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超能名帅 >正文 第673章 天才一击
    “现在的形势对巴塞罗那相当不利。”

    “下半场开局之后,拜仁慕尼黑就发起了凶猛的抢攻,巴塞罗那被逼得节节败退。”

    “应该说,高寒的调整总是叫人意外,我们都猜得到他要反扑,但我们绝对猜不到,他会在进攻端投入如此惊人的力度,整体阵形压得十分靠前。”

    场边,瓜迪奥拉在丢球之后,气得朝着场上的球员呼喝,依稀可以听到他在喊着,我已经提醒你们要注意卢西奥了,怎么还是把他给漏了?

    可事实上,纵观巴塞罗那全队,不管是普约尔,还是皮克和阿比达尔,在争抢头球方面,都确实不如卢西奥有威胁,这也不是巴西中卫本场比赛第一次抢到角球落点。

    从一比零领先,到现在一比二落后,巴塞罗那迎来了真正的考验。

    但在客队教练区里,高寒却在用力地鼓掌,呼喊着球员,示意他们继续加大进攻力度。

    “高寒看起来对下半场的开局很满意,依旧在要求球员保持压上的进攻态势。”

    “但是,巴塞罗那也不是省油的灯,我们现在就看看瓜迪奥拉会进行怎么样的调整。”

    由于进球的拜仁慕尼黑并没有大肆庆祝,所有球员都在高寒的呼喊下,很快重新回到了球场,所以主裁判很快就示意比赛可以重新开始。

    …………

    …………

    看台上,众多欧洲名帅们都看得很震惊。

    正如解说员所说,他们所有人都预料到高寒会反扑,相信瓜迪奥拉肯定也是防着这一招,但他们绝对没有料到,拜仁慕尼黑的反扑会如此坚决凶猛。

    “应该是上半场的比赛给了高寒信心,让他下定决心这么干。”弗格森推测道。

    整个上半场,拜仁慕尼黑对巴塞罗那的限制还是很到位的,尤其是对三中场。

    可以说,巴塞罗那的控球率虽然很高,但真正有威胁的进攻却很少。

    中后场和前场脱节,皮球无法推进到对方三十米区域内,如何形成有威胁的进攻?

    他们虽说都是名帅,可到底都是坐在看台上,作为旁观者,他们没有直接明白高寒的算盘和想法,也没有办法亲身感受高寒对比赛的那种理解,只能做出旁观者的推断。

    “你看看,逆转了之后,还在攻。”海因克斯摇头叹道。

    比赛重新开始之后,巴塞罗那快速传球到后场,想要稳住阵脚,但拜仁慕尼黑大举压上,第一时间展开反扑,大有一鼓作气吃掉对手的气势。

    而结果就是,巴塞罗那在拜仁慕尼黑的高压逼抢下,传接球很快出现了失误。

    球,落到了拜仁慕尼黑的脚下。

    德甲巨人一得到球,第一时间就投入反击,没有机会再回传重新组织。

    一快一慢,拜仁慕尼黑对节奏控制得很娴熟。

    “施魏因斯泰格经过了一个赛季的历练,变得更像一名拖后组织中场了,莫德里奇的表现也叫人留下深刻印象,这两人的组合真真是厉害。”安切洛蒂由衷赞道。

    “我倒是认为,高寒挖人和栽培球员的眼力更值得佩服。”弗格森微笑道。

    与其说是施魏因斯泰格和莫德里奇的实力出色,造就了拜仁慕尼黑的局势,倒不如说是高寒有识人之明,将他们的潜力充分挖掘了出来。

    在高寒执教拜仁慕尼黑之前,施魏因斯泰格是什么角色?

    一个在一线队都打不上主力的球员,踢的是边前卫,说是攻守兼备,可实际上很平庸,除了勤奋之外,没有其他什么亮点,继续发展下去,也就是一普通实用的合格球员而已。

    可到了高寒麾下,他位置后撤,结果却一举激发出了他在拖后组织者这个位置上的潜力。

    同样情况还有莫德里奇,他在克罗地亚是成名已久,但为什么四大联赛的球队都不敢挖他?

    还不是因为他年轻,他没证明过自己?

    可现在呢?

    一个赛季就奠定了自己在拜仁慕尼黑主力中场核心的位置,并且在夏季的欧洲杯上大放异彩,如今看他面对巴塞罗那,面对哈维和伊涅斯塔这样的顶级中场,他都毫不逊色。

    除了他们,比达尔、胡梅尔斯、马塞洛,甚至是里贝里、罗本和阿奎罗,不都是如此?

    与其说是这群球员成就了高寒,倒不如说是高寒的识人之明,成就了他们也成就了自己。

    “瓜迪奥拉现在最需要做的是守住,撑过这一段时间,最多二十分钟,撑过去了,拜仁慕尼黑体能下滑,巴塞罗那的机会就来了。”

    弗格森叹了口气,“可如果撑不过去,那这一场比赛就死定了。”

    在场所有人都感到默然。

    事实上,他们都挺希望看到瓜迪奥拉赢的,因为他们更好奇,输了球的高寒会是什么样子的,这一定会是明天全世界所有媒体的头版头条,风头甚至可能盖过各大时政要闻。

    标题都想好了,战无不胜的高寒终于输球了!

    瞧,多有吸引力!

    如果说,上半场结束前,他们还有这样的想法,那么现在,他们已经清楚地认识到,概率正在不断下滑,尤其是瓜迪奥拉在临场调整时明显有些犹豫。

    他竟然打算不退守,直接跟拜仁慕尼黑对着干。

    跟踢疯了的高寒硬碰硬?

    这绝对是一个疯狂的自杀行为。

    …………

    …………

    阿比达尔一直都算是一个比较冷静的人,所以,从比赛一开始,他就坚决执行着主教练瓜迪奥拉给他的任务,冻结罗本。

    事实上,比赛进行到现在,他完成得不错。

    可渐渐的,他感受到周围队友的情绪在发生变化。

    苗头是在一次中场回传球,皮克接球,普约尔在旁边喊了一声,先拿住,别着急。

    可皮克却看了一眼前场的亨利,直接一个大脚把皮球传到了前场去。

    结果,皮球被卢西奥给顶回了中场,落到了拜仁慕尼黑的脚下。

    阿比达尔依稀听到,皮克愤愤地骂了一句后,又开始重新投入比赛。

    皮克急了。

    不仅是皮克,他的周围不少球员都急了。

    一有机会就想要往前传,就想要赶紧扳平比分,这可不是好现象。

    尤其是当阿比达尔看到,皮球回传到门前,巴尔德斯用脚停住回传球后,双手不停地示意队友压上去,那种感觉就好像是欧冠决赛踢到补时,巴塞罗那落后一球似的。

    天啊,现在才五十多分钟好吗?

    阿比达尔看了一眼场边,瓜迪奥拉正在跟助手比拉诺瓦讨论着什么,时不时地看着球场,但似乎还没有换人的意思,这让阿比达尔感到不妙。

    “小心点,左路。”普约尔喊了一声。

    阿比达尔立即回过神来,看到皮球从己方右侧划过了一道弧线,落向了左侧。

    罗本紧贴着左边线,在无人防守的情况下,胸部将皮球停了下来,并第一时间带球杀向了禁区,这是一次巴塞罗那进攻后失球被反击。

    法国左后卫选择了最稳妥的方式,卡在禁区夹角外围,随时应付着罗本,心里也做好了充分的预案,不管是罗本下底还是内切,他都能跟得上。

    荷兰人越来越近,近得让阿比达尔已经可以听到他的左脚跟皮球接触的声音,而每一次触球,罗本都在进行着迷惑性的假动作,让阿比达尔分不清楚他具体的意图。

    是要传,还是要继续单干?

    传要传给谁?单干要下底还是内切?

    阿比达尔脑海里闪过了无数念头,这一切都在罗本进入他防区的那一刻,彻底失效。

    在那一刻,罗本明显提速,动作频率变得更快,先是一个作势要往底线扣球的假动作,相当地逼真,哪怕是阿比达尔心里早有准备,甚至怀疑他是在故意迷惑,可在那一瞬间,法国左边后卫作为防守球员的本能还是下意识地转移重心。

    可阿比达尔刚一动,罗本整个人就这么突然一顿,从原来的下底变成了内切。

    就这一下,很简单的一个动作,却叫人想防都防不住。

    阿比达尔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转身回追,布斯克茨也第一时间回防到禁区里面,堵住罗本继续内切的道路。

    可就在罗本靠近布斯克茨的时候,突然间身形又是一顿,整个人又一次变向,左脚将皮球往外侧一拨,避开了布斯克茨的堵截后,往前带了一步,直接左脚抽射。

    这是一记带着强烈旋转的弧线球,打的是球门左下角。

    巴尔德斯判断对了方向,飞身扑向了皮球,但他没想到的是,皮球有一个很明显的落地反弹,让巴尔德斯的扑救变成了无用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皮球入网。

    “goa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

    在解说员的进球长音中,罗本飞快转身冲出了禁区,一路上甩开了所有想要拦住他的队友,飞奔到了客队教练席的前面,还没出球场就直接一个滑跪。

    整个人张开双臂,滑到了主教练高寒的面前,用力地抱住了高寒的双腿,嘴里却不停地大声吼着,现场声浪滔天,无数人在呼喊着罗本的名字,没有人听得清楚他到底在喊什么。

    “上帝啊,看看罗本的这一个进球,他一个人戏耍了巴塞罗那两名防守球员。”

    “阿比达尔和布斯克茨就好像是两根木桩子一般,被罗本干净利落地给过了。”

    “这是一次精彩绝伦的进球,里贝里左路的这一脚长距离转移,给得恰到好处,罗本之后的一连串动作也叫人印象特别深刻,最后的天才一击更是为拜仁慕尼黑扩大比分。”

    “三比一,拜仁慕尼黑下半场开局不到九分钟的时间里,连进两球,将比分逆转。”

    “看起来,这一场比赛已经大势已定。”

    瓜迪奥拉在看到罗本进球的那一刻,整个人都仰头长叹。

    对于这样的球,他还能说什么呢?

    高寒则是兴奋地摸着罗本那光秃秃的脑壳,大声地笑着。

    早在罗本接球的那一刻,他就知道这一次进攻有戏,就算罗本不自己起脚打门,他也完全能够在突击卡的加持下,助攻阿奎罗或者是里贝里,甚至是后插上的比达尔破门得分。

    在他突破阿比达尔,扣过布斯克茨的那一刻,巴塞罗那的防线已经分崩离析了。

    可三比一的比分明显还不足以保证拜仁慕尼黑取胜。

    他了解瓜迪奥拉。

    巴塞罗那主帅绝不是一个会被轻易击倒的人。

    比赛还有半个小时,一切都还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