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超能名帅 >正文 第607章 你,就是你
    早晨,塞贝纳大街。

    一辆黑色的奥迪s8由远及近,快速地驶向了拜仁慕尼黑的塞贝纳训练基地。

    基地内部通道的保安远远就看到了奥迪s8的车牌号码,一眼就看出这是施魏因斯泰格的座驾,立即开闸放行,任由他直接开进了内部停车场。

    果然,车挺稳后,施魏因斯泰格走下车。

    就在他停车位置的对面,停着一辆深棕色的奥迪q7,那是属于主教练高寒的座驾。

    在球队从杜塞尔多夫返回慕尼黑后,赞助商奥迪在安联球场举办了一场声势不小的赠车仪式,为拜仁慕尼黑一线队球员、核心教练组、俱乐部高层和董事会高层,人手赠送一辆最新款的奥迪汽车。

    在奥迪提供的,任由球员挑选的新款车型当中,奥迪s8无疑是最受欢迎的,因为他马力高达四百五十,堪称是所有赠车当中最给力的,也是最受球员们欢迎的。

    施魏因斯泰格、卡恩、克洛泽、波多尔斯基……大多数球员都选择了这一款。

    原本主教练高寒已经得到了一辆赠车q7,就没再打算要一辆,但奥迪官方却还是再免费多赠送了一辆s8,不过看来,这位球队的新主帅还是更喜欢suv。

    但在赠车之前,高寒的一个决定引起了拜仁慕尼黑上下的警醒。

    按照传统,奥迪的赠车应该是统一车牌号码,而且前面都是以英文字母dm作为开头,这代表着德甲冠军,然后是球员的球衣号码。

    但高寒却在赠车仪式之前,决定取消这一传统,并得到管理层和赞助商的支持。

    当时,他在面对俱乐部的球员时候只解释了一句,“你们觉得,上个赛季联赛第四的成绩,配得上这样的车牌号码?”

    所有人,包括队长卡恩都没有反驳,甚至率先同意主教练的决定。

    主席鲁梅尼格在赠车仪式当中,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表示,这是主教练和所有球员的决心。

    “这让我们永远记得,上个赛季我们只拿到了联赛第四,这是过去十年来,拜仁慕尼黑最糟糕的成绩,我们只有洗刷这份耻辱,重新赢得联赛冠军的奖盘,才有资格使用这样的车牌号码。”

    一场简单的赠车仪式,却让所有人都感受到了这位年轻的新主教练的决心。

    是的,联赛第四,有什么资格挂德甲冠军的车牌?

    每一名拜仁慕尼黑球员都不会接受这样的羞辱,他们更愿意失去了之后,再靠自己的努力去重新夺回这一切。

    施魏因斯泰格站在车旁,回想起这两天所发生的事情,心里头也是五味杂陈,重重地吐了口气后,走向了一线队的训练大楼。

    他今天比平时更早来到训练基地,是因为他心中有些疑惑未解,他希望能够趁着早晨训练的时候,跟主教练高寒好好谈谈,解开心中的疑团。

    在他走出停车场,走到训练大楼前时,就看到高寒穿着短袖运动服在绕着训练场周围的绿道跑步,已经跑得是气喘如牛,一副吃不消的样子。

    这顿时让施魏因斯泰格玩心突起,立即脱去了身上的外套和长裤,就穿着训练球衣,直接开跑,并很快追上了高寒。

    “你好,高寒先生。”施魏因斯泰格笑着打招呼。

    高寒满身大汗,回头看到是他,微微一点头,却说不上话了。

    “你每天都早早过来跑步吗?”

    “嗯。”高寒还是没回答,只是回应了一声。

    “但格林瓦尔德那边不是也有专门的跑步道吗?”

    “嗯。”

    “为什么你不在那里跑?我觉得那里挺好的。”

    “嗯。”

    “你跑多久了?打算跑多长?”

    “嗯。”

    “别嗯啊,跟我说说吧。”

    “……”

    “怎么啦?有什么问题吗?怎么这么瞪着我?”

    “……”

    “放心,我还跑得动,你别担心我,继续往前。”

    “……”

    “怎么放慢速度了?别迁就我呀。”

    “……”

    “你是不是要停下来休息了?别这样啊,我才刚刚热身……”

    高寒气喘如牛地停了下来,双手插在腰间,大口大口地吞吐着气,看着跑到前面去,跟着自己停下来,却背对着自己的施魏因斯泰格,不用想都知道,这家伙现在肯定在偷笑。

    “你……到底……想说什么?”

    施魏因斯泰格转过身来,一副强忍着笑的表情,实在叫高寒忍俊不禁,直接笑出声来了。

    结果,这个猪老大就更加肆无忌惮地哈哈大笑了起来。

    作为职业球员,他的体能非常充沛,尤其是在这种匀速跑,别说高寒已经跑得差不多了,就算是从一开始两人同时启动,高寒也肯定不是他的对手。

    “说,到底想干什么?”

    高寒一把抹去满头满脸的汗水,不怀好意地问道。

    这特么简直就是故意来看自己笑话的,能忍吗?

    施魏因斯泰格还是在呵呵笑,那笑声还是很有感染力的,让高寒实在也生不出气。

    两人一前一后,走到了训练大楼的楼下,直接坐在了台阶上。

    高寒取出早放好的毛巾,擦拭着头上和身上的汗水,施魏因斯泰格则是取过了一瓶水,递了过来,高寒也老实不客气地接过来,“谢谢,”拧开瓶盖后,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

    喝了水,休息了一下,人也就不那么喘了。

    “你每天都那么早来跑步吗?”施魏因斯泰格问道。

    高寒点了点头,“是啊,一天十公里,不然就变胖了,穿衣服也不好看。”

    前半句还好点,后半句直接让施魏因斯泰格笑喷了。

    原来跑步只是为了穿衣服好看一些。

    “说吧,找我什么事?”高寒侧过头去看着施魏因斯泰格,他肯定不会相信,这小子早早来到塞贝纳,就只是为了陪他跑这一段路,开这一场玩笑这么简单。

    施魏因斯泰格带着一种被人看穿了的尴尬,有些犹豫。

    “快点,我可没多少时间陪你耗。”高寒催促道。

    德国人咬了咬牙,“是这样的,过去这些天,有一件事我一直觉得挺奇怪。”

    “什么事?”

    “为什么你觉得我应该踢拖后中场呢?”

    高寒眉头一挑,再看到施魏因斯泰格那一本正经的模样,仿佛真为这件事情困扰了很久,心里也不免收起了玩笑,“因为我觉得,你不会是一名出色的边路球员。”

    施魏因斯泰格有些意外,没想到高寒会这么直接。

    要知道,他从十四岁进入拜仁慕尼黑青训营,从小到大,他都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而且一直都是担纲中场和靠前攻击手的角色,现在高寒却说他不适合,这……

    “你知道,一名职业球员如何找到自己在球场,在球队中的位置,这很关键。”

    德国人郑重地点头,他明白这一点。

    “你既没有出色的速度,也没有细腻的带球技术,如果继续在中前场踢,你要么就是在拜仁慕尼黑充当一个轮换角色,甚至是板凳球员,又或者离开拜仁慕尼黑,去其他球队发展,因为这里只要德国,乃至欧洲最好的球员。”

    事实上,这就是施魏因斯泰格在拜仁慕尼黑的地位。

    虽说他是德甲巨人的青训嫡系,可从出道到现在,他从来没在球队中站稳过脚跟,一直以来,他在球队的表现和地位都是起起伏伏。

    “你真的觉得,我能够成为一名出色的拖后中场?”施魏因斯泰格关心问道。

    高寒很认真地点了点头,“你有这方面的优势,位置后撤,可以让你扬长避短,难道打云达不莱梅的那一场比赛之后,你就没有发现一些什么吗?”

    施魏因斯泰格点头,“感觉位置回撤后,视野好像变得宽阔了,能够看到很多以前在前面看不到的东西,可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还没搞清楚。”

    高寒听得一笑,“那就对了,慢慢来,搞清楚它,你就进步了。”

    再看看德国人还是一脸费解的样子,高寒想了想,又开口说道:“在我的感觉里,拖后中场这个位置承担着球队攻守转换的关键,如果把球队比喻成是一艘船,那么它就是这艘船的锚,进攻和防守都围绕着它来展开,这使得它看起来很不起眼,却又至关重要。”

    “锚?”施魏因斯泰格喃喃自语地重复着高寒的这个词,似乎从中有所体会。

    但高寒这一次就没有再点破了。

    事实上,他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才能够让施魏因斯泰格理解。

    那是一种只可以意会,却又无法言传的理念。

    就好像罗纳尔迪尼奥永远都无法告诉别人,他为什么能够这么踢球。

    “但是呢,在这里我有一句话,你一定给我牢牢记住。”

    施魏因斯泰格抬起头来,看着高寒,“你说。”

    “在我第一天来到塞贝纳训练基地的时候,我就看到了拜仁慕尼黑青训营里的一句口号。”

    “我,就是我。”施魏因斯泰格说道。

    “对,我很喜欢这句口号,知道为什么吗?”

    施魏因斯泰格隐约有点明白,但却又说不出什么来,只能摇了摇头。

    “这个世界上,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所以,也不可能有两个完全一模一样的球员,哪怕他们的踢球风格再相似,他们对比赛的理解再接近,都不可能一模一样。”

    施魏因斯泰格点头,这话他听得明白。

    “所以,你可以多去看看其他拖后球员的比赛录像,塞尔吉奥加西亚那边有一整套录像,你可以去借来看,可以学习,但你要时刻牢记,你就是你,别人的风格未必适合你,你需要的是找到属于你自己的风格。”

    “就好像你永远都成不了巴拉克,成不了皮尔洛,成不了哈维阿隆索和坎比亚索,或者是马克莱莱,因为你只会成为你自己,施魏因斯泰格。”

    “你喜欢前插,这不是问题,问题在于你必须学会什么时候能前插,什么时候不行;你喜欢冒险传球,这不要紧,要紧的是你要时刻清楚自己为什么要这么传,以及万一传球失误,你是否能够第一时间弥补。”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没有绝对的好与不好,你的一些看似致命的缺点,但在某种情况下也会变成你的优点,就看你怎么去运用它。”

    “同样的道理,我让你打拖后,也没想过你会成为其他任何一个人,也不需要你成为任何一个人,我只想要你不断提升自己,努力成为你自己。”

    “你,就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