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五九二章 战事再起
    原空碧不但为他带来了第六个镇,也为他带来了总数达二百艘的空置战舰,以及大量的补给物资。如神脉石,提炼石,符,丹药,符箭等等。

    其中小半,都是由巩天来为他调集,而其余部分,则是源自于派出援军的另外几家上院。

    这算是减了他的燃眉之急,之前凤翔山虽有五镇一师,可战舰与物资却极度的缺乏。尤其符箭与丹药,如果对面全力攻打的话,张信手中的存量,最多只能支撑个十天左右。

    而原空碧这一次,就为他带来了可以支撑六万二千大军征战至少四十天的各类物资。

    不过原空碧与张信见面之时,脸色却是极臭。尽管彼此系出同门,张信更是被原空碧亲自援引入神海峰,可她堂堂的第七天柱,却沦落到给张信打下手,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舒服的。

    张信也直言调侃,得意的揭其疮疤:“当年入门试的时候,原师姐没有想到会有今日吧?这叫大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以后这样的事情,估计还会有很多。不过原师姐你要是实在受不了,我可以让师姐去天芒山,应付那些魔灵的。”

    “滚!记得你现在还得叫我师叔!”

    原空碧一声冷哼,随后用犀利如刀般的视线,‘活剐’着张信:“你这家伙,少得意忘形。小心你哪天败于白帝子之手,本座自然会把你从督帅的位置上给踹下去。”

    张信闻言,则哈哈大笑,神色傲然自负:“我曾经跟人说过,这个世界上,还没有能够击败本座的人出现。他白帝子,亦不例外!”

    原空碧闻言,则是‘嘁’的一声,对张信之语不予置评,转而语声冷硬,直接伸手要权:“把你整编后第三殿交给我,之后第一线的战事,由我来负责!”

    “可以!”

    张信答得爽快之至:“我会下达军令,由原师姐主掌前军,拥有处置前军一切军务之权。”

    原空碧这才满意的把眉眼微扬:“你还算识相!还有,你身边那三个宝贝,也得给我。”

    她说的‘宝贝’,自然是谢灵儿与周小雪,墨婷三人。

    自从天东战事兴起以来,三女都名声鹊起,被认为是日月玄宗近几年来,在张信之下,最杰出的后起之秀。

    张信闻言,稍稍迟疑,可最终他还是抵不过原空碧的目光压迫,让步道:“给你可以,不过她们现在,还不是完美无缺!用她们的时候,要注意小心。”

    这三个女孩还各有各的缺陷,让他放心不下。

    “还用你说!”

    原空碧笑了起来:“在神海峰系,不止是你一个人宝贝她们。我要是让她们有个三长两短,师尊会把我骂个狗血淋头。”

    不过她也批评张信:“你对她们实在保护太过!在你手里,这三个女孩,日后只怕难有什么大成就。”

    张信无言可对,尽管他对这三女,也是精心培育,可有些时候,他确实是狠不下心肠。

    随着原空碧的到来,凤翔山又开始了第二波的整顿,

    前次是调整编制为主,规范各部从属,这次却是以演练阵型为主。

    凤翔山的三万多弟子,还有原空碧带来的第六镇,无疑是很精锐的,远超过天芒山。可各部之间,彼此都不熟悉,所以需要合练,以提高各镇各师之间的配合与默契。这也有利于那些新上任的镇主师主,进一步的掌控自己的部属。

    不过他们才来得及合练两天,北地仙盟就又再一次开始了攻打。

    这次力非天等人,就明显感觉,北地仙盟的攻势,比之前更强力的多。明显对方,已经先一步完成了道军的整顿,

    而此时关于天芒山七泉地渊被魔灵占据,地渊魔国很可能大举入侵的消息,终于再压制不住,在六万道军中大规模的传开。

    随后则是宗法相在本山遇袭身死,关于神域灵山几乎被人侵夺,神教之主神尊可能仍旧隐伏于玄宗内部的消息。

    这使凤翔山上下都为之振动,有人大惊失色,有人则悲痛不已。

    尽管天芒山,张信已经调集了二万多的灵修严阵以待,随时应战;尽管本山那边,简倾雪上任后依旧如宗法相雷厉风行,一方面安抚各大峰系与斗部诸殿,一方面继续扫除神教内奸。可仍使凤翔山这边,人心骚动。

    这虽还不到军心惶惶的地步,可各部的士气斗志,都还是受到了一定的影响。

    比如力非天等人,就再不复之前的乐观。

    这早在张信的意料之中,所以毫不放在心上。而此时薛云帆,又再次联络了他一次。

    “七泉地渊那边,仍没有魔灵攻出的迹象。我最近让人到下面侦查过一次,发现七泉地渊附近,至少已有四十五万魔灵与邪兽聚集,无不都是身体健壮,爪牙尖利,且无一例外,都披有重甲。还有一些地底处的要地,也被他们陆续占据。”

    薛云帆凝眉说着:“这很不妙,对方很谨慎,也很稳重。其势不攻则已,攻则必如大山压顶,以我现在手中的这两万人,估计撑不过三天时间。”

    张信毫无表情问:“那么薛知事,你打算怎办?”

    “要么继续给我援军,要么调整兵力部署。”

    薛云帆语声强硬:“放弃其余灵山,只坚守天芒。”

    “这办不到!”

    张信毫不犹豫的拒绝:“邀月山上院的道军是协防,他们不会放着自家的灵山不管。至于太渊阁,也不会同意自陷死地,困守天芒。雇佣道军的秉性,你比我更清楚。”

    薛云帆的声势,顿时就衰落了下来,他知道张信说的是实话。可眼前的局面,他却真不知该如何应对才好。

    “薛知事其实大可放心,按照我的布置不变,继续等候就可。”

    张信微微一笑,出言安抚:“本座保证,只需这兵力布置没有变化。那么十日之后,天芒山就仍可安然无恙。”

    薛云帆闻言大为不满,可最后还是被张信以满不在乎的神态,还有那三寸不烂之舌给忽悠了过去。有之前几场夸张的战绩垫底,如今张信说的话再怎么不靠谱,薛云帆也不能确定这家伙,是真的胸有成竹,还是胡吹大气。

    而在信符燃灭之后,叶若就问张信:“主人是要通过上面的兵力布置,逼迫那些魔灵,必须走那条通道吗?可要是它们,一定要舍易取难怎办?”

    “那我就只好把这里的事情交给师姐,自己亲自跑回去一趟了。”

    张信的目光微闪:“不过那边的形势,应该不会坏到那种地步。地渊魔国的首领很聪明,他们在等待,等待本座无力回军之时。我也很希望他们以为,我在天芒山的兵力布置,是不得已。所以我们现在更该担心的,是白帝子”

    无论是七泉地渊之变,还是宗法相的死,严格来说都不是白帝子的手笔。可这位在对面,连续十几天都没有什么声息,总不可能是整天瞌睡。

    这位必有着什么举措,而且是能够让北地仙盟与天东四院,都恢复信心的大动作。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越来越难以安心。

    好在这个时候,宗门对他的封赏已经在雷照活动之下,初步有了定论。

    按照规矩,宗门内阵战与斩将夺旗之功,远胜血猎。

    所以这次,考功堂总计为他发下了一千四百万的十五级贡献值,还有三次篆星楼九层所有功法秘书的兑换权,以及各种灵丹妙药等等。

    此外日月玄宗的‘天工堂’,已经聚集了三位炼器宗师,要为他合炼一件十五级的复合灵装,预计二十天后,就可交到他手里。

    这奖励不可谓不重,十五级的复合灵装,这已是接近最高等级的灵装了。

    再之上的十六级,就有着‘神装’之称。到了这个层级,能够附加各种样的法域,使修士实力大增。

    似宗法相这样的上位天柱,为何能抗衡下位天域?他们身上的神装,就是缘由之一。

    可神装虽不似神宝那么少见,比较容易炼制,可也同样数量稀少。只因为每一人,一生中就只能有一件神装,一旦主人身死,这神装就等同于废弃。

    且神装中的法域,除非是极其契合的,否则很难与他们自身的法域,叠加施展。

    而十五级的灵装,虽没法似十五级的灵修与魔灵那样发生质变,却可提供圣灵级强度的法力!

    张信如有此物,那么可能无需法阵助力,就可施展出至少一次无上级超杀伤‘雷神之’。

    宗门的用意,可想而知,这是在栽培。虽没法直接赐下神宝什么的,可这件量身打造十五级的灵装,却也是足够给力。

    如果真是预定中的三系复合,那么只这一件,就可价值三百万十五级贡献值。

    当然还有重中之重,他在门中的勋位,也成功提升到了三级高功。这就使得他,能够将左神通等人,都收归到自己的旗下。

    而之后不久,雷照不但让人将宗法相的所有财物,都完全点算清楚,也将那九绝雷符,成功申请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