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超能名帅 >正文 第656章 让他踢球吧!
    高大柱忐忑不安地走进青训中心的主楼办公室。

    他已经让自己尽可能穿得干净一些,但多少还是有些自惭形秽。

    上一次他走进这里,那还是封顶竣工之前的事情,后来四周围就被封起来了,他也就再也没有进来过,没想到里面装修得这么漂亮,这么干净。

    来到这里打工大半年了,他的活动半径除了工地,也就是移动房四周,省吃俭用地把钱攒起来寄回家,平日里也没什么娱乐活动,就算是放了假,也都是躺着睡觉,或者看看电视。

    至于传说中的北京,跟他们没有半点关系。

    他总觉得自己根本不属于这里,再干个几年,儿子读完书了,他就回老家去了。

    人嘛,总是要落叶归根的。

    可就在昨晚上,向天鸣的突然到访,在他平静的生活里泛起了一波涟漪。

    “你叫高大柱?”

    “是的,向先生。”

    “高仁是你儿子?”

    “是的,向先生。”

    “很不错的小子,我老大很看好他,觉得是个可造之才,你有没有想过让他去踢球?”

    “踢球?向先生,我们……他……他不是那块料。”

    “呵,高大柱,我跟你说,我老大是世界上最好的足球教练,在欧洲,有多少小孩眼巴巴地想要跟着他学踢球,别的不说,上一次那个开豪车直接冲进我们工地的那个土豪,记得吧?他就是想要让他儿子跟我老大踢球。”

    “但是……”

    “别但是了,我老大看上你儿子,也算是你家的造化,愿不愿意,你明天早上都到办公室来走一趟,亲自跟我老大谈谈。”

    高大柱还记得,那个向总离开之前,还特地跟高仁谈了几句,还答应说要给他买一双最新的足球鞋,让他以后别再光着脚踢球。

    向总走后,建筑公司经理、工头和工友们都纷纷上前道贺,都夸着高仁,说肯定是高大柱家走了大运,才能被大人物给看上了,这可是天大的造化,几辈子修来的福分之类的芸芸。

    高大柱夫妇俩一夜没睡,看着孩子,再想想自己家里的情况,他们也都很为难。

    虽然不是球迷,但高大柱在这个工地里上班,早就听说过青训中心的幕后老板,是世界上数一数二的顶级教练,听说一年的薪水就过亿,全世界的球队都抢着邀请他去执教。

    到底主教练是干什么的,高大柱不明白,只觉得应该跟教书差不多,只是他教得比谁都好。

    听说,现在世界上最好的足球运动员,都是他的学生。

    想了一个晚上,高大柱还是来到了办公室。

    刚进门,对面的前台就留意到他了。

    “你好,是高大柱先生吗?”

    高大柱有些愕然,这还是他第一次走进装修得这么好的办公室,还被人尊称为先生。

    “啊……是,我是。”

    “高寒先生交代过,你来可以直接上去,这边请。”

    “哦。”高大柱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只是觉得好像对方还挺重视自己的。

    想到这里,他的心头就觉得暖暖的。

    说句不客气点的,作为工地的钢筋工,他从来都没被人重视过,受伤更是常有的事,甚至他有次还亲眼见到谈得好好的工友,突然间从楼上摔下来,死了,结果就是工地喊来车,把尸体拉走了,赔了家属点钱,第二天又好像没事一般继续开工。

    对于这一切,他早就已经习惯了。

    可突然间被人重视了,他竟然觉得鼻头酸酸的,挺不是滋味。

    这位年轻的前台人不错,走在前面带路,直接把他带到了一间宽敞的办公室门外。

    门没关,可以听到里面的人在说笑,但却是用着一种高大柱根本听不懂的语言,好像是英文,但说得特别快。

    前台走到门口,态度非常客气地轻轻敲了敲门,“高寒先生,高大柱先生来了。”

    “哦,来啦,请他进来。”这次用的是中文。

    高大柱听懂了,深吸了口气,走了过去。

    办公室里坐着三个人,除了昨晚上去找他的向总外,还有一个看起来四十多岁的外国人,而站起来看着他的是一个三十左右,长得英俊帅气的年轻人。

    “你好,高先生。”高寒笑着伸出手去。

    高大柱看了看自己粗糙的右手,有些尴尬,赶紧在衣服上擦了一下,也伸出去。

    “说起来,咱们也算是有缘分,我也姓高,五百年前说不定是一家。”高寒笑着说道,指了指自己旁边的沙发,“来,请坐。”

    高大柱点了点头,又看了看向总和那个外国人,两人看他都没有半点异色,他才坐了下来。

    “高先生,是这样的,昨天傍晚,我在训练场里四处走走,正好就遇到了高仁,我看他自己一个人拿着一本书在练习,就觉得有趣,所以就走过去跟他聊了起来。”

    高寒简单地把自己昨天跟高仁结识的过程说了一遍。

    “说实话,高先生,高仁确实非常有踢球的潜力,他的速度非常快,很有运动细胞。”

    高大柱忙不迭地点头,“是啊,他的老师也跟我说,他代表学校去参加跑步比赛,还拿了县里小学生运动会的第一名,但是,我们真没想过他能踢球。”

    “我知道,我知道。”高寒点头,“你们的愿望估计就是让他专心读书,将来考上大学,再找一份好工作,对不对?”

    高大柱有些汗颜,这确实是他们夫妻俩的想法。

    “我很尊重你们的想法,但我真的认为,他很适合踢球,而且我想说的是,如果他能够在我们青训中心踢球,他照样可以继续读书,我们依旧是以文化课程为主,就算他将来没办法继续踢球,那也还是照样可以上大学。”

    这一点,高大柱之前也都听工友们议论过了,还是挺相信的。

    “坐在你对面的这位,是全世界最有名的经纪人,他的职责就是帮助球员处理场外的事情,例如跟俱乐部或者赞助商谈判,而你知道,他麾下几百名球员,年薪最少是多少?”

    高大柱茫然地摇了摇头,这些他都完全不懂。

    “折算成我们人民币,那就是几百万,而且还只是年轻球员的薪水,将来踢得好,还能更高,所以,踢球也可以是一份非常不错的职业,而且现在也有很多球员边踢球边读大学,这些都是可以兼顾的。”

    高寒已经尽可能说得清楚明白了,高大柱虽然不了解,但也听懂了。

    那就是踢球并不妨碍读书,还有就是踢球也可以赚大钱。

    不用想最多能赚多少,只要能赚到最少的那几百万,他就已经是心满意足了。

    可是……

    看到高大柱面露难色,高寒笑了笑道:“我明白,你们也有难处,所以我跟向总商量了一下,我们可以给你们提供部分学费减免,同时也可以允许你们分期,甚至如果高仁进了青训中心,表现出色的话,我们还会有一笔奖学金,到时候估计学费就全免了。”

    “我的想法很简单,只有一个,让他安安心心地踢球。”

    高大柱听到这里,直接就怦然心动了。

    当他从工头和工友那边听说起这所青训中心的时候,他就无数次做梦,幻想自己的儿子也能够在这里踢球,到附近的名校去读书。

    甚至到了昨晚上,当他知道自己的儿子真有这种机会时,他简直欣喜若狂,可是,学费怎么办?他们支付得起学习的费用吗?

    现在好了,学费部分减免,还允许分期,将来表现好了,还有奖学金……

    从昨晚开始,压在他心头上的那一块大石头,总算是落下来了。

    那他还有什么不能答应的?

    难道说,高寒这样的大人物,还会特地设个局来坑他?

    …………

    …………

    “老大,有件事情我不是特别明白。”

    送走了高大柱后,向天鸣皱着眉头,很奇怪地看着高寒。

    “说来听听。”高寒心情相当不错,笑道。

    “既然你这么看好那个小子,又想要帮他,那为什么不干脆直接免了,而是搞部分减免和分期呢?”向天鸣觉得这一点很奇怪。

    高寒听后笑了一笑,“你说得对,对我来说,那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但你想过没有,这会给他们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向天鸣流露出了深思的神色,在这一方面,他到底还是嫩了。

    “高仁那小子我真的很看好他,早熟懂事又刻苦,他知道自己家里的情况,所以努力读书,刻苦练球,目的就是希望留在北京,留在父母身边,但如果因为我一句话,就让他的愿望得以实现,你说他以后还会刻苦,还会努力吗?”

    高寒摇了摇头,他自己都没有把握。

    说到底,不管他再早熟,再懂事,他也才九岁。

    有的时候,家庭背景的担子会压垮人,但有的时候也会成为一个人努力奋进的动力。

    高寒不认为自己一下子帮他卸去这份担子就是在帮他,恰恰相反,如果因为高寒这么做了,让他觉得一切来得太容易,不愿再像以前那样努力刻苦,那才是真正害了他。

    “再说了,咱们能帮一个,能帮十个,但能帮一百个,一千个?北京那么多的外来工,每一个都需要帮助,他们的孩子都留守在家里,我们能帮几个?”

    向天鸣有些说不出话来,他不得不承认,高寒说得对。

    “我呢,有一个想法,我知道有很多外来工的孩子都很努力很懂事,也都很有天份,所以我的想法是,以后我们青训中心定期走进外来工居住区,由我们的青训教练统一组织外来工的孩子进行足球训练,表现出色者可以获得参加天才日训练营的机会,一旦被选上,待遇就跟高仁一样。”

    向天鸣听了之后,苦笑了起来,“老大,这可是项大工程啊,而且……”

    “我知道,所以具体如何实行,还得你去找人研究一下,至于说钱,这不是问题。”

    对于现在的高寒来说,钱确实已经不重要了。

    虽说他不是什么大富豪,可最起码他也不至于再被钱给勒住裤腰带。

    向天鸣倒是明白高寒的用意,他这不仅仅是在为中国足球培养人才,还是在力所能及地帮助那些外来的农民工,以及无数像高仁一样,被迫远离父母,留守在家的孩子。

    对于这样的计划,向天鸣无论如何都反对不起来。

    而高寒也不给他反对的机会,交代完事情后,转头看向了豪尔赫门德斯。

    “ok,豪尔赫,现在该轮到我们来谈谈未来的合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