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四百二十四章 鹏九天
    魔城之外,五位白衣少女缓缓飞行。

    “大师姐,那究竟是什么石头?用得着需要一个玄女交换吗?”

    “是呀大师姐,玄女可培养不易!”

    “还要大师姐亲自出手,莫非这里面有什么隐秘不成?”

    你一言我一语,她们询问为首的女子,也是她们口中的大师姐白怜。

    “那头狗熊可不是个善茬,我要是不陪着,你们四个非吃亏不可!”白怜轻笑道,“你们貌美如花,一举一动,风情万种,那头狗熊要是色心一起,将你们留下怎么办?我可不愿意!”

    “嘻嘻,大师姐讨厌,他敢!我们玄女宗,可不是随便欺负的!”

    “他背后可是有着魔帝,万一大胆起来,就有你们受苦了!”白怜道,“至于这块石头?听师父说,她老人家前番路过魔城,感应到了石头的不凡,蕴含着至纯的庚金之气,无论是炼制仙兵,还是吸收用以修炼金属性神通,都是无上宝物,值得一个玄女!”

    她取出一块淡金色的石头,不过巴掌大小,却沉重俞万钧。

    “玄女宗,果然不是好东西!”

    冷漠的声音从天空降临,楚阳挡在了前面。

    他杀了魔熊,也从对方脑海中找到了这五位少女的影像,心念横扫之下,不难发现,这才快速的追了过来,也正好听到她们的谈论。

    对玄女宗,更没有好感。

    “您是谁?敢当我们的去路,活腻歪了!”

    一位少女冷哼一声,面如白霜,手中剑一抖,便是八十一道剑气组成剑阵,十分狠辣。

    啪……!

    楚阳没有嗦的兴趣,一掌翻天,将五位少女全部镇压地底,打残了肉身,印决一转,就封印了五个元神。

    一个个探查,在魔熊脑海中没有发现玄女宗的具体地址,在她们心中,却找到了去处。

    特别是白怜的记忆中,关于玄女宗的事情非常全面,她毕竟是一位仙君强者,地位非凡。

    在记忆中,有绾绾的消息,正好还呆在玄女宗,被培养成玄女。

    放心的同时,杀心也暴起。

    “五个百合!”

    楚阳嘴角抽搐,功法一转,炼化成了精元,收了起来。同时将那块石头托在手掌,仔细感应,大喜不已。

    “有如此造化之物,正好助我开辟金之神湖!”

    在帝城中,从赵太日手中得到众多修炼之物,他一口气将土之神湖修炼到了圆满,液满神湖。

    下一步的修炼,他早已有了打算,如今有了这块石头,会事半功倍,顺利很多。

    回头遥望,看向了魔城。

    “我杀了魔熊,竟然没有任何动静,有意思!”

    沉思片刻,楚阳腾空而去。

    至于魔城内的不同寻常,暂时不理会!

    魔城西北八万里开外,有一片连绵不绝的山脉,在这里,有大妖纵横,凶兽肆虐,一般的强者都不敢深入。

    在这片山脉深处,有一座山峰常年笼罩着白雾,朦朦胧胧,似真似幻。在内部,却有一座座宫殿,从上到下,排列整齐,尊卑分明。

    在最顶端的宫殿中,盘坐着一群人,个个气息强大,有仙君,也有仙王。她们唯一相同的地方就是,都是女子,而且个个国色天香,衣着暴露。

    “魔城传来消息,有一魔头寻找我们玄女宗的驻地,恐有不利!”

    “可说是谁?”

    “只是说来自人族,修为十分强大。”

    “人族?嘿,仙帝不出,我们俱谁?仙帝也不可能出现这里,否则,魔帝岂能答应?”

    “莫要自大,人族之中,有不少势力能对我们构成威胁!真武宗,小雷音寺等等,惹到他们,有灭宗之祸!”

    “我们很少入仙朝疆域,怎会惹到他们?即使寻找玄女之身,也只是附庸势力代劳罢了,找不到我们身上!”

    “说到玄女,我想到了那个绾绾,可惜了她早已不是元阴之身,否则,若是培养而成,对魔帝都有帮助,甚至……!”

    “确实可惜了!再调教些时日,寻找目标,就放出去吧!”

    “还是留下吧,等我将阴阳逆转神通参悟完全,能为我提升几分助力!”

    却在这时,为首的两位年轻貌美,一举一动,魅惑天成的少女身躯一震,彼此对视。

    “白怜死了!”

    “连求救信号都没有发出,就死了!”

    “距离宗派如此近,谁敢动手?莫非是那个魔头?”

    轰隆隆……!

    下一刻,护山大阵就一阵爆响。

    她们纷纷惊骇,刚刚飞出大殿,上空的大阵,就怦然破灭。

    楚阳高悬半空,俯视下方。

    “阁下是何人?为何攻打我玄女宗!”

    两位少女腾空而起,停下之后,纷纷露出暴怒之色。

    “竟然是两头骚狐狸!”

    楚阳目光闪闪,将两个人的身份看了个透彻,分明是狐狸之身,而且修为都是仙王之境,十分强大。

    在她们身后,整整有七位仙君,其中就有母玉莹,加上被杀的白怜,就是八位。

    玄女宗的力量,十分可畏。

    楚阳却不放在身上,只是心念横扫之下,发现山上有很多宫殿笼罩着阵法,没有察觉到绾绾的踪迹,他的心情瞬间恶劣。

    “找死!”

    两人同时暴怒,她们心意相通,同时出手。一个背后出现了八条尾巴,横贯虚空,形成牢笼,禁锢法理,一个双手一晃,恢复了狐狸爪子,划空而来。

    楚阳眼睛一眯,催动苍穹印,镇压下来。

    轰隆隆……!

    苍穹破碎,尾巴湮灭,爪子断裂。

    两位玄女宗的强者被镇压下去,惨叫声声,其余腾空而起的众多强者,一瞬间飞灰湮灭。

    强势轰杀,一个不留。

    大印再次落下,将玄女宗的两位太上长老彻底的轰死。

    力量提升,苍穹印的威能也跟着增强。

    “给我破!”

    楚阳宛若魔神,高悬半空,催动大印,力量迸发出来,将山峰上所有的阵法,全部震碎,露出了真容。

    “竟然没有?”

    仔细感应,细致梳理,却没有绾绾的踪迹。

    却残留着她的气息。

    那种气息,哪怕时隔几百年,他都不会忘记。

    转过身来,望向了魔城。

    “一瞬间,到了那里,有意思!”

    楚阳的目光,极为深寒。

    他已经感应到,绾绾的气息,出现在了魔城,毫不掩饰。不用想就知道,定然是刚才,从玄女宗传送到了那里。

    “到底是谁在主导这一切?”

    “我来魔域,虽不算隐秘,一般人也不会知道!”

    “匆匆而来,镇压魔熊,杀白怜,就直接来到了这里!‘他’却率先一步,在玄女宗的地盘,将绾绾转移走!”

    “这是让我再次入魔城!”

    “莫非上一次,你们没有布置好?这才不惜启动安插在玄女宗的棋子,关键时刻,将绾绾转移过去?”

    “若是我现在就急速过去,前后相差多少时间?”

    “这一次……!”

    心念转动,楚阳想到了很多,却没有急着离开。

    苍穹印接连轰击,将玄女宗彻底的给灭了。

    双手舞动,爆发的灵气潮涌,在身前飞速的凝聚成一枚枚精元,收藏起来。

    玄女宗远比当初的黑水宗大,再加上宗派特殊,资源恐怖,算是便宜了他。

    最终,他在地脉之中,抽出了整整三条灵脉。

    “足够了!”

    半天功夫已经过去。

    楚阳也恢复到了巅峰,准备妥当,腾空而起,向着魔城不紧不慢的飞去。他的气息没有任何掩饰,所过之处,白云崩碎,生灵蛰伏。

    强大的气势,伴随着浓郁的杀机。

    这是向魔城宣告:我来了!

    魔城之中,在最中心有一座百丈高的黑色高楼,犹如撑天巨柱,从下到上,浑然一体,宛若一块岩石雕刻而成!

    在顶端,站着二三十人,个个气息如渊。

    “为什么抓我?”

    绾绾询问。

    从大唐飞升而来六十余年,她没有任何变化,灵动之中带着聪慧,修为也达到了大仙圆满,差一步就能突破。

    三年前,她被母玉莹抓了起来,然后带到玄女宗,就被传授一种功法,让她努力修炼,看似好意,可以她的智慧发现了不对劲,可惜,被困宗派,难有作为。

    今天却忽然之间被宗内的一位弟子,也不知施展的什么手段,就带到了这里。

    “你和楚阳是什么关系?”

    为首的一位红衣男子询问。

    他年轻英俊,气质优雅,只是鼻子格外的尖,两眼锐利异常,似能看透别人的内心。

    “楚阳?他是谁?”

    绾绾心中震动,脸上却露出迷茫之色。

    “你真不知道?”红衣男子似笑非笑道,“忘了告诉你,我叫鹏九天,是魔城,还有整个魔域的半个主人!”

    “不知道,没听说过!”

    绾绾摇头,瞳孔却缩成了针尖大小。

    在玄女宗内,虽消息闭塞,却也听说过这么一号人物。在整个魔域,号称仙帝之下第一人,强大的可怕,也智慧非凡。

    “真没听说过?”鹏九天的笑容十分温和,只是给人的感觉却很冰冷,“楚阳初始出现是在八年前,在仙朝内西北地域的雷云城,不知为何,一怒屠杀仙君吕布的家族,杀传鹰之子,被两人追杀,逃之夭夭之后,就消失无踪!”

    “前番始一出现,就到了黑水王城,灭世家,屠守护,斩吕布和传鹰,杀仙王,吞仙帝,一桩桩一件件,惊天动地!”

    “后来他入帝城,斩太子,杀仙王,狂傲霸气,无法无天,让我都心生佩服!在帝城内,他做这么多事情,却是为了一个目的,寻找三年前被玄女宗核心弟子母玉莹抓走的一个女子!”

    “然后,他就来到了魔域,进入了魔城,找到了刚刚和玄女宗接触过的仙君魔熊,毫不犹豫的轰杀。到城外,寻到了白怜,就一路而去,灭玄女宗!”

    “这个时候,玄女宗应该已经彻底的灭亡了!”

    “然后就会寻找到这里!”

    “这些事情,哪怕斩太子,杀仙王,我都不在意,让我在意的是,半年前,他被仙君追杀,狼狈逃亡。期间他凭空消失,好似从世间消失了一般,时隔八年,再次出现,竟然有轰杀仙王的修为,简直不可思议!”

    “我想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的?”

    鹏九天笑眯眯道,“你可为我解惑?”

    “我不认识什么楚阳?”

    绾绾摇头,眸子中都带着不解之色。

    “知不知道,已经没有关系了!”鹏九天道,“因为他已经来了!”

    绾绾一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