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五**章 继任天柱
    “本山这边都安然无恙,主上事前就已将所有蛊母的方位记录在案。在诛灭神尊的身外化身之后,宗主已命人前往动手摄拿。那些游离子蛊,也因主上布置的‘参灵草’,可以很轻易的清除。可遗憾的是,神教先一步下手,使得所有的蛊母与子蛊,都在归真子命人下手之前自衰而死。我们没法通过这些蛊虫,来探明指证神尊的身份。唯可幸的是,日月本山已暂时转危为安。至于主上为何会独身前往东麓一带”

    左神通说到这里,发出了一声苦笑:“如今主上能信任之人,要么是被调往本山之外,抗击东四院与北神玄宗等等,要么是坐镇于军中,防止本山生变。至于我等,他认为是累赘,反而易被神教查知踪迹。且如对手是神尊,那么我们去的再多,也一样是死,无济于事。此外我认为主上行动之前,似与宗主归真子联系过一次,这可能是他故意为之。”

    “是把自身当成诱饵了?”

    张信一声冷哼,眼神中既有不屑,也有敬佩。

    他对宗主归真子,反倒是没有什么不满。对手是日月玄宗十二位天域之一,是一位身份不明,却能在日月本山出入自如的神域强者。

    归真子身为宗主,岂能贸然行事?

    这位能够一直坐稳宗主的位置,就已经很不容易了。张信一直最担心的就是这位,一旦归真子出了什么意外,或者被人从宗主的位置上掀下来,那才是真正最让人绝望的局面。

    那人身为十二天域的一员,资历深厚,又掌握着最强大的几个峰系之一,是有资格,问鼎宗主大位的。

    在没有绝对的把握之前,归真子镇之以静,才是最佳的选择。

    如非这位宗主,一直都在潜藏隐忍,这次就没可能,一举袭杀神尊的身外法身。

    对于一位神域,归真子只有一次偷袭出手的机会。

    “那么事后归真子,可有什么举措?他应该知道了那位神尊的身份?”

    “十二位天域都有不在场证明,归真子并未能当场指证。”

    左神通眉头微蹙:“宗主似乎还在顾忌着什么,并不打算与那位神尊当场翻脸。除此之外,如今本山这边也有传言,说是主上他其实是被归真子所杀。是归真子意图不轨被主上察觉,所以杀人灭口。”

    张信不禁冷笑,知晓这是神教反扑的手段之一。接下来神教想必还有各种样的方法,在门内搅乱视听,挽回劣势。

    “宗天柱既已预知死劫,那么想必他也准备好了,继任第十天柱的人选?”

    这是他现在最担心的,如果因宗法相之死,导致天柱会议落入敌手。那么日月玄宗的未来,仍将是一片灰暗。

    所以接下来这继任天柱的人选,至关重要。

    而以如今的形势,宗法相在此事上,有着决定性的话语权。只需这位提出,那就没可能不通过。

    果然他接下来,就听左神通说道:“第一天柱之后将由简倾雪执掌,这个不用担心。至于继任的天柱,是落雁山上院首席弟子沈崖,也是现在综合排位前三的首席弟子之一。主上在祖师堂留有遗书,一旦他遭遇意外,请长老院任命沈崖为第十天柱”

    “沈崖?神相峰的沈崖?”

    张信微微蹙眉:“此人是否可靠?”

    这个人选,绝对是够资格的。沈崖在六年之前,就是第一道种,而这位如今担任的落雁山上院,是日月玄宗二十五家上院中,实力最为雄厚的一处。且位在北面最前线,与北神玄宗隔河对峙。

    而沈崖在这段时间内,也是屡立战功,在北方声望崇高,深得底层弟子的敬崇。

    可问题是这位,是高元德的师弟。

    “人品方面绝无问题!此人虽有些门户之见,可却也是一位嫉恶如仇,对宗门矢忠不二之人。摘星使大人你可能不知道,在主上力推清肃宗门之人,此人就在落雁山上院即时转任戒律司主,亲自抓捕东四院与神教卧底达一百二十七人,并将之全数斩杀,手段酷烈。且此人虽是高元德师弟,却以其为耻,对引诱高元德叛门的神教,可谓是恨之入骨,一直都欲为神相峰正名,雪刷耻辱。我可以担保,这个人绝对可靠。”

    可左神通随后又语声一转:“不过主上推测,即便沈崖上位,只怕也未必就能够钳制得住门中异己。所以他在遗书中,也推荐第二个备选,那就是摘星使大人。这次天东战后,想必摘星使大人,也同样有资格竞逐天柱。他期待摘星使,能够力挽狂澜。”

    “我?天柱?”

    张信苦笑:“宗天柱真是有心了。”

    他明白宗法相的意思,这位应是对他寄予厚望。

    可一个首席弟子要晋升天柱,不是有功勋,有能力就可以的。

    首席弟子虽是他们必须经历的台阶与资历,可到了这个层次,二十余位首席弟子的顺序排名,已经不如以往那么重要了。

    战功与资历,自然还是必须的。

    可决定一个首席是否能上位的,却是取决于各人背后的势力与羽翼。

    就比如他的师姐原空碧,以第一道种身份,接任藏灵山上院首席弟子不到一年。就在万俟天藏晋升圣灵之后,成功上位,成为第十天柱。

    这一方面是因原空碧,在接掌藏灵山上院首席之前,就已经建立了足够的功勋,可以跳过必须担任首席弟子至少五年这一条件;一方面则是因原空碧在长老院中,已有足够的拥护者,且神海峰这几百年来实力不断壮大,占据了长老院近十分之一的席位,实力雄厚。原空碧的上位,可谓顺理成章。

    不过也由此可见,如果自己想要在这两年上位,是何等的艰难。

    一则是因他的资历,实在太过浅薄;二则是他已被神教与东四院认定为死敌,如欲晋升天柱,必定会遭遇这些势力的全力狙击;三则是原空碧的上位,已经消耗了神海峰的大量资源,短时间内神海峰内没有力量,支持他上位。且其他的峰系,也未必愿见神海峰,同时存在两位天柱。

    诚然宗法相在遗书中的推荐,会大幅降低他晋升天柱的阻力,可这有多少效果,还是未知。

    需知这几年,宗法相主持的清肃,尽管更多是针对神教内奸与东四院,可也同时在大力扫除门中不法。使得各家峰系都有不少门人弟子受刑,甚至被贬为灵奴。尤其四阀七姓,更是重灾区。

    而这雷霆之举,虽使宗法相在门中少壮派系中,获得极高的声望,可也为其竖立了不少敌人。

    某些人,可未必乐见这个宗天柱推荐的两个人选同时上位。哪怕是在宗法相遇袭身死后,宗门身死危亡之际

    所以张信对此,不甚乐观。本来他的打算,是用五年时间,一边建立功勋声望;一边培植人脉势力。在五年之后,以万钧之势,进入天柱之列!

    只需他的功勋,他的声望,能够膨胀到长老院找不到任何借口拒绝,就自可打破一切规则。

    当整个宗门的人,都在期待着他入主天柱会议时,那么谁都无法再阻拦他

    “摘星使似不乐观?”

    左神通劝说道:“可在我看来,摘星使并不是没有机会的。摘星使可能不知,您现在在门内,是何等的声势,长老院中不知多少人对您期以厚望。至少日后的东四院,还有藏灵山与天芒山这六家上院都可为摘星使大人的坚实后盾”

    张信听着这位说话,不禁感觉有些熟悉。随后他就想,这不就是薛云帆,劝诱自己接掌天芒山的套路吗?

    不过这位说的,也正是他的优势。毕竟长老院的席位,可是本山与二十五家上院平均分配。

    随后张信就摇了摇头,打断了左神通的话语:“天柱的事,以后有机会再说。先说说你吧,接下来打算怎办?是就此离去,还是在我们日月玄宗,另寻明主?”

    这位左神通,虽是宗法相的左膀右臂,为日月玄宗付出良多,可其本身却不是日月玄宗的门人。

    如今宗法相身死,这位的灵契也已解除。又因宗法相是意外身死,其部下的所有供奉客卿,还会遭遇灵契反噬。

    不过他看左神通现在的面色虽然哀戚,可却是神完气足。显然宗法相在身死之前也做了准备,不打算牵累这些客卿。

    不过这些供奉客卿的去向,却很成问题。

    “主上麾下十二位顶级神师,已经有六人有了去处,不用担心。可我与清雅等其余六人,因牵涉此事太深,已没可能上岸抽身,只能在日月玄宗内,寻一可靠之人托庇。”

    左神通说到这里,就朝着张信深深一礼:“主上的意思是让我等,转入摘星使大人麾下效力,左某亦有此意!就不知摘星使,可愿接纳?”

    张信不禁剑眉微扬:“固所愿也,不敢请耳!”

    宗法相麾下的这几个人才,即便是他的前世,也是垂涎有加。而在如今这个时局,就更不会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