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五八五章 一线生机
    日月神山,某座枝叶繁茂,丛林密布的山峰之下,宗法相正在密林之中,时隐时现。

    在他所过之处,周围十里之内,无不都闪现着绿色荧光。而这荧光,都来自地面,一种形状奇异的三叶灵草。

    最终这位的身形,终于在一处水潭之旁停住。而此时宗法相周围的这十里之地,依然是被绿色的荧光环绕着。唯独在这荧光之海的南面,有一片突兀的红点。

    宗法相瞳孔收缩,眼中既有喜意,也有震惊。随后他毫不犹豫,闪身到了这红点之侧,再微一探手,将一株叶尖绯红的三叶灵草,遥空摄起。

    也在这刻,他的身后,传来了一声叹息。

    “好一个宗法相,这就是你的打算?明处在为上官玄昊翻案,暗则直指根本?”

    宗法相的身躯微颤,转过了身,随后就只见对面,一位戴着惨白面具的男子,立在他的面前。

    “是你?”

    他的语声中略含意外,可又似早有预料了一般,随后更发出了一声哂笑:“谁能够想到?被我日月玄宗视为大敌的神教之主,竟是我日月玄宗的擎天之柱。”

    “你现在知道了,也破了我的谋划,更拿到了证据,可你现在,亦离死不远!”

    那面具人目光下移,看向了宗法相手中的花朵,淡淡说着:“以随处可见的参灵草来遍查日月本山灵脉,果是奇思妙想,也差点就瞒过了本神。可你宗法相,到底还是低估了本神的神通法力”

    他语声方落,这周围的所有‘参灵草’就在枯萎凋谢,更有一团金属凝聚的大手,往宗法相方向擒拿过去。后者亦毫不犹豫,蓦然间身化藤木,往四面八方伸展蔓延着。

    而那主干,虽在须臾之后,就被这金属大手抓成了碎片。可凡是那木屑落地之处,都会有藤草与树苗生长。一生二,二生三,直到无穷无尽,密布百里方圆。

    可面具人却全不在意,挥袖之间,就有一根根银色的金属锐刺,从地底拔出,将这些藤草与树苗全数钉住,使之迅速枯萎。

    这些银刺的数量不多,只有三五十枚,可几乎每一根,都使那藤木扩张之势大幅度的衰弱。

    “你逃不掉的!”

    那面具人的神色自负从容:“时至如今,你也应该猜到本神拥有的,是何等神通!”

    仅仅三个呼吸之后,宗法相就似放弃了逃遁。而后一尊巨大的树木,蓦然在面具人的身前显现。尽管后者,在一瞬间连续招出了数百枚银刺,也无法阻挠其成长。这尊巨木,赫然也只用了短短瞬间,就膨胀到了三千丈高,。

    随后这木,又生长出了无数的‘手臂’,前端则或枪或刀,或矛或斧,以疯狂之势朝着面具人斩下!

    “建木遮天?”

    面具人眯着眼,望上方看了一眼,随后他微一抬手,瞬时无量的烈焰,从他的周围散开,并且迅速燃烧。

    此时真正能对此构成威胁的,并非是上面的刀枪矛斧,而是这周围,已经无处不在的致命毒雾,还有那些绿色粉尘。

    前者只需吸入哪怕一点,就可令天域灵修都法力消散,并且半刻之内浑身化为血水,甚至还有腐蚀灵能的效果,哪怕不入体都能造成巨大伤害。后者则同样致命,那是一些草木类的种子,可以在人体内迅速发芽成长,吞**气,或者游荡在外,吸噬人体自然散发在外的灵能,

    建木则是根源,那不但是传说中的世界之树,更是一切生灵的根源

    可即便面具人,将这些粉尘与毒雾完全燃烧,也不能完全解除威胁。这些烧化后的灰尘,也同样含蕴剧毒,

    这位也早有意料的,掀起了一团狂风,将那些灰尘,远远刮开。

    而这时一口数百丈长的木刀,也已劈斩下来,气势磅礴,势能斩山裂石。

    可这刀,却被面具人的一只手,轻而易举的挡住。同时这位也发出了叹息:“何苦自寻死路?”

    随着这声笑,那木刀那建木,赫然都在冻结!原本青褐色的树皮,此时竟现出冰蓝的色泽。

    “看来你是真没与上官玄昊接触过,否则就该知晓,如今本神的根本之法,是冰非火呢!”

    就在这一霎那,那三千丈巨树轰然炸开,化作点点冰尘碎散开来。

    不过在其主干之内,一道身影蓦然疾飞而出,一对双色剑器,直指面具人。

    后者见状,不由再次一叹:“强弩之末,又有何益?”

    他只屈指一弹,就使宗法相手中那对剑器,片片粉碎!可也在这时,宗法相的身躯赫然也化散开,变化成一束束绿色的丝蔓,缠卷住了面具人的周身。

    而在面具人的身后,也有一个身影显现。霎时间千万张不同的符文,显于此间十里方圆地域,随后又归于一身。

    也在这刻,日月群山中,十七座神域峰系,四十四座天域峰系之力,都赫然为之摇动!

    那面具人似欲挣扎,可有那绿色的丝蔓,有十七种神域镇压,却终使他定在了原地,动弹不能。

    而下一瞬,一支白洁如玉的手掌,印在了面具人的背后。整个过程,无声无息,可他们脚下的地面,却在这刻坍塌二百余丈,烟尘飞扬。

    面具人眨了眨眼,似乎有些不敢置信,随后艰难的转过身,望向了后方。

    “归真子?”

    他的语声艰涩,又带着几分笑意:“这一击,真是出我意料!所谓圣途无悔,我等神师晋升圣灵,一旦确定了根基,就再难更易。可师弟已有七百年,都未见师兄施展这万符归一。还以为师兄,在成圣之时,已经将这门无上极招削去。”

    “意外?对你而言,谈不上吧?”

    归真子冷漠的回应:“一直以来,你不都是看不清为兄虚实,才未动手?”

    “师兄确让我看不透,可师兄真正让我顾忌的,还是你手中的掌教大印与这里的十七种神域。就比如现在,任是天元战圣巩天来亦难伤我躯,却受不住师兄这一掌!”

    说到这里,面具人又语声一顿:“我想知道,你是何时知我身份的?”

    “直到宗法相死前才能确证!”

    归真子目光闪动:“可若说怀疑,却是上官玄昊被你调离西庭山上院,司神命被暗算之后。”

    “那个时节?也就是我在本山布局,准备侵夺十七座神域灵山之时?”

    那面具人莞尔,语含讥嘲:“一直都知道师兄你很能忍,可我没想到你能忍到这个地步。所以明知道广林山是个陷阱,依旧坐视上官玄昊踏进去。明知道此人的清白,却绝不插手。还有今日,也是早知道宗法相的死兆,却不做阻拦,是将他当成诱饵么?”

    “是!”归真子毫不解释,坦然承认:“为我日月玄宗传承不绝,便是我归真子也可牺牲,何独宗法相与上官玄昊?”

    说到这里,归真子又看向那满地的碎木:“你又焉知宗法相不是明知必死,却愿舍身取义?我不知你还是否是我的师弟,却请阁下莫要小瞧了我日月玄宗门人的骨气与魄力。”

    面具人闻言,不禁微微一笑:“我可从未小瞧!我日月玄宗确实气运不绝,外有张信披荆斩棘,连败天东四院;内有宗法相运筹帷幄,使我十余年的谋划功败垂成。居然就被你们抓住了这一线生机。不过我们这一局,可还未结束。”

    他说完之后,身影就渐渐化沙散去。

    归真子则依旧站立在原地,神色肃穆而又悲戚的,朝着那些碎木深深一礼。

    而就在片刻之后,一个身影,蓦然显现在了归真子的身侧,

    “此处究竟发生了何事?”

    那是庄玄照,此时也坐镇于日月群山内,从四百余里外赶至此间,

    “宗法相遇袭身死,具体的详情,等我召集众人再说。”

    归真子的神色,依旧无比凝重。等到说完这句,他就直接飞空而起,全力往神玄峰的方向飞去。

    庄玄照则是震惊失色,眼神骇然的看着眼前那些碎木,还有那坍塌的地面。

    这边发生的动静,尽管只有短短霎那,可那毫无疑问都是神域级别。

    而宗法相的气息,确实已完全消失。

    于是庄玄照只略作凝思,就也毫不犹豫,紧随在了归真子的身后。

    日月群山的范围极大,包含有十七座神域灵山,四十四座天域灵山,其余法域则达二百余座,南北足有八百里,东西也有七百里。

    他们两人,虽都为天域强者,可也依旧用了足足百个呼吸时间,才抵达神玄山巅。

    而此时奉归真子之召,已经有三位天柱,两位天域赶至到了此间。

    “师兄,刚才那东麓一带,究竟发生了何事?可是有神域在那边交手?”

    归真子眉眼微挑,看向了那说话之人。随后他的心绪,就沉入到了谷底,发出了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心想果然如此

    不过归真子随后,就又镇压住了自己的情绪,再无任何的起伏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