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四百一十八章 仙帝之令
    接连两印落下,将东方老祖的法身打爆。

    猖狂霸道,威猛绝伦。

    “龚长老、苏长老,越长老,韩长老,你们难道要看着他继续猖狂下去吗?”东方老祖的元神撕裂虚空,快速逃去,同时留下了急促的呼唤,“北冥太子,东方太子,两位太子都死了,北冥长老也死了,紧接着就是我!你们呢?就是下一个,下一个啊!”

    他凄厉呼唤,却流光一闪,逃入了东方家的祖宅,大阵启动,朦胧一片,隔绝了外面的所有窥探。

    杀机密布,让仙王都不敢乱闯。

    “想走?嘿!”

    楚阳冷冷一笑,腾空追去。

    紫金山依然悬浮半空,金光万道,散发着属于自己的威势,独立一方。

    “大师兄真猛!”

    两道人影一闪,出现在山巅,断浪激动的说道。

    “是啊,大师兄太猛了,在帝城啊,连太子说斩就斩,试问天下,谁敢如此?还有一印之下,轰杀仙王,这是何等的伟岸力量!”

    杨峰也激动难言。

    他们两个一直在紫金山深处,被庇护,没有受到任何波及。

    对外面的变化,也看的请一清二楚。

    刚开始见天狱将军布阵炼化,让他们担忧万分,可看到楚阳借助阵法之威突破,又斩太子,杀仙王,让他们激动的差点蹦起来。

    “嘿,依我说,就将四位太子全部宰了,就连仙帝……!”断浪舔了舔嘴唇,闪过狠辣之色,“我们直接在帝城站稳脚跟,取而代之。”

    “慎言!”

    杨峰连忙制止。

    “仙帝无为,他真的以为乱世就可以造就强者?哼!世家大族,把持功法传承,贫民子弟,哪一个能够崛起?不但不能,反而被压制打压,根本难以出头!”断浪冷笑,“你想一想,当年我们的大楚皇朝,开始时,至尊掌控天下,结果如何?动乱不休,连宗派都凋零,只一个绝无神入侵,偌大神州,竟然无法抵挡!直至大师兄横空出世,镇压一切,后来强者倍出,飞升上来不凡几!”

    “天下定鼎,人族大治,布武各处,建立赏罚机制,开启晋升之阶,要不了多久,我们人族就会彻底的繁盛。进而灭龙宫,斩修罗,覆魔域,统南荒,乾坤独尊。到时候重开天庭,建立真正的永恒仙朝!”

    断浪越说越激动,越说越沸腾。

    “就看大师兄了!”

    杨峰也激动的两拳握紧。

    “大师兄可以的,绝对可以的!”

    断浪的眸中,升起了野望。

    似乎,又回到了当初。

    东方世家上空,楚阳已经站定,望着朦胧的下方,他托着苍穹印,准备出手。

    “楚城主,得饶人处且饶人,何必赶尽杀绝?”

    周围出现了六道身影,各停千米开外,一位老者说道。

    “来帝城,杀太子,斩长老,视仙朝律法如无物,你真当帝城无人乎?”

    “你不过仙君之境,仗着一件无上之兵,真以为可以横行?嘿,我们这些老家伙,可还没死绝!”

    “那枚大印虽强,可你又能催动几次?我们有了提防,一印之下,杀不了一人,我们若是围攻,你能阻挡?”

    “再敢猖狂,信不信,我们将你斩了!”

    其余几人,看向楚阳的目光分外不善。

    一个个发出威胁之言。

    楚阳行事肆无忌惮,杀太子,斩太上长老,彻底的犯了忌讳。

    这毕竟是他们的大本营,若是不加以制止约束,焉能说今后不会对他们出手?

    “你们这是在威胁我?”

    楚阳托着大印,看不清喜怒。

    可他的苍穹印浮浮沉沉,威势笼罩寸许方圆,崩碎空间,毁灭秩序。

    “这不是威胁,而是实情!”

    最先出言的老者再次道。

    “你谁是?”

    楚阳反问。

    “南宫无疆!”

    “原来是南宫世家的老祖,南宫太子的祖爷爷,失敬了。可你知道,我所行一系列之事,究竟因为什么?”

    “狂妄霸道,目中无人,无法无天,桀骜猖狂!”

    “哈哈哈!”楚阳大笑,扫视一眼周围,喝道,“你们来看!”

    手指一弹,神光炸开,化作一面炫光镜。

    里面出现了一幕幕,正是黑水城耿家大宴,宋缺等人前去报仇的一幕幕,所行所言,还有城主出现,守护者的霸道。

    前端诸事,事无巨细。

    甚至还有北冥太子的出现,行事霸道,一一演化。

    “究竟是我对还是我错?”

    楚阳询问。

    众人沉默。

    耿家的猖狂,让他们纷纷无言。

    有些事情,可以做,但不可以说。

    “这就是仙朝的法,仙朝的律,仙朝的无情,仙朝的冷漠,仙朝的残忍,强者霸道,弱者悲哀,那么,我所行又有何错?”楚阳冷笑,“我来帝城,只为拍卖仙器,换取些修炼资源。看帝莲湖空间广大,也特意去打了招呼,结果如何?接连刁难!嘿嘿,那就看看我的霸道!”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必将斩草除根。”楚阳狂傲,“你们谁若阻我,就是我的死敌,不死不休!”

    周围六人,尽皆沉默。

    他们感受到了楚阳的杀心与决绝,若真敢阻挡,必将被视为死敌。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这真是你的行事准则?”

    一位老者询问。

    “然也!”楚阳点头,“黑神王子惹我,我把他宰了;黑摩罗仙王降临,被我城内的长老斩了;修罗仙帝想要出手,损落我仙朝内的北疆之地。至于其余诸事,天下纷扰,又与我何干?哪来那么多精力?但,前提是不惹我!”

    “斩修罗仙帝,功绩万古,老苏我退走!”

    这位老者拱手一礼,隐没不见。

    “强者为尊,弱者为罪,这是仙朝之法,管无可管,我也退走!”

    龚长老说了一句,也离开不言。

    又有两位老者隐匿而去。

    周围,只剩下仙朝内的两位太上长老。

    “南宫老祖,西门老祖,你们要阻我不成?”

    楚阳眸光渐冷。

    剩余的两位不难猜测。

    仙朝有四大太子,如今被宰了两个,还剩下南宫烈和西门伤,正是两位老祖的嫡系后辈,他们自然不会坐视不理。

    “不是阻止,而是我等深感不安!”南宫老祖道,“你先后斩两太子,焉能让我们放心?只要你放了东方世家,我们自然退去,如何?”

    哈哈哈!

    楚阳再次大笑,然后脸色一沉,“只剩下你们两位,真的以为,能够阻我?再敢嗦,信不信,我连你们一起斩!”

    “狂妄!”

    南宫老祖暴怒。

    “真以为帝城可以任你纵横了?上面还有仙帝他老人家在呢!”

    西门老祖早已眯起了眼睛,凶光爆发。

    “患难见真情,两位老友,在此谢过了!”下方的东方世家传出了东方老祖的声音,他再次道,“待我请仙帝出面!”

    东方老祖显出法相,凌空跪下,祭拜仙朝:“仙帝,北冥太子和东方太子都被杀了,北冥太上长老也死了,接下来就轮到了我。仙帝啊,堂堂帝城,任他纵横,任他杀戮,太子和太上长老说杀就杀,这个仙朝,究竟是他的还是您的?您老人家真的不主持公道吗?”

    声音隆隆,传遍帝城。

    不知有多少人兔死狐悲,仰头望天,等待着仙帝出现。

    “仙帝,您再不出现,帝城,就成了他的帝城!”

    南宫老祖冲虚空行礼。

    “您老再不出现,这个天下,必将分崩离析,那时异族入侵,如何抵挡?亡种之祸,就在眼前啊!”

    西门老祖悲愤说道。

    满城寂静,等待着结果。

    楚阳只是静静的站着,神色平静,没有丝毫担心。

    “帝城之威,不容践踏!”高空上,传出了隆隆声音,“然,当年法令,一切政务,交给太子处理。若有不怠,可被取而代之!”

    “今,尔等请求,吾降下法令,加持太子之身,若是不能处理妥当,太子之位,就此剥夺!”

    话音落下,两道光芒降落到两个青年人身上,让他们的气息暴涨,同时也融入了城内的阵法之中。

    “仙帝公正无私,我等拜服!”

    东方老祖虽不满仙帝不出面,却也笑了。

    “帝城大阵的进一步权柄,有了这些,两位太子可真正的操控大阵之威,镇压仙王,都有了几分可能!”

    南宫老祖冲虚空行了一礼,挺直了身子。

    “有仙帝所言,为我等做主,还惧何人?”

    西门老祖吐出一口浊气,看向楚阳的目光,带着森然之色。

    “楚阳杀太子,斩太上老祖,罪大恶极,死罪无赦,当群起而攻之,斩杀此僚!”

    南宫烈出现高空,头顶仙光,背有仙域,威风凛凛,浊世独立,言出法随,形成法旨,显现皇城各处,“杀此人者,赏极品仙器一件!”

    “仙帝法令,我等当遵从,灭绝一切破坏秩序者!”西门伤出现另一侧,神光闪烁,伟岸超凡,“杀此人者,可为仙朝长老,享受供奉!”

    先有仙帝所言,后有太子之令,让城内的一些亡命之徒蠢蠢欲动,还有很多世家大族,也不忍不住想出手。

    “你们真的要阻我?”

    楚阳叹息。

    “你已经犯下众怒,帝城居民不容你,太子不容你,仙帝也不容你,如今,你已经与整个天下为敌!”

    南宫老祖踏步上前,气势喷吐,摇曳星辰。

    “天大地大,已经无你容身之地,还是束手就擒吧,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西门老祖来到了楚阳后方,形成了包围之势。

    “仙帝是我们的最大依仗,他老人家已经发言,我等还有何顾虑,定斩杀此魔!”

    东方老祖驾驭大阵,腾空而来。

    “那就是不死不休!”

    楚阳的衣衫无风自动,长发猎猎,气势如虹,一往无前。

    “不死不休?你还有资格吗?”

    南宫老祖说罢,一拳打爆虚空,直接出手。

    “死!”

    西门老祖从后面出手。

    两位老祖一前一后,夹击围攻。

    “以大欺小,可问过我手中剑?”

    铿锵……!

    一道剑光横空而起,斩裂星辰,分开乾坤,演绎万道万法,一剑落下,将南宫老祖斩飞出去,洒下了一片鲜血。

    剑光收敛,化作一人,落在了楚阳身前。

    “不要脸的东西,老道我可看不过去!”

    又一道声音传来,就见一个药葫芦忽然出现,将西门老祖撞飞。

    这是一位白发老者,落在了楚阳身侧。

    “师父,孙道长!”

    看到两人,楚阳大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