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我的房间有扇任意门 >正文 第三百三十七章:始皇三十八年
    如今这个世界,已经是始皇三十八年!

    而始皇帝早已经在始皇三十七年就驾崩于沙丘,俱进已经整整一年的时间了。

    这一年中,陈胜吴广于大泽乡开始起义,这一次的起义,如同导火线一般,迅速蔓延开来,整个大秦四面楚国,无数起义军揭竿而起。

    韩信,项羽等等历史上有名的人物,同样也在这庞大的起义军中。

    而这途沙县正是其中一路起义诸侯的地盘,这个诸侯叫做陈海,卫子青并不记得这个人,或许在历史上不过是昙花一现罢了。

    至于图安……

    这或许就是命运吧!

    始皇帝虽然建立了天宫,但长生药,却始终没有影子,足足过了数年的光阴,可赵高却一直寻找不到长生药,眼看着身体已经越来越不行,始皇帝在始皇三十五年,出兵图安,一举灭国!

    按道理来说,始皇帝既然说不会对图安出兵,自然就不会出兵了。

    可是赵高却给了始皇帝绝佳的理由,欺君犯上,旨意理当无效!

    十万大军之下,没有了图安真神的护佑,图安一举破灭。

    王族一举被抓,玉漱女帝生死不知,有人说,她被抓入了咸阳,也有人说,在王庭已经被斩杀了。

    谁也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过从乞丐的口中得知,当年征讨图安的将军,正是蒙毅将军,也就是易小川!

    而卫子青之所以去沛县,那是因为,这易小川也是起义军中的一支,而如今,他正在沛县!

    玉漱死没有死?

    没死又在哪里?

    这一切的问题,只有易小川能过给自己答案,不管如何,自己都要去问一问!

    一袭白衣,在没有人注意的情况下,朝着沛县的方向飞去。

    沛县到图安,当年自己走了几次,无比的熟悉。

    一天后,卫子青便已经出现在了几千里之外的沛县县城门口。

    无数的黑甲士兵耸立于墙头,挺直的身躯如同一只只准备潜伏初级的野兽一般,带着一股的煞气,这是属于军人的血气。

    黑色,乃是大秦的标志!

    而这一只队伍,保持着大秦原有的装束,只是不同的是,在这城墙上,竖立的不在是黑龙雕刻的大秦旗帜,而是刻着一只黑色的猛虎,以及那坚锵有力的蒙字旗!

    这是曾经的蒙家军!

    卫子青一眼就认出了这一支军队的所属,当年自己曾经和蒙家军接触过,所以对于这军队,自己也算是极为熟悉。

    那可是号称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虎狼之师!

    这一路上自己一路走来,虽然军队诸侯众多,然而,也仅有这一只军队在卫子青的眼里,才算是军队。

    只是卫子青也知道的是,在这乱世的大秦中,拥有着如此强大的军队,绝对不仅仅只有蒙家军!

    韩王信的队伍,以及项羽的军队,绝对也能睥睨这蒙家军!

    这是自己根本不用去想的事情,甚至也不需要卫子青不用去解释。

    当然了,或许有人觉得韩王信的军队比不上蒙家军,甚至是比不上项羽的楚军,然而卫子青却是不赞同,一个能和项羽刘邦等人一路崛起,走到秦末争霸尾端的,怎么可能没有自己的强大之处?

    直接进入沛县,卫子青朝着原先的吕家而去。

    曾经的吕家已经成为了易小川的大本营,这并不意外,当年易小川娶了吕素吕雉,而在这个世界中,虽然成为蒙家的人,可这里还有这他的妻女,不在这里,他有能选择哪里?

    数年的岁月,吕家的门楣倒是高了许多,也多了几分的豪华。

    门口走站立着好几个的蒙家士兵。

    卫子青没有通知,直接朝着吕府内走去。

    面对陌生人的进入,这些蒙家军就好像没有看到一般,依旧站立着,目光不变,可若是仔细看的话,可以清楚的看到,在这几个士兵的眼神中,带着一丝的浑浊。

    “哈哈,快来抓我啊,快来抓我啊!”

    进入吕家,一阵嬉笑声传来,只见在这庭院中一男一女,年约五六岁的孩童正在嬉笑着,追逐着。

    男孩在前面跑着,手中拿着一个风筝,后面小女孩一脸的委屈,有种要哭出来的感觉,显然是这男孩抢了这小女孩的玩具。

    砰……

    小男孩只顾着跑,朝着后面小女孩喊着,却忽视了前方的路,直接撞到了卫子青的腿上,这一撞,两个孩童一下子就楞了起来,显然没有想到,在自家的院子中,怎么会突然跑来个不认识的陌生人。

    不过很快的,两个小孩子就连忙摆正了身体,朝着卫子青问道:“先生,你找谁吗?这里是吕家,没有事情是不能乱闯的,要不然门口的几个兵大哥会抓你的!”

    卫子青看着这两个孩子的样子,在他们的脸上,倒是看到了熟悉的影子,女的倒是有些像吕雉,男的倒是有些像女素。

    吕家,孩子,这两个莫非便是一易小川的孩子?

    算算时间,他的孩子好像也差不多这般大了!

    微笑着,刚想要回答,可就在这时候,两道成熟丰韵的身影正朝着院子而来,走在前那个女子在并没有看到卫子青的身影,在喊着:“阿盈,小樱,你们跑哪去了?”

    听到这话,这对小孩童脸色顿时一喜,连忙回应道:“娘,我们在这!”

    说着便直接朝着那两个丰韵成熟的少妇而去,更是直接扑在了他们的腿上撒娇着。

    “你们这两个孩子……”

    吕雉摸着那个叫阿盈的男孩,当看到他手中的风筝的时候,脸色顿时就是沉了下来:“你又抢小樱的风筝?她是妹妹,你是哥哥,怎么能……”

    “姐姐,兄妹两打闹,你别骂阿盈,再说,小樱也喜欢阿盈和她玩呢,是吧小樱!”

    自己的姐姐比较严厉,在看到她骂阿盈,吕素连忙劝道,后者的话,却是朝着那个叫小樱的小女孩说着。

    “是呢大娘,哥哥只是和小樱玩呢!”

    听到自己二娘和妹妹都护着自己,阿盈调皮得吐着舌头,将手中的风筝递给了小樱,吕素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孩子都被你们两给宠坏了!”

    “对了娘,那个先生不知道找谁,跑到我们家来了!”突然想起这院长中还有个不熟悉的先生在,阿盈连忙抬着头看向了卫子青的方向,对着吕雉和吕素道。

    “不知名的先生?”

    听到这话,吕雉和吕素都楞了下,连忙看去,这一看,两人顿时惊呼了出来:“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