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六零五章 斩尽杀绝
    张信很快就在独霸号上,见到了被送到他面前的谢梓庆。只见后者元神重伤,七窍溢血,似如修罗恶鬼。

    “乐星子呢?这老头是死了还是跑了?”

    这次天灾火雨中,死去的法域应该还是有几位。

    可因当时的雷暴,灵感师完全无法感应之故,张信并无法确定此人是死是逃。

    谢梓庆却紧闭着眼,完全不肯答话。

    张信也不在意,继续问道:“我很好奇,你们录剑宗,到底是因何而叛?那个白帝子,在这里究竟还有什么布置,你可以说来给我听听?”

    见谢梓庆仍旧沉默,张信的眼眸里,终于闪现冷光:“还有你们在水源中投下的蛊毒,到底是何来历,可有疗治之法?这个也不肯说么?”

    谢梓庆也终于睁开了眼,万分复杂的看着张信:“蛊毒是由北地仙盟提供,录剑宗并不知退蛊之术,你问了也是白问。今日是天欲亡录剑宗,你们要杀要剐,都由得你们,又何需再废话?”

    张信摇了摇头,不打算再在这老头身上费心思了:“让暗堂与外情司的人过来,给我好生拷问!对了,告诉他们,尽量保护好他们的头,不能有太大的损伤。”

    原空碧闻言,不禁笑问:“这是打算把他们贬为灵奴?”

    “怎么可能?本座既然说了,要踏平录剑山,斩尽杀绝,岂会食言?如今这录剑山已经平了,可人还没死光。”

    张信一声寒笑:“不过他们的尸体,还是有警诫之能的。让外情司拷问完后,给本座斩下他们的首级,传首巨蒙山诸宗!告诉他们,这就是背叛我们日月玄宗的下场。”

    此处在场的诸多神师圣灵闻言,都不禁笑了起来。

    自天东四院叛乱之后,巨蒙山脉数十家附庸,都缩起了脑袋,对日月玄宗的处境不闻不问,视如不见。甚至还有不少,与北地仙盟勾勾搭搭的。

    他们这些人,早就看这些宗派不爽了。以谢梓庆等人的人头震慑诸宗,倒是个好方法。

    而此时张信,又长身站了起来,语声铿锵如铁:“顺便让外事堂的人也跟过去,今次本座要顺势讨伐天东所有不臣!欲在此征召附庸。限他们在十五日之内,尽起道军至本座军前效力!十五日之内,所有敢将本座军令听如罔闻,阳奉阴违,虚应故事者,本座都必灭其满门!告诉那些掌教宗主,今日起,这巨蒙天东,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再敢犹豫迟疑,本座一定砍了他们的脑袋!”

    凌海只听到一半,就只觉背脊后一股热血,直冲天灵,心绪激荡,难以自己。

    其余所有年纪稍轻一些的神师,亦莫不都是涨红了脸,眼神兴奋。

    如果是在今日之前,他们听张信这样的话,只会感觉荒谬荒唐,根本没有实现的可能;可今日之后,他们却觉得,跟随这位摘星使讨伐天东,真是毕生之幸,爽快的不得了。

    堂堂日月玄宗,就该如此霸道!

    而便是那几位法域圣灵与年纪较大的神师,亦只是苦笑一声,对张信的言语军令,不加任何质疑。

    很显然的是,张信的言语虽是猖狂,可决策却无半点差错,此时正该号令附庸,壮大道军。

    随后张信,又继续发布军令:“全军即时整备,一个时辰之后,就准备前往小雷音山。再让人去个信符,让雷音斋所有四级神师以上,在一日之内,自缚至本座军前效力!”

    除此之外,还有这两家投下的蛊毒。

    “联系各大上院,继续封锁所有巨蒙山水系周围三百里方圆,诛灭所有染病生灵,并以大旗山为界,阻拦住所有水系。期间所有流经的河水,都需以神脉石与火系灵术,将之蒸发煮沸。对了,还得让人在水源处筑坝,直到清理完成。”

    既然没能在录剑山这里拿到解药,那么他就只能使用笨办法,将这些蛊毒控制,甚至灭绝。

    好在以现在的条件,他们还是能够办到的。

    录剑山这边被他击垮之后,日月玄宗在天东的压力,又将大幅减轻。

    在场诸多殿主师主,都纷纷领命离去。

    原空碧也同样准备返回前军,不过她在离去之前,却又神色凝重的对张信说道:“你定要万分小心!”

    张信明白他的意思,不禁微笑,指了指他手中的戒指:“师姐大可放心,我心中有数。”

    而等到原空碧的身影消失之后,紫玉天就斜睨着张信道:“接下来,你该小心自己的项上人头了吧?”

    很显然的是,北地仙盟没法在战场上击败张信,接下来就只能在其本人身上下手了。

    刺杀张信,是击败日月玄宗这支北路讨逆军的最佳方法。

    “我倒是蛮期待的。”张信的唇角微翘:“可他们要办到这一点,首先得把我从这大军中弄出去,”

    这里六万大军,一旦结成了军阵,就可对己方的法域天域,还有顶级神师们,提供巨大的加持。

    而北地仙盟,虽号称有天域二十余人,可其中大多都是下位天域。似庄玄照,离恨天这样的上位天域,更是一个都没有,就更不用说是巩天来这样的人物了。

    且日月玄宗东北面这些宗派,也不是没有敌人的。那东天魔国,这次虽是助了北地仙盟一臂之力,可在此之前,它们却是后者最可怕的敌人。

    而在东天魔国之外,在巨蒙山脉以东,北地仙盟的地盘内,还有着大大小小的妖邪势力。

    故而以张信的预计,这次对手最多动员五到六位天域,就算很不错了。除此之外,还需加上神教的一位神师。

    只凭这点实力,想要在大军之中将他击杀,何其艰难?

    这可不同于之前在黑杀谷的时候,他本身的法力孱弱,周围也有诸多内鬼,给人以可乘之机。

    “所以我也好奇,他们到底会有什么办法诛杀本座?”

    说话之时,张信眼望着前方,目光里饱含着轻蔑之意:“如果他们想指望天芒山,那他们会很失望。”

    ※※※※

    同一时间,在几千里外的天芒山。薛云帆面色苍白的,看着眼前的法镜。那是一条位于地下的窟道,最早是被地下暗河冲刷出来,故而较为宽敞。

    万余年前暗河改道,这条窟道却保留了下来。

    而与这法镜对应的符阵,是在这窟道某个不易察觉的石隙中。从这里可以清晰望见,一大群的邪魔,正以整齐的队列,往前方行进。

    大力魔族,魔角族,斧手族,这都是地底公认战力强大的魔灵族类。还有诸多体型庞大的邪兽,八足魔牛,红齿恐狼,血甲狮等等

    从今日辰时开始,屯兵于七泉地渊的魔灵大军就有了动作,

    首先是位于地下的一些深渊法域,开始往上挤压,与日月玄宗的群山法域对抗。

    之后这支魔灵大军,就兵分三路,开始向天芒山的方向行进。

    显然对方的主帅,是认定了天芒山战力空虚,准备直接拿下这座至关重要的天域灵山,在日月玄宗那似如天幕般的群山法域中,强行撕开裂隙。

    而这魔灵的数量,比他们猜想的还要更多些,总数达六十万。

    如今薛云帆看到的,就是其中一支,高达三十五万人的主力大军。

    “这该如何是好?如今天芒山内,只有区区六千道军。”

    “天域层面,也不是对手。对方能在群山法域中,掩护六十万魔军,这至少也得有三位天域神魔吧?”

    “宗门派来的援军,还没到吗?”

    “宗门组织的一万二千道军,还差几天路程。远水救不了近火”

    “就不该让那位摘星使,把我们的道军带出去。是否能够将他们招回?要守住凤翔山,四万人足够了。”

    “现在也来不及了吧?摘星使如今是北路讨逆军督帅,权限在天芒山之上。且我听说,那位摘星使已经统领北路军,从凤翔山出击了。”

    “这,这真是荒唐!这岂非是落入北地仙盟的陷阱?”

    “或者可以考虑弃守?”

    薛云帆的脸色沉冷,眼神阴翳。他倒是不后悔,让张信率军出征。若非如此,天芒山面临的局面,只会更为恶劣。

    可眼下的困局,他也想不到任何方法来化解。

    而就在这一刻,那法镜之中,忽然爆出了一阵强芒,随后那里面的画面,就彻底消失。

    薛云帆正想这符阵,是否被魔灵大军的人发觉的时候,那地底之下,也传来了一阵剧烈的震荡。

    薛云帆不由皱眉:“让人去查,那边究竟是怎么回事!”

    不知为何,他心中的危机感,已然降到了最低。

    因内外情司,早就布置好了一些人手,时时监察魔军的动静。所以很快,就有准确的消息,传回到了天芒山。

    那条洞窟内发生未知缘由的爆炸,范围二十里,威力等同于七十级无上级别的超杀伤。

    地渊魔国的魔军猝不及防,死伤狼藉,至少有高达二十五万的妖魔,化为齑粉烟尘。其余仍旧存活的,亦是伤势惨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