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五八四章 七泉之变
    同一时间,在七泉地渊的某处分支洞窟内。

    “拿下!”

    随着这声音,无数的锁链,在出其不意间,向灵智上师的方向飞抓过去。

    这使得正查看着此地封印符文的灵智上师,既惊又怒:“你们是意欲何为!敢对老夫出手?”

    此时他微一抬指,就瞬使这洞窟上下探出无数的石质大手,将这些锁链或抓或卷,牢牢的摄住。

    “灵智你敢抗拒戒律堂捕拿?”

    在距离灵智二十丈外,一位紫衣神师怒目瞪视,眸含胁迫之意:“看来你果是要与上官玄昊一样,背叛宗门?”

    他的语声中,饱含忌惮。

    幽都军的九位法域圣灵,莫不都是实力强悍,中位天柱以上的强者。且都在早年身经百战,无论术法斗术,都有不错造诣者。

    这位如果真欲反抗,只怕他们这些人联手,也未必就能够将之拿下。

    “戒律堂捕拿?”

    灵智皱眉,心中有了不妙的预感。不过他到底还是停了手,法力收束,将他已准备好的灵术,暂时押后施展。

    “可吾有何罪?需要你们戒律堂对我出手?”

    “勾结邪魔,无罪擅杀幽都军弟子,意图破坏封印阵!”

    那紫衣神师冷冷的说着:“吾等如今,已查得实证!今日拿你回本山戒律堂问讯!”

    灵智上师不由再次楞了楞神:“实证?什么实证,本座对日月本山忠心耿耿,天地可表,日月可鉴。绝无任何破坏封印阵之举,如今也正在查证”

    可那紫衣神师闻言,却是皱着眉头训斥:“你以为这几句话就可以欺骗我们,让你有机会毁灭证据?你要是真的忠心耿耿,那就乖乖受擒,自己到戒律堂分辨。”

    就在他说话之时,又是几十道锁链朝着灵智上师方向缠卷过去。

    灵智却陷入踌躇,看着这些袭来的锁链,还有周围的这些刑法堂灵师。

    他发现不远处,以奚翔为首的这些部属,也都是一个个眼现惊疑之色,或者虎视眈眈。尤其是他的部属奚翔,那张脸上就好似蒙着一层黑雾,让人难以洞察究竟。

    灵智心中不由生出烦躁焦虑之感,更有极致的危机感,弥漫心绪。可他到底还是忍住了,神色平静,任由这些布满符文的锁链,将他的人牢牢捆住,一身灵能,都全数镇压束缚。

    见到他束手就擒,周围的人也都轻松了一口气。

    可奚翔又随后劝道:“灵智上师法力高强,深谙斗术。只是锁链的话,还远远不够。最好是以镇魂钉”

    “还用你说?”

    那紫衣神师一声冷哼,朝灵智一礼:“得罪了!”

    随后此人印诀一引,瞬时十数枚黑钉从其袖中打出,陆续钉入到了灵智的体内。

    灵智则恍是未觉,任由这些镇魂钉入体,即便剧痛临身,也未发半点异声。

    也在这刻,此处蓦然间一道道血光飙射,那紫衣神师在措不及防下,被奚翔的剑赫然一分为二。

    前者意外不已,转身回望,却见奚翔的脸上,正露出奇怪的笑意,浑身上下,也开始剧烈的变化着。

    “多谢阁下,为我们剪除这一大患。否则我等,可能真瞒不住了。”

    就在他语声落时,奚翔整个人,也变成了奇怪的模样,双手双足变为节肢,腰腹处也伸展出了一对虫足,浑身上下,则覆盖上了黑金色的鳞甲。而他的身后,则伸展出了六对如刀片般的透明羽翼。

    整个身躯,就好似一只巨大的蝉。

    “虫类魔灵!”

    那紫衣神师的瞳孔一张,面现出不可思议之色。心想这怎么可能?这个奚翔,是他亲自施术检验过的,并无任何的问题,可怎么会是魔灵?

    而他随后就发现,在周围有四位戒律堂的同僚身上,也开始出现类似的变化。只是并未有奚翔这么夸张,似仍处在幼体状态。

    这使他心中微冷,记得前日提出关键证据,指证灵智上师勾结魔灵的,正在这四人之中。

    “我们寄蝉族的神通,又岂是你们能够想象的?”

    那‘奚翔’发出了怪异的笑声,随后一刀劈下,将已准备好了灵术的紫衣神师,一刀斩为两断。

    随后此处,一片的腥风血雨。几十位戒律堂的灵师,在短短一瞬间,就已被屠戮殆尽。

    不过这里的动静,也是惊动了位于主窟内的军营,那边已隐隐传来了骚动声,似有大量的灵师,向这边涌来。

    不过‘奚翔’却毫不在意,快意的伸展六足:“通知各部的同族,灵智已被擒拿。可以动手了!记得留下一些人做胚胎,可以用他们混入天芒山”

    它一边说着,一边向灵智的方向看了过去,随后它却微一愣神,只见那灵智上师赫然已消失无踪,原地就只剩下了几枚镇魂钉。

    这使‘奚翔’的神色凛然,以凌厉的目光,扫往四周。

    而在他的身侧,几个身形较为瘦小的‘寄蝉’,更是眼露焦急惊悸之色。

    “都统,灵智没被制住,情形不太妙”

    “这个灵智,他有化石法域!有此人在,我们破不开封印。”

    “两千八百人,我们也只成功夺占了四分之一,可能战不过。”

    “他是怎么逃的?好古怪,是不是被他瞒过了?”

    “是有人出手相救?到底是谁,居然能瞒过我们?”

    这几位说话不甚利索,语中带着嗡嗡之声。

    “慌什么!”

    ‘奚翔’一声冷哼,打断了诸人言语,它的眼中,也闪烁着深思之色:“那些镇魂钉,应该是真的钉入他体内,灵智也一定是受了伤。”

    否则的话,灵智何至于对自己的同门,见死不救?虽不知对方到底是怎么逃脱的,却可确定,对方无力反击。

    也就是说,这位灵智上师,也很可能无力阻止它们接下来的行动。

    思及此时,它就有了决断,口中立时发出了一声常人难以听见的嘶鸣,并在瞬间传遍了七泉地渊所有的地下窟洞。

    这是在转告他的同门,将下面的人类灵师完全杀散之后,就以破坏封印阵为主。

    如果灵智未能逃离,他会选择将七泉地渊的幽都军,完全诛绝,以便于下一步的行动。可如今灵智已逃了,他就知这斩尽杀绝之事,绝没可能办到。

    果然下一刻,‘奚翔’就听灵智上师的声音响起:“窟内生变,有妖邪潜入,诸部灵师无需坚守,迅速向天芒山方向撤离!”

    这声音虽然虚弱,可也同样是传遍了这七泉地渊,每一处角落。

    ‘奚翔’虽早有预料,可眸中依旧现出了不甘愤懑之色,微一抬手,在旁边的石壁上,斩出了一条深深的刀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