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六零零章 预知洞察
    “看起来很厉害,不过现阶段好像不是很实用,结构也太复杂,总之我先尽量练习吧。”

    张信说完之后,就又凝声问道:“宗法相与神尊之战,还没有结果吗?”

    几天之前,他就命令叶若尝试复原宗法相与神尊之战的前后经过。

    因受到磁场与护山大阵的干扰,无论是他们在天上的监测卫星,还是叶若分布在日月神山内外各处的监控器,都没能拍摄到清晰的画面与视频。

    不过通过现场的痕迹,以及数百枚摄像头的影像记录,综合分析推演,还是有很大可能,复原出此战详情的。

    张信很想知道,这位神尊的虚实。而复原此人与宗法相之间的一战,无疑是了解此人的最佳方法。

    “还没有完成啊喵!”

    叶若苦着脸道:“我只复原出了七成的经过,其余还在分析。若儿现在,倒是可以根据现有的资料,制作出一个虚拟视频,供主人观看的,不过不保证影像的真实性。”

    “七成?足够了。”

    张信的脸上,现出感兴趣的神色:“把这视频,放给我看看。”

    叶若可能是在制作视频,沉默了好一阵。直到半刻之后,少女的身影,才再次在张信的视界里出现。同时一个3d虚拟视频,也开始在他的眼前播放了。

    此战前后,总共都不到五分钟时间。五分钟之后,张信就神色沉凝如水:“这是,预测?”

    视频中的神尊,分明有着预测未来之能!此人招出的这些金针,每一颗都提前一步,死死封锁住了宗法相逃遁的方向。

    如果是真的,那么此人,将是一位比问非天还要更强大更可怕的神域。

    问非天的无相神斩,固然使人敬畏,可相较于此人的神通,却又等而次之了。如果问非天的一举一动,都在神尊的预测中,那么无相神斩哪怕再强,也伤不到神尊毫毛。

    “推测此人,应该是能有限度的预测未来一到二秒。具体什么情况,因情报有限,无法判定。”

    叶若也低声道:“除此之外,这位神尊,很可能还有着强大的洞察力,可以很准确的抓住敌人的弱点。”

    此时张信的心绪,反倒是平静了下来。既然掌教归真子,能够一举击杀此人的化身。那就说明这位神尊的预测能力,并不是没有破绽。

    他不禁看向了自己的双手,心中只觉一阵苦涩。

    尽管他现在的战力数值,已经达到一千多,可每当想到问非天与神尊这两大神域,就有股无力之感,在心中滋生。

    看来这次的战事了结后,自己还是得在天元**上继续努力

    张信正这般想着,就见一道靓丽的紫色身影,在他的身边闪现。张信注目细望,只见正是原空碧。

    “对方的主力,已经进入录剑山了!这个时候,你居然还有闲心在这里发呆?”

    张信闻言不由挑眉,转而向对面眺望。

    此时他们距离录剑山,仍有二百七十里之遥。不过他所在的这个观景台上,有着术法加持,可以很清晰的远观数百里外的情景。

    当张信抬眼之时,正可见北地仙盟的数百艘各式战舰,正蜂拥着在一座雄伟大山的山腰处停靠。

    粗略估计,这些战舰加上录剑宗自有的舰船,数量应是在九百艘左右,道军则是在10万人到12万人之间。

    不过吸引住他注意力的,却是这座录剑山的两侧。北地仙盟的其余战舰,正分成了两股,从录剑山的左右绕过,与录剑山的距离远达二百余里。

    “这是?”

    张信见状,不禁失笑:“真不愧是白帝子!这个时候,居然还能够忍耐得住。”

    “应该还是在顾忌你的摘星术,所以不敢将大军集结。”

    原空碧的眼中,现着奇异光泽:“不过这倒是给了你我一线机会,只是这十一万左右的道军,未免太小看了我日月玄宗!”

    说到这里,原空碧的语音也渐渐昂扬,饱含斗志:“我建议变阵,采用乾元都天雷罡阵。配合你的雷神之,或可在录剑山的东面,强行砸出一个缺口!”

    只是这片刻时间,她就已看出了对面阵型的虚实破绽。

    录剑山将大量的北地仙盟道军,收纳入防护大阵内。可问题是这些战舰上的阵符,差异实是过于巨大。而因这些战舰,引发的紊乱灵能,甚至不谐冲突,也直接影响到了录剑山的防护大阵。

    这就是可趁之机

    以张信掌握的的无上超杀伤,或可一举轰开这座十六级的大阵。

    “没有必要!”

    张信却微一摇头:“你能够想得到的,白帝子也同样能想到,谁知这是不是陷阱?我们仍不知这位,在这边到底准备了什么样的手段。冒险攻山,只是自寻死路。且此战敌众我寡,若然强攻,必定是伤亡惨重。即便赢了,也得不偿失。”

    原空碧听了之后,也不生气,转而好奇的看向了张信:“那么师弟你,又打算如何指挥此战?”

    “什么都不用做。”

    张信唇角冷冷的挑起:“只需推进到二百里距离,自然就可见分晓。”

    原空碧不禁柳眉微蹙,眼中微现恼意。可随后她不知想到了什么,最后还是沉默了下来,不发一言。准备看张信,要怎么让白帝子后悔?又该如何令录剑宗上下人等知晓,背叛日月玄宗的代价?

    也在这刻,那录剑山方向,突然有一道光影,投射在张信的前方二十丈处,形成了一个虚幻影像。那是一位白袍老者,仙风道骨,鹤发童颜。

    “老夫录剑宗宗主乐星子,见过摘星使大人与第七天柱!”

    这人的言语语气都颇为恭敬,之后更是一丝不苟的,朝着二人一礼:“敢问第七天柱,有何事相召?”

    张信本就奇怪,此时更是一阵愕然,看向了原空碧。后者却是神色平淡:“此事掌教吩咐,命我在战前,问他几句。”

    随后原空碧,就用冰冷如刀的视线,看着乐星子:“敢问乐掌教,我日月宗这些年,对你们录剑宗可有不公之处?又可曾有半点盘剥?”

    乐星子闻言,却不禁长声一叹:“日月玄宗,并无任何对不住我宗的地方。一万二千年前,也是贵宗出兵救援,才使我录剑宗免去覆亡之危。可现在说这些,又有何意义?”

    原空碧的神色,亦发冷冽:“归真子让我问你,你们录剑宗与雷音斋,究竟因何而叛?他要我跟你说,悬崖勒马,为时未晚。如若你们录剑宗,此番能迷途知返,那么你们录剑宗之前一切所作所为,都可既往不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