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五九六章 饮鸩止渴
    原空碧对张信的‘太上神卫’很好奇,也对这东西的战力期待备至,可她终究还是没能如愿与‘太上神卫’交手。

    只因外情司,又有一只黑羽鹰到来,带来的也不是什么好消息。

    张信感应完里面的内容之后,当即就面色微变,带着一众神师护卫,来到了凤翔山下四十里,乐明河的河畔。

    各大玄宗的灵山,基本都是沿河而建,这座建立于一万七千年前的凤翔山,也不例外。

    而此刻张信,就看见那河中,大量的鱼尸肚皮翻白,漂浮在水面上。河岸旁还有一些野兽,全不知这些鱼尸的危险,正在吞食一些被冲上岸的鱼类尸体,

    “果然是蛊毒!”

    原空碧的目中,流露出强烈的怒意。

    云浩与林厉海等人,则都是倒吸了一口寒气。

    “这到底是什么蛊?如此厉害?”

    这里距离录剑宗与雷音斋的辖地不远,可也有一千二百里地。

    而如今距离北地仙盟,在诸多水脉源头中投入粉末,还不到两天的时间!

    云浩较为博学,除了精通符阵之外,在蛊毒上也有些见识。他探手一招,就从那河中招出了一条鱼尸,以灵法感应探查。

    可片刻之后,他的眉头,却微微一皱:“好古怪的蛊毒!这是我前所未见,很可能是新近培育而成。说来贵宗也有蛊毒方面的宗师,就不知他们能否辨识?”

    张信却微一摇头,此时外情司也对这种蛊,毫无头绪。如今内情司与暗堂,也参与了进来。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个结果。

    总之张信不甚乐观,白帝子既然拿出这样的手段,针对日月玄宗,那就绝不是他们轻易可以化解的。

    如论手段毒辣,心性狠毒,这个家伙,真是他一生中所有对手中的第一人。今次这一出手,就是准备将数亿子民,推入到死亡的边缘。

    此时张信胸中,已是焦躁之至,怒火狂燃,充满了狂暴戾意。酷烈的杀机,刺得他心肺生疼。

    不过他的面上,倒是没什么表情,眼神一直都是平静无波。

    “若儿,有什么发现没有。”

    “刚才我让纳米蜘蛛检测过这些鱼类的尸体了,这是一种病毒,能够在几乎所有生物之间传播,传染性非常的强大。”

    叶若语含惊叹:“主人你们把它们称之为蛊么?真的是人工培育成的吗?好厉害,我看不到半点基因裁剪的痕迹。以前在黑暗时代,我们那边也研发出很多超级病毒,超级细菌,可都没一个能够比上这个。”

    “废话少说!”

    张信不耐烦的问着:“能不能帮我破解?”

    “可以的!我最多十天之内,就可以为主人制造出疫苗。可问题是,即便制造出来,主人又该怎么向别人解释呢?那可是上亿瓶的药剂”

    叶若很苦恼的说着:“还有一种方法,就是研发出一种对人体无害,却能吞噬或者克制这种病毒的靶向病毒,或者细菌。可这就需要很长的时间,快的话两个月就可以完成,慢的话一年都未必能够成功。”

    张信不禁眉头微皱,而此时他的目光,恰好望见河岸不远搭建的几座帐篷。他能感应到里面,有着好几十个已昏倒在地的男女。

    显然还是有人不顾他的命令,喝了这河水,如今已被隔离。

    这使张信,再压制不住心中的怒火。脚下的地面,顿时寸寸开裂,一股暴虐的气浪,使得前方的河水,顿时倒卷而起。

    张信却觉胸中戾气,仍不能宣泄:“传本座之令让人在后方选一佳地筑堤,断绝乐明河的河道,此事尽量在半天之内完成。此外将所有身染蛊毒之人隔绝,河道两岸一百里范围内的所有鸟兽飞虫,全数捕杀!还有今日之后,所有的食用水与食物,无论是取自何处,都必须煮熟之后,才可食用”

    原空碧见张信有条不紊的下达军令,不禁微微颔首。尽管她这师弟,平时看起来轻浮张狂,让人难以安心,可其实还是蛮可靠的。

    云浩却提出了不同的意见:“可这样做,只怕作用有限!水曰润下,拦是拦不住的”

    每天从巨蒙山脉冲下的河水,都达亿亿石之巨,这岂是人力能够阻拦?

    即便能够拦住三五日,也不可能拦住一月,两月

    至于清理隔绝,也同样需耗费巨大的人力。更何况除了明面上的河道之外,这边还有几条地下暗河。

    “我知道!”

    张信的目光冷冽:“原师姐,更改演练计划,以进攻阵型为主。五天之内,能否完成?”

    “我尽量!”

    原空碧明白张信的用意,这位是打算从凤翔山出击了。

    “问题是师弟你,有多少把握?也该明白,你此时出击,只怕性命堪忧。”

    “说来你不信,本座之所以顿兵在此,只是不想抢了南路讨逆军的功劳,将天元战圣凸显得太无能。”

    张信哈哈大笑,依旧说着一些只有白痴才会相信的话:“可既然对面一定要找死,那本座也由得他们!至于本座的性命”

    他的语声微顿,看向了他尾指上的一枚‘金神戒’。正是巩天来赐下,原本被他用来安置金神的那枚。

    在炼成太上神卫之后,这大块头依旧被他封印在这‘金神戒’内。

    张信心想他花了那么大的代价炼制成这东西,不就是为了保命么?

    此时他身边,虽然强者如云,可终究还是他自己更可靠些。

    而且这家伙的作用,可不仅仅只是保命而已。

    ※※※※

    五天时间,转瞬即过。

    这段时间,张信又接到了两个坏的不能再坏的消息。

    第一个是东天魔国的魔军,已经屯兵于神水山上院辖下的东陵山下,且已发动过一次试探性的攻击。尽管这一战,双方都没什么伤亡。

    可东天魔国意图为北地仙盟,牵制日月玄宗军力之意,却已昭然若揭。

    再如神水山上院在防御上露出破绽,东天魔国定不会善罢甘休。

    第二个则是来自南面军那边,巩天来一路摧城拔寨,以其无上级超杀伤‘风元爆’,在二十天内连破天东四院九座灵山。

    直到东神山下,这位天元战圣却遇到了顽强的狙击。东四院的神月上师,源阳圣,左神孤三位天域联手,连同两位身份不明的天域,在东神山上院与巩天来及雪崖战过了一场。

    出乎意料,这一战竟然没有出现一面倒的情况,此战神月上师与左神孤,虽是受伤而返,却也成功破坏了巩天来精心准备的‘上元神风阵’。

    而据张信所知,天元战圣原本是打算借此阵之助,以无上级超杀伤‘大风元爆’,一举将东神山的防御轰破。

    如今‘上元神风阵’破碎,虽不意味着巩天来的意图彻底破产,可之后光是修复此阵,就得至少五天的时间,还不一定,能够将东神山一举攻下。

    原空碧接到这消息之后,也是一阵无语,良久之后,才发出了一声叹息。

    “神宝么?这算是孤注一掷,可这岂非是饮鸩止渴?何苦来哉?”

    巩天来虽是法域圣灵的修为,战力却是伪神域的级别。原本以其实力,独战四五位天域,都可轻轻松松。而雪崖上师,尽管已从巅峰期衰落,可依旧是一位顶级的中位天域,实力不俗,远胜源阳圣与左神孤。

    可这一战,二人却是完全处于下风。

    而之所以如此,是因神月上师与源阳圣二人,都各自动用了神宝之力。

    虽说那两件神宝,都不是特别契合于他们的功法与灵体,可仍使二人战力大增。

    毫无疑问,在神宝于功法灵体不协调的情况下,二人是肯定没法得到神宝认可的。能够动用这两件宝物,必定是强行炼化。

    为何超天柱这么少见?就是因能得到神宝认可,愿意主动认主的人,极其稀少。

    各宗虽有神宝在手,却绝不会轻易赐给弟子,以免损伤灵性。这些宝物,只有在宗门生死危亡之时,才会被允许动用。

    所以无论符天神,龙道衍也好,还是昭玄机,道天通也罢,他们手中的神宝,都是由自己的机缘获得,与各自的宗门无关。

    此时天东四院动用这两件神物,固然是暂时化解了他们的覆灭之危。可等到神月上师与源阳圣二人身死,这二件十六级的神宝,必然会降低阶位。

    所以原空碧说他们是何苦来哉,即便天东四院成功独立了。可等到两千年后,东四院一旦后继无人,又没有神宝镇压气运,也必定会再次走上灭亡之途。

    “饮鸩止渴,总比现在就被毒死的好。”

    张信一声冷笑,随后神色淡漠的一拂袖:“时至如今,你我已别无选择!”

    巩天来攻打东神山遇挫,短时间内,已经再没有了打开局面的可能。可这边的情形,已经不能再拖。

    张信虽然命人筑堤拦水,可问题是乐明河的水量太大,仅仅三个夜间,就快将那边的一个峡谷填满。

    所以他不打算再等下去,一旦决堤,或者被北地仙盟的人蓄意破坏,后果更不堪设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