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675章 给我传个话(3/146)
    最后保险!?

    吉安娜瞪大着美丽的蓝色眼眸,虽然她很想很想装作一副获救后被感动得眼泪鼻涕都要掉下来的样子,但最后……

    “杜克*马库斯!你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混蛋”

    如果能够咬死杜克,她绝对愿意一口一口扯下杜克的皮肉!

    现在的吉安娜远不是后世那个有着算计与城府的女强人,这位小小淑女还是忍不住发飙了。

    只可惜她的张牙舞爪注定要被杜克所镇压。

    没错,她是真的对杜克出手了,一个【火焰冲击】对着杜克的脸煳了过去。

    倘若杜克是个普通人,吉安娜这一击绝对可以让杜克他妈都不认得他。

    可惜,杜克是堂堂辉月**师啊!

    如此低浓度的魔法元素,在碰到杜克身周的元素时会自然消散。吉安娜也的确计算到这一点。

    很遗憾,她没算到的是,杜克竟然还手了。

    对!

    就在吉安娜的【火焰冲击】出手的前一瞬,杜克老师居然毫无长辈风范地同时回敬了一个【魔法反制】!

    所谓的【魔法反制】就是瞬间调动大气中的元素之力,扰乱对方的魔法回路循环与平衡,若是在对方施法的时候恰好反制了对方该系的魔法,会让对方整条魔法回路至少8秒内处于紊乱状态。

    这仅仅是对同级魔法师而言。

    杜克一个辉月欺负一个大地法师,简直不要脸到极致。

    体内魔法回路瞬间翻江倒海地紊乱起来,吉安娜没差当场两眼一翻白,直接晕死过去。

    “咳咳咳!”可怜的过期萝莉被呛到了。

    没有一分钟以上的时间,根本不可能恢复过来,这还是以没有继续受到干扰为前提。

    另一面,杜克的出现,无疑掀起了一场地震。

    洛丹伦骑兵们是欢声雷动。

    兽人们却像是躲避灾难的虫豸,慌忙从镇子中四散逃离。

    “快跑!是杜克那个恶魔!”再勇敢的战歌兽人,都在这面代表着恐怖与死亡的暴风旗下失去了斗志。

    杜克的旗帜,代表着一个不可能被兽人打破的恐怖传说。

    杜克的旗帜,就是笼罩在整个兽人族群上挥之不散的阴霾。

    有杜克暴风旗所在的地方,兽人永远都不可能获得胜利。

    尽管每一个兽人都不愿意承认这点,但每一次杜克都把这些定论变成了现实。

    这一次也不会例外。

    霍地,一股寒流以教堂为中心,澎湃地以圆环形状荡开。

    寒流吹过,地上的石子仿佛颤抖了起来,它们怪异地旋转起来,甚至紧随那些细小的砂砾悬浮到半空中。

    不是大地上出现了反重力的灵异现象,而是那股冲天而起的寒气太过庞大,太过骇人了。

    不到三秒钟,整个镇子直径五百米的范围内,全部被寒气所覆盖。

    企图逃走的兽人迈开大步子,下身的姿势却可笑地定格了因为一股冰霜已悄然将他们的下体彻底冻住。

    “啊啊啊!”

    “不”

    “先祖啊!救我”

    各式各样的兽人语惨唿响起,直到这一刻,洛丹伦的骑兵们才惊讶地发现,寒流竟然完美地避开了他们每一个人。

    不管他们在不在杜克的视线范围内,也不管是否跟兽人近在咫尺,全然只有兽人中招,在不到二十厘米外的骑兵却丝毫无损。

    吉安娜脸上的惊讶表情同样凝固了。

    这是怎样一份控制力啊!?

    杜克轻飘飘地抬起右手,潇洒无比地打了一个响指。

    “啪!”一声。

    那恍若是打开了地狱大门的开关声。

    半空中突兀地出现了至少三百只由奥术能量构成的虚幻手掌。

    “法师之手!?”第一次见杜克出手的吉安娜发出了惊唿声。

    每一个洛丹伦骑兵,在这一瞬也屏住了唿吸。

    “不”兽人们在惊恐中,绝望地等候着最后的死亡审判。

    数不清的奥术飞弹如豪雨般倾泻而下,辉月级**师射出的高阶魔法飞弹,每一发都有着弩炮级别的破坏力。

    就在吉安娜不可思议的目光中……

    就在骑兵们愕然地张大嘴巴的时候……

    那支可以轻易将他们淹没的兽人大军,被轻而易举地碾碎了。

    吉安娜是非常不愿意用‘碾碎’这个词来形容眼前的震撼场面。

    然而这恰恰是最适合的一个词。

    能够轻易砸碎一面骑兵筝形盾的重锤在碰到一发奥术飞弹后就变成了炸飞的铁屑。

    两米半高的魁梧兽人,如同被敲坏的人偶,轻易被炸个七零八落。

    断裂的獠牙,暴凸的眼球,七色的脑浆,说不出颜色的内脏,猩红中带着惨白的断骨……

    如果说之前的教堂是一个过去式的屠宰场,那么此刻呈现在吉安娜面前的就是一个没有打码的屠宰现场直播。

    “呕!”吉安娜原本以为自己已经吐得不能再吐了,没想到,当胃里空空如也的时候,还是能吐出黄胆水的。

    好不容易吐完了,吉安娜颤抖着身体终于憋出一句:“杜克你这个混蛋!这辈子都别想我嫁给你!”

    杜克笑了,脸上有着一种奸计得逞的笑意:“很好!很强大!我喜欢你这句话!”

    吉安娜没差被杜克气得昏过去。

    眼前没有剩下的兽人。

    不!还剩下一个!

    一个显然比其他兽人更魁梧的兽人,被打断了两条手臂,痛苦地跪在教堂正门口附近。

    这个残废的兽人挣扎着站直身子,他瞪着尽赤的双目咆哮了起来。出乎意料,他说的竟然是相当标准的人类通用语。

    “为什么?”

    “为什么!?”

    “杜克*马库斯!你为什么不杀了我?”

    吉安娜也好,每一个骑兵也好,都讶异地看向杜克。

    能够如此精准地将成百上千的兽人屠戮一空,却仅仅打掉了这个兽人的双臂,怎么看都是杜克故意的。

    杜克松开架住吉安娜的手臂,负着双手,昂然走到教堂大门口,在台阶之上,下巴四十五度上扬,以俯视的目光扫向这个身材高大的兽人。

    “告诉格罗姆*地狱咆哮!给我滚出东部王国大陆!这片大陆有我杜克*马库斯一天在,一天都不会有兽人的立足之地。真惹毛了我,哪怕我放着更重要的事情不做,都要地毯式搜索提瑞斯法林地,把每一个兽人都拖出来吊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