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293 境外
    ps:看《限制级末日症候》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末日幻境。

    ——纳粹针对欧美全线展开攻势,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除了不列颠的伦敦地区和美利坚的拉斯维加斯地区,各方抵抗形势岌岌可危。

    ——亚洲的增援在澳大利亚停留,当地战事陷入诡异的僵局,欧美主要国家政府直到目前仍旧坚持军事防线区域划分,坚持地缘政治。

    ——亚洲最强大的国家,中央公国内部出现民族意识形态和社会意识形态的分歧,煽动者在亚洲建立地下组织,并从不知名渠道换取大部分用于游击和制造白色恐怖的物资。

    ——日本岛、香港岛和台湾岛被证实,已经被中央公国政府秘密改造成移动式超级基地武器“三仙岛”。于前日开往澳大利亚战线的途中,内部发生暴乱,事态至今仍旧没有完全平息。

    ——纳粹已有统计的军队超过三百万人,和过去一样,他们残暴无情,常年在军事科技上的积累,让他们开始展现出超过大国水准之上的技术力量,并于每一个纳粹士兵身上体现出来。但是,那并非神秘古怪的事物,而仅仅是生物学和物理学上,高科技的应用。

    ——全世界人民都处于水深火热之中。这是一场神圣、正义而又不得不去的战争,号召每一个有血有肉的人们站起来,向邪恶的纳粹大声说“不”!

    ——月球核打击计划再爆内幕,数据计算相关小组的成员正在接受调查,世界环境还在持续恶化,专家预估未来十年内。全世界都将面临一个人为提前的冰河时期。相关善后工作已经在联合国议会立案,但鉴于外部可实施环境的恶劣,有可能搁置一年。

    还在工作的网络、电台和电视中,反复播放着类似的内容。这些消息并不陈旧,但也绝对不涉及必须保密的部分。而普通人眼中的世界,就如同信息中所勾勒出来的样子。这是战争开始的前期。而人们相信,这场战争也绝对不会以这样的程度就宣告结束。

    哪怕是普通人的心中,也有这么一个概念。第三次世界大战,是针对纳粹的,长期的抗争。最坏的可能,会导致世界毁灭,但是,不会在双方还没有油尽灯枯的时候就出现。根据前两次世界大战的经验,以及最近的技术发展来看。战争将会持续五年左右的时间,才会迎来一个终末。而目前最需要担心的,不是五年之后的问题,而在于,如何才能在生存环境持续恶化的世界中,生存五年的时间。

    死去的人很多,还有更多的人即将死去。

    这是一场邪恶的,不应该出现。却又在最坏的情况下出现的战争。可是,每个人都必须直面它。承受它,祈祷自己不会被抛弃。

    世界的总体氛围不断淤积着负面因素,因此,在放送信息的时候,总会伴随着温暖的乐声。而政府方面也没有报喜不报忧,尽管在欧美的大部分地区。人们都已经移动到相对封闭的安全场所,例如地下避难所之类,工作也好,生活娱乐也好,全都进入平时绝对不会出现。也很少有人经历过的严厉管制阶段,但在情报控制和信息传播上,却并没有收缩得太紧。一些居安思危的内容,乃至于明显可以让人感到是打擦边球的情报,都仍旧可以公开播报。

    这里看起来像是一个普通的房间。

    除了一张床铺和一套桌椅,就是各种显示屏和接收内容的机械设备。冷气机已经停止工作,只有通风扇叶还在呜呜旋转。从外界漏进的光被扇叶搅动,光暗分明地在地面旋转。坐在床上的高川睁开眼睛,猛然从床上坐起来,就像是做了一个噩梦,不过,因为义体化和脑硬体的关系,虽然已经找回情感,但在一些事情上,仍旧不会有太强烈的情绪波动。

    但只要可以产生情绪,就可以感受到自己的鲜活。

    高川活动了一下关节,回想着噩梦中的事情,然而本该可以记录一切数据的脑硬体,却根本没有记忆存档,对比起来,原生大脑中的印象感,似乎还更清晰一些。即便如此,也无法再回想起具体的情节。但是,应该是和“江”,以及那个少年高川有关。对方正在拉斯维加斯行动,高川心中想着,可能再过不了多久,他就要回来了。

    他知道,对自己来说,对桃乐丝她们来说,那个本不应该存在的少年高川再度回归时,就将是计划进入最后几个关键阶段的时候。而自己的时间,世界的时间,也将真正面临一个结束。反过来说,虽然当前的战况和发展,从全世界的角度来说,都可以称之为糜烂,末日的脚步声也清晰可闻,但是,那位少年高川回来之前,末日不会真正到来。并非是因为,少年高川是导致世界末日的原因,而仅仅是因为,少年高川的意志,以及眷顾着他的怪物,将有可能会让他比末日的到来更早一步。

    我们的初衷都是一样的呀!高川不止一次这么想,可是,轮到思维方式和行动准则,双方都有一些个性式的不同。尽管在自己的理解中,无论哪一个高川,都是高川,正在拉斯维加斯运作的少年,和加入反抗纳粹第一线的自己,都是同一个人。

    然而,这种理解在旁人看来,完全不能理解吧。那些细微的差别,总让那些人津津乐道。

    反正,最后都要恢复成一个。而那个时候,虽然自己和少年,都谈不上是“死亡”,但个体化的差异,也将会不存吧。高川一遍又一遍地扪心自问,自己是否在意呢?如果不在意的话。又为什么拖延到现在,都没有主动完成自我人格最后的格式化呢?倘若提前进行格式化,少年高川又是否还会再次出现,而超级高川又是否会和系色、桃乐丝她们预想的一样呢?

    然后,他再一次肯定了。虽然自己的犹豫,是间接导致少年高川复苏的原因。但是,哪怕自己完成格式化,该出现的情况,仍有很大可能在“江”或“病毒”促使下,再一次出现。哪怕系色和桃乐丝做了无数的准备,寻找着最有利的时机,但是,并没有任何一个理论和事实,可以证明她们的计算绝对正确。她们对“病毒”和“江”的认知足够全面,当然也就无法保证,“超级高川”一定会如她们预想的一样诞生。

    系色和桃乐丝,是在绝对毫无办法的情况下,硬生生拽出一个办法。而同样没有办法的高川,于情于理,也没有办法放任她们不理。无论她们是正确还是错误的,在双方的情感和现实面前。其实都不太重要了。

    高川希望系色和桃乐丝可以实现自己的计划。无论是为了她们,为了其他人。还是为了自己,一个可以成功,可以预想成功的计划,都太重要了。

    所以,她们才刻意引导一个“义体高川”,作为计划的润滑油。执行者和房缺补漏的对象,不是吗?高川这么想着,不由得会心莞尔。大概很多人都会很介意这种事情吧——作为补丁而存在,似乎没有用的时候就可以随便处置掉。但是,高川自己却真的不觉得在意。反而,如果这么做有效果的话,他觉得会是作为“自我”存在时,最有成就感的一段时光。

    很多人坚持,人生下来是空白的,意义要在之后的人生中找寻。

    但是,也有另一些人坚持,人的诞生固有其一起,而人的一生,不管是否可知,都已经处于这个意义的命运中。

    高川觉得,自己的想法比较靠近后者,或许,还要更偏激一些——我是带着一个必须是我,也只有我才能完成的任务诞生在这个世界上,而死亡时也亦是如此。正如某一部神秘学典籍中如此描述:

    独步天下,吾心自洁,无欲无求,如林中之象。

    而有趣的是,虽然文字之优雅,看起来如同善洁的美学,但那部神秘学经典的内容,阐述的却不是这样的东西。

    人们会为这句话的宏大与平和战栗,宛如看到圣者合十于林中徐徐前进,而无一外物可以阻挡他抵达的常人所无法企及的乐园。然而,轮到自己时,却觉得这不过是一种“被美化的简单”和“不适宜社会生活的哲理”。对此,高川有着截然不同的理解。

    只有作为某一个使命而诞生,活着,并为之死去的时候,才能谈得上“吾心自洁,无欲无求”。并不是自己渴望着什么,而必须去做什么,而是这就是自己诞生和生存的意义。而自己的想法,也不过是在和这个意义重合罢了。

    高川走进浴室,清理着自己的身体。这样的心态,大概也是在系色和桃乐丝的预计中吧,他擦拭着身上的水,一边这么想着。在他的视网膜屏幕中罗列出至少十个摄像头,无一遗漏地记录着他的室内生活,而他完全不在意,因为他很清楚,在摄像头的另一边观察的人是谁——近江和桃乐丝,除了两人之外,在这个地方,没有谁会这么无聊。

    哪怕在自己一个人的时候,高川也知道,自己从来不是一个人。即便近江和桃乐丝不在,也还有着“江”无时无刻,从无法想象的深层次注视着自己。哪怕在少年高川诞生之后,这种感觉似乎变得很淡,有一段时间,甚至觉得消失了,但却从来都没有消失过——“江”即便在这种时候,也没有放弃过任何一个高川。这样的想法,高川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应该沮丧。

    被“江”注视,就等同于被“病毒”注视,其坏处自然不小,但是,能够被注视着,却也会感受到一种充实感。当然,这种情绪在义体化的现在,就如同白开水一样平淡,即便如此,高川仍旧无法对桃乐丝和近江述说。因为,这样的话会不会像是叛徒才会说得话呢?

    高川并不希望自己被对方责怪为判断。当然,在一起生活的时候,如果她们因为这点不悦就动手动脚,哪怕是义体化了,日子也会很难受吧。

    随着时间流逝,桃乐丝借助网络球重启最终兵器计划的复苏。以及复苏后的生活,所带给人们的新鲜感渐渐被严酷的战事磨平了。正如桃乐丝所自信的那样,她很快就成为了网络球不可或缺的一份子,而近江的“时间跳跃装置”研究也进入了新的阶段。

    近江的世界线理论又经过几次更新,似乎已经进入了一个凡人所无法理解的境界,而且,也和原来的描述有了相当大的区别。过去的科普概念,在这个时候,已经可以理解为。存在大部分错谬的地方。但是,最接近正确的,最有可行性的,最为理论性的东西,至今为止似乎也仍旧只有近江一个人可以理解。那些公式、道理、模型和思维转向,哪怕是原生大脑和脑硬体一起使用,也一样是拍马都赶不上。从“无法认知和无法理解”这个角度,去认识现在的近江和她的开发理论。就算用“神秘”来描述,也绝对不夸张吧。而这也不是高川一个人的想法。而是此时和近江有过接触的所有人的认知。

    他走出浴室的时候,一个还在循环播放防毒面具广告的屏幕跳转为桃乐丝的脸,这个时候也才能察觉到,原来这些显示屏都是“虚拟成像”。它们很逼真,但其实并非实物。桃乐丝的脸、身体和衣服逐一在空气中勾勒出来,这是借助中继器控制核心“玛索”才能完成的现象。说到底。这并非高科技的虚拟成像,而是“神秘”的虚拟成像,甚至于,它并不仅仅是一个成像。就如同玛索一样,将影像转变为实物也是轻易可以做到的事情。

    桃乐丝和近江一样。并不住在高川这里,但是,如果她们需要休息,就会到高川这里来。而基本上,即便不在同一个地方工作,三人之间也不存在时间、空间和情感上的隔阂。因为,桃乐丝和近江已经变成了俗称的“跟踪狂”和“偷窥狂”。正如房间中被设置了许多隐藏摄像头,哪怕是在高川外出的时候,遍及义体各个部位,从表到里的监控装置,也可以将图像和数据,完整且即时地发送到桃乐丝和近江那边。

    高川觉得自己一直都没有私隐,这点是绝对正确的。

    最近一段时间,他离开了被纳粹封锁信号的区域,终于和亚洲那边的耳语者诸人联系上了。关于自己的“写真”,已经被桃乐丝送往那边很多次,高川不说,但心中全知道。

    这段时间,他的主要工作,并非是冲击纳粹的前线,而是突破封锁区,秘密安置跨洲际通讯的中继点。这可不是什么轻松的活儿,首先,必须要有在纳粹的攻击下保护材料的本事,其次,能够观测并干掉所有注意到己方行动的纳粹,以保持中继点设立的秘密。无论怎么看,拥有连锁判定和速掠的高川,都是这一任务的最佳人选。

    高川自认还没有在战场上失败过,但是,目前的情势,也已经证明,就算自己可以不断冲击纳粹前线,甚至于深入敌占领区执行斩首计划,对于以“全世界”为考量的纳粹方面来说,也并非是最有决定意义的人和行为。纳粹的大本营位于月球上,并且处于一个中继器构成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里。哪怕发射火箭,抵达月球,也是拿他们没辙的。

    而纳粹可以源源不绝地投放兵力,也证明了,他们拥有士兵量产化的能力。恐怕就如同科幻小说中所描写的那样,有一整套人类批量生产的理论、技术和装置。假设这是通过“神秘”来完成的,那么,其效率说不定会比科幻故事中的高科技更高,而消耗的资源也更为独特而广泛,而必须假定他们拥有足够多的资源,来完成这场持续性的战争。

    要真正击破纳粹,就必须在剩下的时间中,找出破解中继器防护的方法,以可以执行反击预案。

    所有拥有中继器的机构,都是这个环节的关键人物。

    对于这个已经逐步开展的一系列计划,内部有一个不正式的称呼:“世界树计划”

    据高川所知,目前被认为最有可行性的“世界树计划”,其内容是以三个中继器用“神秘”的方式,构成“三位一体”的形态。以集体意识海为跳板,对月球中继器进行直接打击。因为这个方案并不需要考虑“距离”因素,进攻渠道也很独特,所以,并不需要在决战时,启动大量的普通人军队。让普通人在地面战场作掩护。让神秘专家组成的部队,随同三位一体中继器的攻击,投放到敌人的大本营中进行破坏活动,是一个比较让nog和各国政府方面都能接受的方案。

    在这个预案中,双方的需求和表现,都可以得到有限度的满足。牺牲是肯定会有的,并且,已经被考虑清楚。至于神秘专家成军,对nog来说。也是一个无论有没有这个计划,都必须去尝试的事情。在这种时候提出来,联合国方面就算不愿意,也必须在明面上给出一个机会。

    不过,这个看似最靠谱的预案,是否已经开始执行,似乎仍旧是一项机密,若非要了解的话。高川当然也有自己的门路,但是。当把这场战争和末日割离看待的时候,目前的战争和以后的战争如何,反而不是那么重要了。在桃乐丝到来之后,高川才明白自己对这场战争的认知,一直都存在一个误区——自己将第三次世界大战视为世界末日的进程体现。但是,这个认知是错误的。

    第三次世界大战。虽然是“剧本”的一个环节,也和世界末日脱不开关系。但是,在经过系色和桃乐丝的调整之前,第三次世界大战和世界末日不具备这么强烈的因果关系。而且,在调整剧本之前埋下的种种伏笔。也并非是对了“通过第三次世界大战去干涉世界末日”这样的目的而来。

    桃乐丝曾经这么说过:“世界大战催发出可怕的技术,然后让人类自相残杀到绝望,然后导致世界毁灭,这并非是世界末日的表现。在过去所观测到的,任何一个末日幻境的世界末日中,都不存在这么有条理的末日。”

    似乎,过去的末日幻境,都是以一种突兀而中断的方式被毁掉的,而在那之前,虽然有末日进程的味道,但仿佛那些因素,全都不是起因,也不是导致最终结果的因。形容起来,就是“苹果没有发霉,也没有被蛀虫吃掉,它的破坏,是因为失手摔下楼梯”这样的感觉。

    有一种很强烈的外因感。可桃乐丝和系色都能肯定,这个外因绝对不是病院方,看似一直都在执行的“剧本”其实从来都没有抵达过它所预定的结局。而正是这样的偏差,才让病院方一直都能肯定“病毒”的存在和作用,并尝试利用这个偏差,去认知“病毒”的活动。

    在病院现实里,所有的研究,严格算起来,都是基于“预想状态、理想状态、设置状态和实际状态”等等不同状态的差异性进行的。极为复杂和麻烦,得出的结果,还需要多次进行对比。他们必须有一个固定的,最靠近理想值的参照物,而这个参照物,就是“高川”本人。

    “高川”的一切,无论是生理、情绪波动、心理变化还是别的什么,只要是构成“高川”这个存在的任何特质,都是可以通过现有方式和理论进行确认,并作为参照物的对象。

    所以,“高川”在病院的意义才如此重要,而在“高川”崩溃为lcl的现在,病院方仍旧无法找到合格的替代品,而“高川”lcl也已经被独立放置,以另一种方式继续承担“参照物”的作用。

    听起来很残酷,但是,呆在这个末日幻境中,对病院现实正在发生的一切,都没有太多的实在感。(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微信公众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