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五八零章 假本座手
    当仙源山东侧的地面塌陷之刻,天龙神子正在距离张信独霸号外五十里的所在,等待时机。

    而在此之前,他本是在二百二十里的地窟之内,主持‘移星换斗’这门术。在得到张信大军内部传出的消息之后,就不惜代价,在短短的顷刻之内,赶至此间。

    他很清楚,想要阻止张信的‘雷神之’,想要阻止天东四院的又一场大败,就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全力以赴,在‘雷神之’完成之前,将张信本人刺杀!

    这很难办到,可哪怕只将张信重伤,也能阻止住‘雷神之’的杀戮。

    可最终的结果,毫不意外的失败了。皇极的苍天剑,遮蔽了半边虚空;雷山月平潮的五行轮转**,则封锁了另一半的天际。

    而在二人之间,还有一个紫玉天。此女始终站在张信的身边,以隙鲸刀威慑群雄。

    自始至终,这三人都未给他们半点机会。他们这一方的三位天域强者,尽管对张信都难抑杀意,却已都是稍触即退。显然是不敌对面三人联手,并无突破他们的把握。

    双方在天域层次的差距,可能比他们的意料还要更大一些。

    不过他虽未能成功阻止张信,却也得以在第一时间,目睹到仙源山那惨烈绝伦的画面。

    数十艘日型战舰,数以千计的高阶灵师,都在这刻被无俦巨力震为齑粉肉糜!

    而此时任何言语,都难以形容天龙神子心中的震撼,惊悸与沮丧。这使他久久无语,仿佛得了痴呆症,神色木木。

    显而易见,如今形势已再无法挽回!为时太晚,仙源山这场败局已经注定。

    如今他们哪怕杀了张信,也已难挽回仙源山中,那数万天东四院弟子的性命。这同时就意味着,天东四院的五座灵山,接近六万大军,已被张信以一人之力,全数扫平!

    “这就是雷神之?”

    在天龙神子的身侧,一位红衣主祭以心有余悸的语气说着:“原来如此,并非是以雷电伤敌,而是磁爆么?雷神简无敌扫平天东的术法,果然名不虚传。说来真是讽刺,七千年前天东诸宗,败给了雷神之。七千年后,同样是此术,将他们的徒子徒孙逼到了绝境。这莫非真是天意?”

    “绝境?”

    天龙神子苦笑,今日他也是震撼至极,不过他现在可没心情说这些:“还是说说怎么收拾局面吧?这对我神教而言,可不是好消息。哪怕天东四院,真是已临绝境,我们也得想办法把局面扳过来。”

    那红衣主祭微微叹息:“反正仙源山这边是已守不住了。天东四院,也再无兵可调。”

    另一红衣主祭皱着眉头:“凤翔山那边,可否让白帝子想想办法?张信整顿凤翔山残敌还需要一定的时间。”

    “那边暂时也无法可想!白帝子赶到凤翔山,还不到一天时间,估计他现在,都还没有梳理好他麾下的诸多道军,哪里有什么战力可言?”

    天龙神子摇着头,看着那已是满布疮痍的仙源山东麓:“我们现在开始,得全力准备与日月玄宗,在凤翔山决战了。”

    如今形势已经急转直下,大战爆发之后的战局变化,与他们事前推想的大相径庭。如果不能在这里将张信汇聚起来的大军击败,那么他们所有的谋划,都将付诸流水

    “决战么?”

    那两位红衣主祭的眼眸里,都现出了阴翳:“这只怕不容易!”

    所有玄宗的道军,都有个特点,数量越多,战力越强。那绝不是一万五加三万五等于五万那么简单,而是十倍的增幅。

    五万日月玄宗弟子与一万五千,可绝不是同一个概念。

    这五万人结合身拥‘天灾火雨’与‘雷神之’这两门无上级超杀伤灵术的张信,就更是一个无解的难题。

    所以哪怕是战无不胜的白帝子,他们现在也没有多少信心。

    “关键是现在,我们最多只有两个月时间。如今天东四院损失惨重,缺兵少将,能够扛住天元战圣两个月,就已经很不错了。”

    天龙神子一声叹息:“而且我们的对手,那时只怕还是这位狂甲星君!”

    “此子非死不可!”

    一声冷哼,蓦然在三人的耳侧响起。而后那浓雾之中,走出了一位身形飘渺,同样脸带面具的人影。

    天龙神子见状,不禁神色一肃:“吾等见过玄星神使!”

    玄星神使并未理会,他目光森冷的注视着那艘独霸号,眸中杀机沸腾:“神尊有谕,上官玄昊与宗法相之后,此子必将是我神教最大敌人。无论如何,都需尽快将此子诛除!”

    天龙神子心神微凛,随后又平复了下去。这既是神尊的神谕,那也就意味着,他们需不惜一切代价来达成此事。

    这倒也是个办法,未来日月玄宗这支五万人道军的核心,就只有张信这一人。只需能在两个月内诛杀此子,那么这场即将爆发于凤翔山前的决战,他们会轻松许多。

    ※※※※

    可能真是天不佑天东四院,就在‘雷神之’即将结束时。云空之中竟又有一道狂雷被吸引下来,劈打在了仙源山附近。

    这很快成为六霄雷神的食粮,使得张信的‘雷神之’,再一次爆发余威,使得仙源山东麓的地面,进一步的塌陷。足足往下再沉落了二十余丈。又有数艘战舰,粉碎开来!

    这让船上的诸人,都吓了一跳,周小雪更是语含忐忑的开口:“张大哥,你看这山都快要塌了,要不还是停手吧?”

    她担忧这地面继续沉陷下去,可能会重创仙源山的山体。

    林厉海也极力赞成:“如有此山,主上可如虎添翼,还是需尽力保全为佳。”

    所谓时移势易,之前张信连续摧毁那几座灵山,是出于不得已。他们不愿分兵驻守,自捆手脚。可一旦将它们放弃,又多半会被天东四院夺取,成为大军后路的隐患。

    可是现在,仙源山的前面就是凤翔山,周围亦无东四院的大军需要防备。

    在林厉海看来,仙源山不但法域强大,位置也足够重要。只需经营的好,可以成为他们的备用防线,还可作为后方转运补给的基地。

    如果就这么毁了,实在可惜。

    谢渊玑的目中,则是饱含痛心之意:“那几艘攻山舰造价亿万,还是要尽量保全为上。”

    他已注意到,那几艘攻山舰的舰身,似有开裂的迹象。

    “放心,本座自有分寸!”

    张信微一拂袖,将几个印诀连续打出,一派的从容自若。

    其实他自己也吓了一跳,正拼命的收束着剩余的雷力,以免这‘雷神之’的余威,造成更恶劣的后果。

    可他面上,却是丝毫不显,语声淡漠:“原本吾念天有好生之德,不欲斩尽杀绝。可天欲假本座之手,剪灭这群逆贼,本座如之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