟,他知道重力子,也被称呼为引力子。在量子力学中,引力子被定义为一个自旋为2、质量为零的玻色子。在m-理论中,引力子被定义为自由的闭弦,可以被传播到宇宙膜外的高维空间以及其它宇宙膜。

    这刻他心中忽然有了一个念头,月平潮的这种能力,或者他也能借助天元灵体来办到。

    月平潮的‘天崩地坏’,威力虽不及天元战圣打出的小型核爆,可在单体杀伤而言,却也不逊色后者太多。

    这位正是凭着单体攻击力强悍无比的‘天崩地坏’,以及防御强大,又能为其提供庞大灵能的‘五行轮转**’,位居天下七大散修之一。也同样是能与神域强者,短暂抗衡的存在。

    张信陷入深思之时,后面的皇极,却正以极度复杂的目光,看着张信的背影。在他的眸内深处,震撼与惊奇交杂。

    尽管他很不愿见到张信太骄傲自满,可其实他心知,张信确实有着自傲的资本。

    试问天下间的灵师,谁能在八级的时候,就能使五名下位天域,无可奈何?

    而刚才此子,虽是被月平潮教训过了,可皇极却有种莫名的感觉,此子很可能未尽全力

    尽管他很早就以为,这应该是他们日月玄宗,未来最重要的一根栋梁。

    可皇极万没想到,今时今日的张信,就已有了资格,为日月玄宗撑起一方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