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六零七章 真空法域
    “七星宗已有回信,已经动员门中九千道军。三日之内,就可赶至督帅大人军前。并递来文书,解释说是距离较远,因未曾接到我玄宗召唤文书,所以才一直未有动作。”

    “摄神宗回信,道军已在途中,最多半日时间,就可与我军会和。总数七千五百,除了三千弟子留守之外,摄神宗已尽其所有。”

    “三相盟传来消息,一共出动一万四千道军,最多五日之内赶至督帅大人军前听令。并向我宗谢罪,是因畏惧北地仙盟与东四院声势,所以不敢轻举妄动。”

    “天魂谷致信督帅,将起道军四千五百,正准备赶来。说是天魂谷谷小势衰,人力有限,还请督帅大人谅解一二。”

    张信高坐帅座之上,静静的倾听着。而在他的左侧,元杰冷冷的笑着:“这时候,倒是一个比一个积极,一个比一个诚恳。可为何之前我们大军才刚东出的时候,没见他们有反应?”

    “天东巨蒙的宗派,对我日月的反感已非一日。即便这些附庸,也是没几家真心实意的。”

    暮知秋的反应,却很平静:“他们以为抓到了机会,自然群起而攻之。”

    张信也同样没什么反应,淡淡的询问:“预计将有多少兵力聚集?还有哪几家未有反应?”

    “四十七家附庸,愿意出兵响应的已有二十九家,一共有道军十六万,战舰一千五百余艘,大多都在赶来的途中。”

    答话之人,是外事堂的一位神师。

    “还有十八家,因为距离较远,暂时还无法回复。不过以我们外事堂推测,只要形势不会有太大的变化,就不会有宗派敢于拒绝督帅大人的征招。预计届时,可以云集道军三十万左右,战舰二千八百艘以上。”

    这外事堂负责的,正是管理日月玄宗的诸多附庸,以及与各大宗派的联络交流事宜。

    “距离较远才未回复?”

    张信神情懒散的笑着:“我看他们,还是在继续观望风色吧?看看我张信,是否能保得住性命?”

    闻得此言,那位外事堂的神师,一时都不知该怎么说才好。

    也在这时,元杰突然神色一动,似有感应:“不太对劲!”

    几乎是本能的,他就开始往张信身边靠拢。可此时却已晚了一步,一股强大的斥力,将他的身影,阻拦在了十丈之外。这使他的面色大变:“逆向乾坤法阵?”

    张信同样感觉到了异常,双眼微凝,看着前方的虚空。只见自己的周围,赫然有一层黑光显现,也将他的身躯紧紧拉扯。

    只一瞬间,他就辨识出,这应该是一种以‘虚空石’为基础的神术、

    他先尝试着抗拒,可随即就发现,以自己那点力量,无疑是螳臂当车。

    “逆向的乾坤法阵?真有意思”

    乾坤斗转大阵,原本是用来挪移物体到万里之外的法阵,可此时却被人逆向施展,成为将人摄取到阵法所在地的手段。

    只是这样的术法,对方付出的代价,只怕还要更胜于那遮天蔽地之术。且一定得是在这附近几百里,能够目视的范围内。

    张信心念一转,就干脆放弃了抵抗,不过在此之前,他也将紫玉天,拉拽到了黑光之内。

    而下一刻,他的眼前,就已经转换了一片天地。呈现在他视界里的,是一个两三百丈方圆的巨大窟洞。

    他们的身下,是汇满着繁杂符文的大阵阵坛,而这阵坛周围,则全是头颅爆碎了的尸体。那血腥之气,扑鼻而至。

    不过张信随后就没心思注目这些,死亡的危机已经凌至。身前身后,左右两侧,四道刃光,还有两道雷龙在内,至少三种足以致命的术法,正强势袭来。

    张信想也未想,就使他与紫玉天的身前,也笼罩了一层黑光。

    瞬息之后,张信所立之处,雷火膨胀,剑芒四射。

    可等到三息时间过去,当这些刃光与术法掀起的异象消失,张信身周的椭圆黑球,依然完好无损。

    张信等到所有的攻击,都告一段落,外面再无危险,才暂时散去了他身前的黑光。

    随后他就发现,这里总共站着六个人影。而位于他眼前的那位,带着一张特制的面具,

    “你是神教的玄星神使?难道不知本座,身拥天元霸体吗?在这乾坤斗转大阵里面,你们永远都杀不死本座”

    张信语音未落,就见又一波的光影术法,由各个方向冲击而至。赫然每一道刃光,都有着斩天裂地之威,每一种术法,都有破灭山河之能。

    张信却只微微一叹,又将天元霸体张开,心想这有什么用。

    这些人以虚空石之力,隔绝内外。不但封锁了灵能震荡,也断绝了皇极他们支援他的可能。

    只是此举,却也同样让他的天元霸体,有了用武之地。

    他的天元霸体,原本只是能扛住四十五级以下灵术的打击。可此时借助这里的乾坤法阵,却可直接屏蔽九十级以上的灵术。哪怕是九十级无上极招的威力,也同样难以撼动他的霸体。

    只要这一层黑光在,那么无论对面怎样攻打都是没用的,只是陡耗法力。

    张信这次却是直等到两分多钟,才等到周围六人,暂时告一段落。

    见对面已无继续之意,张信才又神色淡淡的散去了霸体。

    “可死心了?”

    见对面毫无反应,张信不禁失笑:“玄星神使不先给我介绍一下这些人物吗?这可不是待客之道。”

    眼前这六位天域,他只认得三人。其一是天竹宗的九明道人,其二是血剑山庄的血云台,其三是天罗宗的慕沧浪,都是威震天东,鼎鼎有名的天域强者。

    至于另外两位黑衣圣灵,他却很陌生。只知其中一位,应该也是出自北地仙盟,至于另一人,就不知道什么来历了。张信猜测,这或是神教请来的援手。

    不过那位玄星神使,明显没有跟他废话之意。

    “此子的天元灵体,已有火候!启用备用方案,接触乾坤天元阵,启用幻灵阵。”

    只是一瞬,那阵坛外围的黑光,就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张信这时也心中微凛,感觉到一波锐烈异常的气机,将他的元神锁定。

    不过此时的紫玉天,也已出手。手中的隙鲸刀,虚空切斩,带起了数十道真空刃斩,以真空吸力,使得那从左面袭来的针潮,全数扭曲偏转,未能有一枚接近到张信身前十丈之内。

    随后紫玉天,又身形一闪,来到了张信身前,一道黑色的刀光,就将九明道人的天竹剑,强行逼退。

    “不用跟他纠缠,他们的感应师,片刻之后就能感应。”

    玄星神使的目光幽冷:“在皇极与月平潮赶至之前,诛杀此子为第一优先!”

    并无需他的提醒,那两位黑衣圣灵中的一位,就已一弹指。先是一点火星散出,随后赤红的火焰,冲涌向这地下的每一分空间。热焰汹涌,只一瞬间就达到万度以上。

    而紫玉天的目里,此时也闪现着幽蓝之色。随着她的袍袖一拂,整个窟洞的空气,赫然都被排开抽取,方圆数里之地,都瞬间进入真空状态。

    那些火焰,亦如无根的浮萍,须臾之间,就消散的无影无踪。

    “真空世界!”

    玄星神使的脸色变了一变,随后眼神阴翳,这位魔奴的战力,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了。

    不过那火焰,本来就只是为掩饰而已。他与另一位黑衣圣灵,已经接近到了张信身前五十丈。

    可接下来,第二件出乎他意料的事情,在他的眼前发生。

    紫玉天对另一位黑衣圣灵,视而不见。却将泼天般的黑色刀光,洒向他的眼前!

    玄星神使奇怪之余,也心中微松。不管紫玉天是为何这么做,可他对自己的这个同伴,却很是放心。

    那是近年神教耗费巨大代价,请来的天域供奉谷天老人。

    这虽只是一名下位天域,放弃了自身部分根本**与战力,以获得更久远的寿元。可此人也因晋升天域,将自身的部分法门,推升到八十级以上。这是顶级神师,很难达到的术法等级。

    且此人精擅于斗战,所以战力下降的幅度,并不似其他下位天域那么夸张。

    而一旦被这位近身,张信必死无疑。

    玄星神使思绪至此,他手中的两口长剑,也开始与紫玉天交手。

    可第一击,就让玄星神使大惊失色。那长刀斩来的力量,超出他估测的数字至少两倍,而那纵横肆意的黑色裂隙,更是直接在他的肩膀上,带出了两条血口。

    “真空法域!”

    玄星神使退后十五丈,声音沙哑,用几欲噬人的目光,冷冷的看着那紫玉天。

    真空世界是秘传级别的秘式,虽令他惊异,可却还不足以让他在意。可真空法域却不同,这可是法域圣灵或者神装,才能拥有的能力。

    且就他观察,这个北海天翼所拥有的,是妥妥的上品法域!而且很可能是上品中的超天柱级级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