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五七九章 雷神之鎚
    那仙源山前的雷电巨人,身形伟岸磅礴,气势惊人。哪怕是隔着一座防护大阵,也仍让人心胆俱裂。

    而当张信的话音落时,那雷云层中,又恰有几道狂雷劈斩而下,使得这尊由六霄雷神化成的雷电巨人再次膨胀,一直增长到了四千丈高。

    缪丹的面皮发紫,此时他的心中,就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悔不听沐神机之言!

    他缪丹今日,竟也成了天东四院的罪人。

    而在缪丹身后,则是一群或目眦欲裂,或面无人色的身影。

    “居然还真是雷神之”

    “不可能的,这绝不可能!”

    “雷系无上超杀伤,他怎么可能办到?”

    有些人,则已悄然后退,更有人声音颤抖着提议:“是不是该命弟子自由撤离?”

    缪丹闻言,却一言不发,眼神幽深的看着那距离他们的山巅,仅有千丈之遥的巨大雷锤。

    沐神机则直接驳斥:“万万不可!缪兄,如今我等坚守法阵,还有一线生机,撤则片瓦无存!”

    厉书阳也道:“缪师叔,以如今之局,若还贸然撤离,只怕诸部亡不旋踵!至少我们现在,还有这座阵,有这座灵山可以依恃!”

    缪丹此时也是果决,不等厉书阳说完,就沉冷着声音吩咐:“传令全军上下,所有弟子皆坚守阵地,擅离职守者斩!我等人在山在,山失人亡,此外各部可不惜一切,激发所有防护符,今日提炼石与神脉石敞开供应。”

    他麾下的诸多神师,无不利落干练,那两万九千灵修,也都训练有素。仅仅须臾,缪丹的军令,就已传达至全军上下。

    而此时这仙源山上下数万人等,虽都脸色煞白,可其中绝大多数,都还能勉强压制住惊惶之意,在原地坚守不动。

    也在这一刻,那庞大的雷锤,终于轰至到了仙源山的上空。

    随后无数的雷电,瞬时如川流一般蜿蜒垂落而下,将整片云天,都映照到仿佛白日。

    而此时仙源山的防护大阵,亦被完全激发,就好似是一个透明的蛋壳,将这些雷电排斥在外。

    “应该能够撑得住!”在缪丹的身后,有人发出了惊喜的呼声。

    “虽然是无上级超杀伤,可看这法术的等级,最多就只有四十五!”

    “不错!那竖子区区一个六级灵修,又怎么可能比得上当年的雷神简无敌。此术只怕是徒有其形”

    “我就不信这十五级的大阵,挡不住这区区四十五级的超杀伤!”

    可就当众人议论纷纷之时,以缪丹为首的一群知情人,脸色却更加的难看。

    而此时在独霸号的阵坛上,张信则是似笑非笑的问着左右:“你说他们能不能撑得住?”

    紫玉天一声轻哂,懒得回话。林厉海与宁元仙等人则不知雷神之的详细,默然不言,几人的目中,都闪现着犹疑心惊之色。

    至少以现在的情况来看,张信的‘雷神之’,确没法撼动那法阵分毫。可一旦失败,张信麾下的大军,必将损失惨重。

    只有谢渊玑,把眼微微眯起:“我听说雷神之兼有部分雷天神寂之能,所以才能撼山破阵,无往不利。”

    他只看那雷光脉络,就可知张信,确已得雷神之的真髓。

    这简直不可思议,据谢渊玑所知,张信入门修行才三,四年的时间,居然就能掌握这样的雷系无上级超杀伤灵术,那九霄雷神**也能修行到第八层圆满,这可是中阶无上级的雷诀。

    不过想到张信早在一年之前,就已修成了‘雷天神寂’,他心中的震撼感,又稍稍平息了些许。

    就如张信之言,这位是在所有天柱之上当世之中,唯一的苍天级!自然不同寻凡。

    林厉海闻言,则是神情微动。

    雷神之兼有部分雷天神寂的神威?居然还有这种事情?

    若是如此,那么此阵对摘星使大人而言,真是形同虚设

    “轰!”

    一声巨大的轰鸣声,震彻了天地。众人在雷光映耀中,极力往仙源山的方向看去,意图辨识那巨声响起的缘由。

    他们也很快就发现,山体之外的那层被雷光笼罩的透明屏障,此时赫然已现出丝丝的裂纹,且在不断的扩散着。

    谢渊玑则似早有所料,神色淡漠的继续说道:“且雷神之这四字,也并非是指雷神挥动的锤子,据我宗史料记载,雷神简无敌发动这术法的形式,也是多种多样,不拘一格。可只要是被雷神之打击过的地方,都会全部被夷平,并且地陷百丈,就好像是被巨锤轰击一样的效果”

    他语声未落,那仙源山内外,就赫然又一声‘崩’的轰鸣。

    这次的响声,更胜过之前数倍!甚至直接震破了一些灵师的耳膜,使耳洞中鲜血流溢。

    不过这时候,所有人都无暇注意自己,都被眼前一片末日之景,牢牢吸引住了心神。

    随着那透明屏障破碎,又是一连串的爆裂之声。那空中的雷电,此时还未来得及席卷蔓延到山体之内,可依旧给仙源山内的所有天东四院灵修,带去了灭顶之灾。

    尤其是东四院,布置在山腰附近的那些低阶灵修,都在第一时间,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直接撕成了粉碎!一团团的血雾,纷纷爆开。

    随着是那二百余艘战舰,一些年代久远的月型战舰,就好似被一柄巨锤砸中,在一串串爆震轰鸣声中,炸成粉碎,使无数的木屑四散纷飞。

    “所谓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这天东四院的人,到底是何苦来哉?”

    阵坛之上,张信漠然的一挥大袖,傲睨着下方的仙源山:“区区一群天真的蝼蚁,竟也敢抗拒本座天威?”

    此时在他的身周,林厉海与宁元仙等人,莫不都是脸色煞白。

    他们这几人,刚才也是‘天真者’的一员。眼前此情此景,几乎震撼到了他们的道基。

    紫玉天亦面色复杂,一方面她欣喜于张信展示的无上神通,这意味着自己日后自由有望;一方面则是对张信深感忌惮,以这位的修行速度,只需一千年不对,可能只用三百年,当此子登顶神域之时,那必将是所有魔灵一族的灾难!

    而在他们的对面,仙源山的山顶,缪丹等人已是目眦欲裂,有人愤懑莫名,有人则眼现绝望死意。

    不过此处所有人,在这刻都不发一言,只静静看着眼前这宛如地狱般的场景。

    再没人说张信的‘雷神之’不过如此,更无人劝说缪丹,让各部灵修撤离。

    仙源山内的大阵早已整体破碎,可依旧还有部分符文残存。下面的门人弟子,依托这些阵法残余,还能稍作抵抗,可一旦脱离,那就必死无疑。

    即便他们自己,此时也在辛苦抵抗着周围,那暴乱而又磅礴恢弘的紊乱巨力,或是撕扯,或是推斥。使他们的一身气血起伏汹涌,五脏六腑都翻江倒海。

    而第一个支撑不住的,就是重伤在身的厉书阳,这位哪怕是有缪丹,沐神机全力相助,助他稳定灵能血气,也依旧是七窍溢血,浑身上下,血肉崩裂。

    这位最后仰望上方,看那尊四千丈的雷光巨人,发出了一声苦涩笑意。

    “这就是天柱之上?名不虚传,名不虚传!可我厉书阳,好不甘心!七千年前,我天东七座天域灵山,都为雷神简无敌的‘雷神之’所破。而今日我天东四院自立之望,莫非也要被这‘雷神之’扫平?”

    他的语声落时,整个身躯,就被炸成了血粉。其中一部分,就溅射在了众人的身上。只因此时所有人,都在抵抗着体外的巨力压迫撕扯,罡气收束,这刻他们几乎无一例外,都是血满衣裳。

    沐神机一声悲啸,蓦然飞空而起,整个人化成一团火球,直往天际冲去。身影疾逝,使万千雷光辟易。浓厚绝伦的杀意,牢牢锁住了独霸号上的张信。

    张信亦有所觉,却半点都不在意。相较于此地周天虚空,也正紧摄住他元神意念的三大天域级神念,这区区一个沐神机,实在算不得什么。

    对此人他甚至都无需出手,一身红甲的谢灵儿,就已一个闪身,拦在了沐神机的身前。

    “给我下去!”

    一声巨大的轰鸣,谢灵儿的战甲破碎,血肉横飞,部分肢体都开始焦化。不过此时,很难说此女战败。

    那沐神机虽是完好无损,可上冲之势却已被挫折,身化的火球,在这刻下沉百丈!

    而谢灵儿的那些伤势,都在顷刻之间愈合如初。自愈的速度,甚至超过了任何身拥滴血重生之能的魔神。

    她的眼中,此刻也是满含着兴奋色泽,战意高亢。

    “昂!”

    这一声龙吼,震荡十里,谢灵儿一个闪身,再次来到了沐神机的身侧。拳锋轰砸时,夹含住了她所掌握的所有斗术奥义,以撼山裂地之势,强行撕开了前方所有的火焰。

    可此刻沐神机,却更在意身后。就在谢灵儿龙啸之时,仙源山再次响起了一声惊天震响。那下方整整四十艘日型战舰,都在这刻爆裂,而那地面,也在一瞬间坍塌三十余丈!