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超能名帅 >正文 第609章 阴沟里翻船
    “喏,这是加拿大世青赛的球探报告。”

    从莱比锡返回慕尼黑的第二天早上,首席球探沃尔夫冈德雷姆勒就给高寒送上了一份他期待已久的礼物。

    在过去这半个多月的时间里,拜仁慕尼黑一直都有专门安排人手跟踪队内三名球员的表现,德雷姆勒也是亲自上阵,现场考察了几场比赛,包括半决赛和决赛。

    “你之前决定要签下的塞尔吉奥阿奎罗表现相当出色,尤其是在决赛,他一个人主导了比赛,帮助阿根廷最终二比一逆转了捷克,拿下了冠军。”

    高寒当时忙着参加联赛杯,而且世青赛的比赛也没有直播,所以他并不清楚。

    从比赛报告里看,捷克率先进球,但两分钟后,阿奎罗挺身而出,为阿根廷队扳平了比分,这一粒进球成功挽救了阿根廷,而最后萨拉特的进球也是来自于阿奎罗的表现,正是他靠着个人能力,为阿根廷赢得了角球,最终才有了制胜一球。

    六个进球,四次助攻,阿奎罗在世青赛上打出了令人难忘的表现,不仅拿到了最佳射手,同时也以一百六十七的记者票,高票当选为世青赛最佳球员的金球奖。

    拿到银球奖的是阿根廷球员莫拉雷斯,铜球奖是墨西哥的多斯桑托斯。

    其中,后者效力于巴塞罗那,被誉为是罗纳尔迪尼奥二世。

    “怎么样?感觉如何?”高寒粗粗看了一遍球探报告,笑着问道。

    沃尔夫冈德雷姆勒是拜仁慕尼黑的名宿,同时也是球队的首席球探,他的意见自然也是有些份量,高寒也想听听他的看法。

    这位首席球探摇头一笑,带着一脸的心悦诚服说道:“我服了。”

    “什么意思?”高寒有些好笑。

    “之前你力主要引进阿奎罗,尤其是你说要在世青赛之前签署,当时我的个人意见还是有点保留的,但我相信你的眼光,可现在回过头去想,真的是不服不行。”

    德雷姆勒叹了口气,笑道:“同样是这名球员,世青赛前两千五百万欧元的身价是挺高的,可如果当时没有果断下手,等到世青赛后,这个价位肯定是买不到的。”

    谁都知道,世青赛上专出未来的球星。

    远的就不说了,上一届就有梅西,再往前就是卡卡、阿德里亚诺和麦孔等一批球员。

    拜仁慕尼黑重视世青赛,其他欧洲豪门球队也同样没有闲着,几乎所有的豪门球队都派了球探前往加拿大考察,甚至恐怕有不少球队还会果断出手。

    作为本届世青赛上最抢眼的球星,被誉为是一个人将阿根廷送上冠军宝座的天才,阿奎罗如果不是在赛前就签约拜仁慕尼黑的话,现在指不定要有多抢手。

    想要再以两千五百万欧元拿下他,做梦!

    “刚才,鲁梅尼格先生跟赫内斯先生都先后给我打电话,都在感叹球队当时听了你的意见,果断下手,不然的话,现在怕是没有竞争力了。”

    高寒谦虚一笑,但却很认同德雷姆勒的说法。

    如果到了世青赛结束后,拜仁慕尼黑才去联系的话,跟其他豪门球队比起来,德甲巨人根本毫无优势,抢都抢不到。

    当然,如果高寒亲自出面的话,应该还是有点把握的。

    “对了,除了阿奎罗外,其他球员表现如何?”

    “比达尔表现不错,作为智利队的后卫,他表现得挺抢眼的,就算是在零比三输给阿根廷的那一场比赛,他也没有多少重大失误,反倒是之前几场比赛,表现得很出色。”

    “至于马塞洛,虽说攻强守弱,但整体来说也还算不错,前插助攻很有特点,是个可以栽培的苗子。”

    说道这里时,德雷姆勒突然间想起了一个人,笑了笑,“不过,巴西打西班牙的那一场,有个人倒是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谁?”

    “赫拉德皮克。”

    “哦,是他。”高寒有些意外,但很快就恢复了。

    他对于皮克的实力和潜力,一点都不感到吃惊,尤其是应付世青赛这样的比赛。

    以皮克、阿奎罗和帕托这个级别的实力,打世青赛,可以说是毫无压力。

    但高寒笑着安慰德雷姆勒一句,“没关系,沃尔夫冈,别羡慕巴塞罗那,我们有胡梅尔斯。”

    德雷姆勒倒是没想到,高寒对胡梅尔斯的评价会这么高,但心里头也感到很欣慰。

    毕竟,胡梅尔斯算是拜仁慕尼黑的青训嫡系。

    “我收到一个消息,听说,阿森纳已经对几名球员下手了。”

    “哦?谁?”高寒没想到,温格会这么快出手。

    不过也难怪,虽说英超众球队的购买力很强,财大气粗,但明显不包括阿森纳。

    枪手这些年为了筹建新球场,可谓是省吃俭用,甚至连维埃拉和亨利这样的队长巨星都给卖了,温格也只能更多依靠引进年轻球员,栽培成才来补充球队的战斗力。

    “阿根廷的迪玛利亚,和巴西小将佩德罗席尔瓦。”

    “迪玛利亚?”高寒呵呵一笑,“他的眼光倒是很毒。”

    德雷姆勒点头,“是啊,虽说阿根廷队内表现最好的是阿奎罗,之后莫拉雷斯拿到了银球奖,但据我看,迪玛利亚反而会更有潜力,听说,他是门德斯的球员。”

    说道最后,德雷姆勒看向了高寒。

    经过了几年的经营运作,门德斯已经是当下欧洲足坛最炙手可热的顶级经纪人,而他跟高寒的关系虽说没被正面印证过,可谁都知道,肯定非比寻常,否则的话,如何解释门德斯挖掘球员是一个挖一个准?

    如果没有高寒这双火眼金睛在背后出谋划策,这可能吗?

    都是圈内人,高寒也不否认,点了点头,“是啊,他确实是门德斯的球员,但我不清楚门德斯到底是怎么考虑的。”

    “据说,阿森纳已经跟他和经纪人,以及罗萨里奥中央队达成了一致,但由于迪玛利亚没办法申请到劳工证,所以温格的意思是先租借去西班牙乙级联赛的一家球队效力,等拿到劳工证后再返回英超,但据说门德斯拒绝了。”

    高寒一点都不意外,这确实是门德斯的作风。

    门德斯在欧洲足坛有着惊人的影响力,以他的能耐,完全可以把迪玛利亚运作到欧洲四大联赛,或者是葡超、荷兰等联赛去磨练一段时间,等到时机成熟后,再运作到欧洲顶级联赛去,这样不管是对球员,还是对经纪人,都更好。

    反倒是像现在,签给阿森纳,但却租借去其他球队,除了沾个豪门光环外,有意义吗?

    像这样签约后外租的天才,欧洲各大豪门每年不知道有多少,可真正能够回归球队的,屈指可数,成材率低得可怜。

    所以,以门德斯的精明,他会答应才怪。

    …………

    …………

    随着联赛杯的结束,新赛季的步伐越来越近了,尤其是首当其冲的德国杯。

    由于德甲巨人连续参加了三场联赛杯,所以德国杯第一轮淘汰赛的时间被拖在了最后,八月六日才举行,而其他球队则是分别在三、四和五这三天举行。

    这一次拜仁慕尼黑抽到的对手是同样来自于巴伐利亚州的布格豪森队。

    这支球队实力不强,上个赛季在德乙联赛降级,球员流失惨重,实力很难跟拜仁慕尼黑抗衡,但按照德国杯的规则,拜仁慕尼黑要客场挑战对手。

    对此,高寒表示,虽然对手是低级别联赛的球队,但拜仁慕尼黑一点都不能够大意。

    “在对手的主场,一丝一毫的大意都可能会导致我们阴沟里翻船。”

    外界媒体对此的解读是,高寒对新赛季首场比赛过于谨慎小心。

    以拜仁慕尼黑的实力,一亿欧元的净投入,面对第三级别联赛的球队,还至于如此小心?

    但拜仁慕尼黑上下却始终坚持高寒的态度,低调而谨慎。

    打完联赛杯,三名世青赛国脚归队之后,高寒在塞贝纳采取了封闭式训练,开始磨合球队的新赛季战术,尤其是针对三名归队球员的训练。

    马塞洛也在刚刚回归球队后的第一堂内部分组对抗赛中,就被分到了主力左后卫的位置,而场上队长拉姆则是被安排到了右边后卫,这也让人看出高寒对马塞洛的重视。

    也就在高寒紧锣密鼓地在塞贝纳进行最后磨合的时候,德国杯终于率先点燃了战火。

    揭幕战在八月三日举行,霍芬海姆对阵奥格斯堡,结果这两支球队站成了二比二平局,但在加时赛时,霍芬海姆再入两球,最终四比二击败了奥格斯堡。

    这支本赛季德乙联赛的升班马,新赛季首演就让人大吃一惊。

    在德国足坛,霍芬海姆这几年也是声名鹊起,在老板霍普的大力支持下,球队是连连晋级,虽说本赛季是德乙的升班马,可球队投入不小,很多人都看好这支球队能够再进一级,直接升入德甲联赛。

    如果真能够走到这一步,霍芬海姆也堪称传奇了。

    揭幕战就爆了一场冷门,让整个德国足坛都为之惊讶,但真正的大冷门却是发生在四日。

    勒沃库森客场零比一输给了圣保利,这让赛季前雄心勃勃,扬言要干掉拜仁慕尼黑,击败高寒的勒沃库森新赛季首场比赛就惨遭折戟。

    比赛结束后,主教练斯基贝将球队表现不佳的矛头指向了主办方赛前的组织不力,因为他们在通往圣保利主场的路上遭遇到了严重的堵车,等到他们抵达球场时,距离开球时间只剩下四十分钟了,甚至连热身的时间都没有,就直接开始比赛。

    但德国媒体却狠狠地挖苦了一把勒沃库森,讽刺斯基贝对输球的借口。

    “按照斯基贝的标准,勒沃库森应该要求所有客场比赛的城市,都为他们开辟一条绿色通道,让他们可以畅行无阻。”

    而对于这支赛前被誉为是最有可能跟拜仁慕尼黑竞逐德甲冠军的球队,新赛季首演却遭遇滑铁卢,德国媒体普遍表示失望,认为勒沃库森输在飘飘然的心态。

    “他们根本没把圣保利放在眼里,但现实却给了他们惨痛的教训。”

    除了勒沃库森外,也不乏其他几场冷门,例如红白埃森击败了科特布斯。

    但前三日的比赛里,绝大多数的强队都取得了胜利,而且大比分的胜利很多,最高的一场是罗斯托克客场八比零击败了哈斯伯恩。

    而打完这三天的比赛,众人开始将目光转移到了巴伐利亚州。

    德国杯首轮淘汰赛最后一场比赛,布格豪森主场迎战拜仁慕尼黑。

    有很多人都在眼巴巴地等着,拜仁慕尼黑最好也像勒沃库森那样,阴沟里翻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