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四百二十八章 许仙和燕赤霞
    千年等一回,西湖见情深,历尽劫与难,只为守诚真。

    一千七百年前,一位修为不算精深的捕蛇人,抓了一头小白蛇,被一个路过的牧童用梨子救下,放生而去。

    后来,这头白蛇偷了捕蛇人的六颗灵丹,修为大涨,捕蛇人却暗中恼怒。

    一千七百年后,白蛇修为有成,只待报恩,就可飞升而去!她褪去蛇皮,化身白素贞,来到了杭州西湖。

    捕蛇人却成了金山寺的主持方丈,名为法海,降魔除妖,法力高深,威名在外。

    小牧童乃是凡人之躯,转世成了许仙。

    许仙自幼失去双亲,与姐姐许娇容相依为命,后来许娇容嫁给城内捕头李公甫,相敬如宾,生活平淡,却有滋有味。许仙也就与他们生活在一起。

    夕阳已经坠落山头,袅袅炊烟,在这如画的美景中,渐渐的暗淡。

    这是一个小院,简单质朴。

    正是李家。

    “汉文,外面有什么响动,你去看看!”许娇容正在洗涮碗筷,冲屋里喊了一声,“我腾不出手!”

    “好的姐姐!”

    许仙应了一声,就走了出去。

    他不过十七八岁,唇红齿白,干净朴素,有着文弱的书生之气。

    ‘吱呀’一声,打开院门,借着昏暗的光线,他发现门前躺着一个人,还有浓郁的血腥气息,脸色就变了。

    “姐姐,这有个死人!”

    许仙差点吓趴下,连忙叫道。

    “什么?”

    碗跌落在地上摔碎的声音响起,许娇容就跑了出来,她一把将许仙落在了身后,壮着胆子蹲下,仔细观看。

    “这、这……!”

    她也慌了神。

    片刻后,她才发现,躺在地上的男子看着虽然凄惨,却还有温热。

    “她还没死?”许娇容道,“该怎么办?怎么办?”

    “流这么多血,若不救治,恐怕、恐怕……!”

    许仙也蹲了过来,神色凝重。

    他在药铺当学徒,懂得几分医理,还从来没有见过伤势这么重的人,只是姐夫不在家,他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咱不能见死不救,先抬回屋中,等你姐夫回来!”

    许娇容犹豫片刻道。

    许仙点头。

    两人艰难的将重伤之躯抬到了许仙的床铺上。

    简单的擦洗之际,两人无不动容。

    嫩滑的皮肤上,到处是裂痕,密密麻麻,犹如蛛网,凄惨万分,鲜血还在不停的流出,这片刻间,房屋中已经流满了一地。

    “汉文、这、这怎么回事?”

    许娇容动容无比,惊慌说道。

    “流这么多鲜血,明显不正常啊!”许仙咧嘴,“人之体内,根本没有这么多的血液,何况,他还没死?”

    他感觉见鬼了。

    “莫非是鬼怪?”

    许娇容一个哆嗦。

    “是吗?”

    许仙脸色都白了。

    下一刻,两人的眼睛就瞪大了。

    他们就看到,伤口处流出的鲜血,竟然缓缓倒流,就连地上的鲜血,还有门外的血液,都在蠕动,流向伤口,没入体内。

    “鬼呀!”

    两人呆滞片刻,就惊叫一声,逃也似的跑了出去,一直来到了院门外,才惊魂未定的停下。

    天色彻底的暗了下来,可姐弟两个却颤抖个不停。

    远处传来脚步声,李公甫办案返回,看到姐弟两个站在门外,不解道:“我不是说过吗?今晚和几个兄弟喝酒,会晚些回来,干嘛在门外等我?”

    “公甫……!”

    许娇容牙齿打颤。

    “姐夫……!”

    许仙也好不了多少。

    “怎么了?”

    李公甫疑惑,“发生什么事了?”

    “姐夫,刚才、刚才我和姐姐救了个人……!”

    许仙缓了一口气,快速的将经过说了一遍。

    “救了个人,血液回流?”

    李公甫眼睛一突,他就将腰刀抽了出来,“汉文,你和你姐姐就在门口待着,我去看看!”

    “他要是妖怪怎么办?”

    “我、我就宰了他!”

    李公甫咽了口唾沫,他毕竟常年混迹衙门,是捕头,胆子比寻常人大。

    推开院门,走了进去。

    内宅之门敞开着,犹豫了片刻,他刀尖朝前,走了进去,就见床上躺着一个人,哪有什么鲜血,就连身上都光滑嫩白,没有一丝伤口。

    他顿时疑惑了。

    “这……!”

    下一刻,李公甫就是一颤。

    光滑的身躯,竟然出现了一件流光溢彩的衣衫,穿在了身上。

    “好险、好险!”

    幽幽一叹,床上的楚阳睁开了眼睛。

    想起那一幕,他就战栗不已。

    鲲鹏巢穴是何等仙兵?他这个主人,竟然被震了出来,若不是巢穴最后的力量阻挡,他就彻底的被轰击成了粉尘。

    “我记得……!”

    脑海中,他响起了高空的一幕。

    一斧开天辟地!

    一剑斩断造化!

    一枪所向无敌!

    一刀破开乾坤!

    他深深的记在了心里,缓缓坐起,露出了苦笑。

    身体看似恢复,可内里却一团乱麻。

    丹田破碎,神湖龟裂,元神暗淡,若不是有心神镇压,说不得就已经损落。

    “你、你是人是鬼?”

    李公甫哆嗦道。

    “我是人!”

    楚阳下了床,微微一笑,心念之力散发而出,安抚情绪,让人不自觉的心生好感和信任。

    “那你、那你……!”

    李公甫手中的腰刀还在颤抖,却扫视楚阳的衣衫,意思很明显。

    “哦!”楚阳恍然,“我是一位山外修道者,因些许事端,重伤贵府门前,至于先前的事情,不过是道术罢了!”

    “原来是真人当面!”

    李公甫长长的出了口气,尽管眼里还有着警惕,可比刚才好多了!他知道一些道人有着非同寻常的手段。

    将姐弟两个叫过来,好一番解释,才暂时打消他们的疑虑。

    楚阳暂时安顿在李家,虽简陋,却也清净,让人心安。

    一夜无话!

    第二天,楚阳早早的来到了庭院中,负手望东方,感受这方天地的法理规矩。

    “红尘如炉,因果交缠,此方世界很有意思!”

    他感受到了不同,却也不在意。

    武道之法和心灵之力,都是属于自身的力量,没有多少影响,至于法修之道,以他的经验,能在短时间内融入这方天地。

    只是伤势难恢复。

    “白蛇、小倩、葫芦娃!”

    楚阳品味,却十分不理解。

    这是当初在鲲鹏巢穴一月之期后,脑海中青铜门出现的世界。

    许仙出来了,白蛇明显代表新白娘子传奇,至于小倩,若是猜测无误,应该对应的是倩女幽魂,至于葫芦娃,更好理解。

    然而三个独立的的世界,又怎么会交缠在一起?

    “世界变异?世界融合?还是本来就是一方世界,那些故事只是限于一方地域?”

    楚阳暂时难以明了,毕竟信息太少。

    房门打开,李公甫走了出来。

    “真人早啊!”

    看到楚阳在外面,他一愣,连忙打了个招呼。

    “早!”

    楚阳笑着应道,“天色还早,怎么不多睡会儿?”

    “要练功!”李公甫解释道,“在衙门混饭吃,看着清闲威武,可有时候也危险,不能丢了功夫!一日不练,就要退步三天!”

    “持之以恒,都会有大成就!”

    楚阳说道。

    对这个李公甫,他印象不错。这就是一个普普通通,安守本分的老百姓,生性乐观,活得自在。

    洗漱已必,冲楚阳招呼一声,就在院子中打一套简单的拳法,有着强身健体的作用。

    几遍下来,他额头上已经冒汗了。

    收功吐气,李公甫抹了一把额头,不好意思道:“让真人见笑了!”

    “任何努力的事情,都会令人心生敬意。”楚阳说着,心中一动,“你想平平凡凡的过一生,还是想要强大的力量,出人头地?”

    “强大?”

    李公甫一愣,见楚阳点头,他恍然大悟,知道这是对方想要点拨他,脸色不停的变换,许久苦笑摇头:“有多大的力气,就有多大的责任,就如真人,有着通天的本领,却还不是……!”

    “告罪、告罪!”李公甫连忙作揖。

    “无碍!”

    楚阳摆摆手。

    “多大的力量,承担多大的责任,就如我一个捕头,就操不够的心,要是有了更强大的力量,岂不是更累?”李公甫笑道,“现在就很好,站站堂,破破案,偶尔和兄弟们喝一杯,然后回家安心的睡一觉,我感觉这就足够了!”

    楚阳肃然起敬:“知足常乐!”

    “对,就是知足常乐!”

    李公甫笑道。

    “既然如此,我保你全家一生平安,若是你想学本领,可随时来寻我!”楚阳说着,随手一点,两道绿光分别没入了李公甫和许娇容的体内,让他们洗筋伐髓,身体强健,百病不生。

    体内虽一团乱麻,但施展一丝木真元,还能够做到。

    至于传授李公甫功法,他暂时息了念头。

    按照自己的想法活着,安心自在,这不就是幸福吗?

    “我在湖边,建一座庄园,名为楚府,若有什么事情,别忘了来寻我!”

    话音落下,人影已经消失。

    “真人……!”

    李公甫轻呼一声,就感觉到了体内的变化,积累的暗伤,消失无踪,感觉浑身轻飘飘的,似乎一跃,就能飞起来。

    他感觉前所未有的好,就连力量,都有了不少的增强。

    “真人手段,神秘莫测!”

    他冲楚阳消失的地方,拜了拜,更知道,这是遇到了贵人。

    西湖美景甲天下,如诗句:

    “欲把西湖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

    “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

    “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

    楚阳找到一处空旷幽静的地方,站定之后,运用心念之力,造物手段,轻易的创造出了一座从外面看起来十分朴素的庄园。

    又从各处挪移而来竹子,花草等物,开辟假山,勾勒溪流!

    庄园之内,别有洞天。

    大门之上,自动的出现一块匾额,上书:楚府!

    楚阳没有走入府中,而是转过身来,望向了身后,笑道:“许仙,这一路追来,可累否?”

    “真人,刚才、刚才,我是不是眼花了?”

    许仙盯着凭空出现的庄园,满眼的呆滞。

    起床后,他得知楚阳离开,惦念伤势,就一路追来,正好看到神奇的一幕。他虽累的气喘吁吁,却也惊的张大了嘴巴。

    “请!”

    楚阳笑了笑。

    许仙下意思的点头,跟随楚阳,机械的走了进去。

    来到里面,他的眼睛就不够看了。

    假山走廊,百花流水。

    灵雾翻腾,神曦洒落。

    简直是仙神洞天,人间仙境。

    “真人,你是神仙吗?”

    许仙鼓起勇气问道。

    “算不上神仙,只有些手段罢了!”

    说着,他们来到了池塘中心的凉亭中,坐下之后,取出灵液,泡了一壶灵茶,楚阳示意,“尝尝!”

    “好!”

    嗅到浓郁的香气,浑身四万八千个毛孔张开,许仙早已忍不住吞咽口水,他端起茶杯,看着龙虎翻滚,凤翔九天,不禁哆嗦,“真人,这、这是仙茶?”

    “请!”

    楚阳抬手。

    许仙舔了舔嘴唇,轻轻的喝了一口,就感觉一股清流顺喉而下,就化做一道道气息流变全身,让他感觉好似被仙女按摩一般,飘飘欲仙。

    “真不愧是仙茶!”

    一饮而罢,许仙就感觉耳充目明,身强体健,好似脱胎换骨了一般。

    简单的聊了片刻,楚阳询问:“你可有什么志向?”

    “志向?”许仙一愣,不好意思的笑道,“我就想学好医术,然后开个药铺,医治病人,救死扶伤,也顺便赚些银两,让姐姐过的好些!”

    “心善仁慈,恭厚孝道!”

    楚阳点头,随手一抹,桌子上出现了一本书籍,递了过去,“这是一位曾经的神医,写下的一生经验,若是学全,必能成为杏林宗师!”

    “这、怎能轻传?”

    许仙意动,却摇头不接。

    在这个年代,讲究传承,无缘无故的学别人的东西,犯忌讳。

    “让你学你就学,休得嗦!”

    楚阳一瞪眼,差点将许仙吓趴下,他连忙接了过去,嘴角却不停的抽搐,显然,他对楚阳有些惧怕。

    昨夜的一切,他无论如何都不会忘记。

    今天追过来,又看到神奇的一幕,他几乎将楚阳当成了仙人。

    翻开之后,稍微浏览,他便大吃一惊,激动的脸色潮红,低低惊呼:“不愧是神医,妙哉,让我茅塞顿开!”

    楚阳只是笑了笑,孙道长的医术,岂会简单?若是许仙学全,成就神医之名不在话下。

    “许仙,我一直很好奇,你只是白素贞的相公罢了,在金山寺出家二十年,最后怎么会和法海,白素贞一起成仙?”

    打发许仙离开之后,楚阳心中暗想。

    当初他就十分疑惑。

    白素贞修炼了两千年左右,法海也差不了多少,反观许仙呢?区区二十年罢了,竟然能够成仙?

    “诡异的世界!”

    轻笑一声,他抬头望向了北方,眸光闪了闪,冲着高空道,“道友,可否暂停,下来一叙?”

    黎明的天空,却有一道肉眼难见的剑光,轻轻划过,微微一顿,停了下来,也传出了轻咦之声。

    剑光一转,落到了院落中。

    “在下燕赤霞,不知道友为何相邀?”

    这一条粗犷大汉,满脸络腮胡须,他抱拳拱手,带着警惕之色。

    “在下楚阳,见道友横空而行,想认识一番!”

    楚阳心中震动,却不动神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