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六零一章 再见流星
    张信听到这里时,心里全是不以为然。这个掌教归真子什么都好,就是手段太优柔了些。

    不过他也未阻止,料来这录剑宗,是绝没可能在此战中倒戈的。

    果然下一刻,就见乐星子微微摇头:“反叛之因,你们日月玄宗日后自知。至于什么迷途知返,实是可笑。日月玄宗如今大厦将倾,我录剑宗已无再追随贵宗的必要。不过贵宗掌教顾念之情,老夫也颇为感念。此战结束之后,老夫会尽量保全二位的性命,算是偿还他当年的救命之恩”

    原空碧右手按剑,手背上已经是青筋暴起。

    她正欲说话,旁边的张信,却突然插口:“叽叽喳喳的,原师姐你烦不烦?你们依仗的,是这个吧?”

    此时他的手中,赫然笼着一丝丝的青雾。

    原空碧先是不解,可随后她的鼻内,就又嗅到了一丝丝的异味。这使她悚然一惊,本能的抬头上望。

    她可以确定,这些气雾,必定是来自于周围的雨云,在他们不知不觉间,渗透进战舰的防护法阵。因非蛊非毒,所以船上的符阵,未能有丝毫的反应。又因其散开之后并无气味,也没人能察觉到异样。

    如非是张信此刻,将这些气雾提炼聚集在一起,她也一样是懵然不知。

    虽暂时还不知这具有奇异气味的气雾,到底是什么用处,可原空碧心想对方这么布置,想必不会毫无缘由。

    乐星子见状,也同样是吃了一惊,随后微笑:“摘星使大人,真是智慧过人。这些气雾混在云层,即便最敏锐的灵感师也没法察觉,可却没能瞒过摘星使。可惜,仍旧为时太晚。”

    原空碧心中更沉,几日之前,张信借助雷雨云,破去了仙源山大阵;如今对手,却也同样是在雨云中做手脚,是欲以牙还牙么?

    “雕虫小技,让人笑掉大牙。”

    张信一声哂笑:“乐老头,你给我听清了!既然已经见了面,那么本座念在录剑山下百余万无辜生灵,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将你们山内所有北地仙盟之人尽数诛除,并解除防护大阵,由我日月玄宗接手,否则”

    说到此处,张信的目光一厉:“本座必定夷平你这鸟山,寸草不留!”

    乐星子闻言,不禁微一愣神,随后就摇头失笑:“久闻摘星使其人轻狂荒诞,跋扈无礼,果然如是!希望稍后,摘星使大人还能如此乐观。”

    他随后却再无谈兴,微一挥手,身影就消失在了二人的眼前。

    原空碧面色紧绷,勉力沉住气:“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为何不说?”

    “就在刚才,如非本座别有手段,这次也要栽在这白帝子的手里。不过现在,无所谓了!无论他白帝子千般手段,今日亦只有一个结局。还有这个乐星子,他可能不知,本座素来都是言出必行,说到做到。”

    张信长身站起,满含冷意的,注视那录剑山巅:“师姐不是很好奇我欲如何破敌?现在我就给你个答案!”

    随后他就将大袖一拂,使浑身笼罩紫金光晕,背后则是巨大的风翅展开,巨大的风力,瞬时笼罩十里方圆,而在张信左右,则显出两竖高达七十丈的雷光大字笑驭狂刀戡日月,剑削八方镇星河!

    “叶若,按照碾压三号方案锁定坐标!四号与七号星群目标修改,提前三秒坠落轰击,方位x44345y32414至x44332y32484,集中打击!”

    原空碧听他说此句,不禁一阵错愕,完全听不懂张信到底在说什么。

    可此时在张信的脑海之内,却响起了一阵阵冷漠无情的电子音。

    “若儿明白!四号与七号星群坠落地点修改,分布于方位x44345y32414至x44332y32484之间,并提前三秒下降。”

    “四号星群所有推进器完成启动,自我检测无异常,无故障!开始点火,准备进入既定轨道”

    “七号星群所有推进器完成启动,自我检测无异常,无故障!开始点火,准备进入既定轨道”

    “天御一号卫星,机械臂解锁!1型上帝之杖开始脱离”

    “天御二号卫星,机械臂解锁!1型上帝之杖开始脱离”

    “天御十三号”

    此时在所有人看不到的外太空星环内,正有一点点的亮光闪耀。一枚枚的小型推进器,正将一些体型庞大的陨石,退离开它们本来的位置。

    而在更远处,那数以百计的人造卫星,正将它们体外的机械臂陆续解锁打开,使得那一颗颗让人望而生畏的巨大合金炮弹,纷纷脱离束缚。

    “你到底在搞什么鬼?”

    原空碧圆瞪着眼,看着张信。她有些担忧这家伙,是不是失心疯了,才会说出那样的胡话。

    张信却没理她,直接下令:“传命全军,后军转前军,全速撤离此地。转告各部,各舰启动应急符阵,无需顾忌阵型,也无需顾忌神脉石损耗,以速度为第一优先!”

    这次群星坠落的威力,接近于鹿野山两倍。所以他们现在,也在冲击波杀伤的范围内,只有在短短二十分钟内,再后撤出一百五十里。

    原空碧则不禁错愕,她脑子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张信他莫非想要逃跑?

    也在这刻,她望见对面录剑山下,赫然从地面冲起了无数的飞蚁,密密麻麻,如烟如雾,又似乎无边无际。

    这使她的面色发白,对张信撤离的决断深表赞同。

    时至此刻,她已明白那些青色气雾,到底是什么作用了。

    ※※※※

    以为张信要逃跑的,不只是原空碧一个。

    数百里外,录剑山中,白帝子搭乘的旗舰之上。紫刀侯也以讥诮的眼神,看着二百多里外,正以近乎狼狈的姿态,急速‘逃遁’中的日月玄宗大军。

    “这就逃了?我记得他之前在军议,说是定要让主上后悔在录剑山决战?”

    紫刀侯冷笑:“能够察觉到主上的陷阱,这张信倒还真有几分聪明,可惜为时太晚。主上的手段,也不止如此。”

    紫千瞳则用请示的眼神,看向白帝子:“是否下令追击?虽有这些尸灵蚁为助,可太晚的话,还是有可能被对方逃离。”

    此时的白帝子,却反是现出了迟疑之色。对面的一切反应都很正常,可他为什么会感觉不对?

    可正如紫千瞳之言,此时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稍稍迟疑,白帝子还是凝声下令:“传令全军,以风系军阵全速追击,左右中军,保持二百一十里间隔!”

    如果是单舰航行,以雷系灵术助推,无疑是最佳选择。但如果是数目两千艘以上的舰队,还是风系为佳。

    不过因北地仙盟各宗,都有着自己的阵法体系,所以白帝子准备让各宗自行其事。

    至于保持二百一十里间隔,是因白帝子仍不放心,所以留了一手。

    不过他才下令,下方处就有一人提出了反对:“我觉得总督帅的决断,实在过于小心,很可能令我军反而置身险境。不知总督帅可曾考虑过,对方是故意诱我军出击,与之在野外决战?对面那位摘星使,未必就没有应对尸灵蚁追袭之策。”

    白帝子斜目望去,只见发言之人,乃是北地仙盟现任的第二执事卫知云,也是北地仙盟派驻在他身边的‘监军’。

    毕竟他白帝子,如今已是神教的第一神子,而再非是曾经北地仙盟的总执事。

    而在场众人闻得此言,也都纷纷侧目。

    “也就是说,我军如此分布,很可能给对方各个击破的机会吗?”

    “不得不说,这极有道理。我听说这个张信,曾在灵域之内,很轻松的应对天王蜂群。能够拿出破解尸灵蚁的方法,并不稀奇,也不可不防。”

    白帝子也是一笑,他承认卫知云的提醒,不无道理。可他白帝子,既号称是算无遗策,又岂会想不到这点?

    “诸位可稍安勿躁,此事”

    白帝子的言语毫无缘故骤然顿住,此时他只觉一阵心悸莫名,近乎本能的看向了天空。

    这片天地,依旧被‘移星换斗’之术牢牢遮蔽着。可他因神术加持之故,可以不受影响。

    然而此时的白帝子,却宁愿自己是看错了,是受了这‘移星换斗’的幻术影响。

    只见那‘天河’之上,正有无数星星点点的亮光脱离,不断的往下坠落,坠落

    此情此景,令白帝子只觉自己的心脏,好似被人狠狠地一把抓紧,就连说话也变得万分艰难。

    “流星火雨!”

    咬着牙吐出这四字,随后白帝子整个人的气机,也变得暴戾异常:“传令左右诸部,全速撤离录剑山一带,各舰都启动应急符阵,无需顾忌阵型,也无需顾忌神脉石损耗,以速度为第一优先!”

    这道命令,与之前张信所下达的军令,可谓如出一辙。可也有不同的地步:“中军固守原地,不惜一切代价,全力张开防护阵,并往下挖掘地窟!”

    此时他们在录剑山的中军,无疑是逃不掉的。与其在慌张逃遁的路程中,被那冲击波毁灭,在录剑山内固守,反倒还能保全一些高阶神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