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296 不自觉的英雄
    有哪一个“高川”是特殊的?是唯一重要的吗?桃乐丝和系色的答案,是“没有”。

    正因为,没有哪个是特殊的,全都是重要的,所以,才不能仅仅为了某一个“高川”的想法,而改变一直以来,众多“高川”的屡屡牺牲,才最终完善的计划。

    现在的,义体化的高川,虽然是超级高川诞生之前的过渡产物,一个最初的起点,但是,他的确凝聚着,过去那些“高川”们的意志,而诞生于此时此刻。

    只有桃乐丝自己才知道,这些犹豫、思考和决绝,其实是从“高川”身上学来的。也正是这些,才让她坚持到这一点。她也相信,系色那边也同样如此。

    仅仅从这一点来说,“高川”就已经是她们的英雄了。是他,教会了她们,如何才能在逆境和绝望中坚强地活着。

    桃乐丝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她听到不远处常怀恩和走火的通讯,大意是亚洲方面决定召回高川,以应付三仙岛内部的一些紧急事态。这是在高川维护的通讯中继点达成和亚洲方面的信息联通后,亚洲方面首次提出的回援决定,而高川虽然一直都在欧美这边活动,但其身份,仍旧是归属于亚洲中央公国的耳语者成员。联合国方面已经同意这个要求,nog的反对也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效力。

    “三仙岛真的有麻烦了?”常怀恩有些皱眉,他们这边的计划,对高川的需求也很高。

    “似乎是末日真理教在背后推动日独份子在三仙岛内部进行活动。”走火说:“三仙岛之一的方丈岛就是用日本岛改造而成的。而且,联合国方面也事先考虑过,他们会用方丈岛的内部事变,拖延他们加入战局的力度。这是欧美国家所不愿意看到的。”

    “所以。对高川的召回,其实是一次政治博弈?而并不具备太大的军事意义?”常怀恩面带不悦:“一群愚蠢的家伙。到了现在还相互算计。”

    “他们和我们看到的,是不同的东西。”走火并没有生气的样子,只是平静地说:“我这边也已经做好准备,只要高川在三仙岛的活跃达到一定程度,就可以将整个耳语者都搬到我们这边来。雇佣兵协会答应从旁协助。毕竟高川在战场上的努力是可见的,也有很高的人望,大家都希望他能够把精力集中到这边来。欧美方面才是战场的重灾区,相比之下,亚洲已经算是天堂了。”

    “我们这边有什么接应?”常怀恩问到。

    “丘比的十字军远距离投放已经达到实验要求。”走火说:“他们会以不列颠的名义,协助高川在亚洲方面的活动。”

    “协助?”常怀恩玩味地咀嚼着这个词语,“但是,高川仍旧是中央公国的人。我也不觉得,他会改换门庭。在欧美重灾区援助我们是一回事。身份归属是另一回事。你明白的。”

    “没关系。不列颠的女王陛下会在高川离开之前,向联合国方面申请对其授勋。”走火说:“这是合情合理的申请,为了激励全世界的人民,以及提高本国形象,包括中央公国自己在内,所有联合战线的国家都不会拒绝。”

    常怀恩听着,不由得沉默了片刻,然后说到:“是的。高川先生做到了他能做的一切,并且卓有成效。虽然他自己无法肯定。但对很多人来说,他已经是英雄的标杆了。我赞同女王陛下的做法,对网络球,对整个nog和世界人民而言,这都是一次必要的英雄授勋。”

    虽然这么说,但常怀恩却认为。也许欧美这边是想要打造一个国际战士的典范来提升士气,并谋求一些外交上的主动,但中央公国召回高川应该并不仅仅是表面上看起来的这些政治手段,走火也深以为然。然而,战争爆发得太过突然。网络球自身的准备,并不足以在纳粹的闪电攻势下,继续维持亚洲方面的情报系统。纳粹的军队源源不绝,直到前一阵为止,完美地阻断了欧美地区和亚洲地区的联系。正是因为有高川这样强力的神秘专家,才能在打通联系后,经受住纳粹方面源源不绝的反扑。

    高川只有一个人,哪怕为他配上队友,也只能维持一个通讯基站。如今高川驻扎的地方,每天都要承受纳粹军队的冲击。纳粹投放到地面的军队,无论击破多少,都始终维持着上百万的数量,倘若他们利用神秘力量,可以对军人进行量产的话,目前的情势足以证明,他们的产量远远还没达到上限。对于联合国和nog来说,这就是最大的劣势,因为到目前为止,常怀恩都没听说,有哪个国家或哪个神秘组织拥有高效率批量造人的能力。

    哪怕是制造非人的怪物,也是很难达到这个数量和效率的,反而,制造怪物恐怕比人造人更要消耗资源。通过“神秘”将人在短时间内改造为怪物的方法不少,但消耗的仍旧是人口。目前各国人口的来源,完全是基于正常的生育,和纳粹所体现出来的,那源源不绝的兵力制造能力,在效率上起码相差了几十倍。再加上将人类培养成战士所需要花费的时间和资源,完全可以将这个差距拉到到上百倍。

    当人类培养出一个合格的军人时,敌人已经投放了将近百个。这么说也许有些夸大,但目前地面上的反抗者们,正在持续消耗现有的积累,供血完全跟不上,也是不争的事实。正因为事先就有考虑这样的劣境,所以,最初制订反攻计划时,就没有想过可以在短时间内解决问题,甚至不认为,己方可以在战争先期就很快可以取得主动权。

    和过去的两次世界大战一样,被动的防守,持续的拉锯战,将会贯穿战争前期至中后期,而假设到达了反击条件。那么,己方大概也会和过去一样,迅猛地在短时间内解决敌人吧。

    倘若没有什么重大的变局,这个剧本就是在参考了历史和现有情报的基础上,为联合国和nog量身打造的胜利剧本。

    如今战争才刚刚开始,局势虽然糜烂得极快。但仍旧没有脱离最初的预料。

    哪怕不是高川,也同样需要树立一个国际性的旗帜,来激励正在苦熬的人们,以避免人心涣散。如今选择高川,当然也可以认为,他身上所具备的种种因素,包括贡献和身份,都是目前最符合这个旗帜要求的。

    常怀恩对高川得到授勋一事表示乐见其成。可是,正因为自己的立场是网络球。而网络球的目标也始终不是针对末日真理教和纳粹。网络球成立的初衷,就是为了应对先知所预言到的末日,末日真理教也好,纳粹也好,只是在这个过程中,所不得不面对的,也是目前为止最大的阻力。但哪怕击败了它们,也不意味着可以阻止末日的到来。而仅仅是,如果不击败它们。就很难更进一步。

    在外人眼中,或许会将两者和末日等同看待,但在网络球内部,则从来都没有这么天真的想法。

    站在网络球的立场,去观测和思考当前所发生的一切事变,最重要的不是解决事件本身。而是透过这些事件和现象,去找寻末日的脉络。

    高川若只是一个普通的神秘专家,他身上牵连的各个因素,自然是很难得到网络球的重视。然而,如今的高川却是网络球计划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没有他,近江的一系列研究都会陷入停顿,对网络球来说,当然不是什么好事。

    所以,如果可以的话,常怀恩也好,走火也好,是不希望高川身上聚集太多的目光,也不希望有太过重要的事情,牵扯他的精力和注意力。

    将他所在意的一切,都搬到网络球之中,让他在维持自己想要的身份和立场的情况下,可以更专注地执行网络球的任务——网络球这边所有涉及他的调整,都是为了这样一个目的。

    这个时候,亚洲方面的来信,不能说是件好事。尽管无论从哪方面来看,亚洲和中央公国的态度都是很重要的,但在网路球应对末日的计划中,这种重要性却不排在最前列。

    “日程安排如何?”常怀恩想了解更多。

    “三天之内会出正式通告。周日进行授勋。”走火说。

    “我们这边的准备呢?总不可能让他一个人回去吧?”常怀恩继续问到。

    “王立骑士团会出动一个七人队伍。”走火说:“我们这边,打算让十字军过去,雇佣兵协会一直都保持着与耳语者的联系,我们可以用nog的名义请求他们的援助。”

    “不需要火炬之光的人吗?”常怀恩说。

    “不需要。虽然亚洲方面肯定有自己的打算,但他们所做的事情,都不可能偏离联合国的大致方略。”走火说:“在这点上,我们的确是一个阵线的。哪怕有小冲突,我们也必须保持克制,这是统一战线的政治麻烦,而不是敌我矛盾。”

    “说的也是。”常怀恩被说服了,走火的态度和想法,再一次让他意识到,自己的思维方式,的确不适合进行全局统筹。

    走火似乎就是专门来通知这件事的,在大致解答了常怀恩的疑问后,没有再多谈,直接退出了通讯。

    常怀恩转头对近江和桃乐丝两人说:“就是这么一回事。”之前说的那些,当然没可能瞒过这两人,也没有这个必要。近江虽然只能算是网络球的编外人士,而桃乐丝更是不久前才苏醒,但经过一起共事的这段时间,让常怀恩认为,自己完全可以信任这两位同志。他是意识行走者,十分信任自己在心理和意识形态方面的判断。

    “中央公国提到了三仙岛?”在常怀恩看来,近江似乎对三仙岛很有兴趣。

    “高川先生和三仙岛……有什么联系吗?”常怀恩也有点百思不得其解,毕竟,三仙岛可是中央公国动用举国体制打造的,试图媲美中继器的基地兵器,其意义和重要性,包括建设的开始和过程。都不太可能和高川扯上关系。倘若仅仅是如他们表面所说,希望高川去解决方丈岛内部的问题,也仍旧让人感到突兀。

    为什么一定是高川?

    既然可以打造出三仙岛,中央公国隐藏起来的神秘力量自然也不容小窥。又有什么是高川才能做的事情呢?

    高川的特殊性,在网络球这边看来,也不具有广泛性。简单来说。如果没有近江,那么高川也就只是一个普通而强大的神秘专家而已。近江和她的研究,以及网络球对这些研究的投入,围绕在高川身边,才构成了高川的必要性。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得到高川配合的缘故。

    但是,在中央公国那边,耳语者处于边缘地位,高川也没有接触其他的神秘组织。更没有证据表面,三仙岛是以某个人为核心建造的。基于整个岛屿改造计划的规模,也完全可以肯定,是在高川出生之前,就已经开始了。

    仅仅让高川回去处理方丈岛内部,因为一些日独份子搅起的麻烦,完全可以说大材小用,甚至会给人一种强词夺理的感觉。比起那边的小麻烦。理所当然是欧美这边更需要高川,而且。高川的身份也已经给中央公国带来了大量的国际声誉,在召回高川后,一旦欧美这边,因为高川存在才暂时镇压的部分局面又再次产生反复,无疑会给中央公国在国际上的声望产生负面影响。

    更糟糕的是,如果中央公国召回高川。想要做的事情,是和他的能力、身份、地位匹配的“大事”,那么,这件大事势必会给全世界带来巨大的影响。而无法确认到底是怎样的事情,以及会造成怎样的巨大影响。才是最为让人感到不安的。

    “这是情报部门的问题。”近江说:“但我不觉得,阿川在他们那边能够发挥的作用,比在我这边更好。”

    “走火说过,无论中央公国想做什么,都一定和纳粹,以及在背后支持日独份子的末日真理教有关。”桃乐丝突然插口道:“但是,正因为中央公国在建设三仙岛的时候,察觉并默认了末日真理教的资助,所以,也应该会考虑到对方反戈一击的情况,从而提前做好准备。末日真理教带来的麻烦,对他们来说,只是预计中的麻烦。因此,我更倾向于,他们打算对纳粹做一点打动作。”

    “大动作?反击吗?”常怀恩愕然地笑了笑,觉得有点不太可能,但之后仔细想想,却又有点笑不出来,“这可和联合国的战略决策不太一样。”

    “反正,既然联合国方面已经接受中央公国对高川的召回,那么双方一定是商讨好了。”桃乐丝说:“否则,哪怕高川本来就是中央公国的人,在涉及国际事务的时候,也不可能就这么被放行。中央公国很强大,但也总要维持自己在国际上的大国形象。”

    “可惜,就算是联合国不是很明白,中央公国打算做什么。”常怀恩有些烦恼。

    桃乐丝神秘地笑了笑,说:“只要能在我们这边需要他的时候及时回来,无论做什么都没关系,不是吗?”

    高川走出伪装成山岩的营房,门内的景象渐渐模糊成一片,仿佛隔着一层薄膜。这个营房也是埋设了s机关的造物,也只有这样的辅助工具,才能在和高强度的,带有神秘性的战斗中,可以发挥出相应的作用。正如之前所说,高川目前的任务是布置信号中继基站,以确保洲际之间的通讯需求。纳粹在这方面的破坏欲很强烈,为了将战局分割成他们想要的样子,任何试图恢复各方联系的动作,都会去阻止。

    首先,纳粹从月球方面,彻底控制了超高空的通讯层,其次,月球核打击计划遗留下来的副作用,也对正常通讯高度产生了强烈影响,大量的杂波犹如怒涛一样奔驰,携带辐射物质的云层,已经随着气流扩散。这阵子,电闪雷鸣和黑雨,是极为常见的现象。除此之外,战场上的时不时出现的强烈冲击,也在撼动着地壳,诸如地震海啸等等自然灾害,时不时就会发生好几起。

    不提战争带来的杀戮,仅仅是对自然环境的影响,就远超过去的任何一次战争。

    之后,又有纳粹对通讯基站的针对性打击,以及对修复队伍的狙击,都让本就处于水深火热中的各国,不得不忍受巨量的伤亡,以维持最低程度的通讯。跨州通讯所需要的付出,也相应变得不那么实际。

    高川就是在这样的内外环境中,自行接过了这个任务。在他的判断中,比起在前线杀了多少纳粹,还是这种事情更有意义。纳粹无论怎么杀,都是杀不完的,除非可以攻破他们的老巢,破解他们可以不断投入军队的秘密。而维持较为通畅的联络,却能从情报方面,有效改善各自为战的大环境,让原本就应该捏起来的拳头,真正捏起来。

    无论过去还是现在,决定胜负的关键,有很大一部分,就在于知己知彼。先不管出于意识形态问题,各方愿不愿意沟通,是否可以正常沟通,在沟通之前,确保一条随时可以动用的渠道,无疑就是基础。

    所以,高川带着埋设了s机关的营地,跨越千山万水,寻找着可以在当前的恶劣环境下,维系各方基本通讯的中继点。最初也无法估计,自己需要建设多少个中继点,才能满足通讯需求。虽然,网络球提供的新型中继点无论在体积、能耗还是质量上,比起过去所接触过的基站,都有着黑科技一般的进步,但是,它仍旧是需要固定在某个正确的地方,才能更好地发挥作用。

    在高川之前,各方势力也都有派人尝试,所用的资源各式各样,有来自网络球的,也有来自于其他组织的,然而,这些人都会被纳粹针对性搜捕,处决并破坏其已经建设好的基站。至今为止,也没人知道,纳粹是如何找到他们的。

    将“试图建设基站的人,都会被纳粹盯上”视为绝对会发生的现实情况,高川所面临的情况,和其他先驱者一样险恶。

    但是,高川和其他人不同的地方,就在于,他更加强大。

    所以,他可以走更远的地方,找到更合适的地点,应对不断来袭的敌人,直到将所有布置完全,将基站彻底隐藏起来。

    目前为止,他一共设立了五十三个基站,在他离开后,一般以上的基站被纳粹找到并摧毁,但仍旧有一小半留了下来,而这些留下来的,则构成了目前最通畅的国际专线。而为了应对敌人的持续破坏,也必须有人,持续干这活儿。敌人摧毁一个,就要建设一个,确保留下来的数量,要比敌人摧毁的数量更多。

    哪怕义体化后,生理上的疲劳已经不复存在,义体的坚硬也让它很难出现正常运作的损耗。但是,精神上的消耗仍旧是存在的。

    这是一个简直让人崩溃的工作。不仅仅要绞尽脑汁,争取时间,欺骗敌人,还要以自身为诱饵,吸引敌人的目光。高川所经过的地区,也存在正在发生的战场,同样需要他用自己的光芒,减少战场上其他人所要面对的压力。

    战斗、休息和建设,战斗和建设,如此循环着,就是他目前的生活。

    高川的脑硬体,随时更新他的数据,包括他杀了多少人,救了多少人,建设了多少基站,会给己方带来多少方便,减免了多少损失。所有行为的结果,都会进行量化,但在他的原生大脑中,已经很久都不去记忆这些东西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