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五八八章 舍身取义
    “先跟我说说,宗天柱到底为何而死?”

    “正要告知大人详情!”

    左神通毫不犹豫的答着:“一年半之前,上官玄昊曾给主上传递过一些消息。其中就有一份卷宗,令主上触目惊心。大概内容是十年前的东麓雪岩山一带,有连续七位灵感师,在两个月内或者坐化,或是死于非命。”

    张信心想确有此事,他前世在被调往藏灵山上院的时候,已经对宗门内一些奇怪现象生疑,准备着手调查。而这七位灵感师之死,就是其中之一,且还为此投入了不少人力。

    不过在他有进展之前,就已身殒于广林山之变。而随着上官玄昊的势力烟消云散,对此事的调查也就不了了之。

    重生为张信之后,他手中的势力孱弱,根本就不足以调查此事,所以就将这些线索,通过私底下的渠道,交给了宗法相。

    “主上也认为此事蹊跷,一直都在让人查探。曾雇佣了十位门中的灵感师,感应东麓一带的灵脉变化,却毫无所得。且其中一人,还在不久之后坐化。不过他在其他地方,却另有收获。其实当时东麓雪岩山一带,还有一人,也拥有半个灵感师的资质,只因这方面潜力不大,并未受宗门重视,也未被记录在案。不过其本人,倒是在灵感能力上下了不少功夫。主上听此人说起,在大约十年前,东麓雪岩山附近,总共发生了四次轻微的地震。事后宗门派人探查了缘由,却始终未有结果,最终判断是地壳变动,不了了之。可当时他曾感应到,那地震的震源,并不在地底,而是雪岩山的南面四十里处,”

    张信听到此处时,就已明白了几分:“所以你家主上,开始重启上官玄昊与广林山一案调查,明则以此案为掩护,暗中则在调查此事?”

    “不能说是掩护,而是两手并重。”

    左神通皱眉道:“随后主上虽屡次调查无果,可通过蛛丝马迹,却渐渐有了一个惊人的猜测,认为是有人,正在试图篡夺十七座神域灵山的控制权。”

    这句话听在紫玉天耳中,似如石破天惊。张信却毫不觉意外,那位神尊一直潜伏在日月玄宗内,定是有其目的的。

    只需这十七座神域灵山,还在日月玄宗的手中,那么他们日后哪怕败落了,也顶多是声势衰微,依旧可以依靠这些神山苟延残喘,

    这位神尊欲篡夺十七座神域灵山,也算是直指根本了。

    “那么他们是通过何种形式?可有什么线索证据?”

    张信继续问道:“宗天柱又是因何故甘冒其险?”

    能让宗天柱不惜性命,自然有其理由。

    左神通一声苦笑:“我们最初只能确定,那位神尊在雪岩山附近动了手脚,却始终没法确定,他们是使用什么方法。哪怕是请来最顶级的灵感师,也没能查出什么异常。所有的证据线索,所有的异常,都在十年之前,被他们抹去了。主上无处着手,于是又转过头来,遍查十年前日月玄宗的所有大小卷宗。随后发现,在那位七位灵感师死去的稍早一些时间,在灵宝殿也有大批的灵修死亡。而这些弟子,都曾参与过同一个宝船队”

    张信凝神倾听之时,也在陷入凝思。所谓的宝船队,是每年各家上院将各地出产的奇珍灵宝,运往日月本山的船队。

    而为防意外,日月玄宗都会派出大量的战舰与精锐道军,以保证这些宝物的安全。

    “所以主上怀疑,那神教很可能是通过灵宝殿的渠道,往日月本山内运送过什么东西,且至关重要。而随后他就发现,当年那支宝船队中,曾经存在过大量的红石盅。”

    “红石盅?”

    张信面色微变:“是蛊么?”

    “不错!当时的主上,也是如此猜测。且认定当时雪岩山附近的地震,是神教将蛊母埋入地脉时,导致群山法域的自然排斥。所以主上,就打算寻找证据证实。”

    紫玉天却不解的插口:“此事何需证据?查到这个地步,就可提上你们天柱会议的议程,或者请门中的天域强者援手相助。”

    张信闻言,却不置可否。紫玉天想的是简单,这是涉及宗门存亡断续之事,调集整个宗门的力量,理所应当。

    可事情真要这么简单的话,他岂会至今都对神教束手无策。

    “原本主上也是这么想的!”

    左神通苦笑:“可他很快发现那些蛊虫,早已深入日月群山的灵脉深处。甚至只差一步,就可染化群山法域。”

    张信不禁若有所思:“所以宗天柱始终将斗部五殿之军,囤于日月本山之下,不肯轻易调离?”

    “这是最近才发生的事情,鹿野山的大胜,还有摘星使大人最近获取的‘乾火琉璃珠’,估计都让那位神尊难以安枕。”

    左神通:“宗天柱担心神教被逼到墙角之后,鱼死网破,又不知天柱天域中,何人可靠。所以只能在私下联络,联手他认为的可靠之人。其中包括天元战圣,皇极,简倾雪,甄九城等等”

    “不包括归真子?”张信很快就发现这名单有异。

    “不包括!”左神通摇头:“宗天柱甚至有一段时间,怀疑掌教归真子也有与神教之人勾结之嫌。因此他直到两个月前,才与掌教联络。可那时主上,也仍不敢告知归真子,他正在以‘参灵草’梳理探查日月玄宗的各处灵脉。”

    “参灵草?这倒是个好方法。”

    据张信所知,这是一种在北方很常见的灵草,平时在各处灵山俯首皆可看到。

    而参灵草虽为草,根须却很长,而且其根系的分泌物,还有吸引虫豸聚集之能。

    “主上认为要破除神教的阴谋,避免神教鱼死网破后,使日月群山的灵脉遭受重创,我们就必须先将所有的蛊母的位置寻出,并尽量在对方被惊动之前,尽可能多的清除灵脉中的蛊虫。所以才想出了‘参灵草’这一方法,并且以自身的建木之源为基础,对普通的‘参灵草’种子加以改造。随后在一个月内,洒遍日月群山。”

    左神通的神色黯然:“这确是良策,短短数月就有效果。而不久前事发之地,正是最后一处。”

    张信心中微惊,随后就又问道:“那么如今日月本山怎样?灵脉可曾受损?还有宗天柱,这次为何定要自己亲自出面不可?他既然早预料到了此行凶险,为何就没有防备?”

    当时如有三两位天域护卫在侧,宗法相也不至于身殒于神尊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