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六零八章 玄宗长存
    据玄星神使所知,法域有上中下三个品级之分,也是区分上位,中位与下位法域强者的标志。

    一般圣灵拥有的下品法域,只是在使用之后,能增加自身,或者削弱范围内所有对手某一系灵术五个等级而已,在战场上与斗战中的表现不大。

    而中品法域,除了增加灵术等级,还有着压迫对手,并且干扰敌人施术的能力,而且能拥有两系复合的法域。

    下品法域,只能在风,火,金,土,木,水等等,选择一系加强。可中品法域,却可以是风火二系复合,或者金土二系复合。

    而上品法域,除了三系复合之外,本身还有辅助施展,或者增幅某些秘传,无上级别极招绝式之能。

    不过在上品之内,还有细分,普通上品,天柱级,超天柱级。

    日月玄宗的巩天来,据说就是超天柱级,加上此人的天元霸体,号称能以法域抗衡神域。

    不过超天柱级的法域,也最为少见,别看这个时代,有符天神,林紫若,昭玄机等等超天柱涌现。可修行之路漫长遥远,他们还有无数的难关要走。

    等到晋升天域圣灵之后,这几人能够成就天柱级的法域,就算是很不错了。

    需知即便是门中的庄玄照,离恨天二人,如今也不过是普通上品的法域。

    故而也可见,这紫玉天的天柱级法域是何等难得。此女日后晋升天域时,哪怕法域品级降落一个层次,那也是妥妥的一位上位天域!

    此女,竟然已经晋升圣灵!且还隐藏了这等实力!

    玄星神使既惊又怒,随后又心中一惊。想到紫玉天有着这样的战力,刚才定可同时阻住他们两人。可为何她却偏偏将那谷天老人漏过?

    这没道理,拥有神宝自守的上品法域,便是上品天域,亦可战上一段时间,又怎可能拦不住谷天?

    他正这般想着,前方数十丈外,就传来一声‘轰’的巨震。

    此时张信的身后,蓦然高耸起了一尊三丈高的巨人,挥动铁拳,与谷天老人斩来的剑光碰撞。

    随着音浪爆震,罡气潮卷。谷天老人手中的剑器,竟然脱手翻飞,而这位天域圣灵的脸,亦是涨红一片。

    也就在这刻,紫玉天的身影,也瞬闪而退。身后的一双骨翼,瞬时飞出了整整二十八口骨刀,如雨一般朝着谷天斩击!

    玄星见状,顿时心中幽冷,知晓这是眼前二人布下的杀局!被困于此,面临六大天域,这两个家伙,居然不思逃生,反而是想着反过来杀人!

    他是想也不想,就欺身接近,手中一双长剑尾随追击,激起剑芒百丈,斩向对面。

    可他的剑,却绝不与紫玉天正面交击。对方本就是魔灵之身,又身拥隙鲸刀,最高可以增幅半条十八级裂隙鲸的力量。这是他这个天域,无论如何都难企及的。

    所以玄星神使,不求伤敌,只求能干扰对手,为谷天老人争得生机。

    谷天老人本身,亦是意识到了自己的危机。拳脚或锤或撞或踢,从容自若,将那些骨刀,一一挣开。

    而此时百丈之外,天罗宗的慕沧浪,更是眼透怒火。

    “放肆!”

    这一刹那,无数针影再次接近张信身周,针光凌厉,都可洞金裂石。

    可在下一刻,那尊金属巨人,却将两面半圆形的巨盾‘哐’的一声,插在了张信的身前。刚好形成了一球体,几乎毫无死角的,将张信的身影回护在内。

    那些针影击打在上面,顿时发出一连串‘叮叮当当’,似如锻铁般的沉闷响声。虽是火花四溅,却并不能撼动这巨盾分毫,就更不用说是伤口。

    张信的唇角,则微微斜挑着,眼中毫不掩饰自己的得意。

    与这些圣灵战斗,他无论如何都不是对手的。这可不是薛智,或者司空绝那样的重伤状态,实力只到全盛时的十分之二三。

    说来他现在,也有着一门七十六级的御刀术,有着一门七十级的雷击术,看似与这几人并无太多差距,

    可这几位的战境,却都高过他三个层次以上!

    无论是御刀,还是术法,他只有被对手瞬间破解,彻底碾压的份。

    不过灵术等级到了这个层次之后,张信却另有保命之法。那就是让对手打不动,那就行了。

    这很难办到,慕沧浪八十级的御针术,可以洞穿这世间的一切金属。

    可有了若儿设计的三型相变盾,有了九霄雷神雷公的无穷电力,他却可化不能为可能!

    “以为这区区一名中位天域,五名下位天域,就可让本座死在这里?简直痴人做梦,不知天高地厚!”

    张信冷笑着,又将袖中的九霄雷印抛出:“尔等看来还是不明白,本座为何能够凌驾于所有天柱之上!”

    霎那之后,一尊同样高达三丈的银色雷神,在张信的身前出现。

    那雷光中银白色虽还有杂质,却已初显‘太上之银’的威势。随后一片庞大的雷网,往周围蔓延十里。

    于是场中几乎所有的灵术,此时也都为之一窒。

    “雷天神寂!”

    “已经七霄合一?”

    “九层战境,这怎么可能”

    在场的众人,都只觉心绪一紧。其中两位,更是惊呼出声。

    张信施展出的雷天神寂!居然已经可以初步压制圣灵!

    而张信更是轻蔑的笑着,双手再结出了一个道印:“事间有好事之人,将本座称为苍天级。可我自己,却不以为然。一定要给本座定一个层次的话,那就是苍天之上。对于汝等而言,本座就等同于上苍高天!”

    轰!

    随着这声轰响,那谷天老人身周的罡气,竟蓦然间失控,就连身躯,也控制不稳,被几枚骨刀,当场斩入身内。

    随着这伤势,随着这异种灵能的侵入,谷天老人愈发的难以控制身影。

    而此时的紫玉天,更是一个闪现,蓦然脱离开了玄星神使的纠缠。两把隙鲸刀,在空中带出了数十上百道黑色裂痕。

    谷天老人的身躯,也在这一刻,被断去了头颅,然后整个身躯,被斩成了无数的碎片。

    张信也将袍袖一拂,用睥睨蝼蚁般的目光,注视前方诸人:“汝等莫非以为,除了宗法相与上官玄昊之后,我日月玄宗就从此无人了吗?然而从今往后,本座便要你等,领略噩梦!我狂刀不亡,则玄宗长存!”

    他的神态,肆意张狂,语声则狂放轻蔑。身旁那‘笑驭狂刀戡日月,剑削八方镇星河’十四个篆体大字,更将他衬托得霸气非凡。

    而此时这地下洞室之内,所有五位天域圣灵,所有还活着的生灵,都一阵寂静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