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689章 黄金万两(盟主Warhawkxz)
    “咻”

    刺耳的唿啸,由远及近,仿佛从天际飞扑而来的死神。

    第一次来艾泽拉斯的兽人战士懵然不知发生何事。

    今晚月色不怎么样,他们只能傻乎乎地四处张望。

    但经过灼热峡谷黑石塔一战的血环氏族酋长基尔罗格*死眼则脸色大变,满是皱褶的脸庞霍然因惊悚而把脸皮都挤在一块,他扯开嗓子大喊:“炮击!散开!卧倒”

    然后他自己躲到了黑暗之门的后面。

    炮击是什么鬼?

    菜鸟兽人战士听不懂,但身边的兽人老兵懂了。

    不要说兽人老兵,连自诩无惧一般物理攻击的死亡骑士,在这末日一般的力量面前都要匍匐在地,像只刺猬一样缩成一团。

    唯有傻乎乎的新兵,有的呆在原地不知所措,有的撒开腿似乎想跑出这个危险范围,更有的立起木质大盾牌企图抵挡理论上是投枪投斧之类东西的炮弹。

    一切都是徒劳!

    明知道兽人还会从黑暗之门里面再出来,足足两年时间,说好的野战都被玩成炮塔防守图游戏,真以为杜克这个丧心病狂的家伙不会做点什么吗?

    不!可!能!

    在计算过黑暗之门与原本史上的守望堡距离之后,杜克首先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

    诅咒之地是一个水壶一样的地形,四周都是难以翻阅的陡峭高山,原来的选址就卡在唯一的出口旁边,任何人想要出诅咒之地都必须经炮火和弓箭的双重洗礼。

    而且守望堡就建立在山岗的最高位置,谁想攻打都必须经痛苦的仰攻。

    看似很不错,但……

    守望堡原址距离黑暗之门太远了,远到这时代最远的炮火都无法触及。

    这是一个绝对的弊端。

    杜克也明白在黑暗之门附近玩魔法是作死,紊乱的魔法能量一旦牵扯到空间裂痕,那就是敌我双方一起完蛋。

    所以杜克的对应是把守望堡扩大化。

    原来史上的守望堡仅仅是单层城墙,而且在耐奥祖率领的兽人第二次通过黑暗之门时,那个守望堡仅仅是最低级的石质城堡,根本不是三十年后那个完全体。

    杜克用奥术傀儡加速和改变了这一切。

    今世的守望堡至少是原来的十倍大,而且是呈三个同心圆一般,里中外三层城墙。

    最内圈自然是守望堡原址,矗立于山头上,俯视整个诅咒之地。

    中圈分为前后两个部分,靠近悲伤沼泽那边有巨大的火车场,和一系列的临时卸货场。靠近黑暗之门那边则是瓮城一般的防御区,安置有大量毫无人性的防御装置,比如专门增幅法师魔力的小型法师塔。

    最外圈则是占据了超不多四分之一个诅咒之地的层进式炮击场。

    一共七层,每一层之间都有超过五米高的石质城墙,配以标准的箭塔、射击孔和大量的迫击炮,足以配置五千名守军。每层之间的间距是300米左右。

    三十六门要塞炮其实也是列车炮,就安装在铁轨上的火车皮上面。每门要塞炮后面都挂着一个火车头,一旦前方战线沦陷,就直接开火车把炮沿着铁轨往后拉。

    当然除了火车头,还准备了人手牵拉用的绞盘和推车用的扶手,必要时可以让矮人炮手和士兵用人力把炮推回去。

    铁轨一直延伸到守望堡里面,只要能及时撤回去,那就可以重新安装在守望堡的炮位上,化身为要塞炮。

    这些要塞炮可谓是这个时代的极致。

    “哈哈哈!轰死他们丫的!上啊!大钢炮!”穆拉丁狂笑着。

    嗯,之前那门六米长,口径大概1.2米的大炮叫【小钢炮】。

    所以现在这门固定在列车上,长度10米,口径1.5米,可以打3公里远的炮就叫做【大钢炮】了。

    洛萨听到远在数公里外都觉得震耳欲聋的炮击声,何止眼皮狂跳,连心脏都快跳出来了好吧。

    只有那些带着耳塞的狂热矮人在大炮旁边活蹦乱跳,好像过仲夏节一样手舞足蹈。

    对!

    无法提升钢材的质地,又要增加射程和威力,那就把炮管给做大,做粗。

    原本必须一个【天神下凡】状态矮人才举得起的炮弹,现在要两个天神下凡矮人了。

    但不重要,行得通就好。

    唯一的问题是,因为时间的关系,三十六门要塞炮并不全是【大钢炮】,足足有三十门,是曾经在黑石山之战用过的那种【小钢炮】。

    然而,当三十六门大炮同时开炮时,所有人只有一个感觉

    天!崩!地!裂!

    好些列车炮尽管安装了退制器,然而因为安装失误等原因,还是一瞬间就让车身下面的铁轨报销。一大票铜须矮人不得不变身,硬生生把列车炮抬出来,重新放到后面比较完好的铁轨上。

    然而想想吧,光是后坐力都如此丧病,轰过去的威力是何等惊人!

    没错!

    这就是联盟的审判!

    这就是死神的唿啸!

    这就是末日的降临!

    最先从黑暗之门出来的五千部落精锐,竟然当中超过八成在第一时间飞到了天上。

    兽人和死亡骑士当然不会飞。

    他们是以尸体的形式,被炸上百米的高空,爆散成千百个血肉骨骼零件,再不规则地散落在数平方公里的范围内。

    没有炸飞上天不等于免死,好多离黑暗之门稍远的兽人在巨大得难以用笔墨形容的冲击力撞击下,直接内脏碎裂,口鼻飙血而死。

    只有真正足够远,又或者像基尔罗格这样躲到黑暗之门后面的,

    侥幸逃过一死的家伙也不好过,好多人直接觉得世界里一片寂静,无论怎么撕心裂肺地嘶吼,都听不到任何的回音因为他们聋了。

    看着一轮炮击之下全灭的兽人先锋军,牺牲了虚空恶魔换来极强防御力逃过一劫的耐奥祖直接吓尿了:“不!不!不不应该是这样的!不可能是这样的!我们怎么可能打赢如此恐怖的联盟!不!我要回去,我不干了!我要回去”

    在望远镜和法师之眼里看到这一切的安度因*洛萨难得地说了句俏皮话:“杜克说过什么来着?大炮一响,黄金万两?虽然不知道万两是什么鬼,不过记得把账单给泰瑞纳斯陛下寄过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