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666章 圣*杜克(上)
    黑暗之门3年2月,大地仍在冰封,万物迟迟没有苏醒的迹象。

    这是冬天里最难熬的时刻,凛冬依然,可食物几乎吃光。

    在北部洛丹伦大陆上,冻死饿死的民众尸体随处可见。由于天气太冷的关系,倒是不用担心瘟疫,只是坚硬的冰层让所有民众都放弃了安葬同伴或者邻居的打算。

    洛丹伦的贵族们在温暖的城堡里庆祝战争的胜利,大陆最南面的暴风王国,莱恩却带着小王子瓦里安在视察领地。

    对,冒着零下五度的寒风和微微细雪。

    因为艾尔文森林的深处依然有兽人的余孽,莱恩不得不带着超过五百人的王家骑士团出行。随行的当然不会缺乏圣骑士、牧师、猎人、法师,还有数位风行者家族的游侠。

    路过闪金镇外头的墓地里,几具结冰的尸体跳入了莱恩和瓦里安的视界。

    “这是怎么回事?”跟随莱恩视察的安度因有种无名火在胸膛里烧。

    不用他发火,自然有随从唤来一面惶恐的闪金镇镇长。

    “抱歉,陛下,我们不知道你会来出巡。”

    “不知道?那是不是可以给你们足够的时间把尸体藏起来。”莱恩国王这种话里藏刀的话语,更显威严。

    “不是这样的,陛下。请陛下仔细看,他们大多是老者。”吓得屁滚尿流的镇长连连辩解。

    莱恩一看,的确如此。

    “他们在回来艾尔文森林之前身体状况就一直不大好。大伙都劝他们不要回来,可是他们愣是说,死都要死在故乡。在船上颠簸了一个多星期,我们都尽量照顾他们,按照马库斯阁下的训示,我们一直把他们安排在医师或者牧师附近。可惜他们都没能熬过去。”

    镇长的辩解,让莱恩等人默然了。

    故乡,这对于每个暴风王国国民来说,都有着特殊的神圣意味。

    自王国立国,千年过去了,好多人终其一生从未曾离开过故土。在暴风王国沦陷的那段日子里,连莱恩本人都无数次痛苦地想过,自己这辈子是否还有机会回到暴风王国这片传承了几十代人的土地上。

    刚沦陷的那段日子,或许自己和国民还复国心切。万一自己阵亡了,然后所有一心复国的勇士都战死了呢?如果拖上五年十年,还未能复国呢?到时候愿意支持暴风王国复国的人,又剩下多少?

    国民,特别是老年的国民,渴望回到故乡的心,莱恩、安度因,乃至于年幼的瓦里安都能真切地理解。

    莱恩叹了一口气,在寒冬的天气里,这口叹气形成冰雾,无比清晰:“镇长先生,我接受你的解释,不过,现在请你带我们去平民聚集的地方。我要用我的眼睛去见证你工作的成果,以及你对王国和人民的忠诚。”

    “当然!当然!”镇长擦着自己脸上已经开始凝结的汗珠子,慌忙带着莱恩一行走去镇里面。

    由于闪金镇曾经成为部落进攻暴风城的基地,又被杜克一把火烧过,尽管经过了一年多的时间,好多树看起来还是光秃秃的,不是死了就是尚未长回来。

    在有点荒芜的镇子上,莱恩欣慰地看到好多人类风格的房子矗立在镇子上。一年半前,同样的位置上全是部落那些恶心肮脏而又乱七八糟的帐篷。

    “父王,这里的房子好多是一个样子的。”瓦里安王子惊奇地喊道。

    莱恩也是大感惊奇,作为国王,他只看到杜克发来的报告,说建了多少多少栋房子。对于内政报告,莱恩从来是以带着水份的眼光去审视的。在莱恩的印象里,能建好十分之一的房子,其他国民能有个比较结实的帐篷就不错了。

    现在看来,杜克的报告竟然完全是真真切切,没有一点水份的啊!

    “感谢马库斯大公爵的新式建筑手册,我们得以在冬天来临之前为每一户镇民造好过冬的房子,合计一千一百二十户。只要家里还有个男人,哪怕不会造房子,在工匠指挥下,也能在一个月内靠五、六个人就建好一栋结实的房子。”

    莱恩、安度因,还有瓦里安都是大吃了一惊。

    他们对建房子一窍不通,但他们是见过以前木匠和石匠是如何建房子的。没有半年时间是搞不定一栋房子的。

    现在这是什么效率?

    镇长首先带着国王一行来到仓库

    只见很多木料被整整齐齐堆放在仓库里,莱恩注意到每一根木料的两端都有凹槽:“这是……”

    镇长:“呃,具体的我也不懂。石匠兄弟会的范克里夫先生当时对我解释了不少。说是什么只要把标有指定号码的柱子和横梁放到平实地面的指定位置,就可以直接搭接上去,顶上钉子,就可以做成房子的框架,房子也不会随便散掉。再盖上事先准备好的双层木板,一间房子基本就造好了。”

    “就这样?”安度因也愕然。

    “呃,取暖用的炉子没办法,这个只能让比较空闲的女人自己搭建。”

    “带我去看看。”莱恩下令。

    没走多远,一行人浩浩荡荡来到镇子边缘一户平民家里。敲开了屋主的大门,那户农民惊惶地迎接了国王一行。

    “不用跪着,站着说话吧。”

    在这个等级森严的年代,平民见到国王,不用跪着已经是天大的恩赐。要他们也坐在一起,打死他们也不敢的。

    “谢谢陛下。”男人带着他的妻子还有三个半大的孩子齐齐说道。

    “你是休假的士兵?”安度因注意到了男主人的项链。项链上有一个长方形的牌子,这是杜克提出来的点子军牌。军牌上标记了士兵的姓名、籍贯、所属以及所立下的功勋。

    男人立即一个立正,标准的军姿:“王国第五步兵团第三大队第五小队长约瑟*阿当斯向你致敬,洛萨指挥官阁下。”

    “这个冬天过得怎样?”莱恩笑着问。

    “感谢圣*杜克,我们过得不错。”几乎说完的瞬间,约瑟的脸已经变色。

    “圣*杜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