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242 死讯
    突进,后撤,甩起勾绳,拉扯怪异们的脚步。站在祭台的入口处,狭窄的空间让任何体积巨大或者动作灵敏的怪异都无法正常活动身体。过多的数量,让它们在被我解决之前,被当作盾牌来使用。它们没有多的灵智,无法离开台阶后,从侧旁的山体攀爬上来。它们同样无法飞行,无法使用远距离攻击。它们的形体不一,有人形,有兽形,也有完全不同于两者,乃至于无法从人类的审美观说出到底是什么的形状,但这些表面上的样子,并没有展现出匹配的行动能力和知性,它们看起来就像是野兽一样。

    即便如此,如果放任不理,它们此时所展现出来的攻击性,以及超过正常人类的体质能力,势必会给普通人造成极大的危险。不是每一个人,都和我一样身经百战,也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忍受伴随它们而来的味道,怪诞和恐怖的外表,我才刚刚抵达这个噩梦,所以不清楚,居民区那些精神病人在看到它们时,是否会崩溃,而正常人在看到它们时,是否又会疯狂。

    甚至于,我在注视它们的时候,也不禁产生一种联想——我所看到的它们的样子,和其他人眼中它们的样子,是不是也会有所区别呢?

    我不确定的事情太多,但让我认为自己必须这么做,这么去杀死这些怪异的原因,就在于我自身所观测到的,和依据这些观测到的情况,所猜测的可能性。以及身边的一些人的期许,包括老霍克在死前隐晦表达出的不甘和痛苦,以及睁眼时第一个看到的叫做“系”的人形女性,所带给我的好感。以及我对半岛精神病院中,同被选为例诊病人的玛索的担忧。

    假设此时此刻,半岛病院中,所有服用了研讨会新药的试药人——我几乎可以肯定,所有的例诊病人都是试药人——都会进入这个噩梦,那么。眼前这些丑陋又疯狂的怪异,大概也会出现在他们面前吧。我们所看到的东西,大致不会相差太远,而自身也可能会在这个噩梦中行动时,遭受一定程度的影响。

    这些影响虽然是潜移默化的,但老霍克留下的话,让人不得不提高警觉。

    或许在未来的某一天,我可以拯救所有的人,而我也这么梦想着。但在目前。我十分清楚,也已经接受,自己只能选择一部分人,去按照自己的想法给予帮助,而并非是平等地对待每一个人,按照他们的期许去给予帮助。在我的名单上,除了玛索、咲夜、八景、系色、桃乐丝和真江等家人之外,其他人都有一个次序。从高到低排列下来。

    我对自己的心中,如此区分他人。而感到羞愧,也十分清楚,这绝非是英雄所为。但我甘愿忍受这种羞愧,这种梦想失落的悲伤,眼睁睁去目睹他人正在遭受的痛苦,而选择了这样的做法。

    我早已经承认。自己不是英雄了。

    即便如此,我也不曾为这样的自己感到自豪,反而,有一种抑郁、苦闷和愤怒,一直都在我的内心深处积蓄。只有在面对“江”和“病毒”所带来的恐惧时,才会消散一空。我想,这就是自己为什么,可以习惯那种无比的恐怖的原因。因为,它给我带来的恐惧,于我自己而言,其实是一种净化,一种解脱吧。

    而现在,我每挥出一刀,每束缚一只怪异,将其拖倒,挡在其它怪异的跟前,让它们在无助中死亡,都能清楚感觉到,那些负面的情绪,正化作一种灼热的力量,在这些武器中,在这一举一动中涌动。我的内心,反而随着每一次攻击,而愈发感到安宁,就像是在冰冷幽深的湖水中,慢慢沉淀。

    我并不特别恐惧这种现象,因为,通过一些攻击性的行为,宣泄自身的愤怒、悲伤和痛苦等等负面情绪,是每一个普通人都会出现的冲动,道德和人性对这样的冲动有所束缚,但却又并不是,一旦做出了这样的行为,就不再是普通人,就一定是心理出了毛病,反而,这样的行为,其实是一种极为正常的共性。

    而我于这个噩梦中感受到的,于自身内心和外在上的变化,也不过是反映着这样的共性而已。

    因此,我并不在意,不会因为觉得,会产生这样的冲动,而做出如此主观性的,宣泄性的攻击,就是某种异化的开端。我身为神秘专家,对什么是异化,了解得比一般人更多。无论是来自于“江”也好,来自于“病毒”也好,亦或者“沙耶”、“白色克劳迪娅”、“灰雾恶魔”、“特洛伊病毒”、乃至于末日真理教的巫师面罩等等,所产生的异化,都有着一个极为明显的共同点,那就是这种异化,并非是让好人变成坏人,亦或者将脾气好的人,变成发狂的怪人,而是将人们从自身定义为“人”的标准中撕扯出来,以一种潜移默化或相对粗暴的方式,变成相对于“人”的非人。

    而这个非人的标准,也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当人对身而为人的标准产生改变的时候,那些来自于“神秘”的异化,仍旧会相对这个改变的标准,将个体或群体,改造成相对的非人。

    其中最明显的就是沙耶,它始终让人位于一种“感观扭曲”的状态,始终展现在感染者面前的,是其自身判断标准的“假恶丑”,观测中的外物形态,永远是感染者自身所厌恶的姿态,并不会因为感染者习惯了这些“假恶丑”,就能将之视为“真善美”——因为,当感染者自身的判断标准变化的时候,沙耶的标准,也会随之变化。

    这才是沙耶最恐怖的地方。

    与这些可怕的异化相比,此时从我体内涌出的力量,哪怕来自于我的负面宣泄,也仍旧是人类的范畴罢了。放在普通人身上,倘若不将这些负面情绪宣泄出来,的确有可能让人做出违背正常道德观念的事情。但于我而言,那样的变化,早已经是过去式了。

    哪怕我在击杀这些怪异的过程中,感受到自身的净化和安宁,也不会纯粹为了得到这样的感受,而去刻意针对它们。从一开始。我就十分清楚,自己是为了什么,而在这里和它们厮杀。

    打倒它们,只不过是通往目标的过程中,无法避开的风景而已。

    这样想着,我用极为模板化的,反复而没有新意的方式,将阻塞在台阶上的怪异们清扫一空。

    虽然很轻松,但是。战斗本身所带来的感受,已经让我明白,自身在这个噩梦中,所使用的能力,以及所展现出来的样子,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理论的话,不需要多提,虽然表面上有所区别。但大致上,和我过去在其它噩梦中。所使用的力量,其本质上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毕竟,哪怕景色、气氛和种种外在表现比较独特,但这里也仅仅是一个噩梦。

    我将长刀回鞘,沿着来时的路线向下冲刺。我已经在祭台上,俯瞰了周边的环境。确认目的地后,就已经不需要再迟疑路线的正确与否,连锁判定也让我不需要担心大部分怪异的埋伏。弥散在四周的灰雾,以及怪异们死亡时的姿态,加上魔纹的反应。都让我可以借用过去对付“恶魔”的经验。这一切都再熟悉不过。老霍克有一点没有说对,哪怕在这个噩梦中,我也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新手”,而是一个技术娴熟的“老猎人”。哪怕有其他的神秘专家在此,我也可以毫不犹豫地说,自己是更加经验丰富的那一个。

    我奔驰在山道上,速掠的能力被遏制,但也比正常的跑动迅捷灵敏,大概有多快?我从未去认真计算过,在意识态世界里,在这样一种神秘化的世界里,去较真具体的数值,虽然并不是无用,但也并没有数据意义本身看来的那么重要而绝对。我在过去,就没少见到,太过纠结数据,自诩理性的神秘专家,在突如其来的异变中吃亏的情况。

    意识态也好,“神秘”也好,都具备着超乎认知的活性,其变化太过丰富,而在这样的环境中,更可靠的,大部分还是自己的直觉。

    用直觉感受敌人,感受自己,感受战斗和非战斗环境下的,由每一个细节综合起来的复杂变化,从中得到一个模糊的轮廓,一个大概的结果。哪怕这个轮廓和结果,并非是完全正确,也不是绝对标准,但却也有着更佳的容错率,足以让人在犯错的时候,不至于连修订和重来的机会都没有。

    我反手,转身,在林间盘绕,闪开一个个怪异的偷袭,明明登山的时候并没有见到它们,此时却争先恐后地对我进行狙击。这一切的变化,我猜测,可能是因为我进入了祭台引起的。但是,反过来,我又不能肯定,倘若我不进入祭台,它们就不会出现。

    倘若没有这些怪异,老霍克也就不存在战斗的理由和对手了。而这一带,也不过是富有神秘气息而景色迷人的山区而已。

    阴沉沉的天空,积云在不时刮来的狂风中剧烈流动,雨丝变得更大了,落在树叶丛中沙沙作响,这才是主旋律,而我击杀怪异们的切割声、碰撞声,以及此起彼伏的嘶吼,就如同一曲邪异的伴奏。我后退,借助树木的枝干,挡下一个不知其名的怪异的喷吐,它就像是不停地反胃,不停地呕吐,这些呕吐物哪怕不喷出来,也不时流淌到它的身上地上。它的样子和动作,一看到就让不舒服,有一种共感式的痛苦。

    哪怕是普通人,看到剧烈的作呕时,也会下意识产生作呕反应,但是,在这样的怪异身上,这种共感更加剧烈和疯狂,普通人的话,一瞬间就会大脑空白,身体虚脱吧,更别提战斗了。这是一种目视,就会受到负面影响的情况,在所有因为“神秘”而形成的噩梦中,其实也不太少见。

    我想,意识行走者是最容易经历这种事情的。他们可以自由行走于他人的意识态中,自然也免不了,被他人意识的恶意所侵扰。

    不过,这种程度的侵蚀。对我而言,几乎可以无视之。

    我没有半点犹豫,将勾绳当作鞭子,将其卷起,砸向另一个朝这边扑来的怪异。两者毫无意外地相撞,滚落一地。被我用手弩解决。不断有尸体瓦解成灰烬,魔纹根本来不及吸收,大部分散逸在空气中,变成了灰雾,而这些灰雾,会在一段时间后,重新孕育出这些怪异吧。

    我也曾经想过,用魔纹直接吸收灰雾,但是。很明显,这些灰雾是无法这么吸收干净的。和过去一样,它其实并不具备一个具体的源头。而魔纹通过吸收这些东西,所转化而来的力量,不断补充我的体力,治愈我的伤势,强化我的体质和战斗能力,一如过去一样。它就像是一个万能药的制造机。只要有特定的材料“灰雾”,亦或者类似的东西。就能让我的战斗资源不至于匮乏。

    这里是危险的,但也是十分适合魔纹使者的战场。

    唯一让人生厌的,就是毫无意义的战斗。我一直都在跑动,虽然没有特意躲避,但也不会特意需找怪异去击杀,只有在它们试图挡路的时候。才会成为斩杀的对象,而我也在不久后,就摆脱了这样的战场。踏足墓地所在的岔路口时,临近的怪异,已经被我清扫一空。它们再度孕育。并从这条路前往居民区,大概需要不少的时间。

    我抹去脸上的雨水,甩在一旁的石头上。这个时候,从天空落下的水线,已经不能再称为雨丝了。低洼处的积水,不断泛着涟漪,而草木却并没有因为雨水,而变得更有生机。一切都仍旧是死气沉沉的,阴郁而充斥着恶意。

    天空的一侧,不知道是月亮还是太阳的,一个苍白色的星体,正徐徐朝地平线落去。这个时间点,似乎正准备进入傍晚,而我也觉得,不太可能看到“火烧云”之类的美丽风景了。

    我所了解到的至深之夜,并不是指今晚,而是一段从这个噩梦既有的“过去”持续下来的某种变化,从这个“历史”来看,它很漫长,但是,从我的视角来看,却又可能,会在自身所经历的第一个晚上抵达一个结束。

    在一场噩梦里,所谓的历史、过去和未来,其实都不具备太过真实的意义,更多是一种概念和含义。当你接近它,了解它的时候,其实就是“堕入噩梦”之中了。

    我回到居民区,楼房被十字型交错的道路分隔,但面积并不大,大约只有二十多个建筑,大部分都亮着灯,少部分像是完全衰败了,阴沉黑暗的内部,仿佛隐藏着某种恶意和不详。十字路口的中心,是一个人造喷泉的小广场,地砖的颜色斑驳暗淡,但构成的图案却同样有一种仪式性的味道。有一盏路灯,在雨中跳出蓝色的电弧,发出滋滋的噪音,似乎随时就会烧毁,却偏偏一直都亮着。我觉得,它是有象征意义的,所以,只有在特殊情况下才会熄灭。

    我一路行来,和离去时不同,这一次,我仔细观察着每一栋建筑的外表和内部,聆听漂浮在空气中的声音。那窃窃私语的话声,仿佛是念诵什么的祈祷声,疯狂的笑声和凄厉嘶哑的歌声,一切都显得那么疯狂而压抑。让人不得不认为,发出这些声音的人都是精神有问题——当然,有着半岛精神病院的假设在前,我并不对此感到惊异。

    这里于我而言,陌生中带着熟悉,疯狂中带着平静,在病院现实中,我早已经习惯这样的氛围。尽管,病院现实中,居住在这种开放式环境中的病人,都不像这里的那么狂躁,往往都是些缺乏活性的病患者。不过,比这些叫声所表现出来的情状更加疯狂的病人,我也不是没见过,就在病院现实里,那些恶化的末日症候群患者,绝对不比这里表现出来的更加怪异、疯狂而让人感到危险。

    我唯一疑惑的地方在于,这里相对于半岛精神病院是什么位置?很明显,绝对不是木屋区。这一带的地理环境,从祭台上俯瞰时,并没有太多的熟悉感。

    在这样一个环境下,即便是我,也下意识放轻脚步,保持沉默,哪怕说话也尽量不用太大的声音——并不是危险和怪异,促使我这么做,而是一种在这样的一个氛围中,下意识的防范心理。我十分清楚,如果我造出太大的动静,是有可能引发某些异变的——毕竟,这里是意识态的噩梦,而这里的居民,又是一群精神不稳定的病人,任何多余的动作,都有可能刺激他们。

    我抬起头,选择了一个没有发出太大声音,但光亮和窗户晃动的身影,都暗示有人在内的人家。

    我敲响房门,里面顿时一片寂静,就像是里面的人瞬间屏息。

    我又再次敲了敲,按照心理学,用了一个相对舒缓的,足以表达善意和理性的节奏。我一直都相信,声音的节奏,可以让人们下意识了解其中的意义。

    “什么人?”敲了三次房门后,里面终于有人问到。

    “我是接任老霍克的猎人。”这是我久经思量的台词。

    人形“系”和老霍克的表现,都让我觉得,老霍克对这些病人,有着不同一般的意义,无论是憎恨他,害怕他,还是感激他,都意味着,他是一个拥有固定地位,在一个封闭的小环境中,有鲜明立场的人物。我暗示这些人,我继承了这些,可以让我这个“外来者”,更容易地融入这里的环境中,从这些人的身上,获得更多的情报或帮助。

    我并不认为,老霍克做过的事情,会让他在这里彻底不受人待见。也许,他有可能伤害了一些人,但绝对不会是全部人,毕竟,从一个好的出发点去做事情,最后却被所有人都讨厌,这样的情况其实也是挺少见的。

    “老霍克?啊,那个男人。”里面的声音,像是一个温润的年轻妇人,她对老霍克似乎并不了解,也不太关心,但还是问了问他的情况,有一种感觉,她是出于礼貌和无聊才开口的:“我知道他,我对他做的那些事情很感兴趣,我以为,他会变成一个有趣的人,跟我说一些有趣的故事,但他最近都不来这边了,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他死了。”我扼要而直白地说。

    里面的女人没有迟疑、犹豫和不信任等等情绪,自然而然的接着我的话说:“那真是很遗憾。不过,他看来有了一个心仪的继承人……年轻人,你会成为有趣的人,为我说那些有趣的故事吗?我对你在做的事情很感兴趣。”

    “不,我只是来通知一声。”我如此回答到。

    里面的女人还是没有半点情绪起伏,口吻中没有失望,也没有希望,她这么平平淡淡而礼貌地回答:“愿神保佑你。”

    真不知道,里面到底住着怎样一个女人,她的声音和答案,让我感受不到任何理性或感性的味道,比起礼拜堂里的人形“系”,我反而觉得,房间中的女人,更像是一个人偶。

    我没有鲁莽地推开门,我并不着急确认,里面到底住着什么。反而是邻侧的黑暗房间,突然亮起灯来,有一个男人压低声音,却又足够清晰地问道:“嘿,你……那个老霍克的继承人。”我转过头,他仿佛能从里面看到我,继续说到:“是真的吗?老霍克真的死了吗?”

    “是的。”我平静的回答。

    “哦,天哪,真是太不幸了。”那个男人用浮夸的声音感叹着,又急促地对我说:“跟我说说,他是怎么死的?”

    “他给自己挖了个坟墓,然后跳了进去。”我如此回答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