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六零四章 火雨终末
    “师兄,灵宝殿与传法阁的一切都已取出了,我们该走了,”

    只因巨震之声连绵不绝,在这种环境中,根本无法说话。谢梓庆只能以手触摸着他的背后,以意念与乐星子交流。

    此时正有一波流星坠地,火浪与罡气膨胀席卷,将谢梓庆的身躯,冲的蹒跚不稳,几乎栽倒。而他的口鼻耳目,也是丝丝鲜血溢出,仿佛厉鬼。

    乐星子的形象,则更为凄惨,不过他却哈哈大笑:“走?此战之后,日月玄宗必将横扫天东,我们还能走到哪里去?完了,已经全完了,录剑山今日亡于我乐星子之手!”

    谢梓庆紧紧皱眉:“白帝子用兵谨慎,实力仍存大部,仍可与日月玄宗一战!我们录剑宗,还有希望。”

    “可你看看这脚下!今日这里死了多少录剑宗弟子?”

    乐星子摇着头,状似疯癫:“没有了录剑山,没有了我录剑宗五万弟子,你以为在北地仙盟中,能够有我们的一席之地?即便有,也不过是一只夜壶而已,什么都不是。”

    谢梓庆不禁哑然,他知道自己师兄所言不假。可他随后,还是微微一叹:“总得为我录剑宗,留一线传承。”

    此时在录剑山的山底,还有一座隐秘的乾坤斗转大阵,可以把一百五十人左右,挪移到百里之外,仍能保全住录剑宗的部分精英。

    “你可带众弟子离去!”

    乐星子已平静下来,面色悲苦,眼神死寂:“我已没脸去见众位同门,就让我在这里,陪录剑山众位祖师之灵,一起亡寂!”

    随后他低下了头,遥望向了数百里外,日月玄宗的道军停驻之所,目中饱含着仇恨与痛悔。

    “我真后悔!老夫自以为聪明,可到如今,却反为这聪明所误。原来你我,才是井底之蛙。如果还能再次选择,老夫必定不会再为这一点点的贪念,就将我录剑宗,推到覆亡境地。”

    谢梓庆沉默,今日录剑宗之亡,他的责任,绝不在宗主之下。如非是他谢梓庆的鼎力支持,乐星子定不会如此不慎。

    而此时乐星子,更是一掌,拍在了谢梓庆胸口。使得后者身形不由自主的,从山巅坠落。

    “代我转告诸弟子,如能安然逃出,就全力往南,逃得越远越好。不要想着复仇,只要那位狂甲星君还在一日,那么这日月玄宗,迟早将是北地霸主!绝非你们所能抗衡。”

    谢梓庆有心稳住身影,再赶至山顶将乐星子拉下。可随后他就望见空中一枚陨石正中山巅,浩大的气浪与火焰,瞬间将乐星子的身影淹没。谢梓庆不由重重一叹,反是加速了遁法,一直坠落到了土层之中。

    ※※※※

    由五千枚陨星组成的流星雨,足足维持了三刻时间,才在空中完全消散。

    又直至两个时辰之后,这片地域,才完全恢复了平静。

    当狂风平息,那五十三面石墙,早已被那气浪完全摧毁。只有后面那堵最厚实的钢墙,仍旧稳稳矗立。

    不过在这钢铁墙壁之后,日月玄宗的六百余艘战舰,都被厚厚的尘土淹没。好在各艘舰船,都没什么损失。

    张信在距离上把握的很好,那些流星也没有一颗,轰在录剑山以南的。三百五十里,刚好让他们脱离到安全带以外。

    此时各艘舰船上的灵师们,已经在自发的清理,将那些灰尘砂石,都全数排开。

    张信则在风暴减弱之后的第一时间,命各部统计伤亡,施以救治。

    “第一殿轻伤七十二人,无人死亡”

    “第二殿伤三十三人!”

    “第四殿伤一百一十二人!”

    一条条的信息,很快就汇报到了张信的身前。

    这些受伤者,可不是什么身体有创伤,或是断手断脚什么的。对于灵师而言,这其实是最简单的,一个大小回生术,就能让他们恢复如初。

    所谓的轻伤,是指他们元神上的伤势。之前陨星坠地的时候,引起了浩大的磁暴,蔓延数百里,这使很多的低阶灵修,都无法承受。

    幸在无人死亡,这些伤者,只需要静养一阵,借助一些特殊丹药,很快就可以恢复过来。

    “各部舰船自检,可有损毁?是否有故障发生?”

    “前军首先,使用乾元都天风翼阵,以最快的速度,进军录剑山遗址。看看能否抓到活口,我想要知道,这些蠢货到底是什么缘故,敢背叛我日月玄宗?还有那个白帝子,除了尸灵蚁之外,还有什么样的布置!提醒原空碧,沿途不可大意,如敌军有反击决战之意,可向本阵靠拢。”

    “中军与左右两翼,使用乾元都天五行雷烈阵,紧随其后!”

    随着张信一系列命令下达,各艘战舰,都纷纷飞起,直往录剑山方向飞行过去。

    不过他的行军布阵,虽然很谨慎。可北地仙盟剩下的十余万道军,却并无与他们继续战斗之意。那些战舰,早在风暴结束之前,就已飞入空际,向东北方向撤离。

    看起来情形不佳,那些战舰有很多残破的,甚至可见那两边地面,也有几十艘战舰的残骸。

    这是因北地仙盟的两部道军,要晚张信他们一步撤离。在陨星降落之时,只能逃出到距离录剑山三百里的距离,且抵御冲击的准备,也远不如日月玄宗充沛。

    “这场磁暴,北地仙盟的灵师,至少死了一万!”

    在张信身侧,林厉海的眼神幸灾乐祸:“这个距离,北地仙盟那些乌合之众,一定扛不住的。”

    而其余云浩,魏紫辰,宁元仙等人亦是面现喜色。

    他们与张信荣辱一体,今日张信大胜,他们自也能水涨船高。而日月玄宗如能平息天东之乱,也必定可声威复振。

    这对他们日后晋升圣灵,或是以灵渊神露延寿,都是有极大益处的。

    何况主掌前军的原空碧,也有消息传来。说是一路抓到了九位重伤状态的法域圣灵,其余就没多少了,只有不到八十名神师残存。

    之前的那场浩大磁暴,断绝了许多人的生机。

    可三个呼吸之后,原空碧又传来了消息,说是在地下,找到了录剑宗的圣灵长老谢梓庆与十九名依旧残存的录剑宗神师。

    这些人本是打算通过埋在地下三千丈深处的乾坤斗转大阵逃走,可那场大磁暴也同样影响到了他们。

    不但是这座阵,完全失效,更令百余名录剑宗灵师,当场爆了脑袋,谢梓庆与数十位顶级神师,也是当场重伤,在地下动弹不能。

    这颇让张信欢喜,当即就传令原空碧,将谢梓庆带到他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