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六零六章 棋未终局
    “震杀二十五万?”

    薛云帆尽管对那边的情况,已隐有猜测。可听闻之后,还是吃了一惊。

    他沉默了片刻,就又听旁边,有一位外情司的神师汇报:“好消息!北路讨逆军再次大胜,不久前摘星使大人召唤五千流星,将录剑山击垮。并使录剑山内,北地仙盟与录剑宗合共十万道军,全军覆灭。”

    薛云帆再次愣了愣神,随后就全身一阵轻松。地窟的这场爆炸,使得天芒山这边转危为安。而录剑山的大胜,则可震慑天东。

    此时所有能够让他心忧的事情,都在这刻被一扫而空。就好似原本以为自己已走入绝境,可往前再走一步后,却见到云开雾散,海阔天空般的感觉。

    薛云帆随后才奇怪的询问:“不是说,有神教神术遮蔽,改天换地,摘星使大人的摘星术没法使用?”

    “这只是北地仙盟他们自以为而已。”

    那位外情司的神师,神色骄傲的扬起了眉:“摘星术大人他不是用不了,而是一直以来,不需要使用。”

    薛云帆不禁无语,而下一刻,那法镜之中,又闪现亮光。他望了一眼之后,就随后将袍袖,在那镜面之上一拂。

    随后张信的身影,就显现在了薛云帆的眼前。

    “薛知事,天芒山那边的局面,你可还能应付?无需本座回援吧?”

    “这边还好,地渊魔国之军,才被重创。”

    薛云帆的言语中,略含试探之意:“不知摘星使大人,可知缘由?”

    他刚才一直都在猜测,这次地底发生的爆炸,与张信是否有关。

    张信却根本不搭茬:“我不管什么魔军,薛知事只需告诉我,天芒山可需北路军回援?”

    “无需!我天芒山,能够应付得来。倒是摘星使那边,如今更需军力。”

    薛云帆的双眼微眯,诚心祝贺:“还没恭喜摘星使,在录剑山再次大胜!”

    正因录剑山之胜,张信麾下的道军,才更不能削弱。此番不能趁势,一举削平北地仙盟,日后还有得麻烦。

    至于天芒山这边,尽管还有三十五万魔军,仍是他们不可抵敌的数量。可其中有十万魔灵是重伤状态,暂时没有战力,甚至只需三五千道军出击,就有可能使之全军覆没。而其余两路魔灵大军,有了主力的前车之鉴后,又怎敢放肆进军?此外还要分出一部分力量,护卫主力的伤残。

    而只需再有两日,本山那边的援军,就可抵达天芒。

    此间的形势,可说是已转危为安了。此外灵智上师,也伤势已复,不久之后,就可尝试修复地下的石层封印。

    “薛知事果然顾全大局!”

    镜中的张信,也微微一笑:“那么后面的所有一应事务,就全委托给知事了。”

    说完这句,他就结束了通信。而薛云帆,则陷入凝思。直到片刻之后,他才转头问旁边一人:“鹿兄,你怎么看?”

    那人是天龙山上院的斗战司司主鹿凌,之前奉张信之命,入驻天芒山以抵御魔军。

    此时这位,则是若有所思的说着:“我听说一年前的神天上师洞府之争,上官玄昊就曾动用过类似的手段。以一种能爆发强光,并且含有强烈灵能冲击的奇怪爆炸物,击退对手。而如今这地底的震爆,看起来与神天上师那次,如出一辙。”

    随后这位的语声一顿:“门中一直有传言,这位与上官玄昊之间,很可能有着极大的关联。至少上官玄昊的一身灵术精华,都已尽为其所得。还有一种更耸人听闻的猜测,他们认为这位摘星使,就是上官玄昊本人。不过,我想无论摘星使大人他是得了上官玄昊的衣钵传承,还是上官玄昊本人,其实都无所谓。摘星使大人如对玄宗有不轨之心,黑杀谷我宗就已陷入不利事态,天东战局也早该糜烂。这必是群山之灵庇佑,才使我日月玄宗在上官师兄之后,再得这一擎天之柱!”

    他是真心实意,将张信的入门,视为宗门之幸。

    毫无疑问,这将是宗门未来三千载,最坚实的那根栋梁。

    薛云帆则不禁斜睨了鹿凌一眼,心想这个家伙,莫非是一个玄昊党人?

    不过这位的一应言语,他大致还是认同的。

    “胡言乱语!摘星使与上官玄昊怎会有牵连?”

    薛云帆先一声呵斥,随后叹息:“我如今只希望,摘星使大人真能横扫天东,让我们日月玄宗,再喘一口气。”

    ※※※※

    在稍早一些时候,在日月本山,神玄峰巅的某处竹林内,宗主归真子正与一白衣男子对弈。

    此处一棵棵青竹,郁郁苍苍,层层叠叠,青翠的竹叶,发出独有的清香;气氛则静谧安然,只偶尔微风拂荡,使那些青竹轻轻摇摆,发出沙沙的响声。

    直到一枚剑符飞来,打破了这里的宁静。

    归真子并未伸手去接,只屈指一弹,就将那剑符震碎开来。不过这符虽破碎,里面的信息,却已被二人映入到了神念之内。

    “召唤五千群星,击垮录剑山,覆灭十万道军?”

    归真子的眼眸中,闪烁着异光,既有震惊,也有欣慰:“如此看来,你我却还是小瞧了他。我们这位师侄,看来是欲以一己之力,镇压天东。所谓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日月玄宗能有这样的后辈,吾可无忧矣。”

    说完这句,他就又在棋盘之上,下了一子。音如玉落,铿锵悦耳。

    “师弟只怕也想不到吧?这个自己走上了棋盘之上的棋手,会有如此威势?”

    “确实是想不到!事前谁能知,这众人以为的未来千里驹,竟然现在就已能为我玄宗,撑起这一方天空?如今师兄与天元战圣,想必会感觉很轻松。一直以来,都是由您二位苦撑大局,真是辛苦。”

    那白衣灵师的面色,也很是淡然,极其随意的应了一子。

    “不过这场棋局,只要未至终结,就仍难说胜负。我劝师兄你,还是不能大意。”

    “师弟的意思是?”

    归真子的目光凝冷,与对面的白衣灵修对视着:“又是盘外之招?”

    “这也是无可奈何,既然棋盘上已奈何不了对手,那就只好找棋手本人了。”

    白衣灵修笑着回应:“只需执棋之人再无法落子,那么这场棋局,自可不战而胜,师兄你以为了?”

    “很有道理!如今天东之局,确实系于张信一身。”

    归真子面色已平静下来,也重新将注意力,转向了身前的棋盘。

    “那么老夫就静候消息,看看他们,是否能够成功如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