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四百一十三章 道破前因之疑惑种种
    黑摩罗仙王被三剑诛杀,众人正要返回皇城时,就感觉到一股镇压诸天的威势横扫天穹,威压苍茫。

    抬眼望,北方天空寸寸碎裂,出现了一根犹如撑天巨柱一般的手指,按向了大地。

    这一刻,包括诸葛亮在内的众人无不惊惧。

    “这等力量,绝对超越了仙帝!”诸葛亮震惊,“仙帝的力量我感受过,虽不能力敌,却也能抗衡几分,可这股力量,却轻易的能将我化为飞灰!”

    “超越仙帝,那是什么级别?”

    关羽倒吸口凉气。

    其余等人无不震颤。

    诸葛亮摇摇头。

    楚阳却眯起了眼睛,他知道,这定然是修罗海中孕育的可怕存在,在修罗仙帝被杀时,终于忍不住出手。

    “相当于天人境的强者吗?”

    他舔了舔嘴唇,心中猜测,“不知分身能不能挡下来?”

    分身修为已经突破,达到了法相之境,也就是仙王,以他绝世无双的血脉底蕴,就是不用龙角所化的仙器,也能轰杀仙帝,只是为了速战速决罢了,才以仙龙角将对方诛杀,然后吞了。

    然而天人强者?那是夸了一个大境界。

    楚阳心里没底。

    “修罗海的底蕴,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强?”

    分身的声音划过九天,他身子一摇晃,化作千丈大小的道体人身,顶天立地,傲视乾坤。

    “乾坤刺,诛!”

    他手中出现了一个神光闪闪的锥子。

    这就是仙龙角所化,被分身命名的神兵,一件真正的仙器。

    刺穿虚空,打出一个空洞,锋锐的锥尖,抵挡住了手指。

    嗡……!

    静止的一刹那,一股毁灭风暴肆虐而出,天空承受不住威能,犹如镜子一般寸寸龟裂。

    这一刻,天下所有的强者,都将目光集中了过来。

    龙宫,魔域,帝城等等各处,一道道目光,散发着诡异之色,惊骇的看着。这等可怕的碰撞,万古以来,都难以见到。

    噗嗤……!

    手指粉碎,消散一空。

    “待来日,定取你命!”

    手指的主人,传出一道杀意十足的冰冷声音,消失无踪。

    “待来日,踏平你修罗海!”

    分身冷冷一笑,打穿虚空,钻了进去,消失不见。

    一场大战,就此结束。

    千佛山上,小雷音寺中。

    达摩神色奇异,嘀喃道:“是他?”

    “就是他!”

    他身前,光线凝聚,出现一人,正是张三丰,这是虚空投影之法,降临此地。

    “竟有此威能?即使达不到那种程度,也肯定有了超越仙帝的战力!”达摩笑了,“那个锥子,给我一种超脱的力量!”

    “或许,这就是我们的一线生机,只是……!”张三丰皱眉,“他似乎不是人族?”

    “是不是又何妨?关键是他的立场!”

    “嗯!他和楚阳的关系绝对非比寻常,这就够了!”

    两人又谈论片刻,定下基调,张三丰的投影怦然炸开。

    对于楚阳杀北冥太子,斩仙王,他们都没有谈及。

    那不过是小事情罢了。

    皇城中,城主府。

    众人认识之后,都看向了楚阳。

    秦琼、宋缺等人是楚阳的部下。

    剑圣等人却是来自另外的世界。

    两个大楚皇朝的中流砥柱在这里相聚,说不出的别扭怪异。

    显然楚阳的出现比较矛盾。

    “到了这个份上,我就将前因后果给大家讲明,你们也来说说,这其中,到底有什么隐秘?”楚阳沉思许久,斟酌之后,才缓缓开口,“我所在的世界,经三皇五帝,历夏周商,战国七雄,春秋五霸,大秦始皇帝统一华夏,刘邦斩蛇起义,建立大汉,直至东汉末年,三国鼎立!”

    “三国之后,五胡乱华,中原大地百姓被胡人当做两脚羊,几乎血脉断绝,直至隋朝一统,后为唐宋元明清!”

    楚阳将他前世的历史朝代简单的介绍,“到了我那个时代,物质极端丰富,为了娱乐,就有很多才智之辈,写下了很多小说或者漫画!”

    “如风云雄霸天下!”

    楚阳看向了剑圣。

    “小说,漫画?”

    剑圣皱眉。

    “小说很好理解,至于漫画,是将故事以连贯的图画呈现,比如……!”

    楚阳的一个窍穴喷吐神光,演化出一幕幕,正是风云原著。

    看到人物形象,看到故事轨迹,剑圣震撼。

    无名吃惊。

    剑皇颤抖。

    “这、这……!”

    无名指着图画,难以言语。

    楚阳笑了笑,说道:“我所在的世界,没有任何武道神通,如孔明,只是一位才智卓绝的普通人罢了!如师父您,只是漫画中的一个人物形象!”

    “在我那里,红尘滚滚,蝇营狗苟,百年匆匆,就成为一捧黄土,根本没有什么飞升之说,寻常人能肩扛百斤重物,都算了不起了!”

    楚阳耸耸肩。

    众人嘴角抽搐。

    百斤重物?那岂不是废物中的废物,连这里的三岁孩童都不如?

    他们都没有言语,静静的听着。

    “后来,我得到了一种机缘,一种我至今都无法说清的机缘,可以降临到那些小说或者漫画中的世界!”

    “我第一个到达的就是师父你们所在的风云世界!”

    “不知为何,那时成了个孩童,被师父救起!”

    “按照原本的轨迹,雄霸本该在称霸天下,在兼并无双城,战死假的独孤一方时,师父你就被独孤鸣邀请而出!只是那时,师父你为了参悟剑道,想要战败无名师叔,精血干枯,最后虽领悟出了剑二十三,却大限已至,死在了天下会!”

    楚阳叹道。

    剑圣震颤。

    他目光闪烁,脸色接连变换,最终说道:“若不是遇见你,或许,我真的是那样一种命运!”

    “也怪不得,你小小年纪,却学什么会什么,而且举一反三,甚至时常隐晦的对我点拨,让我沉寂下来,修身养性!”剑圣摇头而笑,“你果然是我的幸运,若是没有你,哪有现在的我?”

    “师父,你严重了!”楚阳道,“要是没有您的教导,焉能有现在的我?”

    楚阳又看向了断浪,“原本的轨迹,你的命运更加坎坷,你来看?”

    他将风云世界的大致剧情演绎了大概。

    “我竟然是那样的人?大魔头?”

    看着另一个自己,断浪直挠头,十分的不理解。

    “你是段帅的儿子,本来应该和聂风同等待遇,可雄霸深信泥菩萨批言,对你不理不睬,你从一个善良的小家伙,逐渐的走向偏激,最终无法回头,在入魔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楚阳道,“命运啊,就是这样奇妙!当时我想,若是给你另外的机缘,你又会成长什么样子?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大师兄教导之恩,永世不忘!”

    断浪单膝跪下,诚心诚意道。

    “至于杨峰你……!”楚阳耸耸肩,“没有你的记载!”

    “我就是俗话说的路人甲!”杨峰不在意,却也对楚阳更加感激,只是他不善于言辞,默默的记在了心里。

    “你们二位,是正派人物!特别是无名师叔,虽有些迂腐,为人却让人敬佩!”

    楚阳又道。

    唉……!

    无名叹道:“我们真的只是那个什么漫画中的人物?”

    “我所在的历史中,没有你们的记载!”楚阳说着,“不管如何,你们现在已经飞升而来,算是超脱了桎梏,打破了命运!”

    “这就足够了,不是吗?”

    楚阳认真道。

    众人无不点头。

    细细品味,消化所得。

    特别是诸葛亮,眸光接连闪烁,从楚阳给出的信息进行推测。

    “至于你们……!”楚阳看向了秦琼几人,“我所在的世界中,隋朝存在,之后的大唐也存在!”

    “秦琼本是隋末唐初的绝代战将,杨广死后,天下纷乱,你跟随唐王李世民征战天下,最终建立了大唐盛世,李世民也成为一代明君!只是你的下场却不好,年轻时征战,留下的暗伤太多,后半生几乎是躺在床上度过,最终黯然凋零!”

    楚阳讲述另外一故事,“我进入的是一个小说世界,名为大唐双龙传,以寇仲和徐子陵为主线,他们从一个小混混逐渐成长起来的故事!”

    随后,又将那方世界的故事演绎一遍。

    “师父,若是按照小说中所言,我竟然将少帅军让给了唐王?”

    寇仲难以置信道。

    “你说呢?”

    楚阳没好气道。

    寇仲尴尬一笑,挠了挠头。

    “我另外的人生轨迹,竟然是那个样子,现在看来,颇多讽刺!”宋缺叹道,“身在红尘,六欲迷眼,难以看清现实的真面目,如今超脱,回首而望,不是后悔,只是叹息!”

    众人无不点头。

    人生,就是种种经历。

    对与错,悲与乐,都是属于自己的人生。

    经历过了,就是一种成长,一种自我的超脱。

    “不管如何,我们现在有了精彩的人生!”

    秦琼笑道。

    众人无不点头。

    “城主,在你原本的世界中,有大荒界的小说或者漫画之类的存在吗?”

    诸葛孔明忽然问道。

    “没有!”

    楚阳摇头。

    “那么,在所谓的风云漫画中,可有破碎虚空,飞升一说?”

    诸葛再问。

    “没有,这个我敢肯定!”

    楚阳想起赤松子,说道。

    剑圣、无名和剑皇纷纷点头。

    “大唐世界呢?”

    “有过破碎虚空的传说,可一个时代,也不一定出现一个!”

    宋缺插言。

    诸葛孔明稍微沉思,便道:“也就是说,至从城主到过两方世界,就打破了固有的宿命,飞升成为常态?”

    “城主扮演了什么角色?”

    “风云世界,是三百年前飞升这里!”

    “大唐中人,却是六十年前!”

    “原来的漫画或者小说,若是反映的真实世界,可为何城主会出现‘故事’的开始之前?”

    “怎么都会飞升到大荒界?”

    “城主,你是否还进入过另外的世界?”

    诸葛孔明接连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