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四百零五章节 以力证道
    第四百零五章节以力证道

    “疯子,刑天真是个疯子,在这种情况之下竟然还敢用天罚来淬体,难道他真得有那个自信能够凭借着肉身挡得住天罚之力吗,要知道这可是真正的天罚,代表着一方世界的天罚之力,他这是在与一方世界对抗!”诸圣的心中在疯狂地呐喊着,或许鲲鹏、镇元子那些准圣不知道刑天所面临的天罚有多恐怖,可是身为圣人的他们却明白,这样的天罚之力那怕是他们动用先天至宝也不敢说自己能够全身而退,可是现在刑天这个疯子却妄想要用这天罚之力来淬体,这让他们难以接受。

    对于诸圣来说刑天的举动无比的疯狂,是在自取灭亡,可是对于刑天而言却并非如此,他有远古神魔的炼体之术,有成就远古神魔那样霸道无边的身体的潜力,所以他敢于用这一方世界的天罚之力来淬体,只要刑天能够熬得过这天罚淬体,那他的肉身将强悍到可以无视圣人的地步,可以初步与极品的先天灵宝对抗的地步,虽然说这样做有很大的危险,可是成功之后同样有更为惊人的好处,而这好处是刑天所无法拒绝的。

    刑天虽然没有去过无尽虚空,可是他相信任何地方都是以实力来说话,没有实力那就没有尊严,所以他需要增强自身,用一切手段来增强自身的实力,只要他能够将这远古神魔的炼体之术修炼成功,他相信就算到了无尽虚空那也不会弱者。不会任人宰割!

    看到刑天的疯狂之时,后土祖巫的眼中闪过了一丝震骇,她走得是以力证道之路。重新恢复了祖巫真身的后土祖巫自然很清楚现在刑天所承受之重,她也想用这天罚之力来淬体,可是她却自问做不到这一点,若是刑天能够成功完成这一步,那么他根本无须破开天道便可以逍遥于洪荒天地之外,以力证道在他那强悍的肉身面前那是挥手可得!

    疯子,刑天的疯狂让整个洪荒众生感受到了什么要做疯狂。可以说整个洪荒天地之中没有人能够与刑天相提并论,没有人能够疯狂过刑天,刑天的疯狂已经不是他们所能够想象的。

    面对着那无尽的天罚之力。刑天全力地运转着神魔炼体之术,疯狂地在淬炼着自身,他的法力则是不断地被消耗掉,好在刑天有内世界的支撑可以源源不断地支撑着刑天那庞大的消耗。内世界小成的刑天几乎是可以无休止地这样暴发下去。可以与鸿钧道祖、天道来一场消耗战,看是谁先支撑不住。

    蜕变,在那无尽的天罚之力下刑天的肉身在疯狂地蜕变着,先是血肉,紧接着是筋骨,然后是五脏六腑,一点一点地被天罚之力所洗刷着,一刻钟过去了。刑天依然坚强地站在那里顶着无尽的天罚之力而不动摇,两刻钟也过去了。这时元始天尊的脸色则是更加黑得可怕,他实在想不明白刑天为什么还能够支撑下去,这与他心中所想的不一样!

    别说是元始天尊为刑天的耐力而惊骇,就是鸿钧道祖与天道也被刑天的耐力给吓到了,他们实在想不通刑天为什么能够还站在这里,能够凭借着自身之力与一方世界的力量对抗这么久,这样的神通那怕是诸圣也做不到,难道说肉身强大真得有这么恐怖吗?

    天道有些不敢再继续下去了,因为他将大半的精力用在了刑天的身上而让后土祖巫完全放开手脚,那一记又一记的疯狂攻击让他的天道法轮出现了一丝裂痕,虽然只是一丝裂痕,可是却代表着自己的天道法轮受损了,再这样下去首先承受不了的是他,后土祖巫能够在刑天的帮助之下轰开自己的天道法轮证得那无上大道,超脱这洪荒天地。

    刑天重要还是后土祖巫重要,这需要天道来做决断,原本天道也认为刑天是走得以力证道之路,他出手要灭杀元始天尊是为了元始天尊身上的盘古气运,是为了元始天尊的盘古元神,可是现在看来自己错了,刑天根本没有想过要掠过元始天尊身上的盘古气运,更没有想过要夺取元始天尊的盘古元神,刑天所走的是一条属于自己的大道,虽然刑天所选择的道路十分恐怖,可是现在刑天对自己的威胁并不大,相对来说后土祖巫的威胁才是更大,毕竟后土祖巫要借此时机来破天证道。

    “鸿钧,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们的目的是不能让人以力证道,而不是要灭杀刑天这个混蛋,再这样下去我们的天道法轮首先要被攻破,你我必将受到天道法轮的反噬!”天道终于忍不住向鸿钧道祖发出了自己的心声。

    其实,鸿钧道祖此刻也被刑天的手段给弄得是没有脾气,他不是傻子自然明白现在的情况有多凶险,自然明白应该先对付谁才是正事,他本是想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来镇杀刑天,然后调过头去收拾后土祖巫,可是现在看来自己错了,现在应该先对付后土祖巫才是,要阻止后土祖巫证道,刑天的法力可以源源不绝,他不相信后土祖巫也能够做到这一点。

    后土祖巫没有属于自己的内世界,自然无法做到刑天这样变/态的地步,可是后土祖巫的背后却有着巫族大军,整个洪荒的力量足可以让她支撑得很久远。

    一步错则步步错,鸿钧道祖与天道之前都低估了刑天与后土祖巫的实力与手段,所以在刑天与后土祖巫这一暴发之后立即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现在想要挽回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同时面对两大威胁让他们则是顾此失彼。

    天道与鸿钧道祖倒是很想让诸圣出击,去阻止刑天与后土祖巫。可惜这也同样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首先通天教主是指望不上了,他需要费大力气去镇压地府之变。至于女娲娘娘,她也不敢轻举妄动,毕竟她的背后有妖族,若是她这个时候出手那必将激怒巫族,谁也不敢保证巫族会做出什么样的举动来,更何况刑天也有后手,太阴星之上的‘周天星斗大阵’也是蓄势待发。这对她来说也是一大威胁。

    太上老君与元始天尊那就更不用提了,这一战给他们的印象太深刻了,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至于西方二圣,那就是滑头,指望他们冲锋更是不可能!

    在思考了半天却找不到一个出手相助的人时,鸿钧道祖与天道则是有些蛋痛。他们这方才发现自己对洪荒的掌握弱到了什么样的地步。让他们为之骇然!

    犹豫不决,这是天道与鸿钧道祖现在的心情,他们即不想看到刑天发展壮大到让他们无力约束的地步,也不想让后土祖巫以力证道,那对他们来说同样是灾难,有些时候做事不能太犹豫,一犹豫就会有事,而鸿钧道祖与天道便是如此。

    在感受到天道与鸿钧道祖的犹豫之时。后土祖巫明白自己的时间不多了,若是自己不能够在天道与鸿钧道祖做出选择之前破开天道以力证道。那她将彻底丧失这一次天大的机缘,若是错过了这场机缘,后土祖巫可不认为自己还有这样的大好机会,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这个道理后土祖巫还是明白的!

    “我不能再犹豫下去了,要么一事无成,要么全力一搏,倾力一战!”后土祖巫的心中则是在自言自语着,很快后土祖巫做出了决定,全力放手一搏,是生是死就看自己这一击之力,而且就算自己全力以搏也不见得真得会丧命,毕竟还有刑天的存在。

    杀!后土祖巫的心中一声沉喝,然后那祖巫真身则是疯狂地运转起来,无尽的天地煞气被她给吸收到自己的身体之中,那狂涌而入的煞气让后土祖巫的元神都一阵为之动摇,若不是她那元神完全是由功德所凝聚出来的,仅仅只是这一次冒险便会让她元神重创,要知道天地煞气可不是那么容易掌握的。

    “给我开,一斧裂天,杀!”后土祖巫一声暴喝,手中的那‘盘古斧’疯狂地甩出,全部的力量在这刻完全爆发了,她要倾力一战,一战定胜负,在看到后土祖巫此举之时,诸圣不由地倒抽了一口冷气,一个个皆是死死地盯着那天空之中的天道法轮,他们都希望天道法轮能够挡得下后土祖巫这全力一击。

    后土祖巫的突然爆发让天道与鸿钧道祖则是为之震惊,看到那飞速而来的‘盘古斧’时,鸿钧道祖心中大骇,再也在不上刑天了,大喝一声道:“造化玉碟给我挡住!”

    在鸿钧道祖的大喝声下,那被震飞的‘造化玉碟’疯狂地向那‘盘古斧’而去,想要挡住‘盘古斧’的这必杀一击,不想给后土祖巫打破天道法轮的机会。

    当鸿钧道祖的‘造化玉碟’飞出之时,诸圣不由地松了一口气,他们相信有了这‘造化玉碟’的阻挡之后,后土祖巫是没有机会能够威胁到天道法轮,后土祖巫想要以力证道的梦想必将破灭,这场剧变将会到此结束!

    就在诸圣松气之时,刑天则是大吼一声道:“盘古开天,给我破!”刑天一声大吼,他那元神之中的‘干戚神斧’则是飞出,在刑天的空间法则的相助之下一瞬间便挡在了‘造化玉碟’之前,两件宝物发生了冲撞,轰的一声巨响,刑天的‘干戚神斧’则是倒卷而回,而鸿钧道祖的‘造化玉碟’也被这一斧给阻挡,没有了前冲之力。

    而就在这时,后土祖巫所发出的‘盘古斧’则是越过了‘造化玉碟’狠狠地轰在了天道法轮之上,又是一声惊天的巨响,‘盘古斧’与这天道法轮来了一个大冲撞!

    “不!”看到后土祖巫那‘盘古斧’狠狠地轰在了天道法轮之时,鸿钧道祖与天道皆是发出了惊恐的呐喊声,可惜他们的呐喊却阻止不了这一切的发生,而那诸圣也是为之失神落魄,一个个精神恍惚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盘古斧与天道法轮的冲撞产生了巨大的冲击波,恐怖的冲击波形成强大的风暴横扫虚空,在这风暴之下突然一声脆响传来,那由天地煞气所凝聚出来的盘古斧之上出现了一道裂痕,仅接着这道裂痕在迅速地扩大,一瞬间则是布满了整个盘古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