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235 诡像
    林中小径不知何时已经弥漫着淡淡的雾霭,虽然不是灰色的,但在过去的经历让我对这样的环境十分敏感。大多数神秘事件发生的时候,都伴随着灰雾,亦或是雪片般的灰烬,让人感到压抑和异常,但即便是正常的晨曦中,也并不总是正常的。我觉得,这种现象必须从意识的角度去考虑,例如“雾气”本身所造成的视觉效果,所给人带来的感受,而并非单纯从雾气的物理起因出发,去理解它的存在。

    让人的视野变得狭隘,一切都处于朦胧的状态,充满粘腻感,让人感到沉重——这种种形容身处雾气中的感受,本身就和“神秘”的意义充满了契合性。

    很多文学作品中,雾气本身就具备一种让人不禁去想象的神秘味道,而大多数非日常,乃至于危险又异常的状况,也都是发生在雾气弥漫的时候。

    哪怕在这个时候,阳光穿透树杈,投射到雾气中,让这片雾霭中的景色比过去我所见到的雾景更多了一份剔透感。然而,雾气本身带来的那种朦胧的神秘感,也仍旧是存在的。

    在这片雾霭中,陡然出现了三个人影。而之前和我们发生纠纷,意气离去的三个男生却在半途中就再也找不到痕迹。两相结合起来,让我不得不考虑,是不是有什么异常的情况,已经发生了。而那三个身影,又到底还是不是原来的那三个男生?

    “嘿!”高个女生朝他们喊:“你们刚才去了哪儿?”之前还发生了争吵,但她看起来已经不在意的样子,更想知道,之前那失去踪迹到底是怎么回事。稍矮的女生紧了紧手中的枪,尽管好奇,但似乎也做好了面对危险的准备。两个女生在平时看起来很大胆开放。但我想,这只是因为她们同样充满谨慎的缘故。

    即便不去考虑神秘事件的情况,但在之前的种种细节,看起来已经被她们记在心里了。我想,正常情况下,也许会考虑男生们带着报复的想法。反过来恶作剧的情况。但是,往更严重的层面想想,对方的底线可能会不仅仅只是恶作剧。而两个女生应该有想过,正常情况下较糟糕的情况。

    三个身影在高个女生几次呼喊后,停下脚步。他们的前进速度有点儿不对劲,两个女生似乎没有注意到,我们追上去的速度是不一样的,但无论是快还是慢,那三个身影和我们之间始终保持着一个相同的距离。让我们在这里既看不清楚他们,又不会被他们撇下。

    如此一来,不是很像是对方有意控制自己的速度吗?

    前方的三个身影于朦胧中停步,我们追上了一段距离,似乎是五米左右,但又不确定,因为那三个身影仍旧不是很清晰,就想是雾气一下子增大了。

    我不由得拉住两个女生。她们转过头。用意外又不解的目光看过来。

    “有点不对劲。”我说。

    高个女生皱了皱眉头,稍矮的女生也绷紧了手臂。

    前边的三个身影一直没有回话。应该是听到了我们这边的喊话才停下来,却丝毫没有回头的意思。就这么静静地,面朝前方站在那里,说是等人,在这样的情况下,也稍微显得怪异。

    “恶作剧?”高个女生自言自语般说。

    “干嘛不转过来?”稍矮的女生朝三个身影喊道。而对方无动于衷。

    在连锁判定中。可以感受到他们的确是存在的,但也无法勾勒出更清晰的轮廓。弥散在林中的雾霭,仿佛不仅会隔绝肉眼的视野,还在感受性的范围上,蒙上一层薄薄的纱巾。我抓紧口袋中的折叠刀。撤开正道,准备从林间绕到他们的身前,保持一个距离,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们呆在这里别动。”我说:“有点不对劲。”

    “你想做什么?”高个女生拦住我,说:“他们只是在装神弄鬼罢了。”

    “万一不是呢?”我问。

    “如果对方有什么坏念头,你一个人反而更危险。”稍矮的女生说:“跟着我们就好,我们有枪。”这么说着,她已经拉着我,朝我预定的路线绕过去。高个女生也十分警惕地跟在身旁。

    我们的行动,就像是没有引起对方的注意。三个身影的毫无动静,让场面更漂浮起一种古怪的气氛。就连两个女生也感受到了,显得更加紧张和谨慎。

    “你们在做什么?吓唬我们?”高个女生嘴里说着,但说话内容本身的意义不大,在我的感觉中,更像是野兽发出警告性的低吼,仅仅是这个行为,才拥有其本来的意义。

    三个身影仍旧一动不动。

    我们靠近了一些,雾气似乎淡薄了点,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到光斑撒在三个身影的身躯上,干净的光线稍稍驱散了他们一动不动的古怪。

    可是,当我们再靠近一些的时候,两个女生的身体猛然僵了一下,脸上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她们的内心受到极大的震动,是的,已经可以看清的那三张脸,绝非是正常的情况。

    仅仅从身形和服饰,已经可以确定,就是之前离开的三名男生,可是,他们的衣装已经变得相当肮脏,就如同在林中泥地上打了好几个滚,不仅脏而且有许多地方已经出现破口,隐约可以看到一大片被擦破的皮肤,更有几大块宛如血染般的红斑。这些狼狈的地方,是之前从身后所看不到的,仅仅看到这些,就能让人想象,他们之前遭遇了某种不好的情况。

    雾气也已经无法遮蔽他们的脸,然而——

    他们没有脸。

    头部和脸型的轮廓是清晰可见的,可是,本应该是正面和五官的部分,只剩下一片阴影,就如同一些艺术化手法下,在绘制人像的时候。于脸部留空,涂黑。当这样的形象真的走进现实中,于某个人身上出现的时候,当然会吓人一跳。

    “什,什么鬼!”高个女生不禁大声说,“你们在搞什么啊!?”即便在这个时候。我也不觉得,她会用“异常”去考虑当前的状态。眼前的景象,对她们来说,就是一个恶作剧吧。可即便如此,不对劲的情况仍旧在持续,随着她们气恼的话声,三个男生只剩下一片黑影的脸部,开始渗出血迹,眨眼间就流淌下来。聚在下巴处,滴滴答答往下落。

    这样的景象,再一次吓住了两个女生,让她们不禁后退一步。

    “搞,搞什么……真是恶心……”高个女生宛如不服气,强忍着不舒服的感觉般说到。

    她的话音刚落,一片哗然的振翅声就从四周的林子中响起,朦胧的深处。似乎一下子惊起大量的鸟儿。

    看得不太清楚,可是。这些声音和模糊的景象,都仿佛在预示着什么。

    我警惕地观察感应四周,那些鸟儿,就如同虚假的般,完全没有在连锁判定中出现。在我所能感受和观测的范围内,只有一部分是真切的。倘若可以简单认为。能够被连锁判定观测到的才是“真实存在”,而无法观测清楚的,都是掺杂了虚假和幻象就好了。可过去的经验告诉我,绝对没有这么简单,哪怕是宛如噩梦一样的。不真切的情况,也有可能在一瞬间,就会给自己带来致命的伤害。

    不过,如果是阮黎医生在这里的话,大概就真的可以无视这些看似虚幻,又可能不是虚幻的东西吧。

    我做不到,我的意识在很大程度上,已经在过去的冒险中,被神秘专家的经验和视角定型了。哪怕嘴巴不承认,但是,自己是很清楚的,自己观察和接受事物的角度,已经完全不正常了。

    在神秘学中,面对“模糊不定”的情况,也往往会有“信之为真便是真”的说法。而这也是神秘专家最常遇到的困境,普通的人,倘若有一个坚定的唯物信念,或许可以避免一些不太真实的东西,可神秘专家却很难做到那样。

    况且,我们所要面对的“神秘”,也不完全和神秘学中所描述的情况一样,将自己催眠成无视这一切很容易,但即便这么做也无法保证一定不会受到伤害。

    无论出现在面前的是幻象,亦或者是真实,都必须按照自己内心的第一想法去行动——那就是,当不认为其为虚假的时候,就必须当它是真实的,去做出应对。

    我开枪了。

    毫不犹豫的,三发子弹命中三个男生的面门。而子弹则镶嵌在那脸部的黑影上,仿佛那就是一整块坚硬的黑色金属。子弹的冲击,让他们脸上的黑影出现裂纹,血一下子涌出来,流淌得更加剧烈了。两个女声被突然的枪声吓了一大跳,几乎也要扣下扳机,好不容易回过神来,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盯着我,仿佛在问我为什么要开枪。

    我很理解,因为,当前的情况虽然十分诡异,但是,两个女生仍旧无法脱离日常的思维吧。正常人,哪怕是面对一个无脸人,也不会立刻朝对方脑门开枪的。虽然害怕,但是,社会性的束缚仍旧贯彻在个人的行为中。

    我从很早以前,就已经摆脱了这种束缚。我有时也会因为脑海中的道德矛盾而迟疑,但这并不意味着,我总会迟疑,反而,先手攻击是更多时候的选择。

    “我不觉得它们死了。”我平静地对两个女生说。她们看我的眼神,就像是刚刚才认识我一样——但这么说,其实也没错。

    我又开了好几枪,直到打空弹夹,六发子弹全都击中了三个男生的头部和心脏,但是,全都没能打进去,留在外面的扭曲弹头清晰可见。

    他们身上,血一直在流淌。可就如稻草人一样,完全没有做出反应。

    “弹,弹头?”稍矮的女生也注意到了。

    弹头全都被一种力量从三个男生身上挤出来,掉落地上,过程很清晰,而这绝非是正常的情况,哪怕是穿上了防弹衣也不正常,况且。如果他们真的穿上了防弹衣,同样是很异常的情况。

    就在两个女生一脸震惊的当头,三个男生那没有五官的面部,裂开了一道弯月形的口子,细碎的,宛如黑色玻璃般的碎片落下。而这伤口的位置,看起来就如同为微笑着的嘴巴。

    他们就仿佛某种意图得逞般笑着。

    我觉得,这种笑容其实是针对我的,而并非是身旁的两个女生。

    下一刻,我只感到头部和心脏遭到重击,差一点就昏迷过去,耳畔传来两个女生的尖叫声。我的意识在下沉,这个时候,我觉得。身体似乎真的昏迷了,正是因为昏迷了,才会产生这种做梦般的熟悉的下坠感。可我还能思考,意识的震动,并没有带来痛苦。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突然想到了,自己必须睁开眼睛。于是,我那么做了。

    在黑暗深渊中下坠的感觉陡然消失。我用力睁开眼睛,只见两个女生还在尖叫。而四周的雾霭和那三个男生已经消失。我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和胸口,那种被极大的力道贯穿的感觉还十分清晰,可是,额头没有伤口,没有淤青,心脏也还在扑通扑通地跳动。仿佛那种感觉。仅仅是一种幻觉而已,但是,如果不是我的话,大概真的会死掉吧。我不由得这么想。

    果然是朝我来的,真的有一股神秘力量。在暗中窥视着我这边。

    这一次攻击,就算失败了,也可以算是一次试探吧。

    “我没事。”我对两个尖叫的女生大声说。她们立刻打了一个寒颤,仿佛刚从一个噩梦中醒来,额头**的尽是汗水,她们带着惊恐的眼神盯着我。

    “我没事。”我再一次,用尽可能平静而沉稳的口吻说到。

    “没,没事……”高个女生像是松了一口气,又极为困惑,“不,不对,我明明看到了……”

    我抢答到:“只是幻觉而已。”

    “幻觉……%幻觉?”两个女生都一副茫然的表情,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左右四顾的时候,却发现四周已经没有半点雾气,那可怕的异常的三个男生,也已经不见踪影。

    这样的情况,对她们这样的普通人来说,当然是“幻觉”更容易理解一些。只有我十分确定,之前发生的绝对不是什么幻觉。对方冲我而来,并且,成功对我进行了一次攻击——利用一系列心理诱导,让我率先攻击了那三个像是男生的东西,但是,从感觉和反击情况来看,更像是我对那三个东西的伤害,被反馈回我的身上。

    换做其他人,说不定就真的被杀死了。那种被子弹贯穿脑门和心脏的感觉,可是相当真实的,仅仅是没有出现相应的效果。

    这样的能力,在过去也看到过类似的。但是,涉及“神秘”的力量就是这样,在真正面对之前,很难做出预判。我也没有想过,对方的能力,竟然会是这样的。

    又是一个和“速度”无关的能力。

    我不得不考虑,下一次再碰到的时候,哪怕是用刀子去割喉,也有可能是自己反而被割喉的情况。

    这样的能力,对我而言是相当棘手的。不过,既然这一次,没有真的被子弹打死,那么,就算用刀子,大致也会出现被反割喉,却同样只如噩梦一场的情况。

    “那,那三个人。”高个女生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她用力吞了吞口水,看向四周的林间,身体根本就无法放松下来,哪怕这个时候,雾霭也好,那三个人也好,都已经不见了。

    “刚才发生的事……”她看向自己的女伴。

    稍矮的女生也一副惊疑未定的表情,点点头,表示自己也遭遇了。

    我们三个人都遭遇了,却只有我一个人被袭击。

    两个女生似乎想到了什么,用古怪的眼神看着我。

    “真的没事吗?你刚才……似乎被子弹打穿了额头和心脏。”高个女生委婉地说着,却被稍矮的女生扯了一下,立刻又紧闭嘴巴。

    “所以说,那只是幻觉而已。”我再一次平静地重复道。

    “你看起来一点都不紧张。”她们试探着问到,“而且,三个人都做了同样的幻觉,是不是有点……”她想说什么,我都清楚。不过,在这里跟她们说有关“神秘”的事情,她们大概也很难接受吧。

    “在精神病院里见多了。”我说:“这里的精神病院很有历史,大家都说,里面有许多不干净的东西。”这么说,应该可以让她们接受。

    她们也半信半疑,但是,我相信,之前的遭遇,会让她们对这种事情比较敏感。

    “听起来不是什么好事。”高个女生干笑几声,顿了顿,说:“算了,只要没事就好。我们还是快离开吧,这里真的有点邪门。明明昨天还什么事情都没有。”

    “我们住的地方,不是新扩建的吗?”稍矮的女生说:“我们就只住在那里,平时只朝自然保护区的方向走。”

    “我也不太清楚。”我掩饰到:“我也是刚才转进这家精神病院的,之前从来都来过,也没有听说过。在得到通知后,才查了一下这个地方的历史。总之,在地方志里,这个地方从来都不是什么好地方……周围城镇上的人都对这里的情况讳莫如深。既然已经发生了这种事情,我觉得你们还是干脆离开,走得越远越好。”

    这一次,两个女生对就此离开的主意,完全没有了排斥。之前的情况太过诡异,就算被袭击的人不是她们,我也不觉得,她们就可以真的认为自己能够置身度外。

    大概是完成了试探,发起攻击的某个存在,没有再阻拦我们。而我们也没有再看到那三个男生,哪怕是在他们以异常的方式出现的那一段小径,也根本无法找到他们曾经存在的痕迹。这也是,为什么只能将之当作幻觉的原因。

    我们加快脚步,两个女生就如同被怪物追着,直到十分钟后,道路扩大,可以看到建筑轮廓时,紧张的表情才渐渐轻松下来。因为,在这个地方,已经可以听到人声了。之前林间小径,虽然也是人为开辟的石头路,却完全只有自己等人在行走的样子。平时还可以说别有一番宁静淡泊的天然,但是,遇到了诡异的袭击,就显得格外吓人。

    人声的喧哗,就像是一个信号,昭示着已经安全了。

    的确没有再发生更多的异常,我们三人靠近建筑的时候,已经有不少人在活动。这里的办公设施不多,但是,聚集的人却不少。有一部分是工作人员,一部分像是游客,但我不太清楚,这些看似游客的人到底是什么来头。之前阮黎医生也说过了,在这个半岛上,目前除了精神病院和别墅区,没有其他地方可以住人。

    这些游客难道不会在这里住宿吗?他们既不像是精神病人,也不住在别墅区。

    另外,我觉得,在整个改造工程中,竟然会将精神病院和作为商业运营的别墅区当成邻居,真的很难理解。

    有钱人会喜欢住在精神病院旁边吗?而且还是一个有着久远黑历史的精神病院。

    不,或许就真有人喜欢这么刺激的环境。

    另一方面,我也不觉得,别墅区只是精神病院的“附属设施”。

    “他们好像不在这里。”走了好一会,高个女生突然说,她口中的“他们”,当然是指那三名男生,虽然遭遇了那种诡异的情况,但考虑到是幻觉的话,相对就会更希望亲眼确认一下,他们的真实情况到底如何吧?两个女生一进来,就寻找那三个男生的行为,我并不觉得奇怪。

    可是,早就说好,会来这里的他们,根本不见踪影,不免让人联想起一些可怕的可能性。两个女生都露出惊疑不定的表情,双方虽然都吵架了,但我也不觉得,彼此的情谊已经破裂到仇视的地步。看得出来,她们还是很担心对方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