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五八七章 惊闻噩耗
    众人议论了半晌,才想起张信从刚才开始,就一直一言未发。

    凌海首先发问:“不知督帅大人,还有何策应对?”

    张信淡然回应:“一个月前我曾致函太渊阁主,以手中三百二十万十五级贡献值为定金,邀请这位率九千太渊阁道军秘密北上平魔。此时这九千太渊阁道军,就在天龙山之南,随时都可奉我之召入境。”

    这正是他,为七泉地渊布置的伏手之一。

    “太渊阁?雇佣道军?”

    李青下意识看了张信身边的太渊神剑魏紫辰一眼,只见后者神色默默,显是默认了。

    他不禁心中一喜,太渊阁这一宗门形势特殊,除了让门下弟子成为其他宗派的供奉客卿之外,还有着大约七万人的道军,受诸宗雇佣,参与战事。

    不过太渊阁有一铁则,绝不参与灵师宗派之间的内战。这不但让太渊阁,得以在诸宗之间保持中立,也使他们变得足够可靠。

    唯独让人诟病的是,太渊阁道军的战力虽是强大,绝对可以与斗部八殿比肩,可却不太靠得住。如果战事没什么波折也就罢了,他们会是最佳的帮手。可一旦出现可能导致大败的险情,太渊阁的雇佣道军往往是第一个逃离的。

    此时其余人,也都长舒了一口气,语声赞叹。

    “督帅大人果然明见千里!”

    “九千太渊阁道军吗?人虽然少了些,却可略解窘境。”

    “就不知宗门那边,会否同意?”

    之前的日月玄宗,也不是没有雇佣道军的前例,不过次数很少。除非是逼不得已,否则不会雇用道军参战。

    而这一次的雇佣,又是张信私下所为,宗门会否承认,还在两可之间。

    三百二十万十五级贡献值,听起来是很多,可也最多只能雇佣这九千太渊阁道军两个月而已。

    “岂有不同意之理?这个时候,天芒山附近,哪里还有道兵可调?若十大天柱昏聩到这个地步,事后我必定会上书,请长老会弹劾。”

    这是日月玄宗内部对十大天柱的挟制之法,一旦有授印级的门人弟子提出弹劾,长老会又有七成之人通过,就可将一位天柱弟子拿下,甚至解散天柱会议。

    “这九千人弥足珍贵,不过数量还是少了。”

    “如今和月上师麾下之军,已经从大旗山受挫退离,返回东神山。那边邀月山上院的六千弟子,是否能够继续协防”

    张信听着众人议论,却觉神思不属,心绪难安。

    按说不该如此的,七泉灵渊之变,虽会对天东四院的战局造成影响,可以他现在的准备,还不至于到撼动大局的地步。

    可他灵识中,却是心潮起伏,难以安定。

    也在这刻,一道紫金色符剑蓦然从远处飞空而至。

    张信初时并未以为意,将之招入手中感应内容。而仅仅片刻之后,他就身躯一震,面上显出了不解,茫然与哀痛之色。

    这也使在场诸人,都不禁诧异的,往张信方向看了过去。

    他们都知这位摘星使,在灵能控制上,相当的出色。不论在什么时候,都能控制由心。

    可在这一刻,张信周身的灵能,却近乎暴乱。

    也直到一刻时间之后,张信才长吐了一口浊气。

    “不久之前,第一天柱在日月本山内遇袭身死!”

    这短短的十几个字,却使在场所有人再次哗然。

    “第一天柱?宗法相?”

    “在日月本山?这开什么玩笑?”

    “假的吧?第一天柱法力强极,如非是这位的手中,并无神宝襄助,否则超天柱中,都有其一席之地!其一身战力,可抗衡下位天域。谁能在日月本山中,杀死他?”

    “如果这是真的,那是近年我宗自上官玄昊之后,最不可承受之痛”

    “关键还是在日月本山内,谁敢如此大胆!”

    张信等到众人的议论告一段落,才继续凝声说道:“袭杀第一天柱者,可确定是我日月玄宗内部之人,已被掌教归真子出手诛灭。而据掌教所言,此人乃神教之主神尊无疑。”

    当他说到这里,下面反而没有声音了。所有人都面面相觑,神色茫然震惊。

    直到数息之后,才有人出言:“那么掌教可说了这位神尊的身份?”

    “未曾提起。”张信的面色莫测:“那位脸带面具,不露身份,死后亦身躯化沙,不露半点痕迹。唯可确定的是,此人能在山内出入自如,动用神域之力,却不被诸山法域排斥。”

    李青悚然而惊:“这是十二位天域中的哪一位?”

    如今日月本山,只有这十二人与巩天来,才有着最高的权限,可以动用天域以上的力量。

    张信闻言,却是神色怪异:“很奇怪的是,门中十二位天域,都有不在场的证明。如今刑法戒律二堂与内情司,已经在排查法域圣灵,可还未有结果。”

    这整件事,都透着无比诡异的味道,笼罩一层迷雾,让人无法看透。

    “今天就到这里!”

    张信站起了身:“向本山发出申请,追认本座对太渊阁道军的雇佣。并请邀月山上院,延长协防时间,并将指挥权限,转交给薛知事。至于第一天柱遇刺的消息,无需刻意封锁,也不得传播,此事当镇之以静!并转告凤翔山,不得在此时疏忽大意,希望他们能继续稳守,等待本座到来。”

    说完这些之后,张信就又大步流星的离开了督战室。

    而此处诸人,无不是眼神晦涩,面色难看无比。他们都已预感到,此时门内,正有一股浩大且危险的风暴,正在席卷肆掠。

    ※※※※

    张信之所以离开督战室,是因叶若也从监测卫星中,接到宗法相临死前的影像。

    尽管有护山法阵与法域的干扰影像,这图像不甚清晰。可神域级别的交手,动静是何等的浩大?所以那监测卫星,拍到了事发地数十里土地下陷之景。

    “万符归一?”

    张信的瞳孔内,闪着震惊之色。

    万符归一是符道中的无上秘技,集合万种符之人,归而为一。这是无上级的超杀伤灵术,也可用于单人斗战,威力浩瀚绝伦。

    此术本身,就可对神域修士造成足够的威胁。而除此之外,归真子还调用了十七座神域灵山,四十四座天域灵山的力量。

    确实,这一击打出,哪怕是神域,也绝无生还的可能!而归真子隐遁之术,也足够的高明,只从朱八八那几张符,就可知其造诣如何。这位能自如调动群山法域与护山大阵之力,在日月本山之内,如早有预谋,想要袭击,那么即便神域,估计也很难察觉的。

    说来他们日月玄宗这一代的天域,还真是英杰辈出。出了一个庄玄照,一个离恨天还不够,掌教归真子,居然也是一位上位天域。

    亏他以前,一直都只以为这位掌教在天域之中,最多只是中上之流。这可真是真人不露相

    除了这影像之外,还有叶若埋藏在日月本山各处的束音棒,收集到的音纹。

    若儿已用最短的时间,将宗法相与归真子的声音,复原了出来,也使他得知了当时的大概情形。

    不过这件事,还是有很多的疑点,让他想不通。

    所以他又额外联络了宗法相的左膀右臂左神通,希望能够从这位的口中得知详情。不过因双方之间远隔数万里,所以这次的联系不但需消耗许多的财力,更需一段的时间等候。

    而就在等待的这段的时间里,紫玉天也紧皱着眉头,与张信讨论:“那位神尊,居然还真是你们日月玄宗的人,可究竟是谁?归真子既说他已将这神尊击杀,那么你们的十二位天域,为何都安然无恙,并且都有不在场的证明?”

    “你忘了身外化身之术?我不知那神尊,到底是用了什么法门,可我想不外如是。”

    张信的语声平静,目中却杀机满盈:“也就是说,这位神尊损失的,只是一具化身而已。”

    紫玉天闻言,不禁倒吸了一口寒气,随后叹着:“你们日月玄宗能够维持到现在,可真不容易。”

    “谁说不是?”

    张信的语声沉冷:“不过这神尊的身份,我现在是大概有数了。”

    他前世的时候,还只是怀疑。可是现在,基本已确定。

    也在这一刻,他身前的符阵中灵光闪动,左神通的身影,逐渐显现在了他的面前。

    这位见到张信,首先就苦笑着开口:“其实即便摘星使大人不联络,我也得联系大人你了。主上在祖师堂留下遗嘱,说一旦他意外身死,就将他的所有遗物财产,都全数赠予摘星使大人你。”

    张信不禁再次动容,他在意的,自然非是宗法相留下的那些遗产,而是这位第一天柱,很可能在事前,就已经预料到了自己的死劫?

    明知自己必死无疑,还要赴死,到底是什么原因?

    思及此处,张信不仅深吸了一口气,用沙哑的声音说着:“先跟我说说,宗天柱到底为何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