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五九八章 决战录剑
    炼成太上神卫之后的第六日,张信就下令大军,再次出征。

    此时天东四院流散在外的门人弟子,又陆陆续续的来了三五千人,还有观澜山上院,也来了两千道军增援。

    张信将之整编为两个师,负责留守凤翔山,看护后路。随后就带着他辖下的六殿一师,总共六万五千道军,浩浩荡荡的飞出了凤翔山。

    此时他的麾下,堪称是兵强马壮。

    总共有攻山舰十二艘,日型战舰一百六十艘,月型战舰三百艘,

    还有十五级的攻山弩三十六具,十级以上的战弩七千,以及阳炎神镜六百面,冰魄神镜四百面。

    可惜合练的时间,实在太短。各部虽然都是精锐,可彼此之间都不熟悉。阵法的组合与变阵,比之斗部八殿,差了好几个档次。

    比如阴符阵,斗部八殿能够在不到半刻的时间之内完成,可张信麾下的这六万五千道军,却必须得一刻时间以上,

    斗部八殿能够在战斗中,随时以殿,师,都,镇为单位,迅速单独结阵,甚至能在几种相近阵型中来回更换,可以在大阵解体之后,依旧保持强大的战斗力。可他们,却最多只能在都镇一级单独结阵,战舰与人数再多的话,就没可能办到了。至于阵型的更换,更是无从谈起。

    “那也得看我们的对手是谁。”

    出征之后,原空碧在张信旗舰上,很不在意的看着对面:“如果对面是天东四院训练出的精锐,那么在同等兵力下,自然是远不及对面。可敌人既然是北地仙盟这些杂碎,那么变阵结阵的速度,就无关紧要了。不过”

    她的语音一顿,眼微微眯起:“看来那位白帝子,是要玩退避三舍的戏码。”

    就在她对面二百五十里外,北地仙盟的道军,正分成了七股,正互相掩护着,不断的交替后退。整个过程井然有序,让她找不到半点可以利用的破绽,

    而在原空碧身后,张信却是很无语的,看着这位第七天柱的背影。

    自兵出凤翔山之后,他这师姐就完全把他的旗舰,当成了自家的座舰。也几乎篡夺架空了他的所有权柄,毫不客气的对全军发号施令,将他这个全军主帅,完全无视。

    今日在他帅座之前召开的这场军议就是如此,事前完全没询问过他的意见。

    可张信对此,却是无可奈何。

    这不是李青与谢渊玑,他可以凭着自己的身份,任意的呵斥,压迫甚至无视。

    原空碧不但是他现在的师姐,更是第七天柱,也有着二级高功的勋阶。

    关键是他下面的那些殿主,师主与都主,都很乐意听从这位第七天柱的军令。对于他这个督帅,却是不怎么放心。

    可明明是他张信,立下的战功更可观

    “你在后面嘀嘀咕咕些什么?”

    原空碧蓦然回头,杏目中带着讥哂之色,向张信扫望。

    “之前不是说,对面北地仙盟的这十九万军,弹指可灭么?现在就看你了。”

    必须一提的是,这几天的时间,不止是凤翔山这边军力有不小增长,北地仙盟加上录剑宗与雷音斋,也有两万三千道军来到前线,使得白帝子麾下的道军数量,又膨胀到了十九万之巨,

    张信则毫不为所动,面色平静,神色自若:“我是说过这句,可现在不就是么?你看白帝子他们,都在本座面前,望风而逃?总之我军只需向录剑山方向推进,就自可破敌。”

    原空碧微微一叹,转头看向在场其他的几十位紫衣神师。

    “你们是怎么看的?”

    “我想他们应是在诱敌!”

    第一个说话的,是前东神山上院首席,现任的北路讨逆军第三殿殿主王垒。

    “白帝子为我方预设的战场,必定是在录剑山附近。在此处决战,必大不利于我方。”

    听得此言,在场众人不禁都微微颔首。这正是他们所担心的,白帝子在上游水源投入蛊毒,已经掌握了主动权,有着选择在何处决战的权力。

    以白帝子的阴狠狡黠,一旦他们踏入对方预先布置好的战场,结果多半不会很美妙。

    “可我们不攻录剑山的话,还能攻哪里?”

    第四殿殿主宗竟眉头微蹙:“无论是要阻止对方继续在水脉中投毒,还是要逼迫北地仙盟与我方决战,都必须攻打录剑山不可。”

    于是诸多神师中,就有十数人各抒己见。

    “能否把目标改成小雷音山?”

    “这有何区别?白帝子会想不到?且小雷音山在录剑山的北面。我们要前往的话,还要小心录剑宗的侧击?”

    “据我所知,北地仙盟旗下的紫英楼,就在西南面二千九百里。”

    “那实在太远了!我方如今携带的军资,只能支撑全军作战一个半月。而即便现在,我们的后路,也随时都有被切断的风险。两千九百里,实在太冒险了。”

    原空碧听着众人的议论,不禁柳眉大皱。这时她已生出了束手无策之感,眼神迷茫。

    这些神师的见解,她都已经想到。可却没有人能够如她期待的那样,别出高论,也没能给她任何的灵感。

    难道就真的只能在录剑山下决战,凭着手底的这些筹码,与白帝子交手?

    而随后她就发现,张信正在百无聊赖的,看着天空,

    不过在原空碧的目光再次阴冷下来之前,张信就已从天上收回了视线。

    “所以到最后,还是必须在录剑山下决战不可!那还议什么议?”

    他俯首看着众人,浑身上下在‘凤翅紫金冠’的照耀中,金光闪闪。

    左面是‘笑驭狂刀戡日月’,右边则是‘剑削八方镇星河’,气势摄人。

    这使诸多神师的议论声,渐渐平复了下来。所有人都神色错愕的,看着帅座之上的张信。

    张信则是处之泰然,没有一点的羞耻感,他更以似笑非笑的神色,注目着原空碧,语声则无比笃定:“那个白帝子,他若真打算在录剑山下与我军决一死战,那么本座会让他后悔的!本座会让他知道,所谓的智计,所谓的韬略,在本座的力量面前,都是渣滓!更会让录剑宗上下人等知晓,背叛我日月玄宗的代价!”

    原空碧的神色微凝,定定的注目张信,她不知这位,是哪里来的自信。

    难道说,这家伙还真有着她所未知的底牌?

    她随后又仰头望天,看向了天上。心想张信刚才,到底在看什么?看那星辰日月么?

    可自从他们出了凤翔山之后,这片天际,其实就已被神教那改天换地之术,再一次将之遮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