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五八三章 所向无敌
    归真子并未在意宗法相的言辞,他有些意外的看了这位第一天柱一眼后,就继续说道:“第一天柱既已提出议案,那就请诸位投票吧。为防人情请托,这次可用不记名的投票。”

    张信闻言,不禁神色尴尬。他知道归真子的这句话,是针对他张信的。

    不过随后投票的结果,并没有出乎众人意料。最终是六票赞成,四票反对。对于张信的任命,算是通过了。

    张信却陷入了凝思,他原本预计,自己是可以得到七票的,可结果是六票。这个投了反对票的人,到底是谁?

    还有这次宗法相,似乎也太急了些,似乎是迫不及待,想要尽快结束这场天柱会议似的。

    说来这位,之前也是来的最晚的一位。

    “另为防意外,我建议授予天元战圣,动用神宝‘金风元锤’之权。并将‘金风元锤’,送至天元战圣手中保管。”

    张信不禁再次心神一凛,便是那一直按住不动的巩天来,也是眼皮跳动。

    ‘金风元锤’是日月玄宗掌握的一件十七级神宝,尽管与巩天来本人并不投缘,可却是日月玄宗早年,专为‘风元破’炼制的一件神宝。

    门中一直都有传说,如果巩天来能得到此宝,实力必可与神域修士抗衡。

    不过宗门因担心强行炼化,可能会损伤‘金风元锤’的灵性,一直都未能下定决心,将‘金风元锤’授予巩天来。

    巩天来本身,也没有足够的贡献值,来换取这件十七级的神宝。

    “这不妥吧?”

    第八天柱司空道眉头微蹙:“神宝炼化一次,就会损伤一次灵性。‘金风元锤’已经经历过两位主人,灵性至今都还未恢复。再强行炼化的话,可能会导致‘金风元锤’降阶,这会损伤我日月玄宗的根基。”

    “说了只是以防万一!”

    宗法相的目光微冷:“这次天东四院之乱,有可能涉及神尊与问非天这两位神域。一旦这二人发难,我们仓促之间拿什么去抵挡?这件事,我们已经争论过好几次,一直都没有结果,再继续讨论,已无济于事。我希望今日,能够再进行一次不记名的投票,做一个决定。”

    归真子面色不变,微微点头:“可以!”

    很快投票的结果就出来了,依然是六票赞同,四票反对。

    这结果,依旧出乎张信的意料,他原本以为,这次应该是五五开的。也本能的预感到,日月本山之内,似乎是出了什么变化。

    “那么此事,就这么定了。之后还有北路军的编成,以及副督帅等职位的人选。”

    今日的宗法相,可谓是雷厉风行。很快就将所有诸事,都一一定下。

    因天东四院连续大半,损兵折将近六万人,如今又打通了凤翔山通道,使那边的三万五千弟子,都脱离覆亡之危。这使形势我长彼消,东面诸上院的压力大减,需要的驻军大大减少。

    因此宗法相决定从东面各大上院,抽取两万弟子,使张信的北路道军的数量,增加到七万。还有相应的顶级神师以及法域圣灵配备等等,也一一议论妥当。

    说来可怜,如今张信的麾下,可是连一个法域都没有。凤翔山那边,倒是有着两位法域坐镇,可还未归入张信的辖下。

    除此之外,副督帅的人选也已决定,并不是他以为的楚悲离,龙丹等老持稳重之人,而是同样以激进与蔑视权威著称的原空碧。

    原空碧自己却是不愿给张信打下手,结果是八票赞同,两票反对。张信估计其中一个反对票,就来自原空碧本人。

    当所有的议题完结之后,宗法相似乎连片刻时间都等不得,他的身影,很快就从所有人的眼里消失。

    而其余几位天柱,也都陆续离去。须臾之后,就只剩下了寥寥几人依然在座。归真子与张信不约而同,都是眼含忧色的,看了宗法相的席位一眼。然后前者也微一挥袖:“紫云石不多,你们尽早离去吧。”

    待这位的身影也消失,张信就又与巩天来二人面面相觑。他得到后者暗示了,这位有话想跟他单独说。

    巩天来也微微一笑:“如今日月本山内的局面云谲波诡,不过托你连续大胜之福,归真子与宗法相还能勉强维持局面。你现在不用管太多,只需应付好白帝子就可。”

    说到这里,巩天来又话音一顿:“如果有足够的把握,那就不妨大胆一些,尽早击退北地仙盟的大军,且速度越快越好。”

    张信的眼神微凝,随后似笑非笑:“击退?我是打算坚守的?也对天柱会议做过保证。”

    “你这小子,会选择坚守?这些话,拿去骗鬼吧!”

    巩天来哼了哼,满脸的嘲讽:“此事就这么定了,如果天柱会议与刑律二堂事后问责,你可以说是老夫在教唆。给我拿出你目无余子的气概出来!之前不是说,那白帝子在你面前,也就是比蝼蚁强一点吗?这个时候,可别缩了。”

    张信的神色无奈,他暂时是只想坚守。对手是白帝子,自己想要坚守,都未必能够守得住。

    而且这位,就没听出他是大吹法螺?

    不过巩天来随后的一句,还是让他微微动容:“你那宗师叔,将原空碧任命为你副帅,意图就很清楚。他现在很需要你的支持,天东战事越早结束,对于日月本山的局面,就越是有利,”

    “我尽力而为!”

    张信没把话说死,更是不客气的反问:“可巩师叔与其指望我,还不如在南面下把力气。如今天东四院,只余十二万战力,师叔要解决他们,应该很容易吧?一旦南面的战事了结”

    可其实这并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哪怕巩天来身拥伪神域级的战力,哪怕有着斗部三殿与数万精锐,也未必就能办到。毕竟这位面对的,可是一座灵域级别的灵山,并且地形险要。

    而自开战以来,天东四院已经不惜代价,将东神山打造成了一个乌龟壳。对方准备充分,所有改造阵法的物资,早已齐备。

    想要尽早攻下东神山,打通进入天东其余三家上院的通道,谈何容易?

    所以张信未能说完,巩天来就一声冷哼:“这还用你说!老夫这边,亦尽力而为!”

    语声落下之后,张信就见巩天来的身影,也消失在他的眼前。他摇了摇头,将阵符之力散去,眼前的情景于是也幻化消散。而随后出现的,是皇极的身影与议政庭内的情景。

    皇极是知道张信与巩天来在密议的,不过他却并未追问此事之意,只是凝声问道:“你现在已得偿所愿,接下来打算如何履职?”

    “先赶至到凤翔山再说!接下来光是整编诸部,估计就得花上好几天”

    也就在张信说话之时,他辖下一二三师以及五师诸部,已经听从他的命令,汇聚在了山腰处,

    而此时那各艘舰上的弟子门人,都正在议论这次的仙源山大胜。

    之前他们是因忙着捉拿叛逆,都没空闲,可如今汇聚在一起之后,却再抑不住激动之情。

    “厉害,摘星使真是厉害!这可算是一击扫灭仙源山!”

    “这简直就是雷神简祖师再生!”

    “天柱之上的苍天级!果然名不虚传。”

    “这种跟随摘星使大人以来,我等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取”

    “这次的伤亡,都不到十人吧?”

    “只有七位,且都是在追杀逃亡之时死伤的。”

    “你们高兴个什么劲?这次就是摘星使大人,以一人之力扫平仙源,与我们有什么关系?”

    “之前我们还质疑过摘星使,是拿我们的性命开玩笑,如今却只觉羞惭,能见证此等传奇,与有荣焉。”

    “真是奇迹,此战之后我不知这世间,还有什么是摘星使大人办不到的?”

    “接下来就是前往凤翔山了吧?我希望我们的督帅,还是摘星使大人”

    “不知大家可发现了,摘星使大人用兵的本事,其实是很不错的,也很爱惜我们这些底层弟子。”

    此时也不知是什么人带头,各艘舰船之上的人们,都纷纷不约而同的向议政厅的方向望去,并且发出了一阵阵的欢呼。

    “狂甲星君,战无不胜!”

    “狂甲星君,所向无敌!”

    “万胜!”

    这些声音,似如山呼海啸,迅速在人群中扩散开来,使得整个凤翔山的地面都微微颤动。

    正在与皇极说话的张信,也被殿外传来的哄闹声惊动。他不由奇怪的走到了议政厅的门口,往下方望去。随着却引发那些战舰之上,更大的欢呼声。

    而此时皇极,亦走到了他的身后,这位的目光微凝:“看来军心可用!”

    他能看得出来,张信麾下的这些灵修对张信,确实是发自心底的敬崇。这意味着这位年纪轻轻的摘星使,威望已立。

    张信闻言,却是微微一哂:“还早着呢。”

    现在还只是不会再质疑他军令的程度,要想真的将这万人之军如臂指使,确实还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