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六零三章 悔不当初
    “好美!”

    原空碧把螓首微仰着,注目着天边,那些越来越耀眼的火点。一丝丝的愉悦,在她的眼底里蔓延着。

    “流星火雨!看来这录剑宗,是真的完蛋了。”

    随后她又埋怨张信:“既然还能使用摘星术,你应该早跟我说的”

    这个家伙,害她一直提心吊胆。

    “宗师叔在日月本山之内,都会被人杀死,本座又安敢将自家所有谋划,道于旁人之耳?”

    张信嘿然冷笑,毫不掩饰他对身边人的怀疑。

    随后他也长身站起,身负金光,脚踏祥云,来到了船栏之前。

    “本座可也从没有对人说过,我的摘星术,会被这区区幻术给限制!是你们想不到,怎能怪我?”

    原空碧哼了一声,对张信之言懒得理会,她只是很惋惜的,又把视线转向了录剑山的两侧。

    “只可惜,未能一战尽全功。那个白帝子,可真够小心的。”

    此战之后,北地仙盟的左右两军,依旧有十二万众,战舰一千一百余艘,是他们的两倍以上。

    当然战力方面,绝不可能达到他们的两倍。对于北地仙盟,日月玄宗的道军,一向是能够以一敌五,甚至敌十的。

    哪怕对手是白帝子,原空碧也自信她这边的六万五千道军,不会被北地仙盟剩下的这些道军击败。

    换而言之,这次的讨逆之战,他们已胜券在握!

    而就在这之后片刻,位于各艘战舰上的殿主,师主,都主等等,也都陆续发现了上空的异景。而后整个船团,都一点点的开始骚动,并迅速传播着。

    “火雨天灾!”

    第四殿殿主宗竟,坐于他旗舰的观战台上,眼神惊喜的望着天际间的璀璨亮光:“原来我们,不是在逃”

    第三殿殿主王垒端坐不动,一言不发,可他身边的两个副手,却是不自禁的赞叹:“原来如此,摘星使大人他,不是用不出摘星术,而是一直以来,都无动用么?”

    “不愧是狂甲星君!”

    “这就是天柱之上!似白帝子这样的英杰,在督帅大人的面前,亦不过是一只不自量力的螳螂。”

    而第二殿的殿主谢渊玑,则是沉默片刻之后,发出了悠悠叹息:“从没见过,似督帅大人这般,让人看不透的人物,永远都难知其深浅。”

    第一殿殿主凌海,却哈哈大笑:“白帝子败于督帅之手,也不算冤枉。”

    随后各种样的军令,在各艘军舰之间传达。

    “加速,加速,再加速!不想被震死的话,一定需在陨星落地之前,逃到一百五十里外。”

    “本部所有战舰,次第下降。半刻时间之后,贴地航行!”

    “把所有能丢的东西全给我丢掉,加速行驶!”

    “准备好绳索!所有土金二系灵师,速速准备好术法,降落之后,第一时间塑造金石之物用于压舱,还有重锚!”

    “检查防护法阵,各舰全力强化”

    此时全军上下,依然在全速‘逃离’着。可与之前不同,各艘舰上的灵师,都再无半点沮丧消沉之意,无不精神振奋,无需上面那些都主镇主的催迫,亦全心用命。

    天边那些流星降落的速度极快,一开始还只是点点星光。可随后那些流星与空气摩擦所燃起的火焰,却渐渐映红了半边天际。

    可各艘战舰,都没有人去观赏到这绝美的景致。他们已经撤出到距离录剑山三百五十里路的距离,各艘战舰,已纷纷停落在了地面。

    所有人都在抓紧了时间,以各种术法铸造金石等沉重之物,用于镇压舰船,又或以藤木纠缠,将各艘船只牢牢的捆绑。

    更有几十位顶级的神师与法域圣灵,纷纷在舰船之前施展灵术,使一堵堵的石墙,在舰队的前方拔地而起。

    总数四十有余,层层叠叠,都厚达数十丈,高则百丈,而在最后,则是数位法域圣灵合作,铸造出的一面巨大钢墙。就仿佛是一座小山,牢牢的将日月玄宗的诸多舰船环绕。

    直到那录剑山方向,第一枚陨星坠落,所有人的注意力,才再次被吸引过去。

    此时那录剑山内,蓦然有一道犀利的剑光闪耀,将第一枚陨星斩成了两截。随后就有越来越多的刃影冲入半空,斩击阻截着那些陨石。

    更有狂风潮卷,罡气澎湃,试图偏转这些陨石的方向。

    原空碧早已浮空而起,离开战舰,立在百余丈高空中。她冷冷的看着录剑山方向,眼神莫测。

    “这些家伙,倒还是蛮拼命的。”

    “不能不拼,难道等死吗?”

    聚集在此间的众人中,出身神静峰的法域圣灵郑馗上师,微摇着头:“录剑山内十余万弟子,法域圣灵二十余位,还有几位未曾现身过的天域。拼一拼的话,还是有些机会的。”

    力非天眼见那录剑山腾起的诸多剑光,气势如虹,不断的将那些陨星斩落粉碎,哪怕是那些重达千万石的巨石也不例外。于是他的目里,也浮起了几分担忧之意:“你们说对面的这些家伙,能否真能将这陨星,全数击碎?”

    在他想来,对方即便只是击碎其中的三分之一,甚至四分之一,也可能会大幅降低对面的死伤。毕竟那录剑山的防护大阵,还是很强的。

    而在场的众人,或多或少都有这样的忧虑。那几位天域一旦联手,只怕还真有此能。

    可张信闻言,却是冷哂:“全数击碎?痴人做梦!”

    眼见周围之人,纷纷注目他看了过来。张信将大袖一挥,使得身后的庞大风翼,还有那左右的‘笑驭狂刀戡日月,剑削八方镇星河’等篆体大字,显得益发的炫目耀眼。

    “一群痴愚之人,居然也敢抗拒本座降下的天罚,实在天真!”

    真正的打击,在这个时候才会真正到来。

    他让叶若,将四号与七号星群提前降落,并且更改目标地,真实的目的,只是为掩护那些‘上帝之杖’而已。

    这总数达数百枚的高密度合金棍,又岂是这些剑,能够斩碎?

    接下来却再没人去听张信说话,只因此间所有人都已注意到了,那数百枚从众多陨石中脱颖而出的奇异陨石。

    借助周围它们那些同伴的掩护,这些陨星,距离录剑山已不到三百里。

    此时有众多的剑光,斩于其上,却都是剑器在巨力冲击下,直接粉碎!仅有几十道最为强势的刃影,才可在对撞之后,完好无损。

    可即便是这些剑光刀芒,也只能在那些合金棍上,斩出一些深浅不一的创口,让它们坠落的地点,稍稍偏移。

    “好奇怪,这些金属陨石,真的是天然生成?怎会如此的圆润?”

    “我也觉是人工铸造,可能是祖师爷留下来的吧?之前鹿野山之战的时候,似乎也有过。据我所知,昔日薛智试图已一己之力抗击这些陨星,结果只仅仅数击,就被重伤。”

    “这录剑山,看来是真的完了,他们挡不住了。”

    “这即便是那几位天域,也扛不住的。这些金属棒,看起来体积较小,可其冲击力,却能等同于九十级的秘传术法。对面的那些天域,能挡住几枚?”

    “关键是距离,他们发现的太晚了。三百里,仅仅几个呼吸而已”

    随后霎那,天地间闪耀起了一股强光,不但将空中那太阳的光辉完全遮蔽,更刺得人眼仁生疼。而这仅仅只是开始,那一团团的耀眼光辉,赫然将这数百里地,照耀到无法视物。

    也直到片刻之后,一声‘轰’的巨震,才传入诸人的耳膜。浩大的音浪,使下方舰船上的诸多五级灵师,都本能的捂住了双耳。

    可这并无作用,那巨震之声接二连三,音浪也一浪高过一浪,澎拜不绝,使他们的耳膜,渐渐鲜血流溢。

    随后是那横扫过来的罡力与气浪,以近乎摧枯拉朽之势,摧毁了那一排排的石墙。而远处的那些尸灵蚁,也在这一刻,瞬间烟消云散!

    同一时间,在录剑山巅,录剑宗宗主乐星子,蓦然一口鲜血吐出。

    之前他以御剑术,连破二十七枚陨石。可那反震过来的力量,却也令他的元神不堪重负,浑身**几乎震散。

    时至此刻,他也余力渐穷,面对那前赴后继的陨星,再无能为力。只能用死灰色的双眼的看那上空,看那气势依然磅礴浩大的火雨。

    而此时录剑山的山体,也在逐渐松动,至于护山大阵,也早就破碎了。最初时落下的那些陨石,目标正是录剑山的东面,是之前山内防护大阵中,最为薄弱的地方。

    仅仅只是被正面轰中了二十几枚而已,就已让这座十六级的大阵,完全的瓦解。

    而在这录剑山的山腰处,被三百余枚陨石轰撞之后,各处都已一片狼藉,一眼望去,都是一片让人难以睁眼的强光,还有那赤红色火焰。尤其是东侧一带,早已化为地域。

    乐星子虽无法感应那边的详情,却知那处方向,基本已无活人。不论是北地仙盟的道军,还是他们录剑山的弟子,都已被那罡力,活生生的震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