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四八一章 走入棋局
    “原本吾念天有好生之德,不欲斩尽杀绝。可如今天欲假本座之手,剪灭这群逆贼,本座如之奈何?”

    张信短短数句,却使在场诸人,都只觉心情复杂,感觉到一股让他们近乎窒息般的压力,还有那不怒自威的气场。

    有些人心想,这说不定真是天意不容东四院谋逆;有些人则只为张信术法的浩瀚神威,而惊悸胆颤。

    他们都确信无疑,张信多半是有着毁灭这整座仙源山的实力的。这天东四院残余近万人的生死,只怕都在这位摘星使大人的一念之间!

    只因地面,那凄惨如修罗炼狱般的景致,实在过于震撼人心,而方才他们见到的那些画面,更让人难以呼吸。

    而这个修罗炼狱的制造者,正是张信

    只有紫玉天,可确定张信又在吹嘘。可她想哪怕这家伙,真的力仅只此,那也是强的可怕,可畏可怖!

    “我也想劝信哥哥收手!”

    谢灵儿也已回到了张信的身侧,此时她神色黯然,小心翼翼的劝着:“这几日死去的人,已足够多了。”

    她在发泄完自身积累的情绪之前,虽无法控制自己的行动,嗜血好战,手段残酷;可在战意宣泄之后,谢灵儿本性中的善良就又会占据上风。

    如果他们的对手是魔灵,那么她只会感觉惬意畅快。

    可此时谢灵儿每当想到今次的这场大战,都只是他们人类灵师间的自相残杀,而对手之中的许多人,在不久前还是他们的同门,就觉无法接受。

    “确实可以收手了!”

    一道身影,蓦然显化在了张信的身侧,来者方面大耳,龙眉秀目,正是皇极。不过他的语声,却饱含冷酷之意:“我日月玄宗,如今正缺灵奴使唤!”

    张信眉眼微挑,看了下方一眼,今次仙源山内,直接死于‘雷神之’轰击的灵修,高达一万两千!尤其是被张信瞄准的山腰处,可谓首当其冲,也是伤亡的重灾区。

    可除此之外,仙源山内还有大约一万六千余人残存。

    不过其中的绝大部分,都是在重伤状态,已经完全没有了抵抗能力,可以轻而易举地将之擒拿。

    他想了想,就一声轻哼:“也罢,今日就且饶他们一条性命!”

    其实这是顺势下台,他已经没有余力,继续维持‘雷神之’了。

    可别人不知他虚实,眼见张信,将那‘雷神之’的残余,都完全收束散去,不禁都长吐出了一口浊气,终于放松了下来。

    “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传命诸部,全力捕拿山内这些叛逆!”

    张信一边从阵坛之上走下,一边传达着军令:“不过如有逃离到仙源山三十里外者,那也无需太过在意。”

    “如此纵容?”谢渊玑微一扬眉:“这是为前往凤翔山?”

    他是没想到,以张信的目中无人,居然会对白帝子这么忌惮。

    “应该说是救援,那边没有一个天柱坐镇,实在让我放心不下。”

    张信轻哂了一声:“此人的韬略,虽及不上本座一根毫毛,可对于你等凡夫俗子而言,还是很强的。可转告诸部,我只给他们半日时间。半日之内,他们必须将仙源山内外清理妥当。”

    随后他又看向谢渊玑:“这仙源山,就交给副督帅你了!本部两千道军驻守,可能保证万无一失?对了,还有这里的法阵,也需重新布置。”

    谢渊玑不禁撇了撇唇角,心想这位,是又打算将自己抛下了?

    可张信的军令,合情合理,这关系到他们后路与第二条防线的重地,他也不放心军中他人。

    于是他只略作凝思,就坦然接受:“有我在,这里必可安然无恙!”

    “再通告日月本山!”

    张信一振衣袍,语声中气势摄人:“如今本座,已打通凤翔山通道!让天柱会议尽快授予本座,指挥凤翔山三万五千弟子之全权,最好是有督战令!此事也需皇师叔祖,助弟子一臂之力!”

    “助你?”

    皇极的目光微闪,不置可否的问:“可你打算如何应对白帝子?”

    他的子侄辈皇浩,如今身任第九天柱。故而此时的苍天皇氏,在天柱会议中,也有着一定的话语权。

    “当然是防守反击!”

    张信唇角微挑,浮露出丝丝笑意:“以道兵五万,陈兵凤翔山前坐待时机!”

    可这句话,却让很多人意外。他们都以为这位,又会说出‘全力进攻,看本座横扫白帝子’云云的。

    皇极看张信的眼神,也有些狐疑:“果真只是坚守?”

    他怀疑此子这些话,只是为说服天柱会议授予临战全权的谎言。

    毕竟之前张信,已经有过一次先例了。

    很显然张信,是知道该怎么说服玄宗上层的。这个小子如还是平时那激进狂妄的态度,那么这次北路军督帅的任命,在天柱会议的阻力必将是之前的数倍。

    “问题是,本座已经没必要冒险!”

    张信笑着回应:“只需本座能在凤翔山坚守两个月,此番天东之乱,就大胜可期,又何需多费气力?”

    谢渊玑却在此刻插嘴,语含质疑:“可据我所知,大人不久之前,还向天元战圣的南路军,索要过战舰。说是要兵出凤翔山,讨伐巨蒙诸教。”

    张信对这种喜欢拆台之人,向来都很不爽。他先用看白痴的眼神,斜睨了谢渊玑一眼,随后冷哼道:“本座如无足够战舰,没有出击之能,又如何将白帝子麾下十七万大军,牵制在凤翔山下?且凤翔山灵修各部所属混乱,光是梳理调整就需两个月时间,暂时也只能坚守。等到两个月后,天元战圣夷平天东四院,本座再领军出击巨蒙山脉,有什么不对吗?”

    谢渊玑无言以对,只好沉默不语。

    “你能这么想就好!”

    皇极还是有些狐疑,不过他听张信这么说之后,到底还是松了口气。

    “此事你如能在天柱会议中保证,那么老夫也不是不能支持你。”

    “我最多能保证,如无必要,绝不轻易出击!如果自己绑住了自己的手脚,那还打什么仗?”

    张信见皇极神色迟疑犹豫了片刻后,终还是点了点头,当下就又的一笑,转目看向了前方,神色间饱含着自负与期待。

    历经数战,自己终于有了资格,在天东这块棋盘之上与人落子对局。

    我上官玄昊已经来了,就不知你白帝子,可已准备好了应战?

    ※※※※

    仅仅一刻时间之后,白帝子就手持着一张信符,神色一阵阴晴变化,气息剧烈起伏。

    “主上,到底是出了何事?”

    紫刀侯神色不解的询问,而随后他就从白帝子丢过来的信符中,知道了缘由。于是他的口里,也倒吸了一口寒气。

    “无上超杀伤雷神之?这个家伙,居然还有如斯手段”

    这使他对面的紫千瞳目光微凛,也抬手将那信符召在手中,紧接着他的脸上,就全是凝重之意。

    紫刀侯则是又一声呻吟:“仙源山已经陷落,两万九千灵修,当场被张信的超无上杀伤轰杀近半,其余都凶多吉少,厉书阳战死,沐神机当场被俘,缪丹只身逃遁。这个竖子,居然厉害到了这种程度!居然连四天的时间,都不给我们。”

    白帝子则转问一旁的高元德:“雷神之此术,我不太清楚。你曾是日月玄宗的天柱,可否为我介绍一二?”

    “雷神之吗?你们其实应该听说过。”

    高元德的语声,毫无起伏波动:“当年的雷神简无敌,以此术连破天东七座天域灵山,得以建立天东四院。只是自简无敌之后,已无人能掌握此术。传说这不但需要将两门超无上雷法,兼修到一定层次,还需要专用的法器。”

    “原来如此!”

    白帝子若有所思:“我知张信,多半已经将大都天雷诀,修到圆满。此外这符里面说,此子施展雷神之之前,先召出了六霄雷神。”

    “也就是说,此子的九霄雷神**,已经到了第八重天圆满。”

    高元德淡淡说着:“此子的手中,很可能还有着一件与九霄雷神**相匹配的雷系神宝,才能使六霄雷神合一。除此之外,他已掌握雷天神寂,这已是雷法中的最高奥义之一。再由此兼攻其他,很简单的。”

    语至此处时,高元德的眼里,忽然闪现出异样的色泽:“我虽无感情,却也能感觉到这位摘星使,很厉害,很可怕。雷神之?这真不可思议。”

    “确实是个可怕的对手,能够在十天之内,扫平天东四院五座灵山,六万大军者,岂容轻视?”

    白帝子眯起了眼。

    “那么高兄你可有什么建议?我等该如何应对这门超杀伤灵术?”

    “我听说此术并非是以雷电来伤敌,而是近乎磁暴术的形式。除此之外,雷神之还有部分雷天神寂之能,一般的法阵,难以与之对抗。尤其是仙源山临时构造的阵法,破绽太多。”

    高元德若有所思:“还有法力,张信仅凭自身,应该是还无法施展雷神之的。除了阵坛之外,他应该还借用了其他的外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