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超能名帅 >正文 第617章 最大赢家
    “彼得切赫!!”

    当前苏联门神达萨耶夫,操着那浓浓的俄罗斯腔的英语,喊出了彼得切赫的名字时,整个格里马尔蒂会议中心登时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

    就看到坐在球员座位的捷克门神惊讶得整个人都跳了起来,兴奋地跟四周围的球员们拥抱,接受着众人的道贺,而坐在他附近的塞萨尔虽说难掩失望神色,但也还是很有风度地起身,跟切赫拥抱,祝贺捷克人拿下这座奖项。

    切赫在走下坐席,经过高寒身旁时,不忘跟高寒热烈地拥抱了之后,才走上台去领奖。

    “他上个赛季的表现真的很出色,只是可惜了塞萨尔。”阿尔贝二世叹息说道。

    这多少有些既生瑜何生亮的感慨。

    不管是以成绩,还是以表现来看,塞萨尔都配得上一座年度最佳,甚至如果是在往年,这一座奖项是肯定没跑的,只可惜上个赛季的切赫彻底开挂了。

    上个赛季的马德里竞技之所以能够夺冠,前锋线上靠比利亚,门前靠切赫,这是所有人的共识,因为在中场和后防线上,球队都在新陈代谢当中。

    拉莫斯和大卫席尔瓦等球员确实表现得很出色,可到底还是年轻了一些。

    “彼得是我至今为止所见到过的,最完美的门将之一,他几乎没有任何的缺陷和破绽,我毫不怀疑,假以时日,他一定能够追上,甚至是超越布冯。”高寒信心十足地说道。

    从火眼金睛里的实力数据来看,切赫已经是当世第一流门将,足以跟卡西利亚斯、布冯等门将相提并论,但从整体来看,切赫的对手是布冯。

    卡西利亚斯的实力也是拔尖的,可受限于身高,使得他始终存在着软肋。

    不过,高寒最近正在跟门将教练佩德罗哈罗研究,希望能够好好调教一下诺伊尔。

    德国门将天赋超群,脚下技术很出色,活动范围很大,高寒认为,他或许能够进一步发挥出自己的特色,成为球队中后场传控和防守体系中的重要环节。

    至于将来会如何,高寒暂时也没有把握。

    切赫在台上,从达萨耶夫手中接过了最佳门将的奖杯,激动得高举过头顶,受到了全场的热烈掌声与欢呼。

    而后,捷克人在发表得奖感言时,除了感谢马德里竞技的队友和主教练海因克斯外,还特地感谢了高寒一番,认为没有当初高寒亲自将他带到西甲,就不可能有他的今天。

    在切赫得奖的热烈气氛中,颁奖仪式暂时告一段落,进入了欧冠抽签。

    切赫和达萨耶夫都是抽签嘉宾,将八支种子球队抽到了八个小组。

    不过,因为本赛季拜仁慕尼黑无缘欧冠联赛,所以高寒对于抽签并没放在心上,反而更加关心接下来的颁奖。

    在抽完了种子球队后,颁发的是最佳后卫,颁奖嘉宾是罗纳德科曼。

    这也是荷兰本土过去几年涌现的出色主帅,在阿贾克斯的执教成绩不错,目前执教的是荷兰国内另外一支强队埃因霍温。

    最佳后卫应该算是比较没有悬念的,因为在众多候选人里面,国际米兰的卡纳瓦罗和维迪奇是表现最稳定,也是欧洲防守最牢固的中卫组合。

    特里虽说率领切尔西杀入了欧冠决赛,但碍于搭档不给力,偶尔也出现一些糟糕的表现,大为扣分,至于马德里竞技的卡瓦略,表现稳定,但却没有足够给力的成绩。

    在国际米兰的两名中卫里面,维迪奇相对还是比较毛躁,不够稳定,最终还是由卡纳瓦罗拿下了年度最佳后卫,可谓是实至名归。

    不过,从目前来看,国际米兰也开始在着手加快培养博努奇,由他来接替卡纳瓦罗,毕竟意大利国家队队长的年纪已经摆在那里了。

    继卡纳瓦罗拿下了年度最佳后卫后,年度最佳中场可以说是最没有悬念的,国际米兰的贝隆整个赛季表现得相当稳定,是球队的中场核心,拿下年度最佳中场也是实至名归。

    至于亚亚图雷和坎比亚索,一个过于年轻,一个位置靠后,更为低调。

    已经转会去了阿根廷的贝隆,这一次也特地返回欧洲,现场领取了年度最佳中场。

    竞争最激烈的,无疑就是年度最佳前锋了。

    卡卡是ac米兰的顶梁柱,不管是在意甲,还是在欧冠,都不乏精彩绝伦的个人表演;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则是彻底爆发,二十七个进球,二十四次助攻,让他成为了国际米兰前场三叉戟中最具杀伤力的巨星。

    伊布拉希莫维奇则是当下欧洲足坛最具统治力的中锋,也是国际米兰大满贯的第二号得分手;阿德里亚诺更是球队的头号得分手,同时也是欧洲最佳射手。

    相比之下,德罗巴在得分能力上有所欠缺,比利亚则是输在荣誉上。

    但这四名球员到底谁能够拿下最后的大奖,这也成为了所有人的疑惑。

    更重要的是,拿下年度最佳前锋后,很可能会一举拿下年度最佳球员。

    或许是欧冠小组赛抽签过于四平八稳,缺乏令人惊喜的死亡之组,所以,会场内众人都纷纷将注意力落在了奖项上,使得登场的阿尔贝二世都不免有些紧张。

    能让见多识广的摩纳哥亲王都紧张,会场内传出了一阵善意的笑声。

    “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

    随着阿尔贝二世突如其来的呼喊,全场顿时一阵惊呼。

    坐在后排的葡萄牙人更是从座位上一跃而起,激动地握住了拳头,大吼了一声,显得十分激动,然后才跟四周围的队友们拥抱庆祝,接着才离开座位,快速走上台去。

    当葡萄牙人从阿尔贝二世手中接过年度最佳前锋奖项时,全场爆出了无比热烈的欢呼声。

    所有人都知道,拿下这座奖项后,他就是年度最佳球员的头号热门。

    甚至,如无意外,几乎可以判定他就是年度最佳球员。

    二十七个进球,二十四次助攻,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拿奖也算是实至名归。

    在葡萄牙人发表的得奖感言里,并没有提到高寒,但在走下台时,他特地绕到了高寒的座位,跟高寒用力地拥抱,让所有人都感受到他心中对高寒那一份无言的感激。

    全场所有人也都对此报以了热烈的掌声。

    颁发了年对最佳前锋之后,平淡地抽出了欧冠小组赛的第四档球队,所有人都开始将目光对准了即将揭晓的年度最佳球员。

    这无疑是今晚这一场晚会的压轴戏,也是最受关注的一场戏码。

    谁都知道,拿下这座奖项,将是今年十二月份世界足球先生的头号热门。

    不过,在颁奖之前,主持人佩德罗平托宣布了一个插曲,那就是欧足联主席普拉蒂尼代表欧足联,接受欧洲一个慈善组织捐助的一百万瑞士法郎,大概是六十四万欧元。

    普拉蒂尼表示,欧足联将用这笔钱用于欧洲各国的青训,同时也呼吁社会各界能够积极支持欧足联的青训,进一步推动欧洲足球的发展。

    送走了普拉蒂尼,主持人佩德罗平托重新回到了颁奖台上。

    “好啦,现在终于来到了最后的一个环节,也是今晚最受瞩目的焦点,年度最佳球员的颁奖。”佩德罗平托说到这里时,可以停顿了一下。

    “下面,有请我们的颁奖嘉宾,拜仁慕尼黑的主教练,高寒。”

    全场顿时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和欢呼声。

    高寒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顶住了所有人的目光,快步地走上了颁奖台。

    “欢迎你,高寒先生。”佩德罗平托远远就伸出手。

    “谢谢。”高寒双手垂放在身前,整个人站得笔直。

    佩德罗平托眉头一挑,笑道:“高寒先生,你看起来似乎有点紧张。”

    全场顿时一阵哄堂大笑。

    谁会想到,在球场上以沉着冷静著称,大杀四方的高寒,竟然也有紧张的时候。

    “高寒先生,我特地看了一下,刚刚颁发完的四大奖项,切赫、卡纳瓦罗、贝隆和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都是你曾经的球员,你看着他们领奖,是什么感觉?”

    高寒扫了一眼对面的观众席,笑了一笑,“很骄傲,很自豪。”

    “哦。”佩德罗平托点了点头,“那是肯定的,从目前的颁奖情况来看,五大奖项,你的球员已经拿走了四座,拿走第五座也基本没有什么悬念了。”

    主持人的这一番话,让在场所有人都又是一阵大笑。

    跟其他四大奖项不同,年度最佳球员是没有候选名单的,但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应该会是国际米兰的球员拿到,因为这支球队不管是表现还是成绩,都无可挑剔。

    但也不排除有冷门的出现。

    因为在国际米兰内部,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伊布拉希莫维奇、阿德里亚诺、贝隆和卡纳瓦罗都有各自不同的受众,这很有可能会分流他们的票源,导致冷门的出现。

    但无论如何,高寒成为今晚最大赢家,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了。

    “我很好奇,高寒先生。”佩德罗平托话锋一转,“在众多有资格角逐奖项的球员里面,你认为谁最有希望拿奖。”

    “啊?”高寒听完问题后愣了一下。

    全场则是一阵欢呼,所有人都唯恐天下不乱地为主持人的尖锐问题喝彩。

    “别啊,这问题一定得回答。”佩德罗平托也是哈哈大笑,很为自己的机智得意。

    高寒可就犯难了,这不就是典型的女友问题?

    我跟你妈同时掉进水里,先救谁?

    天啊,这怎么回答?

    全场所有人都纷纷将目光对准了高寒,就想要看看他到底要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都是他的球员,手心是肉,手背也是肉,支持谁,不支持谁,都不好。

    所有人都把自己换到高寒的位置,都觉得是左右为难。

    但也因为这样,所以他们才更加兴奋。

    球场上干不赢他,难道还不能在场外给他找点茬?

    高寒犹豫了一下,再看看这一群幸灾乐祸的主持人和观众席上的众人,有很多都还是跟他关系要好的朋友和球员,现在竟然一个个都……

    “好吧,我认输了,这个问题我回答不了。”高寒两手一摊,很光棍地耍无赖。

    之后又看向佩德罗平托,笑道:“以后要还是你主持,我肯定不敢再来参加颁奖晚会了。”

    会场内顿时一阵大笑,颇有击败了高寒的骄傲感。

    佩德罗平托知道高寒是在开玩笑,也见好就收,开始了最后的颁奖流程。

    可就在高寒接过装着最后结果的信函,拆开后一看,脸色都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